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35章 联手斗阴魔

作者:秋梦痕

赫连洪这声提高警觉的大喝出口后,广文华立即止步不动,但赫连孤洁却接口道:“这声长啸不一定就是雷欢到达,也许是活尸卜昌、万能羽士、半只手寇敬等前来捣乱亦未可料,前去看看未尝不可。”提到“万能羽士”四字,广文华并不动容,原因其是他再传师傅之故,很可能他尚未将自己与“万能羽士”之关系道出,但听到卜昌与半只手时,他不能不向赫连孤洁表示同感,接口道:“岳父,让我去查查如何?假设寇敬和卜昌是被雷欢约来助阵,那今晚就难应付了,刚才这声长啸无疑是在召唤同路人?”赫连洪将目光注视在余龙祖在面上,似有意要循声查看,齐秦威接口道:“我们四人都不能离开洞前一步,分散了必遭雷欢各人击破!”

他沉吟一下,立即派出一批高手朝三面搜查出去!雷欢未听洞内不何反应,随即撤身离开,似有将这批高手收拾之意。半晌未到,齐秦威突见一名高手踉跄逃回,但一语未出,“扑通”一声倒在八尺之外,他一见大惊,奔出抓起叫道:“彭三!”“三”字出口,他已不住下问,触手即知那人断了气啦!赫连洪见他松手而回,问道:“怎么死的?”齐秦威颓然道:“是遭半只手那条铁臂之害!”他心还不死,立将所有高手全部派出,临行吩咐道:“你们五人一批,不可分散!”这些高手眼看第一批仅仅只回来一个死的,内心的恐惧不问可知,明知去必凶多吉少,但又不敢抗令不去,他们走出十丈之后,竟连一个都不敢分开,同时朝着一个方向集体搜去,人人都存着敷衍之心。

雷欢这时已与寇敬会合一处,他们都看到那批高手共有二十余人,但却装着不见,有心放他们远离开去。就在这时,二人同时听到东面发出院隐的打斗之声,雷欢侧耳一会急急道:“这是仙铃翁遇上万能羽土了!”寇敬道:“你在这儿勿动,让我去看看,如果不错,等我回来就开始解危。”他不问雷欢是否同意,拔身急纵而去,这声音传来甚远,齐秦威等似亦有了感觉,赫连洪道:“我们派去之人不会这样快就围上吧?”

齐秦威摇头道:“人声毫无,不似围攻之情。”赫连洪伸头望望洞内,回首道:“现在由文华进攻罢,如不擒他几个重要人物,雷欢不到无可胁迫。”齐秦威郑重道:“我们目的不在杀人或擒人,主要是引诱雷欢入困,文华一旦动手,势必杀人不可,难道赫连兄和余帮主不忌海天察已往的信约?”他们与海天察有何信约,武林无人得知,但赫连洪与余龙祖确有几分畏惧而不再开口!

雷欢这时离得太远,不明对方在说些什么,正在猜想中,忽见寇敬如飞弃回,面上露出从未有过的紧张之情,一到即郑重道:“小诸葛,武林的末日来临了!”雷欢见他喘息不停,急问道:“什么事?”寇敬伸手拉住他道:“你去看看万能羽士和仙铃翁就知道了,他们两个竟被一个少女杀得联手难敌,这时已到紧张关头了!”雷欢大惊道:“那有这种事?少女是谁?”寇敬摇摇头,硬将他拉着去看,雷欢使力挣脱道:“危还未解,此际不能去。”他话声未住,耳听远远传来一阵阵如雷巨震,寇敬叹声道:“这是万能羽士和仙铃翁的全劲防守到最严重关头了,但有什么用.那少女如魔云,忽散忽集,简直非内功可敌啊!”雷欢道:“寇兄,我们解了危再去观斗如何?”

寇敬尚未表示可否,突见两条黑影一闪,笔直朝洞口奔去,他触目急声道:“那是齐秦威派出搜查我们之人!”雷欢道:“齐秦威要走了!”寇敬大喜道:“他们神情紧张啦,可能亦得到消息了!”

齐秦威确实得到那两个手下人的回报而大惊,只见他急急道:“我们放弃此地罢,家叔从不与人联手,这敌人是谁?”广文华一拉赫连孤洁道:“咱们快走!”齐秦威警告道:“咱们不可出面,非到必要时决不参加拼斗。”半只手寇敬眼看他们离开洞口后,立对雷欢道:“你去洞内会晤众人,让我来盯住他们的行动。”雷欢点头道:“你也不可参加,只在暗中观察,最重要的是探听那少女的来路!”寇敬应声去了,雷欢立往洞口奔去,身还未到,突目崖上飞落一人叫道:“哥儿请住,老朽不事转告!”雷欢触目认出竟是“五龙老人”,不禁诧异道:“前辈何时到此?有什么事?”

“五龙老人”微笑道:“老朽来时,哥儿与那半只手尚未到!”边说边行,走到面前又道:“云霓姑娘要老朽转告哥儿,宜将各正派武林火速化整为零,各自隐避行踪,除必要者暗行江湖外,务必销声匿迹为上,否则难逃大劫?”雷欢惊愕道:“所谓大劫是什么?云姐现在那里?”“五龙老人”郑重道:“与万能羽士和仙铃翁打斗的就是大劫之源,相信哥儿已知血雾阴魔之事,她脸形虽是个天仙般的美人,但却毫无半点人性,目前尚不能言.等到能够口吐人言时,闻声者莫不七孔流血而死,上乘内功之人可以防患外,余者遇上将无生存之望。”

说着拿出一张地形图交给他道:“这是海角琼楼路线图,云姑娘叫老朽转交与你,如果哥儿倦游江湖之时,可凭此图到海角琼楼,同时亦可找到云霓姑娘。”雷欢接过地图后默然不语,心中若有所失,他对“血雾阴魔”之事倒不在乎,但对云霓不晤而去非常难过。

“五龙老人”微微笑道:“哥儿对云霓姑娘的身世尚未查出吗?”雷欢摇头道:“晚辈虽然愚鲁,但亦有所觉察,只不敢道破而已,云姐这一去相信不会再入江湖,晚辈虽有退出江湖之心,但亲仇末报,岂可偷生。”“五龙老人”点头道:“老朽告辞了,希哥儿多多保重。”雷欢送走五龙老人之后,独自轻叹一声,要想往洞内行去之际,忽见海天察立在洞口招手叫道:“欢儿,刚才之人莫非是五龙老人?”雷欢急急走近道:“正是此老,义父已听到他的谈话了?”海天察点头道:“齐秦威可能会再来,你不要在此停留,赶快追到设法引开,这里不用你来操心了,义父我马上就率众离开分散。”

雷欢本想进洞去会晤各派武林,但奉命后急急转身追去,他离开未几,“翔云散人”恰好自林中左出,他一见海天察就叫道:“海兄,事情不好,赛悟空袁灵、三山猎叟管易被吼地神君和吞海凶煞堵在谷外杀死了!”海天察闻言大惊道:“那两个凶魔现在那里?”“翔云散人”急催道:“快点率众离开,他们去会齐秦威等去了。”正说着,洞内又走出“慈光夫人”和“碧天真君”,四人商议一阵后,决定由海天察独目率众朝南方撤走,而留下三个去向雷欢报信。

雷欢刚刚接近一座岩壁之下,突见“半只手”寇敬猛从一堆岩石后冲出大叫道:“小诸葛当心,别上崖去!”雷欢急问道:“谁在上面?”寇敬奔近道:“那个怪东西是团血雾!”雷欢闻言冷笑道:“怕什么,跟我上去!”半只手寇敬伸手拉住道:“别冒险,我几乎遭了她的毒手!”雷欢道:“齐秦威等那去了?”寇敬指着崖壁北面道:“他们都遭到暗袭,目前朝这方逃走了,我来时恰逢他们被袭下崖。”

雷欢皱眉:“打斗已停止了?”半只手寇敬望望崖上道:“在我来到此地时,崖上已没有响声,万能羽士和仙铃翁可能都被打败啦,但却未见从何方逃走的。”雷欢抬头一看,只见崖高不过二十丈,立即传音道:“你所见的那个少女就是血雾阴魔,小弟已得五龙老人刚才通知了,寇兄别慌,你只要提高内功守住心神不乱,她决难侵犯到身上来。”寇敬摇头道:“我一嗅到那股腥臭之气就难镇定心神,刚才如不逃得快,几乎晕了过去啦,事先我又何尝不是提高内功的!”

雷欢摆手道:“你在下面勿动,我上崖去看。”他不等寇敬开口,拔身忽往崖上飞登,但事出意外,脚落实时,并没遭到任何击袭,举目四望.只见崖上乱石纵横,那里还有半点动静。

忽然,他发现二十丈外另有两具尸体躺在石隙之内,急急纵去一看,不禁悚然一惊,只见竟不止两具而已,点数居然有八具之多,一个个仰面朝天,死相竟与那石刹僧侣无二,暗忖道:“这是齐秦威派出之人,讵料全遭血雾阴魔所害啦!”半只手”寇敬见他上崖后没有一点动静,心中一急,认为是遇害啦!不禁大声叫唤,拼命往崖壁硬冲。雷欢正待回话,一见他道:“快来,齐秦威手下已死了八人。”寇敬见他没事,不觉非常稀奇,走近问道:“那妖物不在啦?”

雷欢点头道:“这真是杀人不见血的厉害东西。”在他话声刚停这霎,崖下接连纵上三人,那就是“慈光夫人”、“碧天真君’和“翔云散人”,雷欢一见招呼道:“三位前辈还没率众离开?”三人看了一眼地上尸体时都感大骇不已,慈光夫人接口道:“群豪由海老带走了,这些人就是血雾阴魔所害?”半只手寇敬接道:“我也几乎送命,齐秦威同样被吓得匆匆逃遁,今后三位前辈时时当心。”“碧天真君”问道:“那妖物是何形象?”寇敬道:“是个身穿红裙的少女,但在打斗时却就看不出形影,只是一团红云飞滚,不惧掌劲,驱开复回,奇速无伦。”三人闻言更惊,莫不惴惴于怀!雷欢接口道:“她的衣着不可为凭,日后难免有所更换,目前要注意的只有两点要当心,一是她尚不能口吐人言,次则她头上长有三根绿色发丝!”他将那古刹老僧之言述说一遍后又道:“三位前辈仍请与晚辈义父同护群豪前去,开得当心之点向众人宣布为要。”三人同声答应,仍朝崖下急纵而去,寇敬目送三人走后,问道:“我们怎办?”雷欢道:“我们朝齐秦威等去向追追看!”寇敬带路前奔,回头道:“万能羽士天门会何时赴约?”雷欢道:“他目的是将所有特等高手一网打尽,但目前有了血雾阴魔出现,其阴谋可能要延期举行了。”

寇敬道:“那我们不去天梯峰了?”雷欢道:“趁此机会去探探虚实也好,但先要查出齐秦威等动向再行动。”二人走到天明之后,前面现出一大湖泊,寇敬停步道:“这就是星宿海。”

雷欢停观一会后道:“北岸那座峰上似有几条影子晃动,那一定是人影。”寇跃最佩服他的就是目力,闻言急纵而出道:“我们追过去看看。”雷欢道:“隐藏着身形前去,我又看到第二批影子了!”寇敬闻言后立往林木深入急纵,回头只见他寸步不离,于是轻声道:“咱们最好分开来追。”

雷欢应声朝左侧掩进,传音道:“咱们如果没有追着时,约定在峰顶会合。”寇敬得到传音后,立即绕往峰脚右侧,顿饭之久,他发现一个少女的背影正在往一处谷中行去,而且是身穿红装!不由大惊忖道:“这女子恐怕是血雾阴魔!”他既不敢接近,又不舍得放弃,犹豫一下后,仍咬着牙根探索上前。那红衣少女似未发觉后面有人,也不向左右顾盼,但走到一处岩石之后即告停止不动,寇敬不明何故,随即隐身窥伺,但耳中却听出前方似什么人在谈话,灵机一转,暗忖道:“她也在伏伺前面之人啊,我不如绕到右前面去看看。”他绕了一个大圈子,竟转到谈话之人的后面去了,刚才是谷背崖壁之上,自石后伸出脑袋一看,发觉谈话之声竟就在脚下崖底,于是悄悄地蹑足崖边,先看看那红衣少女,发现她已掩到三十丈之外了,估计她无法看出自己身形后,这才俯察谈话之人,触目不由一愕,忖道:“原来是广文华和赫连孤洁!”广文华面上露出烦恼之色,而赫连孤洁则坐在一块青石之上,扭转脖子,面朝崖侧,似有讨厌广文华之情。“孤洁,你不能怪我啊!一切计划,都是出自岳父的主意。”广文华的声音近于哀求。

赫连孤洁突然立起,转面冷笑道:“你噜唆了半天,到底有完没有,不问是谁的主意,你想得到我的心?哼!除非日从西边出。”广文华的面色十分难看,白里透青,接口冷笑道:“我知你对姓雷的仍未死心!”

赫连孤洁两眼注视在他的面上,嘴角挂着讽刺的讪笑,鄙夷地道:“你到现在才知道!”广文华忿然道:“我的面貌不如他?”赫连孤洁更觉他无耻之极,陡然大笑道:“你认为改头换面即可取他而代之?”她问出这句后又大笑两声,接着哼声道:“你不觉得冒充别人无耻吗?”广文华似已感到怒不可耐,大声道:“我要你亲眼看到姓雷的死在我的手下!”赫连孤洁收回注视广文华的目光,缓缓地将身转个方向,再一步步的走出数尺,广文华看到她的这种动作有点莫明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联手斗阴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