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26章 石洞泄春光

作者:秋梦痕

余龙祖郑重的道:“此事请大长老召集全堂长老谨慎计划后,将结论告诉本座再采取行动。”雷欢忖道:“三魁帮长老共有十二位,我此时尚不能动,待一一认清后慢慢收拾。”前面之人默然一阵后,话题已转到夺宝之事去了,雷欢始终盯住不放,及至三更,眼看余龙祖走进一座喇嘛庙内,他观察一下地形,立即藏身庙前一株参天古木之上。

四更过后,陆续自各方奔到十条人影,他知道,那就是三魁帮的首要人物,估计对方势力过强,沉着不采行动,似存了各个击破之心。他等到天色大明之际,突然远远传来几声长啸,首先自东面飞落五条人影,认出竟是蒙边神拳伯拉鲁、西天大师、南海驭鲸叟百里冲及葫芦双豹花家兄弟,暗道:“花家兄弟似已伤愈,他们有什么会议不成。”紧接着,西面又闪出火山派的火祖,阴谷派毒姥姥,雄师派吼地神君,饿虎派吞海凶煞,天狼派野花女等五人,他们一到,不请自入,一个个都由庙顶跃进。

稍停,只见赫连洪也到了,他后面跟着血刃帮主广文华,冥王谷主封百代,雷欢感到问题非常严重,这批都是他的死对头,但他没有听到齐秦威的啸声.随即远远离开。日出之际,庙门大开,这时雷欢已在一处高岗背后遥望,只见首先出门的是个威仪无比的儒者,他一见暗叫道:“原来齐秦威早已在庙内啊!”

齐秦威单人独马,身边没有跟着他人。其实,他也没有得力人手可带,陆陆续续出来一大群,这都是雷欢在夜里亲自看到入庙的,他们似已议定什么大事,出庙后无人开口,一直朝正西行去。

雷欢不敢追踪,半晌后,他翻身跃过高岗,如飞闪进庙内,似想看看庙里还有什么主持人物没有,及至大殿之上,突然一幕惨不忍睹的景象映入眼帘,不由的他大叫一声奔近。原来大殿上的神像前横躺着三个尸体,身无完肤,血流满地,似是遭遇各种拷问过后才被杀死的,竟连面目都认不出来。

雷欢扑近之后,详细观察良久才分辨出是谁,恨声道:“三巧友犯了你们什么大罪?竟用这种惨无人道的手段处死。”他泪流满面,抚尸痛哭道:“三位前辈,晚辈誓死要替你们报仇!”

庙内毫无他人,更显得凄凉阴森,他自地上拾起一把长剑,那是三巧友的遗物,伤感的跃出后殿,在林中挖了一个大坑,立将尸体一一搬出安葬,之后.他举剑喃喃自语道:“我查出是何人为首时,必以此剑取他人头!”突然,耳听庙前有了动静,忖道:“这是谁来了?”

心念一动,如风跃回后殿,只听大殿上有人惊问道:“尸体哪去了?”声音相当苍老:又听另一苍老声音道:“难道有人在此隐藏?”雷欢缓缓行出,只见二人正在面面相视,认出就是三魁帮的长老中人物,立即冷声道:“二位去而复返,未免有点可疑,或许是命该如此!”两个老者闻声大惊,霍然转身注目,看清之后,其一阴声道:“你是什么人?”

雷欢一指殿上血迹冷笑道:“为死者复仇之人!”另一老者大笑道:“口气倒不小,可惜rǔ臭未干,三巧友恰好是老夫等所手刃,这可真巧,你无须查探动手之人。”雷欢闻言,杀机陡长,一步一步踏出道:“三巧友何以致死?”首先开口的接道:“凡与白衣人雷欢同路的,全都难逃死数!”

雷欢道:“你们是追查我的去处?”两老者闻言大惊,霍然退开数丈,同时立身阶下,其一疑问道:“你小子是雷欢?”雷欢哼声道:“二位现已遇上我本人,不知是幸也不幸?”两老者同时拔剑在手,面色大变。

雷欢行至殿中,立定道:“二位如想痛快一点,那就先说出返转这举何在?否则难免吃尽苦头。至于逃走之想,我奉劝二位,绝对无望。”两个老者似还没有十分怯惧,其一傲然阴笑道:“你小子不看看神案上是什么?”

雷欢进庙时也未留心细察,闻言转头,一看什么也没有,心知上当,霍然翻身扑出,但为时以晚,两个老者已翻过前殿,去势如风。这下真个使他气极,大喝一声:“你们逃得了吗?”他竟运出全劲,拨身而起,如冲天之矢,高达三十余丈,凌霄追去。两个老者功力奇深,就在先后瞬息之间,二个已没入林中,雷欢虽快,但也只能看到他们一闪的背影,不禁大急,深知入林后定难追及。

不料事出意外,在他刚到林缘之际,突听林中传出一声惊人的惨叫升起,估计已在三十丈外。他循声扑去,忽见一株树下倒着一个尸体,看势还未断气,一瞥之余,认出就是两老者之一,只见他满口血狂喷,眼睛突出,似遭重手所致,忖道:“这是谁?”念还未及转思,又是一声哀嚎传到,竟已距离甚远,他听出那是第二个老者的死亡之声。

慾察真相.随即超林而起,在十余个起落中,想象已距离不远,但他突然停止不进。原因是发现正面有人奔到,淡影一闪,来的却是赫连孤洁。走到雷欢前面道:“你太大意了!怎能相信他们的话呢?”

雷欢道:“是你收拾的?”赫连孤洁点头道:“我刚到,就听见他们说话。”雷欢道:“可惜没有问出口供。”赫连孤洁道:“你说他们开会的事?”

雷欢道:“还有这两人回来作什么?”赫连孤洁道:“余龙祖还有两个长老未到,二个回来准备等待,他们的会议有两大重点,第一要团结对付你,第二讨论入布喀湖夺宝事宜。”雷欢冷笑道:“对付我,哼,那是老调!”赫连孤洁道:“我先走了,你可能还要等余龙祖两个长老。”

雷欢点头道:“消灭两个少两个,只怕他们不来了。”赫连孤洁挥手告别去后,雷欢一个人纵入庙内,这时已将近中午,行到后殿,有心想找些什么吃的,但见此庙颓废过久,显然没有人住,自是找不到充饥之物,于是只好坐下来调息。

午时过去了,余龙祖的长老没有到来,他有点呆不住了,立起来步往前殿,前殿上那些血迹使他难过,于是又走到庙前,正当他徘徊莫适之际,忽见他原先走过的那座高岗上出现两个人影,错眼之间,他还认定是敌人到了,但在仔细注目下,认出竟是碧天真君和翔云散人,立即朗声招呼道:“二位前辈快来,晚辈有事奉告。”两位老者闻声注目,认清是他后,莫不大喜奔到,碧天真君抢先问道:“贤侄因何在此?”雷欢立将三巧友遇害经过之事说出后,又道:“还有两个三魁帮长老未到,晚辈等到现在,可能是不会来了。”

二老闻言,同时叹息不已,翔云散人道:“三巧友失踪之事,正派武林已全部知道了,但却不知是三魁帮下的毒手。老朽与碧天道长就是因为找寻三人下落而来到这里,贤侄,你所等的两个老者确是不会来了。”

雷欢诧异的道:“前辈们遇见了?”碧天真君道:“十里之外倒了两条尸体,此际只怕还未冷哩,这下手之人功力奇深,根本没有经过几招就成功了,尸体上用血书名为三魁帮长老。。

雷欢闻言忖道:“这又是孤洁代我作的。”二老见他沉吟不语,翔云散人道:“你在判断是谁杀的?”雷欢道:“这人晚辈想出来了,那是赫连洪的次女。”

二老惊讶不已,碧天真君就待问原因,但被翔云散人暗示止住,接口道:“贤侄,慈光夫人现率领一批正派武林往布喀湖去了,你是不是就此动身?”雷欢道:“二老遇见半只手吗?此去如没有他,我们实力太弱了。”

碧天真君接口道:“此人与谁都合不来,他正在找你哩!”

雷欢急急道:“二老先走,晚辈在后面跟知,同行不大方便!”二老知他是怕连累他人,于是双双点头纵起,直往正西奔去。雷欢落后半晌,于是遥遥跟进,第三日黎明,先后到达西康加黎城,该城距西藏只有九十余里。

碧天真君和翔云散人刚刚进人城门,自人群中发现有无数武林人物穿插拥挤,便知都是去布喀湖的,互相对下目光,行到距城门不远的一家店前,只见里面已高朋满座,身刚入门,便听有人招呼道:“二位请到这里来。”

四目循声一看,认出是磊落先生韦凤鸣在叫,他上首坐的是关东大侠拓拔仇,对面是破斧苍樵南宫甫,下首是三斧大将诸葛尚,于是慢慢行去,翔云散人道:“四位早到了。”四人起身让座,拓拔仇接口道:“三巧友消息如何?我们都没找到。”

碧天真君叹声接道:“遇害了!”四人闻言大惊,翔云散人接着说明经过后道:“雷少侠马上会到,但不知落于哪家客店。”诸葛尚接着叹声道:“三大势力都是不择手段的,我们迟早都有危险!”

碧天真君环视四周一眼,问道:“东角上那桌坐的四人的谁?从前没有见过?”南宫甫道:“他们刚来不久,不知是何方人物?”翔云散人道:“在座的其余都庸碌,就只这四人功力莫测高深,诸位当心一点。”他话还未停,店外突然走进一个少年,韦风鸣首先发觉,惊道:“那是谁?”

众人闻言,同时注目,碧天真君似己看出什么破绽,悄声道:“那是海天察的女儿,她易装不坏,外人看不出来,嗯,为何一人在此现身?”众人见她立在店门口未动,眼睛只往里面观察,及移到众老这面时,似在微微一笑,但却没打招呼。

翔云散人立即传音过去问道:“妞儿当心,东角上有四个不明人物!”海珊珊毫不在乎,只见她朝店外一招手,未几,又进来一个少年,这少年使众老无一能识,莫不讶然。

海珊珊装着男子汉的声音,清朗地大声道:“二哥,客满啦,没有好座位,只那儿还有一张小桌子。”她指的正是六位老者的旁边,翔云散人轻声道:“她们要到我们这里来了。”碧天真君雷微笑道:“可能有事情。”另外那个少年看了她一眼,没有开口,即随海珊珊绕过旁人的座位走来。

客人太多,议论纷纷,虽有几个人留心,但都没表示什么讶异之情,在海珊珊陪着那少年坐下未久,伙计立即走来招待请示。那少年吩咐过后,只见她轻声道:“珊妹,寇大哥已到店外了。”他说的声音低,但却未避关东大侠等六个老人,众人闻言,一致望向店门,只见进来的是个连乞丐都不如的穷怪物,但人人都认得那是半只手,心中都非常惊讶。

半只手一进门,怪眼乱翻,只见他大声叫道:“店家,有什么地方给我坐呀!”原来店内已再无空位,伙计闻声,立有一个答道:“朋友,放明白点,客人未走,剩菜没有,别在门口挡路。”

海珊珊刚刚接起一筷子粉条,目睹伙计那有眼无珠的冒犯,只笑得抖个不停,粉条被抖得一根根往桌上溜,轻声道:“云姐,寇大哥这叫做话该!谁叫他穿得那样肮脏。”

原来这和她同来的少年就是云霓化身,只见她轻声道:“他明明可以到我们这桌上来坐,谁叫他装不认识呢。别叫他,看他搞什么鬼名堂,可能有花样弄出来。”半只手见那伙计神气活现.他作了一个鬼脸,也不生气,将身一闪,顺门右溜了进来.东看看,西瞧瞧,绕来绕去绕到东角上去了。

东角上那四人年龄都不小,从表面看去,似都有五十岁的年龄,他们虽然没有注目店门口,但凡有人出进似都未放过视觉,起先,他们对海珊珊二人很注意,这下却又留心半只手寇敬啦。

半只手寇敬好象也是针对着他们而去,看看快到那张桌子旁边时,只见他忽然径笑道:“啊呀,这一桌上还有空位吗?”

他所说的就是四位老者的那一桌,只见他双手一拱,怪声道:“四位,久违了.能否让个座位出来。”坐在他正面的老者忽将面孔扳起道:“阁下是谁?”寇敬大笑道:“怎么着?必须报名才让坐?”

西面座上老者接口冷笑道:“阁下游戏风尘,但不能拿老夫等开玩笑。“寇敬忽然低声道:“四位可是三魁帮长老?”正面老者闻言一怔,也跟着放低声音道:“阁下到底是谁?在下等正是敝帮长老。”

半只手寇敬装作郑重的道:“区区与贵帮主是多年秘友,四位慾找的那小子就在城外,此时去还未晚,稍停就会溜掉啦!”四个老者同时起立,靠壁的一位接口道:“阁下所说是姓雷的小子吗?”半只手寇敬点点头,故装谨慎的向左右看看道:“四位请在西门外稍候一会,咱们不能一道出城,耳目众多,提防走漏风声。”

四位老者信以为真,立即会帐出店,同时还带走几名大汉。半只手看他们离开店之后,侧顾海珊珊和云霓一眼,咧咧大嘴,挤挤肩膀一耸,似是得意之极,只引得海珊珊放声笑了起来。

他回头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石洞泄春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