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04章 白衣怪人现

作者:秋梦痕

  海珊珊道:“是啊,五岳潜龙并不太坏,何必将他们个个杀死,一网打尽呢?”戎

加接口大笑道:“三年前,龙游龙老二打了我一个耳刮子,今天我非见他五马分尸不

可!”突然一声惨叫,只惊得海珊珊打个寒战,注目看去,只见齐世荣跄踉退出斗圈,

一条右臂不知被对方何人割了条长过四寸的大血口。只痛得歪牙裂嘴,哼哼不绝!

  尹忠急叫道:“戎兄快去救治……”治字未收口,齐世显又被对方点了一剑,左脸

开了一个血洞。尹忠忖道:“五岳潜龙的武功确实非常了得,可惜今天难逃生路!”五

岳潜龙兄弟在刚才攻出最后一股内劲之后,逐次招法渐渐迟缓,齐世勋负伤不重,一见

大叫道:“大家下手,他们不行了!”

  除齐世荣负伤不算,此刻还有八大高手,闻声同发一声清喊,剑光大盛,立将圈子

收拢,各自准备猛烈一击!五岳潜龙已被迫得寸步难移,五兄弟成了四面靠背之势苦支

死挡,血液和汗水,竟成雨点似的下落!

  恰当他们危机一发之际,突从森林内发出一声嘿哩冷笑道:“人多为强,虽胜不武,

都给我停手!”音落中,一条雪白的人影如闪电似的降落斗场边缘!大家一见,莫不诧

然大震,一致看出,这人竟稀罕之极,见不到五官和发肤,由头至脚,全为白绫笼罩,

飘飘犹如雪一般,仅在眼部射出两股电炬般的炯炯神光,触目竟有慑人心灵之三。

  尹忠暗暗传音旁观之人:“大家勿动,此人来得突然,定为江湖少见的厉害人物,

冒失必遭惨重伤亡。”斗场依然未停,唯攻方没有原先激烈,齐家兄弟姐妹虽有些怯惧,

却已谨慎注意提防,尹家兄妹已停手跃出三丈开外,但此际的“五岳潜龙”已是脱力之

际!

  雪白人影一步步走近斗场,冷冷一哼道:“不给点厉害给你们看,你们是不会乖乖

的听吩咐……”

  余音未绝,白光陡闪!猛起数声惊叫中,齐家兄妹六人中就有四人宝剑被夺,只惊

得大叫后退,呆立于四丈之外,从目共睹,“五岳潜龙”同时跌坐地上,而他们的身前

却站定那白衣之人,手中还多出四把利剑!

  白衣人微微俯首,似在查着那四把宝剑,忽又抬头冷笑道:“你依仗名剑与父威,

竟敢在江湖横行不法。”挥手掷出四剑道:“人上有人,天外有天,现在你们可知道厉

害?”

  五岳潜龙在他说话之际略恢复元气,一致起立道:“承大侠三次救命之恩,小可兄

弟没齿不忘再生之德!”白衣人挥手道:“你们走罢,谁敢阻拦我就要谁的命!”“五

岳潜龙”闻言之余,同时同声应是,拱手招飞而去。齐家兄弟只恨得敢怒而不敢动,尹

普上前一步道:“阁下贵姓大名,因何阻我们报仇?”白衣人朝他望望道:“你们有何

深仇?我的姓名从不告人。”

  尹晋道:“家父曾在关洛道上遭这龙家兄弟拦途抢劫。”白衣人哈哈笑道:“当时

是我传音喝止他们,那你又如何向我报恩呢?”尹忠闻言恍然大悟,跃身上前道:“原

来是阁下救了我的主人,那真感激之至,在下姓尹名忠,这边有礼了!”

  他说着长揖及地,毫无装作之情,白衣人拱手道:“尹大侠一生忠厚,本人常有所

闻。”齐家兄妹沉闷良久,这时才由身为老大的沉声道:“阁下不说字号,难道畏惧家

父威望?”

  白衣人嘿嘿冷笑道:“武林三大势力根本不在我的眼中,齐秦威那点能力又算得了

什么!今天念在你们为恶未深,否则早叫你们血染此谷。”众人见他双袖一挥,白影疾

闪,刹时飘入林中不见,尹忠一一劝告道:“公子、小姐们,尽快包伤上葯,此时只有

呈报舅老爷啦,刚才这人的功力深不可测,除舅老爷和三位老师外,他人只怕全非其敌

手。”他内心里对白衣人毫天敌意,此语只是敷衍而已,众公子小姐亦徒唤奈何,忙了

一阵之后,大家无精打采的各找坐骑上马,由尹忠引导顺山前进。

  走出十余里后,忽见自右侧林里奔来一匹黑色大马,马上之人朗声大叫道:“前面

是公子和小姐吗?”尹忠首先认出,喜得哈哈大笑道:“兄弟,你脱险啦。我说你不是

夭折之相,真谢天谢地。哎,你怎骑的是庄主自用宝马黑麒麟?”众人看出,来的正是

太叔夜,无不感觉掠异不已,此中以齐白玉、尹玉姬、海珊珊最高兴,一见人马奔到,

立刻策骑迎上,微笑着问个不住。

  戎加和井贵本来心情开朗之极,一见太叔夜现身时,刹时如遇仇敌,面色难看已极,

嫉妒之情充分显露于面,竟连招呼都很勉强。太叔夜的眼光如电,每个人的表情了如指

掌.但他装作没有看到,停骑一一招呼过,朗声道出进洞杀蛇经过,接道:“我奉庄主

和四老之命,除了无事之时陪伴小姐和公子打猎外,主要是负责探查江湖一切动静。”

尹普本来面色严肃难看,大有摆摆公子派头之势,但闻言电蛇被杀,刹时转变面龟,招

呼道:“阿夜,电蛇大有用处,你将它放在哪里?”

  太叔夜催马行近道:“四老说要制成一件罕有的长鞭,我就将蛇奉送四老啦。”尹

普哈哈笑道:“那太妙了,本公子记你大功一件,回去后必定重赏。”齐世勋抚着伤口

道:“作鞭是好,恐怕太长了,将来无人能使。”齐世功接口道:“凭我们的内功施展

有何问题,将来回到姑丈家里,大家各使一路鞭法比赛,看谁能使得完整就算谁的。”

齐世荣右手一挥,哈哈笑道:“论鞭法我是拿手,宝鞭一定属……哎哟!”他的剑伤最

重,这一高兴挥动,立即震裂伤口,我字未出,接着哎哟大叫,歪嘴咧牙,再也高兴不

起了。

  太叔夜似有先知之明,故装惊异的道:“三公子哪里不对劲?”尹普大声骂道:

“还不是五岳潜龙那几个该死的东西所伤!”太叔夜大惊似的道:“大家拼了一场啦?”

齐白玉的妙目不离他面上良久,开言接道:“快要得手时,却遭一个白衣怪物插手捣乱,

你在路上没遇上那怪物吧?”

  太叔夜摇头道:“我是刚刚赶到山中,不久前确是听到喊杀之声,才向这山中搜过

来的。”尹普道:“我们不是打猎,回去时禁止走露风声,阿夜不可忘了,你现在带路

罢。”太叔夜暗暗好笑,一提缰绳,催马冲出带路,回头道:“公子要往何处?”齐世

勋沉声道:“不要问,五湖四海,三山五岳,你走哪儿都可以。”

  海珊珊年龄最小,她也不懂避嫌,心中对太叔夜大有好感,随即催马赶上叫道:

“病王孙,咱们在前面开路。”太叔夜已驰出两箭之地,闻声回头,笑道:“海小姐,

山地无路,沿途都是荆棘,你不怕刺伤皮肉?最好让我找出路来走现成的较好,一旦不

通时,往往还要走回头路哩。”“嗳呀,你不要叫我小姐,最好喊我珊珊。”一顿又道:

“你当我初出江湖吗?我走的地方可多着哩,高山峻岭,名域大川走得够多,荆刺伯什

么,我却不似那种娇生惯养的千金闺秀。”

  太叔夜哈哈笑道:“小姐原来还是老江湖,小的失敬失敬。“说完两腿一夹,“黑

麒麟”长嘶冲出,疾驰如箭!海珊珊拼命策马时,大叫道:“病王孙,你怎么又叫我小

姐啦,再不听话我就要生气啦。”太叔夜连声道:“是,是,小……啊!珊珊别生气,

唉,我总改不了口啊。”

  “咭咭!”海珊珊轻声哈哈娇笑,驰马奔上前并排走着,接道:“再喊两声试试,

口是喊顺的啊!”太叔夜侧转半个脑袋,微笑着注定地道:“还是不喊为妙,后面那批

公子小姐一旦听到了,岂不大发雷霆?”海珊珊噘嘴道:“我是我,他们是他们,喊我

又不是喊他们,怕什么?”

  太叔夜道:“他们会责备我不分尊卑呀!”海珊珊道:“尊卑?什么尊卑,难道我

比你尊?尹叔叔早就向大家说过了,他不将你看作家人从仆,目前暂作他家的护院,那

还是怕你不答应,将来呢,他老人家还想把你认作义子哩,不过,尹婶婶不同意,意思

是要将你作某种不明的那个……”顿一领,面上露出神秘的微笑道:“现在不如将来,

总之,后面那批公子小姐们不敢将你看作仆人的,现在你放心了罢,快喊吧!”

  太叔夜听不懂她话中深意,笑叫道:“珊珊,珊珊……”海珊珊听他一连叫出十几

个,不禁嫣然娇笑道:“你真坏,不叫就不叫,一叫就像放爆竹一般。喂,前面没有路

啦。”太叔夜勒住缰绳道:“槽!前面是处断崖!”海珊珊道:“走右边,顺断崖前进

看看。”

  太叔夜依言向右,走远不到半里,忽听后面追上一骑海珊珊回头一望,娇笑道:

“玉姐追上来了!太叔夜轻声道:“别大声,前面有人!”海珊珊闻言一怔,立即朝后

打个手势,阻止尹玉姬说话,微笑道:“几个人?”太叔夜伸出四个指头道:“他们下

断崖啦,都是武林人物,轻功好高。”尹玉姬适时赶到,似已听出他说的一切,悄声道:

“后面也有不明的江湖人物现身,尹忠说并非与我等有关,特此要我赶上通知你们。”

  海珊珊眼看太叔夜停骑下马,随即也跳落地上,问道:“不走啦?”太叔夜悄声道:

“你们在此勿动,让我去窥伺一下看看。”尹玉姬飘身下马,叫道:“阿夜,还是等众

人到齐再动吧?”太叔夜摇头道:“咱们又不打架,人多了反而不妙,我看看就上来。”

声落人起,翻身跃下断崖!海珊珊轻声道:“玉姐,你在这里等后面的人,我也去看

看。”尹玉姬点头道:“阿夜不知谁是我们要找的仇人,你认出后赶快来报信,莫忘了,

我昨天告诉你那些人的相貌还记得吧?”

  海珊珊口中应着,心中忖道:“我才不管哩!”她的身子小巧灵活,循着太叔夜的

去向紧追!自言道:“我个人的功夫非常神秘莫测,我非暗地偷探他一下不可!”太叔

夜追踪前进不知多少路,耳中仍旧未失对方动静,他停停察察发觉断崖越来越深!海珊

珊追了好久还有没发现他的背影,心中不禁着急,脚步也渐渐放开了!突然,自崖石后

伸出一只手来,如风将她拖了进去,简直使她无预防之极!只将她吓得几乎尖叫出口……

  “妹妹,别作声,是我啊。”一声甜甜的妹妹起自海珊珊耳旁,她听出非常熟悉,

回头一看,只喜得几乎大叫!怔了一下,悄声道:“无名姐姐,你为何在这里啊!”她

见的竟是一个美如天仙一般的少女,年纪竟是与她差不了多少,其美真是无可言喻,一

身如银的素装,被山风微拂,飘飘然似雾疑云,只见她嫣然微笑道:“妹妹,你以后叫

我……”海珊珊撅嘴道:“叫你什么啊?你不是不肯说吗?”少女轻声笑道:“叫我云

霓姐姐好吗?”“好啊!多美的名字!嗯,你还没告诉我在此干吗呢?”云霓嫣然道:

“我在查一个神秘人物呀”

  “啊!”海珊珊惊异的道:“你已经够神秘了,难道还有更神秘的人吗?”云霓道:

“这个人是天下第一号神秘人物,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海珊珊闻言更奇,点头道:

“云姐,你看到有个少年男子从这里经过吗?”云霓神秘的点点头,打趣道:“他是你

心上人吧?”海珊珊闻言大急,哎呀一声道:“不来了,姐姐太坏了呀,你怎么乱嚼舌

根呢,他叫病王孙太叔夜啊,说真的,人长得确实不差,听说才只有十八岁,你不是别

人,说真的,我有心……云霓见她羞答答的,轻声娇笑道:“我猜对了吧!”

  海珊珊扬手要打,噘嘴嗔声道:“我要打你啦!”“难道我又没有说对?”云霓放

装疑问的道:“对!对……”海珊珊骂不出口,骄声哼道:“我准备认他作哥哥啊,不

过却难于出口。”云霓的眼睛,倏忽射稀有的快乐之光,轻轻一拍她的玉肩道:“妹妹,

这个主意太好啦,你没有兄弟姊妹,认个义兄照顾照顾那是再好也没有,姐姐预祝你成

功。”海珊珊快乐的道:“我有姐姐呀!”

  云霓闻言一愕,似是出乎意外,海珊珊一见娇笑道:“傻姐姐,就是你啊!”云霓

闻言喜不自胜,双手一捞,将她捞在怀道:“好妹妹,你原认我作干姐姐”海珊珊感觉

她怀里柔软如绵,一阵说不出的幸福猛冲心头,无言的点点头,表示早已有这个心思。

  二女默默的搂偎良久,都觉难舍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白衣怪人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