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40章 重创齐秦威

作者:秋梦痕

五晶童子闻言发愣啦,跳起大叫道:“那大哥哥就是欢哥哥?”云霓哼声道:“你连姓名都不问,可能还在他面前使骄傲哩,我曾告诉你,他的面貌是什么样你竟都忘啦。”五晶童子似感非常难过,垂头丧气的道:“我何以没有问他姓名啊,因为在他要说的时候,那个该死的野和尚突然出来岔断啦!”云霓娇声叱道:“不要说啦,你见了他绝对不止一刻,甚至还使过骄傲性子,如果一见面就和蔼的请问,那能没有时间回答你的道理!”

五晶童子被她骂到事实的真相地方了,只见他的大眼睛滚了两滚,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云霓见他那股顽皮相,显出又好气又好笑地骂道:“还发什么呆,快过来,这是寇大哥,他是欢哥的好朋友,这是海珊珊姐姐,也是你的二姐姐,今后要规矩地听大哥、二姐指教。”

五晶童子似非常畏怯云霓,闻言立即上前,打拱作揖,叫了两声大哥和二姐,抬头来向云霓向道:“姐姐,你为什么这时才来,早一点也免得我得罪欢哥哥和他的老朋友啦!”云霓生气道:“怎么样?我早就知你使了骄傲啦!”说着一指寇敬:“姐姐找寻二姐时,在路途中遇到你寇大哥遭血雾阴魔困住了。”五晶童子知道是解危误时的,急急道:“我们别再耽误时间啦,欢哥哥和那老头儿追了半天了!”海珊珊初见这义弟就感兴趣,她一直在旁边仔细观察而未开口,这时才接口道:“现在不知追到什么方向去了?”

寇敬道:“我们方向不变,仍就朝着天门峰前进,能在前途遇上更好,否则就到天门峰去罢,小诸葛一定会去的。”云霓沉吟一会点头道:“只有这个办法了,寇兄,请你带路罢。”寇敬领着三人立刻动身,沿途送人就打听。”一连三天,沿途都无消息,然而地境却已深入粤西边区,四人走出名城百色时,海珊珊忽然发现一对青年男女在前途岔道奔出,不禁啊声道:“寇大哥,你看那儿是不是太叔叶和太叔真两兄妹?”寇敬由雪花飞舞中注目一下,点头道:“正是他们,因何落群啦?”海珊珊道:“不是落群,而是我爹要大家分开前进的,约定在隆安城会齐。”寇敬挥手众人急进,问道:“隆安城距天门峰只有两百余里,那是万能羽士暗卡广布之地,在这地方会齐有点欠妥当!”

云霓道:“这个避免不了的,凡是要赶天门峰的,谁也休想脱万能羽士的暗卡,好在他不会向赴会之人立施暗算。”海珊珊疑问道:“靠不住吧?”云霓道:“那老道自认有十分把握将天下高手一网打尽,他还要零零碎碎的下手干什么。”五晶童子冷笑道:“我就不信那死神邪法如神!”云霓立叱道:“你算什么?连妈妈都说无人能敌,你凭什么不怕?”

五晶童子硬不服气道:“那万能羽士为什么能控制他?”云霓怕他冒失从事,叹声解释道:“你懂得什么?万能羽士除了有无魂令在手不说,最能使死神畏惧的还是他握有吸天瓶在手,那是专制死神的唯一之物!”海珊珊惊道:“那瓶子真能吸天?”云霓道:“名子是人取的,那能真正吸天啊!”寇敬也感诧异道:“其功效到底何在?”云霓道:“说起来,那瓶子确是有点不可思议的玄奥,听说瓶上刻有不少符咒,凡具超卓内功之人掌有它,念动咒语,运起玄功,瓶中立起无与伦比的吸力,它能吸收云雾,也可吸收各种彰气,而死神最大长处是血雾,谁能吸取他的血雾时,他就无法遁形,恰好这瓶子又对他绝对不利,你们想想看,为什么不惧怕万能羽士呢?”

寇敬道:“夫人说除这瓶子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克制死神了?”云霓道:“已知的还有银汉绿双剑合璧始可将其消灭,未知的岂能预料。”五晶童子忽然道:“前面那两人不见了!”海珊珊首先加劲奔出,大叫道:“我们快啊!”云霓怕她有失,跟随着叹声道:“一夜北风怒啸,岂知竟下起这大雪来。”四人追出将近二十里,突见路侧林中冲出一人大喜道:“是你们!”海珊珊一见认出是太叔叶,娇笑道:“你们当是敌人?”

太叔叶道:“本来就有敌人现身啊!”寇敬急问道:“是什么人?”林中又走出太叔真来道:“两个老者不知是何来路,但却有齐秦威、赫连洪、余龙祖在内,共是五人,行动鬼祟,好象遭人追逐而来。”寇敬向着云霓道:“可能是小诸葛追来的,奇怪?为何只有两个老者,应该是四人才对?”五晶童子抢口道:“你所说的老者是西疆四王?”寇敬道:“那没有疑问,嗨嗨,另两个显已被小诸葛放倒啦!”太叔叶急急道:“他们己进入林后山内去了,我们力量已够,追去看看如何?”云霓估计一下自己人的力量后,立请寇敬首先独追,然后,她将五晶童子介绍给太叔兄妹相识,于是五人悄悄循寇敬去向跟进。寇敬看出雪地毫无足迹,知道对方是提高功力奔驰的,他凭着经验追出两座横岭,眼看前有一高峰挡道,立即朝高峰飞登。刚到峰顶,猛听得背峰下发出一声惨痛的厉叫升起,不禁火速下看,只见下面是一半峰之间的一块平地,这时有三个凶僧,一个黑面老者,和着齐秦威、赫连洪、余龙祖等共七人困住雷欢在作生死的搏斗,地上还躺着一个黑面老者,可能就是那一声惨叫倒下的!

寇敬正待扑下应援,但忽听背后有云霓的声响起道:“寇兄勿动,阿欢正在发挥其无上内劲!”

五晶童子、海珊硼、太叔兄妹都到了,大家看得惊心怵目,莫不紧张至极!都知三僧就是南疆三佛,其功力无一不高于齐秦威,那黑面老者也不弱于赫连洪,七个人似搬出了各自所有的一切在拼命!五晶童子眼看雷欢每一掌,无不有雷霆万钧之威,莫不蹬蹬后退,不时指袭腿挥,使敌防不胜防,只打得七大对手穷于招架,围困之势简直无功,只看得五体投地,暗暗喝彩。他看得喜极忘形,大声向云霓道:“姐姐,让我放五晶蚤助欢哥一臂如何?”云霓闻言大急,娇声叱道:“不准胡来,你要损坏你欢哥的英名吗?要助阵我们还呆在这里干什么?”

五晶童子闻叱豁然而悟,心想:“我怎么这样糊涂!”寇敬刚才也有出手助阵之举。刻自愧想不及止,暗道:“云霓真是小诸葛的知己人儿!”突然,只听雷欢发出一声大喝道:“康西王,你如果不相识,我叫你四王全部死亡,还不给我滚去。”那黑面老者可能就是康西王,只见他陡然闪到阵外,发出阴森森的冷笑道:“姓雷的,你曾闻过西疆七十二洞主之名么?我四疆四王今日被你杀了三人,本人决请七十二洞主出洞复仇!”雷欢那管什么后果,理也不理,拳拳与雪片难分,纷纷朝三佛头下罩落,一气打出十余招,步法一变,攻势又向齐秦威等远扑!云霓看着那黑面老者语落身隐,不由叹声道:“苗疆七十二洞主素有七十二地煞之凶,如真被他搬弄出来,那真是一大祸害。”寇敬似亦知道七十二洞主之名,见她忧形于色,亦叹道:“康西王这一去,那势难避免了!”

云霓道:“希望南疆三佛不要伤亡,否则天竺的十三阿修罗同样会出来,那真是要天翻地覆啦,寇兄最好去警告阿欢一声。”

寇敬摇头道:“在这紧张关头,岂能去分他心神,还是听其自然罢!”仅这一刹之间,齐秦威一招闪避不及,左脸前结结实实的中上雷欢一掌,闷哼一声,张口喷出红血,身体被打得滚下崖去!赫连洪与余龙祖抢救不及,同时翻身窜出,其势似是抢救齐秦威,八成有意逃走!

雷欢双脚一蹬,纵身就待挡住,但起步稍慢,立被三佛抄上力阻。五晶童子一见,立即大呼道:“寇大哥,我们莫放三人逃走!”他音落之余,人却如离弦之矢!寇敬身不由主,拼命跟着其后,回头道:“云霓姑娘,你们在此勿动!”他追着五晶童子从右侧扑到崖下时,赫连洪与余龙祖早已将齐秦威救走,不知去向,仅仅看到地面洒了一遍血。五晶童子不服气,循着几点血迹,仍然一股劲的朝西面猛追不舍,寇敬知道劝他不住,但又怕他有失,于是只好跟着不放。崖上南疆三佛己知不敌,同时边打边退,云霓看出雷欢存有消灭他们之心,不由大声叫道:“阿欢.让他们走罢!”雷欢闻声停手,似早知云霓等到了!

云霓看见南疆三佛走后,立即带着海珊珊行近。微笑道:“仙铃翁没有与你在一起?”雷欢迎上道:“那老儿本来与小弟一起,但追到中途撞上了另一批十三个红衣番僧而分了手。”他眼睛四扫一瞥,又问道:“那孩子那去了,他是云姐什么人?”

海珊珊娇笑接口道:“那是阿姐义弟啊,顽皮极了!”雷欢笑道:“人小鬼大,傲骨天生,他与寇大哥同追齐秦威等去了?”云霓点头笑道:“家母在一月前收他为义子,好在他对家母百依百顺,你是受过他的顽皮气了?”雷欢笑道:“我倒没有什么,惟仙铃翁却被他吓坏了!”云霓微徽一笑,点头道:“仙铃翁生平最怕五晶蚤和神米蟹,当年曾被天涯客逗得不敢露面。”

雷欢自从她送海角琼楼地形图后,心目中对她又敬又爱,但他自撕破赫连孤洁的下衣而看到她的玉体时起,自认是个不纯洁的男子,以此之故.他始终自惭形秽,处处避免对云霓爱慕。云霓对此非常了解,不惟不怪他举动轻浮,反而认为他更加可爱,见他眼光旁视,行近笑道:“小弟与寇大哥可能追远了,我们不要耽误啦!”雷欢忽然道:“还有太叔叶兄妹呢?”

云霓道:“我叫他兄妹先赴隆安城去了。”雷欢埋完地上那具尸体后,领路朝崖下走,接着又问道:“仙铃翁盯上那十三个红衣番僧,看势与南疆三佛有同等功力,云姐可知那是什么人物?只怕仙铃翁要吃亏呢!”云霓想了想后道:“很可能是天竺十三阿修罗,想不到他们已提前进入中原。”她又将康西王逃走后必请蛮荒七十二洞主出来复仇之事提出警告道:“你要当心,一旦遇上,简直无法应付!”雷欢苦笑道:“小弟早就不计后果了!”

云霓忧形于色,但又知道急也天用。海珊珊却不然,她只要眼前看到阿哥无恙,什么后果不后果,她从来就不去想它。

三人追出数十里后,岂知连一点动静都没有,雷欢停住道:“我们是追错方向哪。”云霓也有同感,沉吟道:“我们先到隆安城会着众人再说罢。”雷欢道:“云姐带珊妹先走,小弟一人速度快,还是再找一程为是。”

云霓点头应声,带着珊珊奔往隆陵安,雷欢目送二女去远,立即仍朝前进。其实,寇敬与五晶童子根本没有变换方向,而是他们二人追得急,早已追出八九十里了,甚至还没有追失齐秦威等脚迹。齐秦威的内功奇深,他虽挨了雷欢一重掌,但却并未倒地不起,他摔到崖下时只连喷几口鲜血,人却依然挺立未倒,赫连洪与余龙祖赶到时,他即随二人急逃而去,那是显出只负了一点轻微内伤。

寇敬与五晶童子追到一条狭谷口时,齐秦威等似已有了察觉,他们因情况不明,然亦知逃不脱了,于是都下了决心想在狭谷内死拼。谷后地形更狭,两壁峭立百丈,仅一处有条狭道,仅可容一人通行,寇敬与五晶童子追到时,只见赫连洪独立狭口,他身后却立的是余龙祖,而齐秦威无疑是在二人后一转弯处坐地疗伤。

寇敬扑近大笑道:“人说穷寇莫追,而我竟又追到了,赫庄主,你的威风哪去了?怎么只知夹着尾巴逃呢,我寇某不是要打落水狗,说真的,而是我们的过节太多了!”赫连洪紧张地等他说完后,阴声笑道:“雷欢没有来?只你带着个黄毛孩子来送死?”寇敬看见五晶童子要动手,立摆手制止,接腔道:“你放心,小诸葛还没有收拾南疆三佛哩,凭我与这孩子已够你回老家哩!”他怕齐秦威伤愈难敌,敌声刚停,扑出就是致掌连攻!

余龙祖知道寇敬内功胜过赫连洪,他急急伸拿抵住赫连洪背后,立将内劲贯通其身,存心死抗不退。赫连洪得余龙祖内劲相助后,立和寇敬硬接硬攻,刹时展开一场猛斗!寇敬觉出对方功力奇重,回头大叫道:“小弟动手!”五晶童子闻声上前,与他并立挥掌,哈哈笑道:“这个打法真妙,连一掌都不会落空!”他内功不知学自什么秘笈,真正较寇敬更强!赫连洪一觉这小孩不同泛泛,面色立见惊恐,他被迫得寸寸后退,再也立足不住了!寇敬一见大喜,高声笑道:“只要你退过这条狭谷就完了!”余龙祖和他没有两样,每接对方两人攻击一次,就觉全身真气激荡不己!数百招后,赫连洪己退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章 重创齐秦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