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38章 郁雷阵

作者:秋梦痕

仙铃翁哈哈笑道:“元神监视并不能反抗,顶多是种消极预防,提前将功御敌而已,这是一般座功调息,如此炼化阴魔之际,纵算明知有人侵犯,要想收功御敌也不可能。”一顿问道:“你真气内那种异香是得了什么奇遇?难道是传言的金母玉露液!我第二元神虽知你在与这残废谈话,但却未能练到能听的阶段!”寇敬抢着道:“正是金母玉露掖,死神的百魔蚀魂法失败了!”仙铃翁道:“他恐怕不止这一种邪功,我们仍不可大意!”雷欢道:“我们再回去罢,能将他的底细冒险摸清楚,将来对付就有数了。”仙铃翁闻言有理,毅然前行道:“我们此去虽会遭遇极大危险,但不得不闯他一下,否则还谈什么争取称雄武林之愿,二位去时,惟独特别注意那座怪塔,以老朽观之,那塔不但形式古怪,而且似有神秘机关存在。”寇敬道:“那塔在二十年前我也见过,但却不敢入内,死神占据该塔不知有多少时间了。”仙铃翁道:“大概也有十余年了,赤骨教原先在此塔中成立,近来屡遭失败,死神即提前练成血雾阴魔出世。”雷欢问道:“此塔原名什么?年代定必不少,否则那来神秘。”

仙铃翁点头道:“此塔原名神钟宝塔,建自汉切,塔下本有一喇嘛古庙,后因年久失修而颓废,乞今连遗迹俱不存在了。”三人走着说着,循原路穿森林,过荒冢,翻过几处冈后,魔声塔的尖端已在望,雷欢凝神遥望,只见已不到一里地了,塔顶成钟形,共十三层,看去确很古老,每层上长有树木,远观疑为是座石峰,位于一处石山之顶。

仙铃翁立定道:“我们现在的一举一动,莫不落入老魔的眼内,那石山周围全局赤骨教徒把守得铁桶一般,如没有老魔的号令,他们是不会现身出来的,甚至看都看不到一个。”寇敬道:“赤骨教徒再多也围我们三人不住,怕只怕老魔、血雾阴魔、广文华三个东西现身出手。”雷欢道:“前辈与寇兄请随我身旁,血雾阴魔与广文华相信不敢接近的。”仙铃翁点头道:“咱们先在塔外转一个圈再由塔顶入内。”雷欢诧异道:“塔下没有门?”仙铃翁道:“这就是该塔第一件古怪之处,要入内必须由塔顶,那还只可由一个人先人,因为那儿只有一个恰好容一人的圆形洞窟。”三人行到塔下一停,侧顾左边似是有了异动,但三人不理,凝神一会,既没听到塔内有何声音,且未发现赤骨教徒露面,雷欢沉吟一会传音道:“这情形有点不对,那老魔可能有埋伏!”仙铃翁道:“不管他,咱们绕行一圈再定办法。”雷欢示意紧紧跟着,领先绕着宝塔前行,但不敢接近,只在数十丈外仔细察看,同时吩咐提高全身内功戒备。

时当黎明之际,四周环境看得非常清晰,唯乱石错综,显出有危机四伏之势,寇敬传音道:“整个石山都藏满隐伏之人!”仙铃翁道:“这是必然的,你们只当心塔内要紧!”雷欢道:“此塔另一神秘不同导常的是每层都无窗户!”仙铃翁道:“除了塔顶那个小窟外,再无其他地方可通塔内!”绕完一圈后,雷欢立定道:“我们纵上去罢!”仙铃翁沉吟道:“老魔似存心引我们入内!”雷欢道:“明知如此,也只有硬闯了!”他声落人起,笔直往上拔升,一纵即超塔顶,双脚一点第九层塔窟,身如冲霄之鹤,瞬间立身塔顶!仙铃翁与寇敬毫不停留,同时紧随拔升,到达后,三人排立第十三层边缘,雷欢观察一会,再俯视整个石山有顷,传音道:“乱石中必有洞隙,否则那能看不到半个赤骨教人?”仙铃翁道:“岂止岩石下有洞,据老朽判断,整个石山腹中都是空的!”寇敬道:“你老先与万能羽土同时到达何地为止?”仙铃翁道:“那老道士也只叫我候在这塔顶之上。”

雷欢眼看洞口就是面前,立即伸头向内,只见里面通体金黄,缩回来大异道:“这塔顶是铜铸的?”仙铃翁道:“据万能羽士透露,这塔顶就是一口巨钟覆着,外面因年深日久,看去苔藓满布,识不出来!”雷欢道:“里面似有去路通往下面,让我先入,非要搞个彻底不可。”寇敬见他一低头就钻了进去,随即向仙铃翁道:“要不要留下一人在外防守?”仙铃翁道:“要闯就三个同闯进去,留在外面并不见得有用。”寇敬闻言接道:“那就让我走第二位了。”仙铃翁随他进入塔顶后,只见雷欢正在估计顶内情形,问道:“看出什么古怪吗?”雷欢道:“你们听听就知道了。”一种隐隐雷鸣之声,顿将二人惊觉,仙铃翁骇然大叫道:“郁雷大阵发动了!”他话出口,身却逆窜而回,显有闯出洞口之心。

其应变不算不快,但却仍旧迟了一步,突然红光一闪,那小洞口忽倏隐去不见,同时,仙铃翁立遭一股巨大的力量弹回!雷欢一见扶住道:“什么叫做郁雷大阵?”仙铃翁似知逃已无望,叹气道:“这又是上古阵法之一种,较五百阵更厉害,施法者藉回声之力布置此阵,凡崖隙、山谷、隧道、山腥等地都可布阵,被困者除用内功抗拒外,毫无他法可破。”寇敬道:“此阵除了一点震憾之外.其他毫无奇处,不何厉害可言?”仙铃翁道:“逃不出是其厉害之一,其震力逐次增强,能使人五脏糜烂而亡,头晕目眩而死是其二,除具无上神功可挡,但也支持不了三天。”雷欢确感雷声渐渐加强,沉声道:“我们发掌攻击,摧毁此塔如何?”仙铃翁急急摇手道:“那只有助长对方震力大盛!千万不可冒失。”雷欢闻言大惊,沉吟一会道:“那我们不是要坐以待毙?”仙铃翁道:“能动用内功挨过三天始能避免,此阵过三天即消失。”雷欢道:“我们岂可等他三日,二位在此勿动,让我下塔找寻死神一拼!”寇敬道:“要去都去!”仙铃翁默然不语,只有追随二位下塔,雷欢提住全身内劲,领先循梯盘旋而下,边行边看,只见每层内都是黄光映目,回头道:“这种黄光起自四周圆壁,难道也有作用不成?”仙铃翁道:“这就是对方发动阵势的玄功,如无此光,其震力必散失于外。”寇敬看出塔内一无所有,但每下一层,其震力即加强一倍,这时已感到这立足不稳之势,暗道:“这怪阵确实厉害无比!”雷欢看出仙铃翁仍旧沉凝如常,立将左臂拉住寇敬,传音道:“寇兄快将内功与小弟贯通一体。”寇敬闻言激动无比,依言照办,立觉心宁神定,忖道:“他的内功真正已到超凡入圣之境啦!”

三人鱼贯下至第十二层时,塔内宽阔已如巨室,寇敬忽然叫:“你们看.四周壁上竟有无数拳头大的小窟!”仙铃翁似也感觉有些古怪,怀疑道:“墙壁可能有复层!”雷欢行近小窟一看,虽有微光隔着,但他目力与人不同,仍旧能够察出窟内情形,触目细瞧,立即缩回道:“确是复层,而且是一具具的人形骷髅藏在里面,甚至能够行动,交织往来不绝,每个骷髅手中都拿有一朵雷字旗帜。”仙铃翁叹声道:“这阵不但是郁雷火阵,而且是以阴魔阵作外围!”雷欢道:“管他是什么大阵,再闯至第十三层看看……”

他音还未落,突闻一声阴森森的冷笑大起,继之传来数声厉叱道:“你们三人现已入了本神有死无生的阴魔郁雷神阵,还不屈膝投降,等待何时,难道真想找死不成!”仙铃翁抢先问道:“发话音即为死神吗?”那阴笑声又起道:“你这小老儿既知本神来历,想必是当年仙铃老祖之徒……”

仙铃翁闻言大异,沉声道:“先师未曾与你会过面,因何得知他老人家名号?”对方确是死神,只听他阴笑充满塔内,不知发自何处,又叱道:“当年几个后起之秀,本神那个不知,你道行未成,竟敢冒犯本神!”雷欢闻言大怒,大声叱道:“你有什么通天之能尽管拿出,藏在暗处狂吠算啥东西!”

死神竟将三人看得非常清楚,阴森森的笑道:“你这rǔ臭未除的小孩莫非就是雷欢?”雷欢冷声道:“你敢当面动手?”死神阴笑道:“阵地就在底层,你们三人只要谁能将坛上令符拔去,本神即刻现身见面。”

音寂之余,仙铃翁立即传音道:“坛上的主幡切不可乱动,到手重如泰山,丢之不去,负之遭压,且有郁雷攻心之危。”雷欢举步下梯,回头道:“我们看势而为,老困在此岂是办法。”仙铃翁见劝他不住,只好跟随步下十三层。寇敬仍被雷欢拉着未放,到了底层后.确见正面壁下高有石坛一座,坛上插满各式怪符,中间设有污血一盆,腥臭四溢,以寇敬与仙铃翁那样的内功闻之尚且头晕目眩,其厉害可想而知。唯雷欢毫无感觉,显为金母玉露液之功驱散无疑。血盆中插着一支红幡,形成五角,上面画满符咒,正看之际,那阴森森的冷笑又起,怪喝道:“谁能拔走神旗者,塔壁自现一门可出,然持旗者必遭粉身碎骨而亡,除非天神之勇,否则下不了这座石山即毙。”雷欢灵机一动,传音仙铃翁道:“前辈赶快伸手拉住寇敬,咱们三人贯通内劲试试看,除此无法脱因了,我们出阵后再想办法对付他。”仙铃翁闻音一愣,暗忖:“以我们三人之功,虽不能举起泰山,但也能顶十万余斤重力!”忖思未停,伸手拉着寇敬左臂。

雷欢又对寇敬道:“寇兄右手速搭小弟右肩,我要空出双手来一边夺旗,一边防敌!”他见寇敬依言照办后,立即通知二人采取一致行动,大家朝坛前行去!那死神的声音又起道:“照这办法,你们亦只能行出塔外,想要挨到山脚岂不是梦想!你们注意听着,本神承万能羽士相邀赴天门峰大会,现已率众去也,你们如能逃脱不死,咱们在天门峰再会。”音寂之后,再无动静。

仙铃翁急急道:“他走了,我们另想办法脱因如何?”雷欢摇头道:“如有他法可想,这老魔岂能放心离去,咱们只有冒险了。”他伸手已到污血盆上,仙铃翁急喝道:“慢点!”雷欢缩手问道:“还有什么疑问?”仙铃翁道:“你先看看那些骷髅是否仍在走动再说。”雷欢依言行到小窟一看,朗声道:“奔走如故。”

仙铃翁闻言大异道:“这就怪了,那主幡上本来附有阴魔护旗,但你的手一伸出时,上面并未现出暗影抗拒,我老人家还认为那些骷髅也被老魔带走了。”寇敬见他满头大汗如雨,诧异道:“你老儿为何冒汗?”仙铃翁叹声道:“这是未与你们贯通内功前的事,你被雷欢小子拉着不觉得,这种郁雷摧心大阵真正厉害非常!”他言中之意,是被阵势震出满身大汗的,雷欢闻言道:“我且受到震动,但却毫无严重,这是功力之故!”寇敬大喜道:“是啊,我自被你拉住后也有这个感觉,莫非又是金母玉露液之功!”仙铃翁闻言急道:“雷小子快拔幡,试试有无重量!”

雷欢回身走到坛前,突伸右臂近旗,顺势拔出污血盆内,入手一摇!诧异道:“那来什么重量?”仙铃翁闻言大喜,跳起道:“阵势破了.你们看,那不是塔门!”黄光尽敛,雷声突停,门口现出阳光,寇敬放心松手,哈哈笑道:“早知如此,那还要受这么大的恐惧,可惜那老魔走了.否则不吓他一跳才怪。”仙铃翁立叫雷欢毁去手中邪符,他身已冲塔而去。

雷欢不知他急急冲出作什么,毁掉邪符后对寇敬道:“这坛上的一切东西都留他不得,我们将其查看后段去罢。”寇敬闻言立动手,首先毁掉那些符咒,然后端起那盆污血道:“这脏东西不知是人血还是猪血?”雷欢笑道:“猪血那有这股腥臭,显然是人身加上其他秽物在内,快将它泼塔外去。”他见寇敬端出门后,再向各处搜查一番,正当此际,忽听寇敬在塔外大叫道:“小诸葛快来!你看这是什么东西?”雷欢闻言有异,急急行出道:“是什么?”他看寇敬手中拿着一支金光闪闪的小东西,走近一看,诧异道:“这是什么人的令符?”寇敬道:“是污血盆里泼出来的,上面还有字。”雷欢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刻有“无魂令”三字,疑问道:“这一定不是死神自己的东西,否则他不会浸入污血盆中!”寇敬道:“问问仙铃翁就知道了,他哪里去了?”雷欢正待叫唤,忽见仙铃翁自一处石后钻出,问道:“前辈你找什么?”仙铃翁道:“我老人家费了很大功工夫才找到地底秘道。”

雷欢笑道:“你老还怕死神未走?”仙铃翁摇头道:“我老人家是想去捣他的一切家私,连那些骷髅也给捣散了。”雷欢将手中三寸余长,形似小剑的金符递上道:“你老请看这是么人的令符?”仙铃翁接过一看,不由大惊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章 郁雷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