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34章 血雾阴魔

作者:秋梦痕

雷欢第二次走到后殿时,发现佛案上平放着一张黄纸字条,就近一看,只见上书:“四方施主到此速离,此处非安全之地。方丈法宏。”雷欢见字大愕,忖道:“这古刹出了什么事情?”

他沉吟一下,立即向山门走去,暗忖道:“我没有留心古刹的名称!”走出山门时,回身抬头,只见题为:灵宝古刹四字,正当举步进寺之际,突闻殿内竟有脚步声沉重传出,有禁诧然忖道:“这是什么人?”忖思未完.忽听门内响起一声佛号!雷欢举目一看,只见门口立定一个年高老僧,面现清瘦,立即忖道:“这老和尚内功好高,竟使我查了三次都没有发觉他藏在什么地方。”眼见老僧合十道:“少施主原来是武林奇士,请恕贫衲接待来迟!”雷欢拱手道:“大师哪里话,法号可是法宏?”老僧侧身合十道:“少施主请进,老衲正是法宏,案上留条施主已看见了。”雷欢拱手道:“大师请,宝刹发生什么大事?”老僧领他走到后殿侧门,于方丈室落坐后道:“三日前的午夜时间,小刹出现三个青衣骷髅怪人,施主否知道其底细?”雷欢道:“那是赤骨教下弟子。”

老僧点头道:“少施主确是高人!”雷欢道:“以大师功力,这三人何能为患?”老僧道:“少施主目力超人!连贫衲的隐衷都看出来了,那三个赤骨教徒并未生事,他们只来小刹借住一宿。”雷欢微微笑道:“但事情就出现在这三个骷髅身上?”老僧诧异道:“少施主真正聪明,事情确是如此,那三个赤骨教弟子居然无伤无病地死去了!”雷欢问道:“查出什么疑点没有?”老僧叹声道:“在贫衲仔细检查后,发现竟是精竭血枯所致!”

雷欢皱眉道:“是遇采补死亡?”老僧道:“当时老衲也是少施主这个想法,但在第二夜却不然了,小刹僧众竟在一夜之间死去三十九人之多,甚至都是功力甚高的第五代弟子!”雷欢诧异道:“死因与赤骨教弟子相同?”老僧戚然点头道:“正是这样,这是小刹空前浩劫,老衲今日只好遣散六代以下众弟子他去,仅仅留下三代弟子三人和老衲在寺察查。”

雷欢沉吟道:“目前尚未初更,到时我必助大师一臂!”老僧看出这少年人似有非常之能,立即念声佛号道:“阿弥陀佛,能得少施主鼎力相助,那是我佛慈悲!”雷欢问道:“还有三位师父现在何处?”老僧道:“现在寺外隐藏,如有所见,定会发声告警,小刹数日来未曾作斋,愧无一点招待,敬请少施主见谅。”

雷欢摇头道:“大师别客气,现在尚早,请大师领我到寺外巡行一周如何?”

老僧起身道:“少施主请,老僧正有几点疑问请少施主指点。”雷欢知道这老和尚江湖经验甚丰,始终末见他问及自己姓名,暗忖道:“这样免得我撒谎更好。”者僧随他走到山门前停住道:“本山属可可希里山脉,为昆仑山脉支系,这座古刹迄今已有八百余年,因地僻边荒,很少有人经此,非久历江湖之士,甚少有人知道这座古刹。”雷欢看一会举步走向一处悬崖,问道:“大师有何疑问难解,说出听听如何?”

老僧道:“第一晚老衲闻到数声凄惨无比的怪声起自这悬崖之上,当时老袖正在念子时功课,还认为是异兽出现,但却末予查看。”雷欢道:“此山已往有无异征?”老僧道:“有是有,并不为害,惟在五年前被老衲破戒斩了一条美人蚊,不幸还陪上两名四代弟子。”雷欢纵上悬崖一看,只见背面是座沉谷,谷中奇石如林,险峻异常,老僧见他注视谷底,即上前道:“此谷为本山四险之一,但却无名,自老衲接掌本刹后,取名蛟窟,因那条美人蛟就是出没此谷之内。”雷欢停止探望,问道:“大师第二个疑问是什么?”老僧道:“那就是第二晚,恰好又是老衲作功课之时,忽然觉得满目光华晃动,尤如身处粉红雾中!老衲当时还认为定力不够以至出现幻境,但为时不多,顿时即消。”雷欢诧异道:“事前有无异声?”

老僧似被提醒那晚所觉而恍惚道:“似亦听到那凄惨无比的异声!”雷欢郑重地道:“异声与红光必属一件事,吾辈武林人虽不信鬼神之说,但天地间确有不可思议之事,大师,今晚必须谨慎戒备,不出现则已,如果再有出现,恐怕非武功可以克制哩!”老僧连忙念佛道:“祈我佛慈悲,希望今晚再出现才好。”雷欢经老僧陪着查看一遍后,于是回到方丈室坐候,到二更之际,老僧道:“少施主,现在到秘室中去吧,老衲还得招回三个弟子。”雷欢道:“大师请快去,时间无多了。”老僧身还未出,突见门外冲进一条人影大叫道:“方丈,不好,三师兄和四师兄不见了!”老僧闻言连声念佛道:“静烦,你没听到什么声音?”进来之人是个五十多岁的胖僧,只见他紧张道:“弟子只看到红光,但未闻到那怪声!”雷欢接口道:“妖物已出现了,大师快提功防备!”老僧立叫弟子道:“静烦快取过为师禅杖来!”

雷欢道:“大师请与令徒在殿内防守,我要上殿顶观察。”老僧正当点头之际,突见方丈室外红光一闪,不禁大声道:“少施主,那怪物到了!”雷欢闪身堵住门口,突听殿内怪声大作,闻之凄厉刺耳,尤如怨鬼悲呜。他感到毛发悚然,不禁大喝冲出!老僧等不及徒弟到达,紧紧跟随在后,同时冲进后殿!

后殿上红雾笼罩,只映得雷欢全身发亮,一股腥臭气,竟如潮水般往他鼻内钻来,情知不妙,立将内功猛布体外,大声道:“大师快请靠近我身边。”老僧忽见红雾被他逼出周身四尺之外,不禁大感惊奇,因其本身亦发出内功而无效,更觉这少年人是宇内奇士,于是靠近道:“少施主,看到什么没有?”

雷欢传音道:“大师留心,红雾内有个赤身女子在四周闪动不停,可能就是此物作怪!”老僧环视有顷,但却毫无所见,不由暗忖道:“这少年不唯内功精深莫测,而且有一双神目!”当即传音道:“老衲一无所见,请问少施主,她是肉身或是幻影?”雷欢道:“年龄约二十左右,生得娇媚无比,惟目神邪婬外露,全身不亚羊脂美玉,齐脐上系着一支红肚兜(抹胸)而已,上遮半rǔ,下遮私处,除此再无一丝蔽体,看来确是肉体,这到底是何妖邪?”老僧闻言大骇,竟是浑身发抖,传音道:“那是吮精阴魔,又名血雾阴魔,老衲本有此疑,但却不敢宣之于口,现经少施主证实,宇宙竟确有其事!”雷欢道:“她显然向我们进攻之势,但却冲到我内劲边缘又闪开了!”老僧道:“施主切勿乱动,她既不敢接近,显已惧怕施主无上神功,此妖只在子时出现,似还未成气候,一旦能在白日出现时,那就与活人没有两样了,其为害之烈,那真是武林大劫到临了!”雷欢道:“她为什么只害武林人物?”

老僧道:“问题是练武者元凝精固,吮一高手之精血,胜过常人数千名,并非只害武林人物,此物起因是少女僵死,非经数百年不能到达目前这个现象。”雷欢诧异道:“难道无法消灭?”老僧道:“在未成活人之前,只要找到她藏身之地,于午时掘出焚毁即可,以眼前来说,她已凭血雾护身,幻变无常,再高的功力也无用武之地!”雷欢耳听厉声渐减,血雾更淡,而那赤身女影消失不见!立将所觉告诉老僧。老僧道:“子时将尽,她要退走了!”未几,血雾消失.怪声告停,殿中立呈本来面目,雷欢吁口气道:“大师,请去看看令徒是否遇害?”

老僧急急走入侧门,忽见门内倒下一具尸体,不禁大声念佛道:“阿弥陀佛,施主快来,静烦又遇害了!”雷欢走近一看,只见那胖僧面如白纸,双目紧闭,似已僵硬甚久了,连其身上的肌肉也消去一半,不禁叹声道:“此物不除,必将为害更广!”老僧显已修为甚深,面虽戚然,但却隐忍不悲,只见他抱起尸体朝庙后而去。雷欢知他是去安置死者,于是走去方丈室等候,岂知一直等到天亮才见老僧转回!只见他进室摇头道:“本山已被老衲寻遍了,血雾阴魔的藏处不知在什么地方。”

雷欢闻言忖道:“原来他去找寻怪物刚来了!”立即接口道:“大师知道此物一夜能走多少路?”老僧道:“最低限度,自子时起至子未大约可行五百里!”雷欢道:“她在殿内也呆了半个时辰,凭此推算,她的藏处绝对不出两百里,现请大师再查失踪两位师父的下落,如果遭害,这只要加上一刻功夫。”老僧叹道:“静尘和静空的尸体已被老衲收入刹后灵塔之内了!”

雷欢沉吟一会道:“大师,我们循悬崖方向查一查,怪物一定是从那方来的,或许在两百里内有所发现!”老僧闻言忖道:“这少施主心细如发,此言大有道理。”随即合十道:“施主请,老僧没有什么收拾的。”雷欢恐怕外人不知,出了山门,在墙上顺手刻下“此乃险地,近有血雾阴魔出现,来人速离等语。老僧知他是个正派侠士,念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少施主功德无量。”雷欢领先登上悬崖,见慾查去路是属正西,于是指手道:“大师,这都是危崖绝壁吗?”

老僧道:“七十里外有座千年废刹,过此都是奇峰森林绵延约三百里长。”雷欢长身纵起,沿途细察,心想:“要想找到怪物藏处真不容易!”二人寻至那座废刹时,日已将近中午,严霜全消,但雾气仍重。废刹占地甚广,殿宇皆无,仅存颓垣遗迹,唯四周古木参天,依稀仍有幽雅庄严气派。

老僧指着一座飞崖道:“那正面有个白骨洞,施主要不要去看看?”雷欢道:“大师去查查看,西边森林内似是有点动静异常,我到那儿去查。”他说完急纵入林,循声追去竟听出那是一个功力甚高的武林人物在内飞奔不停,暗忖道:“这是什么人?居然在这大清早就到了此地?”追出将近四十里,那人的背影已然在望,一见不禁大异道:“那竟是赫连孤洁!”赫连孤洁似亦听出有人追来,只见她忽然转身,但一眼看见雷欢时,不知因何面色大变,刹时两泪双流,显出伤心至极之情。雷欢一见大惊,立即奔近道:“你怎么了?”赫连孤洁见他现出关心之意,无由更起悲声!雷欢深知有非常事故发生,面对面问道:“到底是什么事,为何不说?”

一顿又问道:“你为什么走到这穷荒之地?”赫连孤洁似在忍住悲声,良久叹声道:“我已找你三天了!今晨是乱闯到此。”雷欢急问道:“找我作什么?”赫连孤洁道:“为了证实我的错误!”雷欢大惊道:“错误,你上了那冒充之人的当?”赫连孤洁放声哭道:“我为了想消除你和爹爹的仇恨,因为一时不察,竟遭假冒之人欺侮,后来才知一切都是爹的安排,他要破坏你的名誉竟不惜牺牲亲生女儿!”雷欢立觉眼睛一花,心头顿如刀绞,顿足叹道:“我之所以三番四次没有下手杀害你父之故,那完全是为了你的原因,我虽不能与你偕老,唉,但我确是爱你,想不到你爹爹竟是这样一个毫无人性之人!”

赫连孤洁闻言更感悲哀,双脚一软,赫然慾倒!雷欢伸手将她扶住,轻声道:“事已至此,那只好将错就错算了,这人的武功听说不下于半只手寇敬,加上他面貌如我,这恰好替我弥补对你的缺憾,虽非真正是我,那只是灵魂不同而已,只要他是真心爱你,今后我必卫护于他!”赫连孤洁见他真情流露无余,更加悲愤莫明,暗恨自己疏忽失察,于是放声大哭!雷欢默然良久,叹口气道:“人生永远难得圆满,我俩的悲局早在你父手里注定,如此结果,焉如非福,所差着只是心灵上的伤痕而已.你还是想开点!”赫连孤洁似已下定了某种决心,只见她陡然收住哭声道:“你在这里出现是为了什么?”雷欢道:“此山正东西有座古刹,寺中僧侣都是正派人物,但最近却遭逢大劫,被什么血雾阴魔害死过半,我是不期而遇,恰好落足寺中,甚至还看到妖物的真相。”

他将所见告诉赫连孤洁又道:“你在夜半未到前必须离开此处,我是探查其隐藏之处而来的。”赫连孤洁似已不把生命看重,闻言并不惊俱,仅点头道:“你也不必找了,赶早去星宿海,齐秦威正在那里开会。”雷欢闻言暗惊,忖道:“我们的人似亦藏在星宿海附近,齐秦威可能有所图谋!”赫连孤洁挣脱他的双手道:“我先走了!”雷欢目着其背影消失后,回头再奔那座废刹,他似想找到老僧告别后再赴星宿海,但他到达那座绝壁下时.突见老僧横躺在地,不禁大惊,走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 血雾阴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