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25章 美人究谁属

作者:秋梦痕

海天察看看雷欢和司马闯,只见二人虽在吃喝,但却全神末懈,似听得津津有味。于是又朝老太婆问道:“请问大嫂,大哥现隐于何处?”老太婆望望那个端肃贵妇一眼,接口道:“你不要问,将来必有与你会面之期。”

她说完叫来酒保,会过帐,陪着贵妇出店时又道:“博古生,我们先走一步了!”海天察率着两个青年同时起立道:“大嫂请!”

雷欢目送二人出店后,坐下问道:“义父,这个姥姥当年名声很大吗?”海天察叹声道:“她与天涯客和海角客齐名,她丈夫是个海上霸王,年轻时号称五龙公子,横霸七海,杀人如麻,后来不知因何突然隐去?”

司马闯郑重道:“看情形,那贵妇还是她的主人呢。”海天察点头道:“该贵妇因何降尊入江湖呀?这其中必有不可思议之事!”他喝完最后一口酒,起身道:“欢儿是赴约的时候了,你要看情形处理,且莫乱伤对方。”

雷欢答道:“义父放心!欢儿不会乱来的。”三人会帐出店,直朝西街头行去。他们一动,立即引起一阵騒乱,远远地跟上一大群江湖人物。及至街口,闻风而去的更加拥挤,出镇约五里地,前面现出一座高峰,大道似由那高峰脚下绕过。

海天察一见毫无动静,手指高峰道:“封百代可能是在那儿等着。”雷欢接口道:“此际如果遇上武林王齐秦威才不好办。”司马闯接道:“他还不致与封百代联手对付你?”海天察接口道:“他不会遵守武林纪律的。”

雷欢道:“义父,你老和司马兄落后一点,如真遇上齐秦威和赫连洪二人,你老就别出音,虽然不怕他们,但到底省却不少口舌。”海天察点头放缓脚步,立同司马闯落后数箭之地。

雷欢奔出之际,忽见前面岔道上驰出一辆马车,心头一动,忖道:“那车内坐的可能是刚才那两个妇人。”

车驰奇速,瞬眼转过前面山脚而去,及至雷欢赶到峰下时,连车轮之声都没有了,他举目环视四周,一看全无动静,忖道:“封百代难道怯惧失约不成?”

他又向前奔行,转过山脚,只见前途尽为山区,大道是从弯曲的山谷绕往正西延伸,随即停步不前。海天察和司马闯赶到之际,同时问道:“姓封的未现身?”雷欢点头道:“相信也不是失约,可能遇上什么急事离去了。”

海天察沉吟道:“那就继续前进罢。”三人又奔出五十余里,忽见前面有个独行人影,扬声大叫:“叶大哥慢点啊!”他看出那人就是太叔叶,立即加快脚步赶上。

太叔叶闻言回头看清后,大喜道:“贤弟,前途有戏看。”继见海天察和司马闯赶到,慌忙招呼道:“我是盯着赫连洪父女及广文华来的,刚才又发现封百代追上去了,两雄争雌,前途定有热闹可看。”

司马闯哈哈笑道:“封百代失约之故,原来在此。但有赫连洪在场,两雄除了嫉妒暗斗,明的是打不起来。”雷欢默默不语,他心里顿起一阵莫名的难受,海天察忽然道:“欢儿独自赶去盯住,赫连洪可能另使什么阴谋。”

雷欢正想单独行动,应声道:“你老同叶大哥、司马兄最好先赶到布喀湖去,那地方只怕已到达不少武林人物了。”海天察想想后点头道:“那我们从小道前进了,你要当心!”雷欢长身纵起,他也不是顺大道前进,立即逢山过山,遇林超林,其速赛过流星,顿饭之后,即告奔出九十余里。

他耳目并用,恰在一座山被他发现三条人影,认出正是赫连孤洁、广文华、封百代等三人,不禁忖道:“赫连洪不在,那老鬼难道离开了?”

时间不早,天色已近傍晚,他这时反而恐怕赫连孤洁发现自己,仗着目力与人不同,将距离拉得远远的。赫连孤洁走在前面,身后排行着广文华和封百代,他们二人都装得一派正经,表面上似没有什么冲突,谈吐各尽文雅,显然在争取赫连孤洁的芳心。

雷欢一直盯到天黑,从未听到赫连孤洁说出半句话。前面现出一座大镇市,三个显有入镇之意,他判断三人一定会落店,于是抢先绕往镇市而去。封百代这时朗声笑道:“时已不早,咱们就在前面镇上落店如何?”他这时已改用一口标准的汉语。

广文华殷勤的走到赫连孤洁身边道:“姑娘意见如何?”赫连孤洁只仅以点头示可,连眼睛都没看他一下。封百代一见,自然内心深处感到舒适莫明,他认为赫连孤洁有偏重自己的趋势。

广文华毫无不愉之色,似在故装宽宏大量,三人进了镇后,找到一家规模不小的汉人客栈落店,广文华向店家开了三个上房,那是一处有东西两排上房的后院。赫连孤洁一看三房并排,似不高兴,要店家再找小院独住,不许他人入内。

饭后,她一人提前自去后院,留下广文华和封百代冷落其处。二人心意互有猜疑,都认为对方阻碍了自己与赫连孤洁的亲近。但为了不暴露己方的弱点于意中人眼前,是以强行克制,露头忿怒。此际一见赫连孤洁回房,丑恶的脸谱全结搬出来了。

广文华心头暗恨,朗朗的笑道:“封兄需要休息吗?”封百代知其尚有下文,哈哈笑道:“广兄如果感到疲倦,那就先请罢。”广文华朗声道:“在下想出镇欣赏野外的夜景,封兄可愿同往?”他的用意何在,封百代似已知道无遗,接口笑道:“广兄有心,区区定当奉陪!”

广文华故意提高声音道:“赫连姑娘不知睡了没有?你我都去,谁人负责警戒?”封百代见他又抢着讨好,心中恨得几乎发出怒吼,接道:“可惜她对你不感兴越,否则广兄留下多妙!”

广文华起身招手道:“我们之间,必须去掉一个,不如到野外去分个高低如何?”封百代阴声道:“区区正有此意!”二人恐怕赫连孤沽知道,立即悄悄出店,于无人处翻上屋面,双双同奔野外,看势有场为女子而拼的生死搏斗。

及至一处乱葬岗上,二人再不开口,脚还未停,广文华首先采取行动,横臂偷袭而出。距离之近,出其不意,真是心狠手辣。岂知封百代也非光明之人,竟在同一时间,同一心思出了奇袭,真是半斤八两,各不吃亏。

“嘭”声响处,二人双双震退数丈。广文华冷笑一声,嚓声拔出佩剑,他仍存先机之心,翻身急扑。封百代手中银光一闪,毫未稍缓,二人似有心气相通之巧,叱声道:“来得好!”两剑相击,发出铮铮一阵声响,竟在刹那之间互碰三十余剑,其剑术之快,确实奇绝武林。

广文华斗出火来,大喝一声:“你的冥王剑术也不过如此!”长身纵起,立从空中俯扑。封百代同时飞拔,阴笑道:“你的血刃剑法又有何奇!”二人身法剑术有其妙,功力心计如出一辙,世上真难找出第三人。

双方各出所学,看看将近千招,但谁也抢不到分毫上风。只斗得星飞丸掷,光芒四射,破空之声,嘶嘶奔啸,只惊得宿鸟飞鸣,藏兽奔窜,乱葬岗上大有鬼哭神嚎之势。

突然自东北方猛发一声长啸,紧接着岗下黑影闪动,陆续扑到二十余个人影,瞬息之间将二人团团困住。广文华一看来势不对,大声道:“住手!”封百代似也觉出有异,收剑跃开,立时四周一看,只见围困的共是二十八人,当即厉声问道:“你们来此为何?”

西面有人冷笑着阴阴的接口道:“你们可是血刃帮主和冥王谷主?”广文华阴声道:“算你们眼明!”继而啊声道:“你们都是赤骨教的爪牙!”他一言出口,五丈外的黑影同时踏进半丈,原先之人又接道:“本教与二位有何过节?竟不择手段,乱杀本数弟子!”广文华抢着道:“你们所指之事,有何凭据?”

那阴魂般的声音尖叱道:“你就是广文华?巨松上挂着九条尸体,其中即有本教弟子三人,遭的是袭钢指法,除你血刃帮主之外,还有何人会使?”又指封百代喝道:“黄草坪所杀弟子五人,无一不是冥王指力,还想假借白衣大使之名散播谣言,要想瞒过本教耳目不成!”

封百代哈哈笑遁:“你们还认为死得不够吗?今晚再送来一批补足其数。”那人陡发一声长啸,白衣闪动,首先冲进。四周同声应和,锋刃映月,全部出手,同时发出幽魂般的叫声。

赤骨教这次来了八个白衣级高手,十个青衣级和十个黑衣级弟子,显出誓非复仇不可之势。

广文华和封百代似也知道对方底细,同时挥剑冲杀。掌腿齐施,显有不敢轻视之情。一场大斗展开后,立即进行得如火如荼,这次赤骨教似是按着某种阵法围攻,每逢有人遇险,两侧必有接应,因此竟无一人失手丧命。相反,广文华和封百代却被困得一筹莫展,寸功全无,甚至无隙可乘。

算他二人功力奇深,一直冲击两个多时辰,尚未有疲倦之势。然而,如今看出久缠只有对己无益,于是广文华传音封百代道:“封兄,咱们只有突围之望了。”封百代想一人趁机开溜,但看出赤骨教人配合严密,如不两人合手,单独行动根本没有希望,接道:“广兄如有意合作,咱们背靠背,区区开路。”

广文华剑花一挽,扫开五件兵器,大叫道:“动手!”封百代见他已到背后,立即猛叱一声,左掌右剑,全力猛冲击进。赤骨教人似是由那答话的白衣弟子为首,一觉出二人有突围之意,立即挥剑增援,阴笑道:“今夜你们还想逃走吗?”

封百代冲开一排刀剑又是一排补上,不时还遭到细如花针的暗器偷袭,不禁怒发如雷。广文华也不好受,他被四位白衣级强敌迫住,每招出手,最少也要八个招式才能挡开对方的联手快攻,不时还得慎防两侧的偷袭。

支持到此,时近破晓,他忽然想得一策,立即传音封百代道:“封兄注意,咱们来个以进为退,由反面突围如何?”封百代闻言大喜,剑势加紧,答道:“此计甚妙,你准备破敌!”广文华听出剑风陡强,突然大喝一声,连人带剑滚进四个白衣级高手之间,霎时将其四人隔开。

封百代觉出他一举成功,生怕他单独开溜,一招横扫千军,头朝上仰,逆水行舟紧从广文华头顶超过。赤骨教人一见二人脱身,发声齐喊,仍待围上,但为时已晚,广、封二人已到三丈之外,二人恐怕替赫连孤洁引去麻烦,不敢进镇,双双落荒而逃,瞬息失去踪影。赤骨教人哪能甘心,仍旧死命穷追。

顷刻去个干净。

这时,十丈处一株古树之顶纵下一条黑影,只听他纵声哈哈大笑,喃喃自道:“争宠不成,遗祸未遂,反而惹上大批骷髅围困,真个妙极了!”他边言边行,面朝西去,看来竟是个醉酒熏熏的糟老头子。

行还不到十丈,从侧面突又冒出一条黑影,竟发出朗声大笑道:“老人家,对月饮酒,高居观战,非雅士何能若此,能否赐我一口佳酿?”醉老头闻声似觉一震,侧首一看,发现是个少年,不禁目射奇光,突然纵声大笑连连道:“小哥莫非即为白衣大侠?”

少年确是雷欢.闻言一呆,行近长揖道:“前辈因何认得晚生?”醉老头得意大笑道:“举目武林,谁能瞒过我老人家耳目,非你而何!”说着挥手掷出一件奇物,紧接道:“半葫芦茅台够饮吗?”

雷欢突觉劲风强袭而到,探手接住,只觉其重如山,忖道:“他在试我功力啦。”心中在想,口头朗声道:“晚生量浅,何蒙惠赐,足够一醉。”

醉老头目睹其举步未顿,臂亦未震,暗叹道:“能接老夫七成内劲如此,非有冠绝武林之功哪能如此,确实名不虚传。”他迎上大笑道:“小哥诚为人中之龙。”雷欢一饮而尽,双手递过葫芦道:“长者夸奖了,尚请赐教。”醉老头仰天笑道:“当年五龙公子,今日五龙老人,哥儿看老朽够不够老?”

雷欢再揖道:“原来就是当年横扫七海的前辈高人,晚辈失敬了,日前会着一个姥姥,前辈猜是何人?”“哈哈,老夫妻复出江湖,真正是老当益壮啦!”醉老头大声笑道:“只怕还有一位贵妇吧?”

雷欢微笑道:“前辈不说,晚生不敢提及,请问那贵妇是谁?”醉老头忽然似有所悟,含糊答道:“那是老朽主母,小哥将来定必清楚,恕老朽暂瞒一时。”雷欢料知其中有因,拱手道:“晚生多蒙惠赐,这就告辞了。”

醉老头抢先走道:“小哥定必西行,咱们作个伴儿如何?”雷欢大笑道:“那就再好没有了。”老少二人于天明之际行到一条江边,雷欢忽然发现广文华竟已脱出赤骨教人的追踪,但却未见封百代同行,眼见其自对岸林角隐没。醉老头朝他微微笑道:“哥儿,这青年就是血刃帮的帮主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美人究谁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