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29章 活尸出现

作者:秋梦痕

天朗气清,万里无云,夏日的朝阳,发出鲜艳的颜色,自东方缓缓升起,这正是早晨美景。路上的清静,渐渐被行人冲破了,自布喀湖的北面,如飞奔出两条黑影,前面是一中年道长,后面却是一个同年龄的儒者,方向朝着正西,从他们的神情上看出,显有什么紧急之事发生。

他们进入丛山地区之后,前面的道长忽然刹住强奔的脚步道:“有人!”后面之人似亦得知动静,立即向旁一闪,同时掩住身形。未几,三个骷髅似的怪物,如狂风般超过他们藏身不远的前方,笔直向他们来路上冲去。

中年儒者现身说道:“三个赤骨教教徒如此慌张,莫非是遭齐秦威等打败了?”中年道长接口道:“施主之见,与贫道所想相同。”二个语停,仍就朝前急奔,来这二人竟是碧天真君和翔云散人,他们得到派出之人回报,探知雷欢被困,又知道赤骨教倾巢火拼齐秦威等之事。观二人行动,无疑有亲身赶去探查一番之心。

事情不断被证实,沿途屡见赤骨教人奔逃,不时也发现一些从未见面的高手,在他判断,那可能是齐秦威同党带去的人物,奔出半日后,在一处峰上几乎撞到西天大师和蒙边神拳,他们虽不怕这两人,但却怕引来群敌。

西天大师和蒙边神拳满身是血,精神疲乏的距二老十丈之处过去。碧天真君轻声朝翔云散人道:“传言的那场火拼,可能是激烈无比,不知双方死伤了多少人员?”翔云散人担心地道:“他人不管,雷少侠单人独挡两面,不知怎么样了?”

碧天真君正想天口回答,突见火祖扶着毒姥姥从一处树林转出,不禁悄悄道:“那场大斗由此可见激烈一般了!”翔云散人冷笑道:“我们如要趁人之危,此际正是下手的好机会!”碧天真君笑道:“这种举动不是我们能做的,施主,咱俩快赶路。”显出路径甚熟,穿林过山,提功急纵。

及至傍晚,前面现出一大森林,翔云散人指着道:“过了此林就是了,天佛塔就在这条森林后面。”原来雷欢被因的那座塔形石峰,就是藏边有名的天然宝塔——天佛塔。二人进入森林不久,突见地上有十三具尸体,翔云散人走去一看,不禁悚然惊叫道:“十一个赤骨教徒,这两人是葫芦双豹。”

碧天真君念声无量寿佛道:“想不到花氏兄弟竟死于赤骨教徒手下,看这情形,他们双方都是同归于尽的。”二人缓缓前进,只见到处都是死尸纵横,乃至林缘,触目不禁更惊,只见尸横遍野,血流成渠。翔云散人计点一下,赤骨教人死有九十余人,那还只是峰下的空地之上,其他各处尚未计算在内,其中躺着五十余个高手尸体,死相都非常凄惨。

碧天真君叹声道:“死得太惨了!”翔云散人道:“我们到深谷中查查看,齐秦威这边首要人物似只有葫芦双豹死亡。”碧天真君抢先扑下谷去,沿着石峰脚下探潭一转,查出又有数十个赤骨教徒众尸体出现,潭水都被血液染红。

二人刚走到潭的北面,突见石峰现出一人,翔云散人一见大叫道:“雷欢!”碧天真君闻言侧顾,只见雷欢拱手道:“二位前辈因何到此?”二者奔近,喜得说不出话来,翔云散人良久才道:“你……”雷欢见他仅说出一个你字,知二老是关心过甚之故,激动的道:“这一场只死去葫芦双豹算是主要人物,其他都是他们各派带来的高手。“

碧天真君问道:“半只手哪去了?你为何尚未离开?”雷欢道:“半只手已发现活尸卜昌的行动,他单独暗追去了,晚辈是在这儿等他的消息,但刚才发觉齐秦威亲手杀死他的女儿。”

翔云散人大惊道:“是齐云彩和齐白玉?”雷欢道:“是齐霞飞。”碧天真君诧异道:“齐霞飞听说与尹玉姬已出家作了尼姑,因何在此地出现?”雷欢道:“那女子确是一身尼姑装扮,但却和一个非正派青年从此经过。”三人正说着之际,突见半只手寇敬如飞而到,雷欢迎上问道:“是不是活尸卜昌?”半只手点头道:“我已发现他藏身之地了,但却没有与他会面,这二位是?”

雷欢介绍道:“三位恐怕没有见过,相信早已闻名。”他对二老道:“这就是寇大侠!”又向半只手道:“碧天真君和翔云散人两位前辈,寇兄定久仰多时。“

寇敬拱手作揖道:“原来是两位大派的掌门人,我老残废失敬了。”二老哈哈大笑,同声道:“哪里话,大家别客气。”雷欢问道:“寇兄,有没有遇上齐秦威?”半只手点头道:“他追着一个青年追杀于三十里外,后来与赫连洪、余龙祖、封百代会合,向东面去了,听赫连拱说,赤骨教只少数被迫散,其他全都退向东面,他们此去,可能仍旧要拼一场。”

雷欢道:“你发现活尸卜昌的形迹在什么地方?”半只手叹声道:“就在他的老地方,我不是说那溪水的来源是瀑布吗,他就是藏身瀑布后面一个幽洞之中,这次出来之故,很可能是探查赤骨教的动态。”

雷欢立对二老说道:“二位前辈还是请回布喀湖,那儿人数虽多,但力量不够,让晚辈与寇兄查明卜昌后,再去如何?”

翔云散人道:“老朽等来此,就是为了查你的下落,既然知你安全,留此自无必要,你们就走罢,这些尸体尚须善后一番,不埋掉实在惨不忍睹。”

雷欢和半只手无暇协助,二人立即告别动身,穿过森林,同时提功急奔。距离那处沉崖不远,雷欢道:“你下去与他会面,看看他的反应如何,我在上面监视外来动静。”半只手道:“假使他翻脸动手呢?”雷欢道:“那你只有退出,我们到布喀湖去夺那阳剑,友情胜于宝物,你不可与他动手。”

半只手抢出前面道:“我残废完全听你的!”雷欢看他消失背影,沉吟一下,侧身朝左面绕行前进,暗忖道:“我先查查瀑布顶上是何现象?”走出三里之余,那轰轰的声响隐隐好像出自前面不远,知已到了瀑布源头,估计已不上半里。

突然,只见那响声传来之处猛地冲起一条人影,真如鹤般拔飞半空,霎那之间落入一处深林不见。他在—眼之下,看出那人似穿着一身紫色长袍,形状飘飘,似是非常瘦弱,背上似背着一把奇剑!这一发现引起他震惊不已,看出那人的功力精深至极,因之慾查真相,立即全力前追。

他身还没有接近那座深林,耳却听得几声惨叫传到,不禁愣然忖道:“他杀死人了!”循声扑出,他竟运上全劲,及至一看,只见林中确有三条尸体躺下,接近时,触目认出死的是赤骨教人,暗忖道:“那人是谁?他也与赤骨教有仇?”正想中,忽觉背后有了异动。回身一察,不禁大叫道:“寇兄快来,发现一个神秘高手了!”

半只手满面郑重的道:“事情不妙,那是活尸卜昌。”雷欢惊问道:“何以见得?”半只手道:“那崖底死尸遍布,估计不下几十个赤骨教尸,内中竟还有赫连洪那个大女儿,以及赤骨教主另外两位妻子。”

雷欢郑重道:“这不能证明是卜昌下的手?”半只手道:“你坐下来听我说,那人一定是卜昌。”二人坐于一株树下后,半只手接道:“我去得迟一步,他刚刚离开那瀑布洞内,当我钻进洞内时,发现洞壁上刻有一行大字,上书:银河绿阴剑已被我卜昌获得,待取得阳剑,天下武林无分正邪,投则保命,抗则必诛,只赤骨教杀无赦。”

雷欢大惊道:“那我们快赴布喀湖,迟恐来不及了!”半只手道:“我们同去不妥!”雷欢诧异道:“你的意思如何?”半只手道:“我去缠住卜昌,相信他不至马上翻脸,你宜急赴布喀湖,第一步首先通知体的同党快隐藏起来,一切妥当后,夺阳剑只宜少数人动手。”雷欢见他说得有理,立即起身道:“我们就此分开行事罢。”

半只手挺身冲出道:“布喀湖在正北,卜昌此刻可能在追寻赤骨教,这正是空隙上,沿途千万勿耽误时间。”雷欢遥遥答应一声,运起全劲急奔,恨不得肋生双翼飞去。黄昏过后,忽见前途奔来一条黑影,心中一惊,停步戒备,及近一看,惊喜叫道:“云姐是你!”

奔到的竞是云霓姑娘,只见她急问道:“你是去布喀湖?见到珊妹吗?”雷欢上前迎住道:“珊妹怎么样?我没见到呀!”云霓道:“她单独出来找你,快半天了。。一顿又道:“你知不知道活尸卜昌的事?”雷欢立将与半只手分道行事经过说出后续道:“我正要去布喀湖送信。”

云霓道:“目前布喀湖已挤满了天下武林,仅仅赤骨数尚未齐集。”雷欢道:“他们没有发生冲突?”云霓道:“这就是为卜昌之故,以齐秦威为首的一方,现正严防卜昌行动,却对正派武林似已放弃仇视。”

雷欢诧异道:“卜昌得到银河绿阴剑之事,难道已传言出去了?”云霓道:“你与半只手只怕是得到消息的最后两人。”雷欢道:“首先知道的是谁?”云霓笑道:“我这段时间那去了?”雷欢讶叫道:“是云姐先知道?”

云霓点头道:“你一定知道洞底洞这个古怪名字吧?那就是卜昌所藏的那个瀑布后面有条秘道进通洞底洞,也就是布喀湖里那个洞府的下面,因之才有洞底洞之名称。”

雷欢豁然大叫道:“我曾听半只手说过,布喀湖洞府的空气,是从中间那个石室底下冒上来的1”云霓点头道:“卜昌得到那洞底洞秘图之后,曾经逃离赤骨教十年之久,他凭图所示,在此地苦苦研究,到最近才发现秘道是瀑布后面,于四日前,他才真正找到了洞底洞,得到银河绿阴剑和一颗仙丹。以目前而言,他的内功只怕已不弱你和齐秦威、半只手三人了,加上银汉绿之助,他算是第一号武林高手了。”

雷欢大急道:“这怎么办,他说要杀尽异己啊!”云霓道:“你看到他在洞内所刻之字啦!”雷欢道:“是半只手看到的。”

云霓点头道:“他确是一个残忍的人物,但他不会杀我。”雷欢讶然问道:“云姐不怕银河绿?你与他打过一场了?”

云霓摇头道:“你知道我不会找人打架的。”雷欢道:“是他找你呀?”云霓道:“他确实找过我,但不是打架,而是请教。”雷欢越听越糊涂,呆呆的望着她,目光显出迷惘之态!

云霓的面上忽显怜爱之色,嫣然笑道:“傻子,别呆啦,我告诉你,他吞下仙丹之际,恰好是我找到洞底洞之时,我见他怀抱银汉绿躺在地上不动,看出他正是被仙丹发作奇效的现象,那是承受不起而瘫痪,是我助他将丹力散布于全身血脉之中,挽回他临死之命,他成功之后,见我既不夺他仙剑,甚至还助他成功,内心似是非常感激,但却并不宣之于口,之后,仅仅对我说了‘我不杀你’四字作证。”

雷欢知她个性,如是别人,哪有不要银河绿之理,叹声道:“云姐心太慈了!你就那样离开洞底洞了?”云霓道:“还没有,他拿出一张字条,上书:得吾剑者是吾徒。银汉仙子。”雷欢诧异道:“银汉仙子!那是银汉绿的原主人罗?”云霓道:“正是,我问他字条何来?他说是自一块符上抄下的。”

雷欢吁声道:“可惜!银汉仙子竟收一个这样的魔头为徒!”云霓笑道:“这就是命运,也是武林的劫数!”雷欢一顿又道:“是什么字?”云霓道:“上书,持银汉变绿者,心不正则凶,非大慧者亦凶,甲子年必传下一代,违者天诛,戒之戒之。”

雷欢沉吟暗忖,忽然大喜道:“明年正是甲子年,看他要收哪个人做徒弟传剑!”云霓道:“我也是这个想法,目前是夏末,还有两个季节呢。”雷欢道:“我希望他找不到徒弟,到了明年他就完了。云姐,上面没有月日时间之限吗?”

云霓道:“在这半年之中,为了要找徒弟,也许要在武林行凶,大家能避过半年可能逃脱劫数。”云霓道:“我们不要去布喀湖了,海老早已准备,目前只怕已将正派武林撤走了。”

雷欢摇头道:“我不放心,还是回去一趟的好。”云霓道:“珊妹怎么办?”雷欢道:“那只有分开了,你寻珊妹,我回布喀湖去。”云霓深深的望了他一眼道:“你单独一人要当心,最好勿露形迹。”

雷欢每次与她独处之时,眼睛都不敢正视,好象自感形秽似的,低头应声道:“在布喀湖边,我可暂时放弃复仇之举,除非他们硬找我下手。”二人默然一阵,同时摆手分路而行。雷欢走出将近三十里,忽见前面现出一条交叉大道,心想:“哪条路可通布喀湖呢?”犹豫一会,他准备朝正面一条直进,但忽然左侧路上远远奔来一条人影,忽忙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活尸出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