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39章 被因万佛阵

作者:秋梦痕

“活尸”卜昌微微一笑,笑得非常难看,问道:“阁下认为如何?”雷欢抬头道:“此事且属奇闻,不知阁下从何得悉?”卜昌大笑道:“阁下莫非忘了,卜某本属赤骨教的副教主!”雷欢愕然道:“在下答应阁下联手赴会。”卜昌道:“我那朋友半只手寇敬定与阁下同来了?”雷欢道:“咱们是分头进行的,阁下除了想夺无魂令外,其他不能无附带之事?”卜昌正色道:“银汉绿阳剑易主,现落赫连洪次女,天门大会不能无她,卜某有机会非夺取不可,其次是慾会天下一等强手。”

雷欢听出自己人已到崖下.拱手道:“咱们一言为定,天门会再见了。”卜昌知他去会崖下之人,转身闪闪而去,海天察走到崖下发现“七指魔”已死,正在惊疑,但见雷欢由崖顶扑下而放心,海珊珊迎上娇问道:“阿哥,七指魔是谁杀的?”“是活尸卜昌杀的!”他将卜昌要求联手之事的经过说出后道:“我们别再进城了,先赶到约会之地见了另两批人要紧。”海天察点头认可,于途中详细询问他的近期经过后,又道:“天门大会的阴谋显露,但不知万能羽士施出什么手段而已,去的人务必特别当心,那儿地形我知道,峰顶有个奇深无底的毒水深潭,方圆有十亩大小,非有超等之功无法横渡,潭中天生十三根石柱,每根约有三十丈高,粗约似合抱大的树干,其形如笔,其色墨,每根各隔五丈,团团直立,绝非人工所为。”雷欢道:“义父单提该潭何意?”海天察道:“万能羽士定在那十三根石柱上有场阴谋挑斗!”

寇敬道:“这样也好,免得多杀几个无辜之人。”雷欢道:这次大会相信与以往大不相同,万能羽土目的只在几个与其功力同等之人,否则我也不会让义父带着珊妹前去了。”

海天察点头道:“实际上可能如此,但亦不可大意!”稍停,他目注海珊珊道:“到时你不可乱闯,免得你阿哥操心!”海珊珊轻笑道:“爹,这是空前大会啊,我怎能当儿戏呢,放心罢!”

忽然,她望着雷欢背影叫道:“阿哥,寇大哥给你的那支无魂令是什么样子?不知灵不灵呢?”雷欢自身上摸出,顺手交给海天察道:“对了,义父请看有没有用?”海天察接过一看,叹声道:“此物至今已有两百余年未现江湖了,当时轰传之时,你义父尚未出生,讵料确有其事。”他翻来覆去地看了良久,摇摇头道:“我这博古老之号空有其名,此物是否已经污秽破坏?为义父的无法证实,你收下罢,能识者只有一人,那就是海角夫人!当年盟主九曜星官即为夫人之祖!”众人闻言大愣,雷欢道:“万能羽士与死神是否知道这件事的根底?”海天察一看后面跟上不少江湖人物,轻声道:“现在不要谈.恐防走露风声。”

雷欢回头一望,转面道:“那七人一个不识,不知是那路人物。”“关洛三剑”似也未曾会过,都将眼光转往海天察面上。海天察却望着寇敬道:“寇大侠经常在西南兜圈子,难道也不认识?”寇敬微微笑道:“前辈越来越健忘了,这批人就是二十年前突起西南一带边疆外的交趾帮内人物,十七年前,青城、峨嵋两派就是败在这帮人手下。”海天察诧然道:“他们身上为何不带红羽标帜藏在身上作联络记号,但他们仍有识别之处,那就是衣领上都乡着金线小花朵。”雷欢闻言再回头一瞬,确见每人衣领上都有小金花一朵,问道:“这帮人的武功都不错,他们的帮主叫什么?”寇敬道:“交趾语翻成汉语叫符显,其人内功善天龙心法,宗天竺派,三十年前与天竺派脱离而自成交趾帮,该帮人物无一不懂汉语。”

海天察传音道:“他们似有急事,快要接近了,我们让他们先行罢。”未几,那批人已赶到数丈之距,一个个目不斜视,迅速地超越而去!尹忠急向长孙文和尉迟武道:“我们盯上去!”雷欢不加阻止,遥声吩咐道:“尹大哥,追到天黑如无结果就算了。”海天察忽然走近雷欢道:“你身上有份海角琼楼的地图?”雷欢拿出交给他道:“你老看看,似也在这个方向。”海天察接过观查一会又交给他道:“欢儿注意,那红点就是,而且在海边,根本不在中原境内。”雷欢点头道:“莫非是中原与交趾的交界处?你为何忽想起这事?”海天察道:“义父我忽然想起万能羽士这会中似有另一种绝大阴谋,这阴谋很可能与海角琼楼有关!你到达天门峰上时,无论如何要将其真正企图搞清楚才行!”寇敬大异道:“那杂毛将对海角琼楼不利?”海天察沉吟一会道:“刚才不是说到无魂令么?举目江湖,能知此令根源者只有三人,那就是死神、万能羽士和老朽。”他说着拿出一本小册子道:“我博古老之名全部得之于这本小册子而来,其上载有数百年武林秘事十之八九。”

雷欢忖道:“他曾说要传给珊妹一点东西,原来就是这本小册子。”接口问道:“你老判断万能羽士将对琼楼有何企图?”海天察道:“为义父的判断,当年九曜星官归隐海外之处就是海角琼楼,像这种大人物归隐之处,那能没有武林觊觎之秘,何况还是这批人员忌妒之地。”雷欢揣摹他话中大有道理,不禁立起焦虑之心,霎时间云霓姑娘的倩影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海角琼楼一旦有险,云霓的安全非常可虑,这叫他如何不急,海珊珊看出他面色有异,走近问道:“你担心阿姐不敌万能羽士吗?”

雷欢摇头道:“万能羽士没有什么了不起,我担心的是死神!那怪物本领太大了,连我的目力都无法察出他的身形。”海天察道:“听说他较血雾阴魔异能高深哩!”雷欢点头道:“不止高深,很可能已炼入化境。”众人边谈边走,一日又告过去了,寇敬指着前途道:“再走前面那座高山就是可看到贡嘎山了,那高山南面有个大镇市,名叫铁索桥,打箭炉就在左面九十里外。”雷欢长身行出道:“我们赶快一点,关洛三剑可能就在铁索桥等候啦。”四人弃过当前左侧后,确见一个大镇横陈,相去不出半里。海珊珊忽然叫道:“尹忠大哥来了!”众人只见尹忠独自由镇中间一条小道上奔来,寇敬抢出迎上叫道:“查出交趾帮的动态吗?”

尹忠走近道:“他们帮主符显就在镇上,听说也是赴天门会的,长孙老二还发现三个老凶僧,和四个怪老人。”雷欢行近道:“我们的人呢?难道还没有见着一个?”尹忠道:“他们留下记号,证明是向前去了。”众人随他走进镇内,顺南行,落到一家客店的后院。休息不到一刻,首先回来的是尉迟武,他见众人都赶到了,进房就紧张的道:“我们很危险,最好马上就走!”

海天察深知“关洛三剑”人人都很谨慎,沉着地问道:“有什么事?”尉迟武走到门口看了一眼转身道:“齐秦威、赫连洪、余龙祖等三人与南疆三佛,西疆四王连成一气了,同时又加入了交趾帮主符显,他们现在北镇集会。”雷欢看出海天察与寇敬的面色不对,问道:“南疆三佛与西疆四王的功力如何?”海天察道:“江湖很少能知其名,尹老弟所说的三个老僧和四个怪老人原来就是他们,其功力无人能知!”

正说着,急见长孙文又急奔了回来,他一见众人都到,着急道:“雷兄弟来得好,请快去,仙铃翁被困住了,齐秦威翻脸不认叔父,马上就有打斗!他的七仙铃已遭齐秦威盗去了。”

雷欢闻言大惊,急朝海天察道:“义父请和珊妹与尹大哥等三位先奔贡嘎山下会齐,欢儿和寇兄去解仙铃翁之围。”不让海天察开口,向寇敬招手道:“寇兄快!”寇敬急跟他出店回头只见长孙文追来道:“仙铃翁被困在镇外一黑夷人屋后,那是一座深谷中。”雷欢心急似箭,闻言后拔身而起,他管不了多么惊世骇俗,大叫道:“寇兄快领路!”寇敬抢先越屋而过,招手道:“不会错的,那老儿岂能一时失手。”二人去势如电,顿将镇民惊得哄叫喧天,康西一带多武林中人,望时群起追出数百余人!声势之大,煞是惊人。

寇敬耳听后面人声轰轰,回头一看大惊道:“这些普通武林不知死活,去了岂为碍事!”雷欢道:“阻止已来不及,让他们追吧,黑夷人的居处在那里,镇外多的是啊!”寇敬道:“你所看到的房屋都是汉、康两族居屋,黑夷人住的是茅房子,哎,前面谷下那一群木屋就是啦。”雷欢提足十成内劲前冲,转瞬奔近谷下,忽然,他听到隐隐大喝之声传出,不禁大急道:“那是仙铃翁的声音。”寇敏循声一听,确定了由山谷中发出,大声道:“还没动手吗?”雷欢渐渐抢到前面谷中.突然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长啸!寇敬只觉得他啸声特别与人不同,清亮无比,音劲之足,震耳嗡嗡,暗忖道:“这家伙的内功简直没有止境,近来又有深进了!”雷欢这声长啸不要紧,却将谷内之人全部惊动了,“仙铃翁”似听出是谁赶到,立即发出长啸相应,寇敬闻声大叫道:“小诸葛,他知道是你来增援啦!”雷欢这时已登上一座斜坡,回头急急道:“寇兄快往东面,这次不能让齐秦威脱手了。”

在寇敬应声转向东南中,谷内情形已起变化,原先“仙铃翁”遭困之地是谷的中央,这时却迫到谷后石岩内去了。雷欢顺斜坡急进.又是一声长啸发出,同时,寇敬亦在发啸应和。“仙铃翁”这时已遭四周因住,但他闻到啸声越近时,忽然朝着右面四个老者连连打出五掌,又将目光注定另一面的齐秦威大喝道:“你们动手罢,雷欢和半只手都到了!”“叔父再不顺从小侄意见,就来三个雷欢也是枉然,他能玫破万佛阵吗?”齐秦威声色俱厉的恐吓着,原来“仙铃翁”是被因在一个古阵之内,无怪只听他一人在发掌攻声而未闻到对方动手之势。

雷欢如飞接近岩石外面,而寇敬亦同时冲近,只见他大声道:“小诸葛别乱动,敌人设有古怪火阵!”雷欢眼看岩石错综,连敌对双方的人影都看不到一个,立停住道:“刚才听说什么万佛阵,可能是南疆三佛摆下的。”寇敬点头道:“我们不懂什么阵法,凭真功夫是攻不进,你先叫一声看,仙铃翁落在什么位置,竟连他都不懂这阵势吗?“雷欢尚未开口,突见齐秦威现身一根石柱之上,只见他面对雷欢沉声道:“你因何不攻进来?”雷欢见他只距五丈之远,突然一掌挥出道:“你这毫无人性的东西,竟还有脸见人!”齐秦威似有诱敌之心,不闪不动,哈哈笑道:“你的掌劲能进阵内一寸吗!有种的就踏进岩石一步。”寇敬看出他掌风刚到岩石之上时即消失无劲,不禁大吃一惊,传音道:“小诸葛,别费劲了,这阵厉害无比!”雷欢何尝不知,决然道:“寇兄在外勿动,让小弟去看看!”寇敬闻言大惊,急急喝住道:“你进去有害无益,还是在外面动脑筋为上。”

忽然只听“仙铃翁在岩石中大声叫道:“雷小子勿乱闯,此阵只有海角客能识,否则闯入再不能出去!”雷欢闻言一怔,暗忖道:“云霓姐定是海角客之女,能有她在此地,可能懂得破阵之法,这怎么办?”寇敬似也想到这个问题,传音道:“你有海角琼楼的形图在身,非你去跑一越不可了!问问海角夫人破阵之法如何?”雷欢忽见赫连洪和余龙祖又同时出现阵内,他真想冲进去强攻一阵,闻言摇头道:“远水难救近火,为时太长了,等找到地头时,仙铃翁不饿死也闷死在阵内了!”寇敬道:“如此拖下去怎么办?”雷欢道:“我是绝对不能离开,惟有寇兄你可以跑一趟!”寇敬大诧道:“你要我去海角琼楼?”雷欢摇头道:“不!你去贡嘎山下见我义父,此阵虽古,他那本小册子上也许有点记载,如果没有记载,那就请他老人家率珊妹找寻海角琼楼,你则多备食用东西带回。”

寇敬知他最后之意是准备长期被因了,点头道:“你义父如果不懂破阵之法,那你要等我回来时再入阵。”雷欢点头道:“就算义父懂得破阵法,也要请他老人家跑趟海角琼楼告警,我已确定万能羽土有企图侵犯海角琼楼了,只要传他破阵法,而无须他老人家亲来。”寇敬翻身急奔而去后,齐秦威等看得莫明其妙,他们猜不出寇敬此去有何秘密,只见他大声道:“你们去请高人破阵?”雷欢冷笑道:“这个你管不着,总有让你们死活不得的时候!”齐秦威见他边说边绕岩石外缘而行,立向赫连洪道:“他来查看岩石范围大小,赫连兄请快去通知金声佛,请他看我记号,速将阵势朝雷欢方向移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章 被因万佛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