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36章 卫友阻强敌

作者:秋梦痕

万能羽士嘿嘿两声道:“贫道之意,要使施主快点接近洞口!”赫连洪忽然醒悟道:“道长要我接近小女之意,意在趁机突袭?”万能羽士的心计确是这样,一旦被他识破,立即翻脸大怒,步步逼上道:“施主不上前就休怪贫道相迫了!”

赫连洪环视一眼,只见左有齐秦威、余龙祖,右手吞海凶煞、吼地神君和毒姥姥及火祖,知道他们这时都属于万能羽士一方,虽暂时不会出手,但也不会放过自己。他沉吟一会又回头看看女儿,只见她面上毫无关怀之情,暗忖道:“她确已不认我为父了,上前虽不致将我杀死,但也无法夺到他手中仙剑,与其引敌得手,不如突围逃遁,只要这次不死,洁儿的仙剑终有被我说服得手之时。“

他主意一定,暗暗提足内功,面对万能羽土阴笑道:“道长不如停步,我赫连洪只要翻脸动手了!”万能羽士大笑道:“施主早应如此,只看能在贫道手下接过多少招了。”赫连洪双掌一搓,劲达指梢,大喝一声,连连劈出四掌!紧接拔剑冲击。万能羽士似亦不敢大意,双袖齐挥,挡住掌劲,退后三步,反手拔下肩上拂尘,立与赫连洪剑势之烈,确有翻江倒海之势。那怕他万能羽土再强,若想在短时间内得手岂能如愿。

齐秦威看出赫连洪一时不致失手,立即传音余龙祖道:“余帮主,这是千载之时到了,如果没有赫连庄主拖住万能道长,仙剑得到你我也是无份,目前他已慾罢不能,正是我们下手之时。”

余龙祖上前问道:“如何下手?”齐秦威道:“那女娃手仗仙剑不放,硬夺决不可能得到,只有效万能道长之法,这使一人接近送命才行。”余龙祖闻言一震,退开两步道:“堡主要余某先上?”齐秦威急急道:“余帮主千万不要误会,在下之意,是想在那四人身上动脑筋。”他说着将目光转向吞海凶煞等四人。

余龙祖察情心中略宽,问道:“如何下手?”齐秦威道:“余帮主如能缠住火祖与毒姥姥,在下即可逼退吞海凶煞和吼地神君去送命。”余龙祖闻言大喜,但忽又疑问道:“得到之后呢?”

齐秦威道:“你我共享其成!”“仙剑只有一把,将来如何共享?”余龙祖这样喃咕着,忖道:“我当初遭雷欢拽住时,你们竟想牺牲我,如仙剑到你的手中,哼!哪还有我的份,这件事我焉能相信你的诡计。”他沉吟着忽然灵机一动,忖道:“目前我只有敷衍,在你和吞海凶煞、吼地神君干上时,我即撒手不管,让毒姥姥和火祖去对付你一人。”决定后,故意向齐秦威丢个眼色暗示,立即绕到火神和毒姥姥身边去了。齐秦威素知他的心眼不多,一见依计而行,不禁大喜过望,同时亦向吼地神君二人面前行去,这批人无一不是老姦巨猾之辈,谁都是江湖打滚数十年的老魔了,他们看出齐秦威和余龙祖来势有异,莫不心存戒备,吞海凶煞示意吼地神君传音道:“齐堡主来势为善!”齐秦威见他目光有异,朗声笑道:“二位己知齐秦威某心意吗?”吼地神君接口道:“堡主心意如何?”齐秦威突然挥掌道:“想请二位再夺剑!”

他功力何止胜过二人一倍,掌劲一吐,力如排山倒海,那怕吼地神君和吞海凶煞事先有备,同样被迫急避,竟连还手之机都来不及!齐秦威一招得手,拳掌接连攻出,大声笑道:“二位若要活命,那只有向洞口接近。”吼地神君和吞海凶煞大怒还击,全力抗拒,但背后仍向洞口逐步接近。

余龙祖不得不表示合作之心,但他只紧靠火祖一人接近,原因是怕他乱掷地火雷!火祖看出情势不对,立朝余龙祖冷笑道:“你与齐堡主竟采这种卑劣手段?”余龙祖沉声道:“只要阁下不动,余某决不出手!”火祖被他迫近到三尺之内,知已再无脱身之策,冷笑道:“余帮主不顾将来了?”

余龙祖摇头道:“武林人谁能顾及将来。”毒姥姥深知两人合手也不是他的对手,于是闪开一旁,怪声笑道:“二位各有所忌,看来都不会动手!”火祖见她不顾自己,冷笑道:“齐秦威如果夺剑到手,你我只有屈膝称臣!”余龙祖闻言亦觉大急,但却毫无办法,毒姥姥接口道:“火老儿之意如何?”火祖道:“你不能去协助一手吗?凭你全身的毒物,虽不能将齐秦威打败,但可联手对抗。”

毒姥姥本可一走了之,但她对仙剑夺取之慾甚浓,明知无能心却不死,闻言后立即冲出,霎时自齐秦威背后出手。洞前起变化时,竹林里的寇敬宽心大放,他再也藏不住了,为了要探视雷欢生死之故,立即以最速身法冲出,三个起落之后,身已到了洞口的前面。赫连孤洁一见,立即扬剑叱道:“不准接近!”她这时似已神迷心乱,不管是谁都不准接近!寇敬急叫道:“姑娘.我是半只手寇敬,难道你不认得吗?”

赫连孤沽瞪眼怒视,哼道:“你想夺剑?”寇敬摇头道:“在下想看看小诸葛怎么样了,我是他的好朋友啊!”赫连孤洁怒声道:“什么好朋友,看洞外打斗的那个不是好朋友?哼,连父女情都出卖……”寇敬听她出言仍是有条不紊,忖道:“你仍旧清醒啊,就是信我不过哩。”忽然,洞内传出人语道:“孤洁,快扶我一把!”

赫连孤洁闻声一呆,继而放声大哭,如风扑进洞内,叫道:“欢哥……”她走还不到两丈,只见雷欢侧身向外爬,急急伸出左手拉起,哽咽问道:“你竟负有内外重伤!”雷欢一脚支地,顽强地道:“不要紧.我刚调息醒来.但外面的一切都知道。”他看出寇敬在把守洞口,立即道:“你去守洞,换寇兄来背我,此洞不可久留,必须往他处隐藏。”赫连孤洁仍旧不相信寇敬,急问道:“你伤在那里?”雷欢望望外面,只见打得非常激烈,答道:“内伤已不碍事,只要调息两天就会复原,惟左手与左脚已折,如不急治,将必残废,你有仙剑在握,足可挡住后路。”

赫连孤洁闻言更觉伤心,顺势将他抱起道:“外面敌人太多,寇敬无法保护你的安全,我有仙剑在手,他们谁也不敢接近!”

雷欢急急道:“你要避嫌疑,快放手!”赫连孤洁不理,举步就朝洞外行出,将他背起后,左手向后一抄,右手扬剑当胸,急朝洞外冲出,势如拼命!寇敬面虽朝外防守,但耳朵却听得清楚,闻声急急道:“姑娘慢来,令尊逃脱了,万能羽士已向洞口接近了!”雷欢闻言一震,立即在赫连孤洁耳边道:“孤洁,快停止前进,那老道内功奇探,寇兄挡他不住。”赫连孤洁立住道:“难道仍让他们堵在洞内?”

雷欢道:“不,你将仙剑交与寇敬御敌!”赫连孤洁疑虑道:“你不要信人过甚,此剑人人都想夺取。”雷欢道:“孤洁,江湖阴诈虽多,但不能一概而论!”他说话之际,洞口突起巨震,那是寇敬己与万能羽士交上手了!赫连孤洁的意志,可说无人能够动摇.唯独雷欢的话她是不忍违抗的,立即冲到寇敬背后大叫道:“寇兄接剑!”寇敬左手连劈三掌全劲,右手反臂一捞,立将银汉绿接到掌中,精神陡长,朝外大笑道:“老杂毛,你看看是啥东西!”万能羽士一见他仙剑在握,心头咚咚直跳,急退数丈,阴笑道:“你的功力不过较胜卜昌,贫道怎么会伯你。”寇敬大笑道:“老杂毛,你敢接近两文之内就算有种。”万能羽土早知银汉绿之威不同凡器,何况已尝过活尸卜昌那支阴剑之威,他虽自吹打败卜昌,实则险遭卜昌之毒手,他只在三丈外遥遥连劈数掌。寇敬右手急挥,确感对方掌劲难于近身,不禁惊喜至极。

赫连孤洁已将雷欢背出,举目一扫,确见父亲已不在场,唯有齐秦威独敌吞海凶煞、吼地神君和毒姥姥,拼斗甚激,但却失去火祖与余龙祖的影。寇敬见她已到身后,回头道:“余龙祖追着火祖往西面去了,他们各有所忌,但是余龙祖始终不敢拉开距离。”雷欢道:“寇兄.我们往南面走!”

寇敬立即靠近赫连孤洁,朗声道:“姑娘只管放心走路,寇某承小诸葛知遇之恩,这条命水远替他卖了!”赫连孤洁闻言大慰,忖道:“一个武林视为狡诈无比的坏人,居然被欢哥感化回头,为何我至死不悟?”万能羽土一见赫连孤洁背着雷欢逃走,心中竟比夺剑还急,他想得到,雷欢遭遇他们八大高手尚且不死,一旦复原,他万能羽士怎能单独抗拒这个强敌?只见他大声叫唤道:“齐施主,你们快点言和,咱们不可轻放雷欢逃生。”

齐秦威这时已打到竹林之前,他被毒姥姥不断施放各种毒物给缠得丝毫不敢松懈,加上吞海凶煞和吼地神君从两侧助攻,竟将其累得满身是汗,这确实是出意料之处,这时已慾罢不能。万能羽士眼看寇敬护着赫连孤洁背离甚远,他不管齐秦威等是否罢手,立即投身急追。寇敬本可回身阻挡,但他生怕赫连孤洁另外退上强敌,于是只好紧紧在后跟随。”

雷欢已绕出竹林南面,立即叫道:“孤洁,往左侧山上逃,看看有无坚守之地。”赫连孤洁闻言问道:“你要停下来?”雷欢应声道:“停下来好让寇兄放手对付那老道.否则这样紧追不是办法。”寇敬回头一见,只见万能羽士己到三丈外,立即叫道:“找地方已来不及了,姑娘快停,让我死拼那老杂毛一场看看。”

赫连孤洁闻言止步,立即将雷欢放下地面,扶他坐好后,提功守在旁边。寇敬翻身纵出,于五丈处阻住万能羽士,冷笑道:“只有你一人在此,寇大爷岂能让你再追,放手施为罢。”万能羽士奔到就猛扑,阴声径笑道:“齐秦威等马上就到,贫道看你能拖到几时。”寇敬不敢变方位,挥剑冲上狠劈,谨慎守住南面,恐怕他绕到雷欢身前,万能羽士展开一路奥妙无穷的拂尘招式,配合其如电身法,竟是全力抢攻,他虽不敢接近银汉绿威力之内,但仍使寇敬防不胜防!雷欢看了一会后,立即传音赫连孤洁道:“你快替我端正左腿数处,寇敬防守不了多久,事急了,我要先疗好腿伤就不怕他攻到。”赫连孤洁蹲下问道:“没有灵丹相助,你如何能治得好?”

她边说边替他端正左腿断骨之处,心中紧张之极,雷欢咬牙忍住痛苦,传音道:“我自食过金母玉露液后,不问什么重伤,只要将真气迫于伤处凝炼一会就会好的,当心,千万要将骨笋端正,否则必成瘸子。”寇敬这时已没有闲暇回顾后面,他只感到呼吸逐渐发闷,似已觉出周身竟遭万能羽士的无上内功笼罩,大有窒息之感。万能羽士深知自己的劲力难以打到他的身上,唯有发出无上劲气将其因住才行,这时面呈严肃之情,内劲发挥到十二成之足,身法已不似开始那样奇速了。

一时之后,赫连孤洁急见寇敬似被一幢青色的烟笼罩住,不禁大惊,但又不敢作声.只急得汗流如雨!她低头一看雷欢,只见他面上红光隐现,暗忖道:“他已炼伤至物我两忘之境,一旦被老道冲来,那真是危险至极!”突然,只见寇敬大吼一声,银光自青色烟幕中射出,如风扑近万能羽士身前,万能羽士一见大骇,火速倒退数丈.左尘右掌,连速劈挥不停!

就在这时,雷欢睁眼吁口气道:“孤洁,快扶我走动看看,寇兄快到脱力之际,他刚才是将内功作孤注一掷才能攻出,但再也支持不了一刻啦。”赫连孤洁急急将他扶起,问道:“还痛吗?”雷欢踱行数步后,面上现出兴奋之色道:“好了!”他不让赫连孤洁开口,垂着左臂,大步朝寇敬背后行去,朗声道:“寇兄请退,让小弟独臂和他大战三千招看看!”

寇敬神思渐昏,闻言也不问他的伤势如何,掉头就往回跑!万能羽士突见雷欢到来.他也忘了对方因何能走,只吓得突然倒退!雷欢一见大喝道:“道长不必慌张,在下内伤尚未全愈!”他说的是诚实的话,但听在万能羽士耳中却刚好相反,因他与齐秦威八人尚不能将其擒住,这时自认决非雷欢对手,虽然看到他左手低垂,但雷欢的空前内功却使他心惊胆颤,闻言阴声道:“施主满面红光,非撒谎可以瞒过贫道的。”

雷欢朗声笑道:“道长不信亦好,那就请回天门峰罢。在下三日后必定赴约到会。”万能羽士自知势孤,拂尘一挥,插入肩头道:“施主信人,贫道恭候大驾。”雷欢见他越林而去,不禁哈哈大笑道:“今日你不动手,再相逢有你好受!”回身只见半只手寇敬靠在一株树下喘气,立即行进道:“寇兄还好罢?不劳全力护小弟了!”寇敬撑起身来,长长吁声道:“这老杂毛真个厉害,我残废几乎完蛋啦!”忽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 卫友阻强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