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30章 剑祖嫁女

作者:秋梦痕

雷欢独自寻了整整一天,奇怪,他竟没有看见一重要人物,别的人没见到,连自己人也没有发现半个,及至天黑,他落到一个村镇上吃了一顿饭,时却已到酉初,刚刚出镇忽觉有人自道旁树林闪过,在他的目光下,谁也休想避脱,睹形认出,暗忖道:“那不是赫连洪的手下人名叫八手刀的吗!”

他立即跟踪追到,似有心查出赫连洪的下落,那人奔到甚急,显出了重要而紧急之事的急疾奔驰,方向却直期正北。雷欢在一口气之下,距他已不过半箭之远,因有树林掩蔽,他不怕那人发现,脚步还是没有放慢,忽然,前途一座山坡上突现一点火花,那人一见,立朝火光处奔去,及至山下,只见高声问道:“前面可有剑合字?”雷欢闻言忖道:“他在问暗号啦!”那人的声音刚停,耳听前面山坡上有人答道:“是郭老三吗?你怎么这时才来,主人去远啦!”郭老三急急奔近道:“那人不是雷欢,害我盯了一夜。”山坡上的林内现出两上中年人,其一立催道:“不是就算了,我们赶快追主人。”雷欢眼看三人同时往山顶飞去,忖道:“我杀了他们也无用,不如让其带路为是。”

他约计追了六十余里,时间刚到中午,前面尚未出现镇市,及至一处山口,前面三人即在林缘停止不动了,原来他们竟有干粮,显有停下吃喝之情。雷欢暗叫倒霉,只好暗地看他们进食,因距离不过十丈之隔,耳听其中一人边吃边说道:“二小姐大喜之日就在后天,我们必须赶到地头才行,今晚非找三匹坐骑不可,否则赶不及了。”这人说话声音不轻,雷欢却听得清清楚楚,不由一阵的酸味涌到胸头,他竟感觉砰然心跳,叹声喃喃道:“赫连孤洁终于嫁人了,不知她是自愿还是被迫呢?”耳听另一人接口道:“封公子太性急了,怎不赶回庄去成婚呢?”这是那郭老三的声音,第三人的大笑声忽起道:“那不能怪封公子,这是咱们庄主的意思,听得胡总管说,他老人家却另有用心哩!”先开口的那人发出疑问道:“什么用心,难道想早抱外孙啦,刘老五,你倒说说看?”先开口的那人原来姓刘,只听他郑重的道:“艾老七,这事不可对人说,被庄主知道可就不得了。”艾老七的声音大叫道:“五哥把我看成什么草包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儿!”

刘老五的声音郑重道:“老七别生气,为兄的是因谨慎才警告你,咱们的庄主之所以要提前将二小姐下嫁封公子,原来是要气白衣人雷欢的,他老人家已看出二小姐和那个姓雷的小子有了极深的感情,生怕二小姐被那小子夺去啦。”雷欢闻言又气又难过,暗恨道:“赫连老贼气我事小,他竟将女儿幸福当儿戏。”耳听艾老七道:“咱们二小姐看情形并不爱那封公子?”郭老三的声音大笑道:“你说她爱广文华?”艾老七大声道:“广文华下落不明,你还谈他干吗?”郭老三道:“谁说下落不明,有人说他曾在布喀湖出现过。甚至有人怀疑他得了银汉绿呢?”刘老五大声笑道:“三哥别无中生有,银汉绿是被人夺去了,要确定谁,相信没有人能指出证据,还有说是咱们庄主得到哩。“

雷欢耳听他们议论到此一停,便知起身要行了,正想抢到前面之际,突觉右侧黑影一闪,竟在林隙中出现一人?注目之余,只见蓬头散发,面如厉鬼,在面上依稀还流出不少浓液之物,一身皮旧的蓝衫,随风飘飘,不时还散发出阵阵的腥臭之气,不禁暗诧道:“这是什么人……”

还未想完,突见他大步行出,声带凄笑道:“都给我停下!”雷欢知道他是在喝叱赫连洪的手下,心想:“此人与赫连洪有仇?”耳听郭老三的声音厉道:“阁下三分不象人,七分不象鬼,难道要太爷们动手吗?”那人阴笑道:“快说封百代与赫连孤洁在什么地方成婚。”赫连洪的三个手下人一看来头不对,同时抢出兵器,刘老五冷笑道:“阁下姓甚名谁?为何打听我小姐成婚之地?”那个这时已走到三人对面八尺之地,闻言阴声叱道:“你们敢不答话……”他话字未落,竟已突然发掌!雷欢一见惊疑,忖道:“这到底是谁?功力精深异常……”他眼见对方三人大喝一声跃开,三支长剑刹时出手围攻而上。

那人阴笑一声,双方齐挥。掌劲如山,奇速至极,刘老五一个转身不及,背脊立遭劈中,发出一声惨叫,身骨被打出十丈之外!艾老七突遭惨叫一呆,呆得一呆,眼花之余,又被那人连头带肩劈去半边!郭老三见势已危,翻身就想逃走,讵料那人身法诡异,晃动之间就已抢近五尺,伸手一捞,立将郭老三脖子扭住,阴笑道:“你能逃掉吗?”郭老三吓得尖叫一声腿一软,跪下道:“大侠饶命!”那人冷森森的道:“快说地点!”郭老三不敢抗,颤声迟:“我家小姐与封公子随着庄主往青海星宿海去了,准备在星宿海成婚。”那人冷哼一声道:“你带路,如有虚伪,叫你死无葬身之地。”雷欢见他放下郭老三手,逼着他急急奔驰,心想:此人来路神秘莫测,我得查个水落石出,同时……唉,也去看看赫连孤洁的处境如何。”他边想边追,紧紧盯住前面两人,被行亦行,被停亦停,一连跟了三天三晚,看看已到青海境内。

星宿海位于昆仑山中部,是中噶连素齐山的最高峰上,属青海第一高峰,名虽是海,实为一座奇湖。郭老三知赫连孤洁的婚期只有三天,但他已准备一死而不出卖赫连洪,原因是他看出这一个怪人的功力足可劲敌其主人,他将敌人带到星宿海,那只是他的拖延之计。三日一过,星宿海还没走到,那怪人便知上了郭老三的当,及至一座山峰时,他突然阴阴冷笑道:“郭老三,你不必带路了!”郭老三停步回头道:“朋友不须你动手……”他言出手动,横剑一扶脖子,竟是自杀倒地!

那人举脚一扫,将郭老三的尸骨扫出数丈,恨恨地自语道:“就算成婚了,我也要将她夺到手。”雷欢见他纵身翻过峰去之势,衣衫破风鼓起,里面竟现出件东西,看势是用布匹包着什么兵器,触目怀疑顿思,暗暗忖道:“难道那是银汉绿!幸好我未冒失现身!”他心中有了警觉,距离就不放太近了,但仍是紧盯不舍。那怪人不知为了什么,到达降下时却转了方向,显然不再奔往星宿海啦,及晚,前边现出一座大城,雷欢灵机一动,提功绕道抢先进城。在城内人群中,他紧紧盯住对方落店后,这才往街上四处走走,于大街上他竟发现几个可疑人物,其中还有个是赫连洪的手下,心想:“难道赫连洪就落在这座城内?”他自那人随着一个老者走向西门,街上的灯光暗谈,他不怕对方发现,距离盯得近近的,耳听那老者问道:“庄主到了吗?”赫连洪的手下似对那老者非常恭敬,只见他抢到酗面回答道:“因小姐婚期延后两天,庄主还没到。”

老者道:“好在老夫提前赶来,否则真不象话。”雷欢暗暗忖道:“自他们口气中听出,赫连孤洁是延到明天才举行婚礼了。”正想着,忽见人群中挤来一个老者,他一见大喜,暗道:“义父在此出现,其中必有原因!”他所看到的老者竟是博古老海天察,只见他朝着雷欢丢个眼色,意思是叫其跟着到什么地方去?雷欢会意的点点头,立即紧随而行,及至一家客店门口,海天察招手道:“进去罢!”二人进入上房,在伙计送过茶后,海天察将房门关好,摆手雷欢坐下后道:“你是为了银汉绿追来的?”雷欢惊异道:“欢儿只是怀疑一个怪人身上有银汉绿,但却不敢断定,义父确定是谁啦?”海天察道:“可能是同一个人,你见他面貌如何?”霄欢道:“蓬头散发,面如厉鬼,通身发出腥臭之气。”他接着将遇到那怪人的经过说后又道:“他现在落于福来老栈,此人可能要找赫连洪的麻烦。”

海天察道:“那就对了,确是同一个人,此人的来路不明,连声音都听不出是谁,不过我却有几分判断,但目前不敢肯定,银汉绿显然是被他得到了。”一顿又道:“你在街上追查的那个老者名叫青海蛟,姓陈字一愚,是赫连洪的师弟,人不太坏,仅个性固执而已,你不要杀他。”

雷欢点头道:“赫连洪要在此城替女儿完婚?”海天察点头道:“就在青海蛟的家里,地点为西门内,是座花园大院。”雷欢记下后问道:“我们的人在什么地方?这几天竟连一个都没见着。”海天察道:“也在青海境内,除了部分高手在外流动,大部分都隐起来了,将来自有你知道去处之时,目前你不必过问。”

雷欢又将自己的经过说出后道:“活尸卜昌是个危险人物,义父见过没有?”海天察道:“昨天晚上见过,他也朝这面来了,他后面却盯着齐秦威,余龙祖等一大批十余人,但没有一个敢向他出面动手!”老少二人谈到晚饭过后,雷欢起身道:“义父在店中休息,让欢儿出去看看那无名怪人的行动如何。”

海天察道:“目前暂勿与他见面,不到有机可乘,千万勿与他动手。”雷欢应声出店,在无人注意中,拔身上房,认清方位后,立朝怪人住处奔去,及至福来老栈,即全神戒备暗察,以奇速的身法,逐次搜遍每排客房动静,及至后院,忽听一人在下面发出轻轻地语声道:“大师,我们来迟了,对方刚刚离开!”雷欢听出那人声音甚熟,忖道:“这是驭鲸叟百里冲的声音,哦,他的腿伤复原了!”另一个声音紧接着发出道:“莫非往西门去了?我们追到看看。”雷欢听出他就是西天大师,心想:“他们竟敢追那怪人!”他怕对方觉出碍事,立即离开福来老栈屋顶,翻身纵出,急奔西门,远远发现一处高楼,其中灯火通明,忖道:“那无疑就是青海蛟住宅啦!”

奔到一看,只见到处都是张灯结彩,人声哄哄,热闹非常。突然,他发现四外屋顶黑影纷纷,不禁暗道:“搜查无名怪人的群豪都到了,今晚必有一场空前大热闹!”他悄悄留下房顶,小心掩蔽身形,以奇速的动作观察每一处屋内外,好在青海蛟家里正当混乱纷纷之际,竟没有一个注意到他的出现。其实,他的行动非常谨慎,虽有不少防守之人,要想发现他的行动确很困难。他查到那座高楼之下时,想见赫连孤洁现身在楼顶一个窗口,放灯光照映中,只见她面天表情,显得脸色灰白,而且瘦得多了,但仍是美貌超人,她两眼望着天空,似在沉思什么心事,雷欢暗暗叹息一声,喃喃道:“你为什么要投生到赫连洪的家里啊,否则……”他语音更低,下面说什么,都只有他自己才听得清楚,也许连他自己亦感茫然!只见他转到高楼后面,施出无上身法,如清风般拉升楼顶,继而以奇速的动作掩到赫连孤洁所立楼房的后窗。赫连洪的威名久传江湖,他所到之地,一般武林朋友谁不慑服,因此之故这座高楼竟没有派上一个防守。

雷欢明知没有高手在楼上看守,但他心里很清楚,即有武林王齐秦威等一批到达此城,一不小心,定道四面围困之险,何况还有那个怪人要来捣乱呢。他看好形势,立即藏身屋檐底下,偷偷观窗内,只见里面布置得富丽堂皇,暗暗忖道:“这里面显然就是新房了。”忽听一个长得很有几分姿色的婢女,只见她一入门就叫道:“二小姐,太老爷赶到了。”赫连孤洁仍是面对着窗,闻声并未回头,只听她发出凄凉的声音道:“我知道了,你们下去罢。”

两个丫头对望一眼,悄然退了下去,半晌,赫连孤洁又发出一声凄然的自语道:“我难道不能和他再见一面吗……”雷欢闻言一震,暗叹道:“莫非她还想着我……”他我字未落,楼下又起脚步之声,这时很快就闪进一人,雷欢一见,双目射出精光,头顶突冒煞气!他认出竟是封百代!赫连孤洁突然转身道:“封兄又来作甚?”

封百代面上露出笑容道:“你在窗口看到我来了?”赫连孤洁自鼻孔内冷应一声道:“何必看到,凭你的行动即知!”封百代看出她的面色不对,和声道:“令尊赶到了,刚才说,要我们就在今晚成亲!”赫连孤洁冷声道:“不到明天办不到!”封百代叹声道:“明天和今晚有什么分别,何况近日风声太紧,就今夜来说罢,听说那个怪客已在此城现身,咱们提前一天成亲,也好配合行动呀?”赫连孤洁冷笑道:“不成亲就不能行动?”封百代上前两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感觉……”

赫连孤洁立即止住他继续说下去道:“别说了,我完全清楚,你怕广文华出现是不是?哼,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剑祖嫁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