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31章 绝计妙着

作者:秋梦痕

  黑衣蒙面人突见狂风大起,猛吃一惊,举剑挥舞,急拒如山之劲!雷欢陡见其剑气

大盛,滚滚如一团银轮,竟能在掌劲之内安若泰山,不禁骇然大惊,于是郑重的对抗不

停,盖世剑余龙祖触目心寒,他看出一面内功无双,一面剑术无俦,自叹空负盖世剑之

名,而内功更不及雷欢远甚。黑衣蒙面人虽仗仙剑有化劲之神奇作用,但却感到周身如

束,寸步难进,等于被困铜墙之内。

  雷欢所怯者是对方银汉绿太过玄奥,往往自劲力中传到一股不寒而悚的威力,大有

摧魂慑魄之能,因之不敢迫近。双方支持一个时辰,既不能进,又不愿退,显已成了僵

局,余龙祖看出有机可乘,渐渐朝洞口接近……讵料事出意外,他脚还未及踏到洞口时,

突见一条紫衣人自崖上飘落,不禁骇声叫出:“活尸卜昌!”雷欢闻声急退两丈,同时

那黑衣蒙面人亦收剑跃开,四目齐注,只见确是那个紫衣骷髅。

  卜昌环视一眼.发出阴森森的怪笑道:“你们竟不知我已到崖上多时吗?”他手指

黑衣蒙面人冷笑道:“还我阳剑来!”黑衣蒙面人挥了一下手中阳剑道:“我才是真正

的银汉二世,你是什么东西,快将阴剑交出!”雷欢闻言一呆,闪身守住洞口侧面,他

既防余龙祖逃走,又存隔岸观火之心,耳听活尸卜昌大怒道:“你凭什么是银汉二世?

再不交出阳剑.立即叫你尸首异处。”黑衣蒙面人冷笑道:“凡得到者即为银汉二世,

你有本领就从手中夺去。”活尸卜昌见他强词夺理,刷声拔出阴剑,冷森森地叱道:

“刚闻你已窃取金猿内丹,倒要看看你有内功把持吾剑,放手过来。”黑衣蒙面人似知

自己内功尚未达到火候,横剑冷笑道:“三日后在此再会!”他语声一落,人却如惊鸿

一瞥,火速翻上崖壁急驰!活尸卜昌似大感意外的,猛喝一声,奋力急追而上!雷欢一

见,不禁大喜,跨步洞口,大叫道:“这就是你的死期到了!”他连喝数声不闻答应,

深觉事有蹊跷,仔细注目洞内一看,只见洞深无法见底,里面黑漆漆的,不禁暗叫道:

“糟!他往里面去了!”

  再不犹豫,仗着目力可察数丈之远,他急急向洞内冲进,及至十丈之后,里面更觉

宽阔,好在除了弯曲之外,前途毫无岔洞发现,于是加紧搜出,经过一顿饭之后,想不

到忽然间前途出一线天光,那正是破晓时的现象,洞竟到此而止,举目只见森林满布,

这下可将他气坏了,大声骂道:“这家伙逃掉了,唉,这洞竟是两头空啊!”稍停一会,

他想着敌人逃还未久,于是立朝森林内急急搜索前进。及至日出之后,他连余龙祖的影

子都没发现,而森林已到此算完.前面竟出现一大片草原,远远似有市镇一条在望,大

约走了十余里,这才越过草原,进入市镇一看,只见商旅云集,热闹非常。

  走过十余户店面.只见右街上高挑一块酒帘,行近门口,只见店内食客满堂,环视

之余,忽见余龙祖竟也在里面高居豪饮,立即侧身门旁忖道:“这叫冤家路窄,你再无

逃走之望了!”

  余龙祖似觉出店门口有人一晃不见,心中一虚,立即停杯不饮,起身慾行。突然,

他听到食客中有人骇声道:“那小子是谁?鬼鬼崇祟的不进不离,守在店门口作什么?”

余龙祖闻言更疑,但见店内无人识得自己,举步竟想由店后开溜!雷欢在门外似也听出

那人的惊异之声,伸头一看,恰好发现余龙祖已到客店后门,不禁暗道:“这家伙确够

狡猾!”灵机一动,拔身上屋,一闪守住屋上后檐!他这举动异常,霎时遭店内之人发

现,立起数声惊叫道:“飞贼,飞贼!”余龙祖闻声有异,提功猛自后门冲出!雷欢一

见,扑出就是一掌,大喝道:“姓余的,拿命来!”余龙祖闻声胆落,又觉背后劲力如

山压下,只吓得死命奔逃,连头部不敢回看!雷欢一掌无功,如风追上,大叫道:“你

还想逃吗!”这一声大喝之下,更将余龙祖的三魂七魄都喝出了躯壳,他本来就飞窜如

电,这一下更显得脚下不落地啦。

  他既不敢回头看敌人,甚至连前途是什么去处都未曾入目,其惊恐与慌张之情,至

此可见是如何怯弱了!前途是一片荒原,仅十里外有几座土山,那山光秃秃的,看势毫

无遮掩,余龙祖却恰朝土山一方死弃,在雷欢的估计下,他非到那土山上不能追及这个

仇敌。

  忽然,自左侧的数里处出现几条人影,雷欢一见,立即紧张之心,忖道:“那四人

莫非是余龙祖的同伙?”他的目力特强,居然看出四个人,但却仍未察出对方面目,这

时只距余龙祖只有半里地了。那四人似也发现这面一逃一追才赶来的,但出乎雷欢想象

之外,来的竟是东川四老,走在最前面的是呼延钧,只见他忽然大叫道:“大家快看,

那是雷欢在追盖世剑余龙祖!”走在第二位是张百草,他忽然接口大笑:“一点不错,

我们有戏看了,嗨,雷欢的功力一日千里,余龙祖竟吓得如漏网之色,这真是武林大

事!”归海生从最后冲上道:“我们快抢上那土山,迟恐看不成了,但也别接近。”

  他们走的侧面,加上距土山又近,因之很快就抢登而上,然而事出意外,在他们刚

刚到达之际,讵料一声哈哈大笑升起,同时现出三人来!四老在一怔之余,看出竟是琼

楼三叟,微生客猛冲过去大笑道:“老朋友,你们何来这巧?”琼楼三叟的羊舌化大笑

接道:“有话过后谈,余龙祖逃来了!马上有场大斗!”七人眼看余龙祖于居中一座土

山底下飞跃而登,而雷欢却只距他十丈之外,同时只听他大声叱道:“余龙祖,你只有

往土里钻了,还不站住接招!”余龙祖似感无法再逃,只见他猛地回身道:“老夫与你

拼了!”他不管有无力量抵抗,长剑挥处,银光飞洒而出,似已运上全部内劲拼命!雷

欢见他回身出招,不禁哈哈大笑,掌指齐施,傲然叱道:“你想速死还办不到哩!”他

这时已看到东川四老和琼楼三叟的面目,立即大声道:“七位前辈请恕后学少礼了。”

  琼楼三叟的左丘光抢声笑道:“雷少侠别客气,老朽等何幸,得睹你和余帮主两位

盖世神功!”余龙祖这时才知道另有第三者有旁观斗,心中之急,更不堪言,他想象得

到,这次就算能逃生命,但却颜面无存。雷欢似慾生擒活捉,内功只运六成,但也将余

龙祖打得团团乱转,不亚玩于股掌之上,东川四老和琼楼三叟竟看得暗暗喝彩!仙海叟

东郭明叹声道:“想不到雷少侠有这盖世无比内功,确属武林第一把高手!”东川四老

归海生叹声道:“凭此观之,武林王齐秦威是否能敌他还成问题?”琼楼三叟的飘海叟

羊舌化接声道:“齐秦威就在二十里外,只要余龙祖能够支持一个时辰,相信他就会找

到,最好通知雷少侠快点下重手!”余龙祖乃三大势力之一的首脑人物,其功力仅次于

齐秦威和赫连洪,举目江湖,除雷欢而外,能敌他的屈指可数,雷欢要想杀他很容易,

若想生擒活捉却不简单!百招之后,余龙祖仍顽斗不颓。

  就是这时,突听东川四老的呼延钧大声叫道:“各位注意,四处到达不少人物了!”

他首先发现西面一人就是赫连洪,这声大叫只是存心提高雷欢的警觉而已,声落之后,

立即对琼楼三叟道:“三位老友作何打算?”仙海叟东郭明郑重道:“看雷少侠情势而

为,如有危则出手相助,无害则袖后旁观。”余人似有同感,一致点头微笑!雷欢听出

呼延钧的叫声有异,惊顾之下,立时大骇,他看出土山周遭人影纷纷,除赫连洪外,触

目看到齐秦威和阴谷派毒姥姥自北面冲到,而火山派的火祖和雄狮派的吼地神君又自南

面围上,吞海凶煞和野花女却追随赫连洪与驭鲸叟百里冲先到达,距离仅差两箭之远了!

  这形势之严重,迫得他毫无逃走之机,加上余龙祖已到举手可得之地,叫他放弃实

在不舍,事到紧急关头,他那超人的智慧又如闪电出现脑际,非常快地想道:“此地毫

无遮掩,逃走已不可能,我只有采取绝着了!”什么是绝着?那只有他自己知道,猛见

其和身扑进,冒着余龙祖的剑气,舍命冲进两尺,双掌齐拔,大喝一声,尤如猛虎扑羊!

突然之间,余龙祖陡发一声闷哼,整个身体被雷欢抱入怀中!只见他竟无丝毫挣扎之力!

就在这呼吸之余,四面援兵大集,雷欢大喝一声道:“谁敢上来,我就先杀余龙祖!”

这种声势和变化,真正将来援之人惊得猛地一顿!都给呆住在十丈之外!雷欢显然已将

余龙祖制住什么穴道,只见他双手一松,“通“的将余龙祖那巨大身躯推倒在地,挺身

守住道:“你们依仗人多势众,就想围攻少爷吗,都上罢,我杀余龙祖也算捞回本钱,

否则你们给我滚!”吞海凶煞猛地踏进数步接口道:“小子,你打错算盘了,余龙祖的

生命与我们有什么关系,何况我们退开你也会杀他的!这次你是逃不掉了!”雷欢沉声

喝道:“你是什么东西,少爷从不将你放在眼里。”

  一顿指着齐秦威冷笑道:“堡主,阁下与余龙祖、赫连洪号称三大势力,虽说你们

之间常有勾心斗角,但事到生死关头,相信你也不愿让武林耻笑见死不救,如真要放弃

他的生命,相信你们从此无脸立足武林了,或斗或退,全在堡主一言。”齐秦威眼看琼

楼三叟和东川四老静立数十丈外,显出旁观之势,这对他是一最大困难.如果不顾道义

动手,确知人心难服,一旦传出,他齐秦威的名誉必将扫地,犹豫一会,只听他朗声接

道:“你要我们退开不难,但凭什么相信你不杀余帮主?”雷欢冷笑道:“有东川四老

和琼楼三叟为证,雷某岂能失信与你们!”赫连洪看出齐秦威为顾声誉而动摇,立即接

口道:“以退离为条件,老夫不同意!”雷欢冷笑道:“赫连老贼,那你就率众攻上来

吧!”齐秦威抢到赫连洪身前道:“赫连庄主且勿冲动,齐某虽不愿退,但也不忍余帮

主牺牲。”

  赫连洪闻言接口道:“堡主难道要和他僵在此地不成?”齐秦威微微笑道:“赫连

兄之意如何?”赫连洪沉声道:“牺牲余帮主,咱们可永除后患!”齐秦威传音道:

“赫连兄不见琼楼三叟和东川四老吗?他们名虽旁观,实有见危出手之势,雷欢一旦临

危时,齐某判断他们绝对不会袖手不管,这是一,其次咱们不能不顾名声,否则难服天

下武林。”赫连洪沉吟一会答道:“退去绝对不可,传言出去,还说我们这批老辈人物

竟遭一个rǔ臭未干的小子威胁低头。”齐秦威似亦感难以下台,立即招手同来之人会齐

商量解决之法。

  雷欢似看出对方决不肯退出,起此之际,伸手提起余龙祖道:“余帮主,我并未制

住你的听觉和发声,他们的言语相信你也听到了,这就是你视作后援的好同党。”余龙

祖冷笑道:“我既不能逃出你的掌握,又不能向他们报复,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雷欢沉声道:“你虽必死我手,但也不在此时了结,甚至还可替他们出一口报复之

气!”余龙祖闻言一怔,问道:“如何报复?”雷欢道:“我们合力动手打破围困。”

余龙祖心中更感不解,两眼瞪得大大的。雷欢微微笑道:“我将内劲贯输入你体力,这

样可使两人内力凝为一体,那怕对方全部围上也不是我俩敌手!”余龙祖摇头道:“此

举虽佳,但动作不能一致,打起来势必碍手碍手脚。”雷欢微笑道:“你以为我跟在你

的背后吗?“

  余龙祖大异道:“你的手掌如不按在我的身上,内功岂能贯通?”雷欢笑道:“我

可骑在你的肩上,你个子大,我个子小,一旦打起来绝不碍事。”

  余龙祖一想不错,心中暗想道:“有机可乘时,我还是要你的小命!”雷欢看出他

眼睛乱转,便知其心怀不轨,立即警告道:“你心中别起歹念,否则叫你死得惨!”他

们在这边细声说话,齐秦威等似亦决定下什么计划,只见他朗声道:“雷欢,咱们商量

一个折中办法,你如同意,咱们立即履行。”雷欢冷声道:“什么办法?”齐秦威指着

身旁群豪道:“他们全体离开此地,仅仅留本堡和赫连庄主在此作见证,除此一法之外,

再无其他解决之道了。”雷欢冷笑道:“我放了余龙祖,你们两人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绝计妙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