《海角琼楼》

第24章 森林藏异兽

作者:秋梦痕

  尉迟武道:“你较海老更清楚,是从哪里得知的?”太叔夜是从“天涯客”的遗书

里所知,他含糊道:“我得到一本奇书,上载各种奇兵语录,故所以能知此宝根源。”

尹忠道:“那金猿可能亦有来历,否则怎会懂剑上秘决,好在尚未被他人得手,我们要

加紧按寻,海老已约定地点会面,你要不要去?”太叔夜道:“我还有点别的事,三位

先走。不过,如遇金猿时千万别冒险,勿与力斗,只可智取,那剑上银光太厉害了!”

  三人告别之际,尹忠回头道:“赫连洪选婿之事你知道吗?”太叔夜道:“那与我

们无关。”尹忠道:“关系可大了,目前已有两人争夺得最紧,不管是谁当选,都对你

大大不利,赫连洪主要目的好像为你而来。”

  太叔夜一呆,怔怔的道:“这是从何说起?”尹忠道:“赫连洪听信女儿之言,谁

能将你太叔夜打败,就是他的女婿。”他说完立同二人纵出,太叔夜呆呆的忘了挥手告

别,忖道:“赫连洪为什么不公开大叔夜就是雷欢呢?难道又是赫连孤洁在替我保密?”

想还未完,忽见尹忠独自奔回,不禁讶然道:“大哥还有什么事情?”尹忠道:“我忘

了将那两个争夺者告诉你了!”

  太叔夜道:“谁?”尹忠道:“近日人人皆知,一个名叫广文华,另一个名叫封百

代。”太叔夜大惊道:“是冥王谷主和血刃帮主!”尹忠道:“你比我更明白就好。”

  大叔夜道:“赫连洪现在哪里?”尹忠道:“离不了这座森林,你要当心!”大叔

夜长身纵上树稍,摆手道:“大哥再见。”

  森林广大无际似的,一目望去简直似林海一般,只有他来的一面可以见到高峰,其

他尽属原始古林,奔跃将近数里,林内仍无人声。他停一会改变方向,立朝正西飞跃,

忖道:“赫连洪找不到,难道连其它武林人也找不到吗?”

  突然一条黑影纵上树稍,立即将他给惊住,忖道:“我说呢,终于有人现身了!”

那黑影恰朝他面前奔来,似亦发觉太叔夜的身影,只听他大声道:“朋友快退!怪物来

了!”太叔夜闻声讶然道:“司马兄,原来是你。”来人竟是司马闯,闻言大喜道:

“贤弟,世上有飞虎!”大叔夜迎上道:“飞虎?你看清没有?”司马闯紧张的道:

“看得非常清楚,通体如银,刀剑不入,连愚兄用了十成掌劲都阻不住!”他话音末落,

猛闻一声怒吼,起自前面林内,只震得地动树摇,同时狂风大作,声势真正惊人。

  太叔夜伸手拉住司马闯道:“不要怕,让它飞上来再斗。”他刚立定,忽见南北方

奔来三批黑影,同时林内也冲上一个怪物。司马闯紧张的道:“贤弟快看,它那两条肉

翅多大啊!”在皓月之下,太叔夜确见是条生有长翅的巨虎,身长丈余,尾有九尺,通

体映着月华,射出银光耀眼,忖道:“这真是罕见罕闻的异兽!”

  他见飞虎鼓动两条长达丈余,宽有七尺的如屏大翅,离树稍五丈高的空中竟能停止

不动,巨口张开,目如火炬,似在盯住刚出现的几批人物,不禁悄声对司马闯道:“我

们暂时勿动,让它对付那几批人物。“

  司马闯忽然指道:“最前的一个是广文华,我亲眼看到他打败西天大师和蒙边神

拳!”大叔夜轻轻拉他藏入枝叶之内,悄声道:“他是血刃帮的帮主。”一顿又道:

“后面跟的可能是他手下帮众。第二批快近了,是齐秦威和驭鲸叟百里冲,后面跟着葫

芦双豹。”

  司马闯惊声道:“飞虎要扑人啦!”他音还未落,猛听一声震耳慾聋的狂吼升起,

飞虎势如电,猛往广文华头顶罩落,声势惊人至极。广文华似觉措手不及,一条身子忽

往右闪,陡听一声惨叫,他身后的一名随从竟活生生的遭飞虎抓入空中。

  这时齐秦威亦到,他目睹此情,只听他大声道:“洪荒异兽,三位当心,此物刀剑

和内劲都无法伤它。”突听“卟”的一声,飞虎竟摔下那个尸体,第二次又朝广文华俯

冲而下。广文华已得齐秦威警告之言,猛劈数掌全劲,稍阻飞虎下冲之势,又向侧面逃

避,他似已失去斗志。

  远远传来一声惊问道:“齐堡主,那狂吼之声就是此物发出的吗?”那是第三批人

物赶到了,共有七人,出声的即为“盖世剑“余龙祖。齐秦威哈哈大笑道:“我们估计

都错了,这不是金色猿!”听语气,他们都是被吼声引来的。太叔夜悄声道:“可能还

有人来,这场人兽之斗够瞧的了。”

  司马闯异想天开道:“谁能将这异兽收服才妙啊!保险他能成为盖世英雄。”太叔

夜道:“凡属珍禽异兽,其性必定通灵,物各有主,无缘休得强求。”他说到这里一停,

悄声道:“我义父来了,他老人家博诵万物,司马兄不要叫他,看他有何举动。”

  海天察独自一人现身,只听他哈哈笑道:“天地仅存一只飞虎也出现了,齐堡主有

意将它收服吗?”齐秦威对他似有顾忌,只见他大笑拱手道:“海兄来得巧极.此兽有

何方法收服?”

  海天察大笑接道:“此兽有刚柔两性,柔则如绵,非金属可伤,刚则不亚金刚石,

一切内功休想动它分毫,要收服只凭缘法,堡主乃盖世英雄,或许能使此兽心服口服!”

他话中带有讽刺,齐秦威竟也装作不知,哈哈笑道:“海兄过誉了,然齐某自然要试试

缘法如何!”他一言未已,顿时引起广文华冷笑道:“此兽现在空中未动,齐堡主何不

招唤它下来?“

  齐秦威沉声道:“你就是血刃帮的残余一代?”广文华纵声大笑道:“就凭残余一

代即可取你势力而代之!”齐秦威大怒道:“何处狂生,敢当面侮辱老夫?”广文华回

答道:“手头分分高低就知道。”齐秦威阴声道:“目前如无异兽要收,老夫非取你狗

命不可!”

  他说着再不理睬广文华,又对海天察道:“海兄,此兽停在空中不动,应以何法引

其下来?”海天察哈哈笑道:“此兽性最灵敏,口虽不出人言,心比人类无异,堡主慾

斗,对它挑战即可。”

  齐秦威哈哈笑道:“海兄不愧有博古老之号,那就承教了!”回头立对“驭鲸叟”

和“葫芦双豹”道:“三位有意一试吗?”

  三个人同时闪开道:“堡主请展奇学。”齐秦威朝空一招手,朗声道:“畜牲,来

尝尝老夫铁掌!”突然一声怒吼,银光闪处,飞虎愤怒扑下,似是被“畜牲”二字激得

暴怒异常。

  齐秦威掌指同出,硬朝飞虎全身攻击,其速度快得惊人。一阵“卟卟”之声响起,

他掌指无一落空,招招打中。不料飞虎毫无所惧,分毫未伤,扑势竟越来越急,吼声展

遍森林,有天崩地坍之威,齐秦威一见大惊,立刻展出所学,身如流星旋转,霎那间展

开空前奇斗。

  广文华眼看齐秦威那种冠绝武林之功劲,似觉有点气馁,身形一堕,霎时隐人林内

不见。太叔夜悄声笑道:“姓广的怯场,溜走了。”司马闯笑道:“功差一筹,是他见

极之处!”

  太叔夜忽见海天察跃向这面而来,立即传音道:“义父快来。”海天察闻音知人,

立即也就地钻进林内,闪身奔到太叔夜树下道:“欢儿勿在此呆着了。”太叔夜问道:

“什么事?”

  海天察道:“金色猿有了着落了!”大叔夜诧异道:“是你老发现的?”海天察领

路前行道:“首先发现之人是碧天真君,前已传出风声了,齐秦威可能马上就会知道。”

司马闯问道:“前辈知道地点?”

  海天察点头道:“老朽就是要找欢儿,地点尚远,根本不在这森林之内,此去尚有

千余里,它在西藏境内的布喀池中。”

  太叔夜大诧道:“猴子竟能藏在水里?”海天察笑道:“你知不知道古有避水火

猿!”

  太叔夜道:“晚辈无知,闻所未闻。”海天察点头道:“如无碧天真君证实,义父

我尚且不信,他几乎遭那奇猿杀死,此来是专程找我的。在他离开那儿之后,传闻又有

人发现,而且近死了七人。”

  司马闯道:“布喀池晚辈曾无意中经过一次,其中尤胜过滇池,附近还有一个小池,

北为安度察那克池,西有八莫湖和腾格里海,此地距华拉城只有九十余里,荒僻毫无人

行。”

  海天察道:“贤侄说的没错,那池在三百年前很出名,曾经有一位武林人隐居其

中。”太叔夜豁然道:“那池底有洞府?”海天察点头道:“传言如此,真相如何,无

人去过,听说那洞府滴水未进,空气流通,其玄妙不知何在?据老朽判断,可能古时避

水龙殊藏在其内。”

  太叔夜沉吟道:“那避水火猿既有前古仙兵在握,要想夺来恐不容易,但目前那只

飞虎倒是有法对付!”海天察大异道:“你想到什么办法对付?”太叔夜道:“谁能用

奇速轻功,抢跨其背,以最大的耐性与它纠缠,时久定能将其屈服,这是冒危险的方

法!”海天察摇头道:“那太冒险了!”

  司马闯道:“希望不要被齐秦成想到这个方法才好!”海天察呵呵笑道:“他一开

始就错了,不该出口骂它畜生啊,该兽灵性不下于人,一旦斗他不过,自会冲空而去,

齐秦威这辈子都休想收服它,相反还找了一个永远甩不掉的麻烦!”大叔夜忽听有不少

人声自左右传来,细加留心,急急道:“他们都是赶往布喀池去的。“

  海天察和司马闯似也闻到微风,点头道:“去早去迟都是一样,谁也没想出夺取之

策,硬闯只有送死!此事尚待详细想出办法,老朽已传言正派武林,警告他们不可燥

进。”一顿又道:“齐秦威看势已知道你的身世啦,此去必须谨慎,他如装作不知,你

也不故意敷衍,伪装己不必要了。”

  太叔夜恭声道:“欢儿已与他大干了一场!”海天察惊道:“胜败如何?唉!你怎

能是他敌手?”大叔夜闻言忖道:“他老人家可能还不知我的近况。”一顿接道:“目

前虽与他打成平手,但在半年以后我必胜地!”

  他看到海天察和司马闯惊异之色时。不等发问又道:“最近我得到三件奇遇!”紧

接着,他将与“半只手”一切经过详细说出,附带将迫赫进洪之事一一告知,一停又道:

“赫连洪近来以女儿为饵,存心将广文华和封百代这两人拉为已用。”

  海天察和司马同闻言大喜不禁,同时哈哈笑道:“那是你得天独厚。”太叔夜道:

“我到现在还没感金母玉露液的效果,此物不知是真是假?”海天台道:“你那装金母

玉露液的玉瓶呢?”

  大叔夜道:“当时即丢在那洞中了。”

  海天家叹声道:“可惜,那上面刻有金母玉露液五个甲骨文字,有瓶自能证实,而

且那瓶还有大用。不管什么治伤丹葯,只要放到那瓶中装上一个时辰,取出就有起死回

生之妙。”大叔夜闻言苦笑道:“当时的情况非常紧急。我哪能想到瓶子的好处呢!”

  司马闯插嘴道:“那不要紧,有时间再去找来就行了。”太叔夜摇头道:“我挖出

那洞之际,火山仍旧未停震动,只怕早已埋没了。”海天察忽然问道:“你对黑夜的感

觉怎样?”太叔夜道:“与白天没有两样。”

  海天察摇头道:“我不是问这个,有了冥路神的元丹,已够你视黑夜如白昼了。义

父我问你在黑夜中视物还有什么不同??”太叔夜想援说道:“好像拉近不少距离。”

海天察大喜道:“那就是真的金母玉露波了!还证明冥路神已经找到催功仙草啦。”太

叔夜大喜道:“那就能在三年之内完全发挥效力!”

  海天察道:“不是一下子就能发生效力,而是逐渐增加你的内功,就以目前来说,

它已在不断发散中。”

  司马闯暗暗叹口气忖道:“这是各人的缘份!”海天察叹声道:“此物说来像神话,

听说或者不实,但它在通天丹书上却又载得非常详细!”

  太叔夜问道:“你老知其来源?”海天察道:“此物为天地灵奥之宝,原为玉精,

产于万年寒冰之内,且能日易数地,非道玄通彻之土无法得到,更无法炼成液体。我在

十八岁得知这种宝物共有九瓶,不知是何代仙家所炼,得者还只有你一人哩。”

  司马闯笑道:“可叹冥路神没有福气享受。”海天察道:“这就叫做缘法啦,无缘

的到手亦成空。”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森林藏异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