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37章 半死人

作者:秋梦痕

岭南七杰就是元戎和常武所说的失踪之人,寇敬闻言大惊不已,转音雷欢道:“现在证实确是血雾阴魔所害了!”雷欢道:“寇兄,你快去庙后长啸一声,小弟不打算捣乱齐秦威了,你只将仙铃翁引出,我要和他共除血雾阴魔,你如果见了他,只说神铃子马上就到,他必定要齐秦威等逃走,于是我们就现身出来会面。”

寇敬点头闪去后,雷欢急急奔往庙门会晤元戎、常武报信,并促其火速离开之后,他拉着赫连孤洁奔往庙后藏起,寇敬奔至庙后一处高崖之上,他知道雷欢尚有事情要做,因之并不马上发啸,停了半晌,这才长啸出口。谁料事出意外,长啸声刚住之际,眼前就有黑影一闪,但注目时又一无所见,不禁暗忖道:“仙铃翁的内功竟已到了这种不可想象之境?”

忖思末完,立觉背后巨劲加山推来,这下竟将他警骇得措手不及,大吼一声,回身连跃带闪,险些被其击着,瞪眼一看,几乎惊叫出口,触目就见广文华就在八尺之外!他知来头不对,立将内劲提足.大喝道:“姓广的,你还没有死?”广文华两眼射出阴森森的绿焰如炬,面上毫无表情,闻喝后亦无反应,直挺挺的犹如僵死。寇敬越看越觉寒气上冒,暗忖道:“他这个样子简直不是活人?”心中一紧,提掌挥进,大叫道:“你是人是鬼?”

广文华突然成机械式的一侧身,右掌硬接,仍旧不言不响。蓬的一声,寇敬被其挡得蹬蹬蹬连续后退,几乎被击得落下崖去,这一惊真正非同等闲,他竟感到半身麻木不适。好在崖下冲上一个人大喝道:“他不是人,你不可乱搞。”寇敬闻声回头.认出是仙铃翁赶到,他身后还跟着齐秦威、赫连洪、余龙祖等三人,似都非常警骇的远立一侧,即拱手道:“老儿可是仙铃翁?”仙铃翁望了他一眼点点头,全神注视在广文华身上,接道:“你这残废即为半只手吗?因何在此遇上这僵尸?”寇敬望了齐秦威一眼道:“咱与神铃子共寻血雾阴魔到此!”

仙铃翁闻言一怔,立向齐秦威道:“齐秦威火速离开,此地无须你相助。”齐秦威的脑海里,曾被神铃子三字搞翻过一段,确是有了畏惧之心,然而,他始终存了几分不太相信的疑问,这时看到仙铃翁的严肃面容时,他虽有不愿离开之心,但即又不敢违抗.当着寇敬之面,他带着几分尴尬,示意赫连洪和余龙祖,慢慢吞吞地纵下崖去。广文华仍然木立未动,寇敬存心要仙铃翁显显功力,他闷声不响,猛地一举打出,劲力却用上九成。

广文华真正怪异之极,对方不动,他也视如无睹,寇敬一出手,他竟及时还击,以致使仙铃翁无可避,被迫出手,竟真中了寇敬之计。寇敬何等狡猾,他算定仙铃翁接上就不会停止,于是撤身后退,立坐在壁上观看,同时还大笑道:“老儿,久仰你功力通神,我残废替你找了一个大对手啦。”仙铃翁跟看广文华欺到五尺之内,随即展开身法,掌掌以全力劈出,他竟和广文华打得旗鼓相当。寇敬看得骇异至极,他真想不到广文华的功力较以前更强。在仙铃翁环攻之下,广文华并末受到困难,他身体竟如旋风般原地旋转不动,其劲力有增无减,几乎使仙铃翁无法在两丈内绕动。恰在这时,寇敬发现雷欢已到,立即轻声问道:“你看广文华往常有无异样?”

雷欢正急道:“他与常人不同,但却与僵尸无异。”寇敬也似乎有这种感觉,点头道:“他自出现在这此还未开口说话。”

雷欢道:“他的肉体未坏,内脏不腐,仅只人性丧失而已,不说话是不可能的,恐怕是受了血雾阴魔控制之故。”寇敬诧异道:“你怎知他会说话?”雷欢道:“他被孤洁杀死后,其呼吸并没有完全停止就被血雾阴魔救走了,我刚查过那废刹前后.确见地上躺着三十多个死尸,每个尸体都是精枯血竭显然是被吸尽的,且证实了血雾阴魔将那些人的精血都灌到广文华身上去了!”

寇敬闻言大惊,骇然道:“广文华的功力突增之故.难道血雾阴魔能将那些人的修为也灌注到他身上了?”雷欢道:“这点毫无疑问,吸取他人功力已不是武林奇闻,小弟也可办到,但这种行为是残忍而不道德的,是伤天害理的,正派人物决不忍心而为。”

寇敬沉吟后问道:“赫连姑娘那去了?”雷欢感慨地说道:“她得知其父的也在此地时,发誓不再会面,因此凄然离开了。”寇敬埋怨道:“她要将剑给你,你却坚持不受,若被他人夺去岂不又增祸害?”雷欢正色道:“得知无名,必将遗笑武林,你想我能接受吗?她本身功力高过其父,他人要夺,岂是易得的,何况她又非该剑难保安全,寇兄再休提及了。”寇敬暗暗佩服道:“这家伙真正是条硬汉,我残废得友如此,还有何求!”

仙铃翁似亦发现了雷欢,只见他谨慎的劈出一掌大声叫道:“瘦朋友,你要不要尝尝这半死人的厉害?”雷欢踏出两大步道:“我如出手,他就会逃走,你不怕有损令誉吗?”仙铃翁哪能相信的胡扯,嘿嘿两声道:“你想凭九神铃来克制这东西吗?”雷欢大笑道:“你的七仙铃难道已试过无效?”仙铃翁郑重道:“这东西的魂魄已不附体,我七仙铃决难发生妙用,然而,你九神铃定亦无功。”

雷欢暗笑一声,接口道:“在下另有妙法克制于他,阁下如再斗百招不胜,那就看我当场显威了。”仙铃翁闻言大愕,暗忖道:难道你想凭功力斗胜不成,老夫决难相信你的功力比我高!”他怕雷欢在功力上比下自己,这时已将内功提到十二成全劲猛击。寇敬看出仙铃翁的内功真正已到达至上之境,似亦起了疑心道:“小诸葛,你的功力我虽始终摸不透,只怕不会超过此老多少吧?”雷欢传音笑道:“寇兄认为小弟要运内功打退广文华吗?”寇敬道:“那你用什么打退这东西呢?”

雷欢传音道:“过去数次遇上血雾阴魔时尚无所觉,但这次却试出她是因何怕我而逃了!”寇敬大异道:“你刚才在废庙中已遇上那妖物了?”雷欢点头笑道:“但她不敢近身上前,比前两次走得更快!”寇敬知他在自己面前不会撒谎,惊问道:“她怕你什么?”

雷欢见仙铃翁仍难以取胜,接口道:“你忘了我曾食过金母玉露液吗?原来这仙物还是克制妖邪的无上神品,每次遇上血雾阴魔时,我的体内就散发一种决非凡世所有的异香,试出那妖物就是不敢接近异香的缘故。“寇敬闻言大喜道:“仙铃翁已过百招了,你快去试试看!”雷欢微笑点点头,缓缓行出,朗声大叫道:“秃老儿!不信你就看看,他已不敢追来了。”广文华似已闻到什么香味而突然住手不进,警怯的停在三丈以外。仙铃翁闻声回头似亦感到愕然大异,寇敬已知内情,一见怪声笑道:“神铃子全身是法,百邪远避,捉鬼降妖,神通广大无边,今日一见,真正名不虚传,哈哈……”

仙铃翁心还未死,大叫道:“瘦小子,你有种就走过去。”雷欢自己已有十成把握,闻言暗提全身内劲,大声道:“咱们赌点什么?”

仙铃翁大声道:“十两银子!”寇敬闻言大乐,笑得跳起道:“老儿,你是破落户出身吗?十两银子算得了什么?”仙铃翁哼声道:“你嫌少了不成?”雷欢看出广文华仍在木立警怯未动,回头道:“咱们要赌点稀世之物才行,否则不试也罢。”仙铃翁对雷欢已存莫测高深之心,虽有一争强弱之愿,但却恐惧两败惧伤而不敢尝试,当此有机可探之下,其慾望之高自是非常强烈,大有以其能否打败广文华来作自己将来对雷欢斗、和之准则,略沉吟一会后接口道:“你要赌什么稀奇之物?”

雷欢郑重地自身上摸出一只铜铃道:“秃老儿,你识得此宝吗?”他亮了一下又收到身上去了,那种小心谨慎之态,装得十分滑稽,只看得寇敬差点笑出声来,忖道:“这家伙要动仙铃翁那只七仙铃的脑筋啦!”仙铃翁的眼睛里,恍惚映入一只非常古老的神铃,他警怯的忖道:“那是九神铃!这小子诚实无欺,真有其事啊!”他睁大两只绿豆小眼,在心中嘀咕了半天才接口道:“你要与我老人家赌宝铃?”雷欢一手按住腰袋上,似有异常慎重之情,又侧转半面看看广文华,作出毫无把握之事!仙铃翁大有怕放弃之势,急急又道:“你能不躲不避,同时不得发掌,就这样走到那东西面前而不怯,甚至能将其吓走,我老人家这只宝铃双手奉上,否则你那只九神铃就是我的!”

雷欢显出后悔之色,叹声答道:“秃老儿,你既识出我的心意,看势不赌也不行,咱们一言为定,决无反悔。”仙铃翁道:“谁反悔谁就是弱者,永远不准和强者抗衡1”雷欢听出他的话中有因,但见广文华已有逃走之势,无暇揣摩他存有什么心机,立即向前行出道:“咱们都是武林无敌高手,一诺千金。”

仙铃翁陡见广文华发立目突,双手后张,全身发抖,逐次后退不已,显出恐惧至极之态,不由大愕忖:“他真能驱邪除妖!”雷欢一见大喜,猛的将内劲前发,散出体内异香逼进,大喝一声,纵身扑去。广文华如遭雷逐,只见其张口似要警叫,但却毫无声息,翻身狂窜弃逃,不亚创兽突困,瞬眼没入林中不见。雷欢不再追逐,回身笑道:“秃老儿,在下神通如何?”仙铃翁这时傻啦,张开大嘴,懵然不知所对!寇敬怪笑道:“交出七仙铃吧!这是武林空前豪赌。”仙铃翁被这声怪笑警醒,尴尬地笑道:“瘦小子,我老人家不能不佩服你的神通广大了,但你赢得七仙铃又有什么用处,我老人家却没答应连秘决一并认输呀?”雷欢豁然暗梧,忖道:“他早已存心抵赖账啊!”仙铃翁见他面无怒色,心中大放,嘿嘿笑道:“你得一只无用的铃子,不如送给我老人家还是个大人情,但你今晚开始,我老人家认为你是武林第一强者,今后无论在什么地方,咱们相遇时,我决不与你动手!”

雷欢见他正色而言,微微笑道:“老赖皮,我这次算是上了你的当了,你明知打我不过,居然被你又想到一个聪明的办法,好吧,今晚让你占尽面子。”仙铃翁呵呵笑道:“能使我服输之人就是你,除此谁有种叫我认他是强者!”寇敬怪笑道:“你这老儿比万能羽士要高一筹。”仙铃弱似已听出他话中有因,瞪眼望着雷欢道:“瘦小子,你己将他打败了?”雷欢微笑道:“这事不必说了,我们不如同奔天门峰去。”

仙铃翁见他不愿回答.也就不再追问下去,点头道:“我没找到他,八成是回去布置陷阱去了。”一顿改口道:“你刚才为什么不将那半死人消灭?”雷欢大笑道:“早知你秃老儿要赖账,我焉有不追之理!”仙铃翁呵呵笑道:“咱们三人现在追也不迟,我知道他的去处。”寇敬诧异道:“在什么地方?”

仙铃翁指着南方道:“此去九十里的魔声塔!血雾阴魔就是在那里成了气候的。”雷欢长身纵出道:“广文华是被血雾阴魔掌握的,咱们先将血雾阴魔消灭,其功较消灭广大华为大。”

仙铃翁忽然郑重道:“你想错了,广文华并非受血雾阴魔控制,相反,血雾阴魔还遭另一更大的魔头操纵哩,此事如没有万能羽士,连我都不敢相信呀!”雷欢闻言大惊,悚然道:“那是谁?”仙铃翁叹口气道:“赤骨教教主的师傅——死神!也是赤骨教的前身创始人!”寇敬接口道:“你老儿会过此人没有?”

仙铃翁叹口气道:“我老人家还是在初学武功时才听说有这个名字呢,那时还不到九岁,连先师他老人家也没有会过,百年前万能羽士之师尚未坐化归天,也仅仅只有见过一面。因此,万能羽士才想他师傅曾经说过的一点记忆。”雷欢道:“死神到底是人是鬼?其厉害何在?”仙铃翁道:“无法证实,据万能羽土口气形容,那魔头是人、鬼、妖、魔四字的大成,其厉害如何?恐当今武林无人能知,仅仅在他师傅口中得到一点遗言说,那魔头能将白骨炼成活人,能使活人毫无知觉地化为白骨!”他说得非常严肃,致使雷欢和寇敬听到头发耸然,莫不愣怔的震惧不已。仙铃翁停了一会又叹道:“以我老人家看来,那万能羽士似还知道这魔头有一个什么弱点,但他私心自用,不愿意向我道及。”雷欢道:“何以见得?”仙铃翁道:“我亲眼看到他进入魔声塔内而无心怯懦之感!”寇敬道:“恐怕他与那魔头有交情?”

仙铃翁摇头道:“绝对不是,否则血雾阴魔不致向他攻击啦,换句话说,他进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 半死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