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33章 午夜追踪

作者:秋梦痕

须弥山一片银白,群峰莫不皆苍头,这还是秋初的季节,入冬夏不待言!在金城章嘉峰的脚下,于黄昏将届之际,这时奔跃着一条少女的人影,她就是独身寻找雷欢的云霓,她不知凭着什么把握,一直紧向峰顶拔登,及至一座绝壁之下,只见她立定喃喃道:“妈妈说天堂狱谷非从这雪人壁下经过无法找出,现在被我找到这座壁啦,但不知沿着那面走呢?”她犹豫了一会儿似还下不了决心,于是择定一处洞内走进,显慾休息一阵,吃点干粮再行之势。

暮色渐渐,寒风逐渐加强,四野呼呼,处在原始之境,真有与世隔绝之感,如是普通人物,不惟到达不了这个地方,就算能到谁又敢来冒险!顿饭之久,突觉洞外有了异声,擦擦擦好似有巨兽奔行的脚步声响,她立即跃到洞口,举目急察,不禁暗惊道:“原来是人猿!”三个较人还高的怪物,纵跳着沿左壁而奔,去势迅速。云霓忽然暗道:“听珊妹说,阿欢是由人猿带大的,这三只人猿莫非与他有关?”一念及此,她立即暗盯随行,但却不敢太接近。三个怪物的本能高强至极。悬崖绝壁,奔走如履平地,穿林过洞毫无阻难,大有武林高手之势。

云霓追了一个时辰,经过十几座高峰和森林,眼看三只猿走进一处幽谷,她心中怀疑道:“这谷不象传说的天堂地狱谷,一定是我判断错误啦,冤枉跟了这么远!”正在犹豫不决之际,突听谷内发出一声清悦的长啸升起,这声长啸入耳,云霓如获至宝一般,只喜得忘形大笑道:“没有错啊,这不是他的长啸是谁!”她不敢冒失冲进,张口亦发出一声清脆悦耳的长啸,听来犹如凰鸣!她的啸声刚停,忽见谷中人影一闪,同时只听一声欢笑道:“云姐在哪里?”云霓忘形的冲过去,口中发出悦耳的笑声:“人猿公子,我在这边啊!”那人影真是雷欢,只见他张开笑口奔到,道:“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莫非有重大情况发生了?”云霓见他伸手想拉自己而又猛地收回去,不禁暗暗发笑,但也感觉非常满意,上前一步问道:“刚才我发现三只人猿入谷,那是你的伙伴吗?”雷欢侧身让路道:“须弥山的人猿,不亚都是我兄弟,云姐请入谷中休息。”云霓行着笑道:“这谷并非天堂地狱谷?你为什么在这里?”雷欢感慨的接道:“天堂地狱谷遭人全毁了,里面一切都不是当年景象,无处不遭破坏一空,我是昨日才到这谷中的,五晶蚤无法找到啦!”

云霓诧异道:“这是什么人破坏的?”雷欢摇头道:“那人的功力强劲无比,所有崖壁都已遭其掌劲劈去一层,似亦是找寻什么东西之故。”

云霓忽然想到那冒充雷欢之人,立即将见事实告知后道:“我之所以急急赶到须弥山找你,就是所冒充之人横行。”雷欢听完大惊道:“世间竟有这种事!”云霓道:“武功可以摹仿,但其面貌因何完全与你相似!这才使人难解,据我推测,武林中必有一能改头换面之异人,冒充之人是经过这异人巧夺天工之手。”雷欢沉吟思索,领她走到一处洞内坐下道:“我们明天就动身。”

洞中火光熊熊,温暖舒适,火堆上还烤着两只雪鸡,香气四散,雷欢取了一只,撕下一条鸡腿递给云霓道:“云姐你吃吃看,昧道还不错,这是人猿经常供应惯了的。”云霓笑着接过道:“你的一生真个稀罕,遭遇虽惨,但也很奇!”雷欢吁口气道:“往事如梦,前途茫茫。”云霓见他有点消极,立即安慰道:“你只要报了亲仇,即可脱离江湖归隐,当武林四分五裂,江湖弱小遭欺,正派遭迫,你还得振奋精神干下去。”

雷欢望了她一眼又垂下头去,似有满腹难言之隐。二人默然良久,于是又谈了些其他事情,在天还未明即起身赶路,经过五天的同行,云霓对他认识也更加深刻了,情感也到达升华之境,她虽只大雷欢一岁,但在关怀中却表现得如大姐姐一样,使雷欢那颗寂寞心灵,获得从未有过的温暖,然而,雷欢自认不是一个纯洁青年,他始终不敢表现出心中对她的爱慕,甚至还不敢接近!

云霓似非常谅解他,那怕他如何逃避,她都没有丝毫误会之心!第六天早晨,他们刚刚走出一个小镇,恰好遇着两个普通武林人物,看他们的去向竟是同路往北行,但却都不认识,一个二十多岁,背上插把单刀,一个四十出头,腰挂一支长剑,在穿着打扮上看,他们都是回民装,但却口吐汉语。前行者一见雷欢感有点惊讶!雷欢见他不明侧顾,于是招呼道:“大哥贵姓,莫非有事往西康?”那人见他带着美如天仙的少女的身旁,似知不是歹人,加上他嘴巴很甜,出口就叫大哥!立即拱手道:“在下姓封,这是我的兄弟封贵!请教阁下是……”他和气的侧身让路,雷欢连连摆手道:“封兄请,咱们行着谈,这是小弟姐姐,我姓雷。”那年青一点的封贵接口啊声道:“雷兄这个相貌,莫非是……”雷欢不愿说出真名,立即笑道:“封二哥别误会,小弟名雷洪!”封老大似吁了口气,接道:“雷兄差点将我们吓一跳,幸喜你报名及时,否则真要误会了!”

云霓不愿与人接谈,她伴着雷欢身边缓行,传音道:“阿欢,你试问他们为何吃惊?”雷欢恰是这个意思,笑着朝封家兄弟道:“贤昆仲吃惊何来?难道我姓雷的里面出了坏人?”封老大正色道:“说出来不怕雷兄见怪,却正是你这句话儿。”他顿一下接道:“不瞒你,一个月前,那个被武林视为正派魁首的白衣人雷欢,而今却变成个十恶不郝的大魔头啦,他采花、抢劫、杀人,简直成了武林公敌啦,好在正邪双方都在追杀,使他不敢公开路面,但他神出鬼没,更加横行无忌了!”雷欢并不激动,他知道这意料之事,看了云霓一眼后接着道:“封兄真相信这样的事情吗?难道武林中没有一人怀疑?”

封贵接口道:“那是毫无疑问的,但却有半只手替他撑腰,硬说雷欢有两个,一个是冒充的呢!”封老大接着叹道:“事实胜过强辩,不管半只手如何解释,但真雷欢始终就没有出现!”

雷欢本想说明自己是真的,但他知道对这种普通武林人物说明了也无益,于是接口说道:“小弟刚从须弥山下来,江湖动态一点不知,此去西康会朋友,今得贤仲昆这一惊人消息,只怕我那朋友也呆不住了。”

封贵接口道:“雷兄,贤姐弟慢慢走,咱们兄弟还有一点私事待办,请恕抢先一步。”雷欢正感觉拖延时间,立即拱手道:“贤昆仲只管请便,小弟就在前面分道了。”云霓看着二人去后,立即道:“咱们偏左走腾格里湖,过毕接城和青海,夜晚也不必休息了。”雷欢摸摸身上的干粮,知道还可过两三天,点头道:“赶得快时,后天可入青海边境,到了青海再落店罢。”

一路没有耽搁,第三日竟真赶到青海境内的吉丁西林镇,但时已初更过后了,雷欢怕累坏了云霓,坚持要在镇内落店。

云霓知道他心意,随其入镇落店,好在街上仍有行人,客店尚未关门,二人开了接连两房间,洗嗽后吃了一顿饭,略谈半晌,随即分别安寝。雷欢不敢入睡,他一心只是保护云霓的安全,三更时他推开后宙跃出,预防的查查四周的动静,云霓却也没有人梦,她竟连衣服都没有脱去,只是坐在床上调息,雷欢的动作她都了然。突然,只听雷欢在后窗出声道:“云姐快醒来,镇外有两批人物出现了!”云霓闻声一跃,抢到后窗下道:“我没睡,看看是什么人?”她边问边推开窗跃出,只见雷欢又拔升屋顶去了,随即翻上一看,确见野外有两批黑影,一批向东,共有四个,一批向北,却只两人,中间有座丛林相间,那两批人物似都没有发现对方,雷欢见她跃上,立即道:“云姐追那两人,我去追那四个,但勿使对方察觉。”云霓本想叫他带两只神米蟹,但却忍住未响,她知道这时事已来不及了,然也不愿就此露出马脚,雷欢见她点头答应,火速纵起,竟如一道电疾而去。云霓也不敢停留,急急朗北面两条黑影紧追,经过那丛林后,眼看那两人翻上一座高山。

她刚刚奔到山脚,耳听一个声音传入道:“云儿当心,快到这里来,山顶上有敌人!”云霓闻声大喜,暗啊道:“原来是妈妈!”她循声奔去,只见林隙中立定两个妇人,老的就是乐正婆婆,另一个美貌端庄的中年妇人正是她母亲海角夫人,立即上前轻叫道:“妈,刚才那两条黑影就是你老和姥姥吗?”海角夫人道:“山上有齐秦威、赫连洪、余龙祖等三人在商议阴谋,咱们等会再去偷听,目前似还在等什么人物赶到。”云霓轻声道:“雷公子刚去追另一批黑影去啦,妈没有发现吗?”海角夫人道:“那是东川四老,他们也发觉另一批不明人物在东边,我们是商量分追的。”乐正婆婆忽然吁声道:“有人下来了!”

海角夫人侧耳细听道:“是齐秦威等下来了,我们提功藏住勿动,看他们到什么地方去。”未几,确见三条黑影由山上闪闪而到,前行的是齐秦威.后面是赫连洪和余龙祖,云霓心中暗忖道:“余龙祖真没出息,人家不顾道义不去拯救他,居然还和他们在一道。”忽见齐秦威响起声音,疑问道:“他为什么还不到,雷欢恰好被我迎上了,这时正是下手的好机会。”

赫连洪接口道:“雷欢不到天明,他不会与那少女离镇的,问题只怕眼线未察确实。”余龙祖急急接口道:“我那手下人不会看错的。”云霓闻言暗惊,忖道:“我们行动居然有人盯着,三大势力的爪牙真多!”三个巨头行到林缘一停,显是怕人发现而止步了,但却不知他们在等候什么人物。忽然,林外远远响起一声大叫道:“堡主在哪里?”齐秦威朗声道:“齐福过来,事情怎样?”

只见那人边走边道:“事情不好,活尸卜昌拦住我们的人,现在正打得激烈无比!”齐秦成立即挥手道:“赫连兄和余帮主在这里监视镇上的雷欢,让我去看看!”赫连洪急急道:“既然中途出岔,今晚下手不成了,要去大家去罢。”他说完抢先朝北奔驰,生伯要他留下似的!余龙祖显然与他有同样心理,急急催着齐秦威道:“堡主,我们别耽误时间了。”齐秦威似已看出二人心意,只见他自鼻孔中冷哼一声,拔身超过余龙祖,大有不屑之意!海角夫人目送三人带着报信之人走后,轻声道:“我们在后面盯着,到要看看他们等着什么人。”乐正经婆伸手拉着云霓随后,忆测地道:“莫非就是仙铃翁?除了他,谁敢独拼雷公子?”海角夫人和声道:“姥姥,我们始终没有追到那个冒充雷公子之人,谁能肯定不是他呢!”追出三十条里之际,忽见前面四条黑影突然停止下来,耳听那送信之人大惊道:“就在这林前,现在不见了!”

齐秦威的声音急急道:“必有一方退走了,可能还有我们边的,我们快追!”海角夫人眼看他们仍朝前面奔去,于是摆手道:“我们不要追了,先找雷公子,看那方有何事情。”云霓领先朝东带路,一直走到天明,但却毫无发现。海角夫人停下叫道:“云儿,别寻了,前面有镇,我们到镇上吃过早点再行。”乐正婆婆道:“镇上耳目太多,不如让老身独去买早点!”海角夫人点头道:“姥姥,这样也好,我同云儿在左侧林内等你。”乐正婆婆应声行出,但去未到一箭之地,忽见前面奔到一个老者,她一见皱眉道:“老酒鬼为何在此?”原来那老者正是五龙老人,一见老伴行近.响起一声哈哈大笑道:“老婆子,夫人就在附近吗?”乐正婆婆停步哼声道:“黄汤灌足了没有?为何撞到这里来了?”五龙老人似被老伴骂惯了,只见他又是一声哈哈道:“老婆子,你别发脾气,我却不是胡闯乱撞,这段时间脚不落地,走的比你还远,探的比你多,快领我去见夫人!”乐正婆婆他是有要事,指着他背上道:“你的酒葫芦那去了,快到镇上去买早点,夫人正在等着。”

五龙老人转身又回头,郑重道:“酒葫芦当武器使坏了!”乐正婆婆闻言大惊,深知出了非常之事,不便再问,撤身退回,奔进林中大声唤道:“夫人,事情不好!”海角夫人从来少见她这般紧张,招手道:“姥姥,出了什么事?”乐正经婆道:“老酒鬼寻来了,他的酒葫芦当兵器用坏了!”五龙老人的酒葫芦作武器使用,可能是件非常稀有之事,否则乐正婆婆不会这样紧张,海角夫人似亦感到严重异常,只见她郑重道:“那是遇上什么大强敌!龙老在那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 午夜追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