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27章 八面围困

作者:秋梦痕

深夜沉沉,原野一片死寂,只有寒风扫着森林,发出凄凉的呼啸之声。

突然一声惨叫升起,三魁帮的那个长老,被雷欢打得头破臂折,尸体抛起,一摔落到十丈开外。同时,四处黑影如幻,纷纷朝雷欢扑来。喝叱之余,雷欢立即隐入林木乱石之间,避重就轻,只朝空隙处躲避潜行。

他两眼不断转动,看出围来之人不下三百余众,除了首脑人物之外,多数人竟从来未曾见过,忖道:“这可能是火山派、饿虎派、天狼派、雄狮派等精华后援。”

东面以齐秦威为首,他身法如风,一闪之下,即抢到死者身前,稍视即大声叫道:“大家围困勿懈,雷欢尚未逃出重围。”

余龙祖跟踪而到,他一见死者即恨声道:“我们来迟了,七长老一定发现他们什么秘密。”

紧接着,赫连洪、广文华、封百代自西面扑到,他们都将手下留在三十丈外守住,齐秦威道:“大家当心,雷欢食有金母玉露液,夜视如昼,提防他采取暗袭。”远远传来火祖的声音惊问道:“堡主从何得知那小于食了金母玉露液?”

齐秦威沉声道:“自三巧友口中逼向出来的。”又有一个扑至道:“大家别聚集一块,趁这时不将这坏小子消灭,后果不堪设想!”这是吞海凶煞的声音,他后面跟着吼地神君和野花女。

余龙祖接口道:“四处都是森林,不到天明何能将其围住?”他语声未落二十丈外突然发出数声惨叫,齐秦威猛地冲出道:“他要突围了。”

众老魔立即散开,如风推进,只有广文华和封百代立定不动,似有投机取巧之心。众人尚未接近,另一方又有惨叫升起,顿将情势搅得大乱,围攻之人刹那不能一致,纷纷穷于奔命。

雷欢现正采取先搅乱,后突围的计策,身法如风,出没无常,顷刻之间四面八方都有他的出现。举手投足,即有人惨叫遭殃。然而,他每到一处,无论地面或树梢,都有数十人联手攻出围堵,虽每举都要杀人,但却无法突围而出。

齐秦威眼看混乱一片,只急得提劲大喊道:“大家别自乱阵脚,请各位自守方位勿动,他已成网中之鱼啦。”他这一语收效甚宏,圈内各人纷纷散开,各自守住预定方位不动。雷欢看出情势严重非常,知一到天明即难逃脱,于是藏身苦思,希求找到脱困之策。

潜察之余,看到盖世剑余龙祖率领几个长老,他背后虽藏有不少高手,但却算是弱的一面,纵观范围,仍有三十余丈方圆,然他见四周的严密布置,都不弱于铜墙铁壁,心想:“只有此处存有一线之机。”

月已西坠,时似快近五更,再不脱身,天明就再难脱身,于是,他悄悄地向余龙祖一方接近。

余龙祖并非等闲之人,听觉自有超人之能,他似感到有点异样,立即传音警告,霎时之间,他背后之人齐感紧张戒备。雷欢一见,暗忖道:“这家伙武功虽不强于赫连洪,但听觉似有独到之处。”

忽然,只见齐秦威已向这面无声闪到,不禁立停行动,忖道:“他也被余龙祖的传音警告了。”齐秦威不守任何一方,他独自在圈内游动,不问可知,他是担负着各方面接应之任务,这情形被雷欢看出后,立即打消了向余龙祖这方突围之计。

齐秦威似在注视着雷欢的藏身之地.但他没有扑出!雷欢自知移动必遭其追扑,陡然暗动十成内功,立采先下手为强,距离不出五丈,右掌一提,点足猛进,一声不响的急劈而出。

齐秦威刚刚察出风势不对,念还未动,劲已如山压到,不禁骇然,但也并未慌张,微闪两尺,身动拳出,照定雷欢黑影迎击,两劲相遇巨震顿起。一声撼山的轰然大响之后,他被雷欢震得全身摇摆不停,这一惊不小,可说是他有生一来第一次,他觉出真正逢上对手了。

雷欢也不好受,腾起的身体竟被震得到退出大半丈,他无暇多想,将计就计,双脚落地,仰身再起,立朝相反一面冲出。

那面防守的是火祖和凶海吞煞,右面有野花女,左侧为吼地神君,四人一觉破空之声有异,四人同时合手齐挥。

雷欢一见大怒,突然大喊一声,叼气之间连劈四掌,掌劲所及,立将四人打得翻滚而出,可惜齐秦威及时赶到,使雷欢失了再攻之机,他无暇选择方向,侧身一旋,顺势从左面飘落,一纵就是十丈开外。

他脚还未停,耳听赫连洪大声叱道:“此路不通。”音落之际,他与广文华、封百代迎头就扑,雷欢闻音冒火,呼呼就是数拳挥出,他不待结果如何,惟觉齐秦威如影随形又到,双脚一蹬之下.居然朝余龙祖身旁纵去。距离尚差五丈,他眼角急见数条人影自侧面扑来,一瞬认出,那竟是蒙边神拳、天竺大师、驭鲸叟和葫芦双豹等循声攻到。

雷欢灵机一动,暗忖道:“他们是想邀功,不然岂会离开防守之地,脱身的机会可到了。”这五人都是他手下的败将,仗着己暗敌明,猛的将身一侧,立朝葫芦双豹双掌。天快黎明,他这不管一切的使上了十二成威力,及至双豹感到风劲不对时,如泰山压顶的神力已罩当头,一声巨响之下,双豹被打得喊抛起,当然已离死其不远。

雷欢借势前冲,一跃就是十余丈,看看身已往下落,双目只见隐藏高手如扇形排列而上,他再不退却,掌指齐使硬从对方人群中玫进,真如虎入羊群,逢上的只听见惨叫瞬霎之间,被他连杀十七人。

围因之势立破,他哪还需要冲击,连杀带进,一连突破五六层重围。举目一看,前面就是林缘,只听背后人群蜂拥快到,双脚一跺,身如箭射,霎时去得无影无踪。以三大势力为首的这场空前围困,终于被雷欢逃脱而去,怎不叫各宗师人物大感震惊非常。

齐秦威率众追到天明后,只有无功而返。查点伤亡之数,计死亡三十余名高手,加上葫芦双豹重伤不起。他们似还不愿放弃围追,经过一阵秘密会议之后,显有第二步计划跟着发动,在午前即分散而行,纷纷朗布喀湖搜索前进。

雷欢选定的方向是正北,但他奔走四十余里后,绕道仍奔布喀湖,然而却落到围攻群雄的背后。下午,他自一家农户门口行出,显然是在那儿找了点吃的。恰好有一个飞奔的人影从侧面冲出,他一见就大叫道:“那不是袁叔吗?”奔行之人正是赛悟空袁灵,他闻声止步,回头见是雷欢,立即侧转迎人道:“你脱围了?”

雷欢闻言一呆,惊问道:“袁叔怎么知道小侄被困?”袁灵道:“那是赫连孤洁通的消息,我们这面的人都知道了。”雷欢大惊道:“他们都要去解围?”袁灵摇摇头道:“得海老出面力阻,始将群情制止。”

雷欢急问道:“我们这面共有多少人?都在哪里?”袁灵道:“自得三巧友被害的消息后,海老即将群雄集于一地,为防个别遭害之计,仅仅派我和太叔叶、司马闯、公羊淮四人在外面探听你的下落。其于则群集于布喀湖附近一幽谷中,只等你去后,再开始入湖计划。”

雷欢呼口气道:“这办法不错,袁叔请快回去,最好连司马闯等三人也找回去,请向小侄义父说一声,入湖之事要暂缓,我还要探清敌人一切计划再去,目前对方是似举齐秦威为首,显有先消灭我再行夺宝之势。我去早了必引起双方火拼之局,这样一来,我方定有不少人要伤亡。我不去,有义父在,齐秦威可能不致翻脸。”

袁灵沉吟一会道:“刚才遇上了余龙祖,他身旁带有十个高手,好在并未照面。”雷欢道:“我突围之后,他们可能先去布喀湖了。”接着,他将昨夜之事说出后,继道:“我身边只要没有人拖累,凭他们人再多,相信还不至于受他们所困。”袁灵道:“半只手至今未现身,这么多人,只海珊珊独自见过他一次。”

雷欢道:“不,我也见过,他和珊妹,还有云姐等,曾在黑暗中看我与三魁帮四位长老打斗。”袁灵啊声道:“你杀三魁帮四位长老的事,海妞儿已说过,但却未提及她的义姐。”

雷欢道:“云姐没有去?”袁灵道:“那位姑娘太神秘了。”

雷欢催促道:“袁叔请回吧,我如找到半只手,便准备与三大势力以及同路人大干一场。这批人如不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夺宝之事就没希望。”

袁灵点头道:“你准备朝什么方向去?”雷欢道:“离不了布喀湖百里周围。”袁灵道:“你我所立之地,就在布喀湖百里边缘,这湖的周围有一百五十里,地形复杂而多险,尽为森林石崖,你要处处当心,如遭敌人困在死谷山峡之中,那真是插翅难逃。”雷欢道:“有害亦有利,我倒希望处此环境,如在平坦之地,一目无遮之下,一旦被困更难脱身。”

二人分手之后,雷欢立朝右行,走未及三十里,忽见一处山口转出了三个人,一见冷笑道:“赫连洪又出现了,这老贼显然是在搜查我的行踪。”赫连洪身后就是封百代和广文华,他们没有雷欢感觉灵敏,似在边行边谈,方向却不朝山上缓登。

雷欢掩蔽身形,自侧面监视着盯行,他很清楚,有三个在一道,他想动手也占不了什么便宜。赫连洪登到山顶后,只见他环视四周一眼,似在察看地形。广文华发出殷勤的声音道:“前辈,我们没有搜错方向吧?”赫连洪道:“只怕他不敢去布喀湖,方位没有混乱,余龙祖一批就在我们左面,右面有齐秦威亲自搜进。”封百代接口道:“雷欢恐怕还在我们后面未到?”赫连洪笑道:“后面的埋伏眼线众多,他终是藏不住的。”

雷欢距离他们甚远,明知他们再说什么,但却听不清楚,正当此际,忽见一条人影笔直往山上冲去,一见应知不对,忖道:“有人发现我的行动了!”眼睛一转,回身就朝来路退去。

身刚纵起,眼角已扫见赫连洪等飞扑追来,暗道:“他们得到眼线的消息了。”双方距离不到一箭之地,在奔驰当中。难免露出形踪,赫连洪扬声大喝道:“雷欢,这次你再也逃不脱了。”

凭他们三人之力,雷欢自问还不在乎,声音入耳,大声冷笑道:“赫连老贼,你有种就勿通知他人,凭你们三人算得了什么。”广文华大声喝叱道:“那你就站住勿动。”雷欢回头笑道:“我怕你们打不过时,又鬼叫求援。要干,还得离远一点。”

赫连洪自认三人可敌得过他,真的并不发啸通知左右两批,嘿嘿阴笑道:“你如背出海天神功口诀,老夫或可放你一条生路。”雷欢一声冷笑道:“老贼,你从什么地方得知少爷的底细?”

赫连洪嘿嘿阴笑道:“半只手亲口说出的。还有人要吸你的血,食你的肉哩,他们非将你所获得的金母玉露液全部分食不可。”雷欢冷笑道:“你们围攻少爷的主要目的就在这里?那就多拿生命来拼吧。”

他怕赫连洪中途改变心意,转而通知他人,于是加紧前冲,去势如电。封百代和广文华当此之际,可说是表现英雄的最好时机来到。在准岳父的面前,那还不各尽所长,同时闷声不响,一股劲拼命往前冲,看有谁先赶上,谁就可以将雷欢举手擒下之势。

赫连洪在二人全力抢进之下,似也有摆摆老丈人的威风之心,他竟与二人奔驰个寸步不离。雷欢耳听后面的破空声急,便知三人已下定了决心不放,于是就存心决杀一场,立将轻功放缓,始终于后面保持一筋之地。他如真想逃脱,凭赫连洪三人还能追得上他,看看黄昏将到.前途渐渐朦胧,但在这一个时辰之内却已奔出西藏边界右退回到西康境内。

雷欢估计纵有救援,相信在一两个时辰内仍难找到,于是寻视一下前途地形,发现不远处有处石冈,双脚一蹬,就朝石冈跃去,回头大声道:“你们当心,少爷就在前面石冈上等候领教。”

赫连洪知他不会微谎,立即将广、封二人唤住道:“二位贤侄,请稍停。”二人的功力相等,这时恰恰奔个并行,闻声之余,同时刹住,广文华抢先问道:“前辈有何指示?”赫连洪迢:“二位在对敌那小子时,有两点要特别注意。第一不可争功,我们要联手合击,否则不是他的对手。第二,在有隙可乘时,千万勿下绝手,将之重伤即可,否则必损其精血而且问不到口诀。”

二人点头再进,瞬息问登上石冈,眼看雷欢立于乱石之中,封百代冷笑道:“你有种!”雷欢朗声笑道:“凭你们三人还差得远,放手攻来吧。”赫连洪如风抢到北面,阴声道:“老夫今晚要一举三得,永除后患!”他语落剑拔,首先立势,广文华和封百代同时散开,立成犄角之势,双剑擦的一声亮出,只等赫连洪发招。

雷欢这时寸铁皆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八面围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