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41章 大施五晶蚤

作者:秋梦痕

雷欢生平末负剑创.但这次却难逃银汉绿之危,他这时带着满身鲜血,重伤不顾,急追不舍,始终盯着齐秦威的背影猛扑。齐奏威根本不知自己那脱手飞剑是否中的,他只听到背后有破空之声而惊惧,忙忙如丧家之犬,急急似漏网之鱼,目注对方,认清天门峰方位狂窜!他内伤愈合,在一夜后,功力远见灭退。雷欢幸有金母玉露液,在体内发生效用,剑创竟在数个时辰之后自愈,他眼见齐秦威逐渐接近,心中默念道:“大仇快要雪清了,爸爸妈妈,你二老在天有灵,请助孩儿成功吧!”

齐秦威恰于这时奔到一处崖上,他低头一察,面上顿现喜色,陡的回身大笑道:“姓雷的,你不必送了,下面就是西江!如不服气,咱们在急流中再斗。”雷欢这时已追到二十丈外,闻声大喝道:“你就飞上天去,我姓雷的也要追到灵霄宝殿!”齐秦威显有仗水功脱逃之心,但闻言后大吃一惊,他听出雷欢亦懂水功,于是争取时间,猛地朝江内扑去。雷欢奔到一看,只见崖高百丈,江水湍急,而齐秦威早已失去踪迹,心中一急,同样地飞扑而下。江流滚滚,势如奔马,一泻何止百丈,他入江即伸出头,顺流四察,除了轰隆之声,滔天之势,再也看不到齐秦威人影。这是黎明不久的时间,江上毫无船只往来,除了水声湍急,两岸猿啼。四野呈现着一遍凄清,他知道终归徒劳,叹声之后,及至对岸平坦处方始登岸.其里程己不知多远。飞雪停舞,北风息啸,天空射下金色的白光,照着遍地如银的世界。

雷欢仗着一身无上内功,丝毫不感有何寒冷,穿过几处树林后,发现不远处竟有个镇市当前。入镇一打听,知镇名果化,距隆安城甚近,于是,他在镇上买了一套新的衣服,找座客店,换下潮湿衣衫,饱食之后,奔大道直赶隆安。未及中午,雷欢已进隆安北门,举日人群,他竟看不出半个江湖武林人物,信步而行,于正街上找了一家隆安酒店,一跨出门,忽觉吸帘闪过一人,注目时,那人竟不知藏到什么地方去了,他心中有数,暗骂道:“齐秦威,这次你如何逃脱!”他装着一无所见,长身就由南门出城,有心在前途拦截,他料定齐秦威非奔天门峰投靠万能羽土不可。齐秦威确在那店前一闪而过,侥幸他先发觉雷欢而急窜,恰好那店是转角之处,他失魂落魄似地冲向另一条街上逃走。

人怕倒霉猪怕肥,齐秦威一生轰轰烈烈,百事随心所慾,但此际一走下风,他明明脱身无事啦,讵料脚还未停,突听一个小孩的声音尖叫道:“寇大哥,咱们追上啦!”不问可知。那是五晶童子的声音,齐秦威连人都不曾看清,闻声直冒冷汗,他无暇择路,一式白鹤冲天,拨身上了屋面,急急朝城外落荒奔逃,寇敬和五晶童子刚好自一家酒店出来,一见齐秦威那副狼狈样子,同时大喝急追!出城之后,齐秦威不敢走大道,他专择山林小道狂冲.看看己进入乱山之内。

寇敬背后那剑伤似己无碍,他与五晶童子追个不相上下,

距齐秦威也不过是百丈之远,一见对方进入山林,心申急得要死,大叫道:“小弟,快放五晶蚤扰乱他。”五晶童子还认为非常好玩,哈哈笑道:“距离太远,小宝贝追不上!”齐秦威所走的方向虽与雷欢相同.但间隔太远,否则非遇上不可,这时他已翻过了数座高峰.正当他奔至一条横岭之际.突见前途人影纷纷,触目之下他猛然刹住势!突然,只见前面有人大声问道:“那是齐堡主吗?”齐秦威闻声一怔,继而大喜冲去,急急答道:“正是齐某,前面可是康西王兄?”

那确是康西王在发问,只见他首先冲出树林道:“堡主为何这等慌张?”齐秦威看出他身后陆续出现七十二个奇形怪装的古人物,心中暗诧道:“那是西疆七十二洞洞主来了!”他一见有了大援,心情立刻大放,朗声答道:“齐某遭敌逼迫而来,快请阻挡一阵!”他们一奔到,康西王立即介绍道:“这是七十二洞主,齐兄放心,雷欢纵有通天澈地之能也逃不了的。齐秦威刚与七十二洞主互道久仰完毕,后面的寇敬恰好只距离三十余丈了,他一见齐秦威身边突增一群怪物,不禁猛地刹住双脚大叫道:“小弟快停,那是西疆七十二洞主和康西王!”五晶童子闻言大惊,刹脚忖道:“这么多人,我五晶蚤如何分配?”康西王虽然不识五晶童子,但对寇敬的那副行头似一见便识,此际见他刹住脚步不追,徒然阴笑道:“半只手,你不敢追了,但逃亦来不及了!”寇敬闻声不理,传音五晶童子道:“我们要当心了,对方必群起围困,不可恋战,咱们准备逃走,如遭围上,专寻空隙突破为上。”

五晶童子闻言点点头,寇敬突然轻叫道:“这次由我选择树林深处走了,注意左面……”他在五晶童子侧顾之余,急叫一声:“走!”人如离弦之箭,领先猛窜,一钻而进树林!五晶童子刚刚提脚,耳听对方群叱同声,刹时在后急钞而到!寇敬仗着地形熟悉闻声大叫道:“小弟跟着为兄勿离开,他们一时追不上的!”七十二洞主,加上齐秦威和康西王,人手太多,刹时展开弧形之势抄上,不亚成群的猎人在追逐两只猛虎,声势之厉,传遍原野!寇敬知道毫无藏躲之机,心中一急,立向后面招手道:“小弟,前面是大道了,山林逃不脱,只有找城镇啦!”

五晶童子猛冲接近道:“这儿距天门峰不远啦,干脆朝那儿逃!”寇敬一想不错,提功就朝大道上冲进!二人这种举动,真正能看出的只有数人,那是齐秦威和康西王,还有三个洞主,他们一见寇敬等二人冲出山林,心中似觉莫名其妙,恐怕自己追错了方向,同时发啸通知围堵。大道上的来往商旅不少,但闻到啸声之后,人人都知是江湖武林起冲突,他们都惶恐地停止行动。

寇敬这时已冲出空地,回头只见后面敌人全部抄上,他恐怕行旅无辜遭难,立即招呼五晶童子离开大道奔走!双方始距离二十余文,两个时辰之后,大道前端又进山口,寇敬看出地形对己方不利,不禁暗暗叫苦,急对五晶童子道:“小弟当心,进入山口更危险啦!”五品童子还没有开口,突见进口处立定三个红衣凶僧,一见不禁惊叫道:“前面有南疆三佛挡路!”

寇敬毫不停止,大声道:“快提全功,我们冲过去!”南疆三佛似亦不识寇敬二人,显出愕然之情,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齐秦威、康西王,和西疆七十二洞主竟施全力在穷追两个无名之辈,甚至还有一个小孩子在内!但距离一近,三人看出寇敬二人都是内功深奇之士时,不禁立起警觉,刹时提功拦阻!寇敬照会一下五晶童子道:“这三个和尚的内功,无不与我们相等,要想冲过去,而又不受他们缠住的话,那就只有来上一次死命猛扑,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五晶童子应声道:“大哥攻中间那个,小弟攻右面那个,不到两丈距离内莫出手!”二人商议一定,距离看看接近了,那中间的红衣僧突然大喝道:“二位施主请住……”寇敬不管一切,立同五晶童子四掌齐出,猛喝道:“滚开!”三佛虽有提防,但却不明二人来历,距离一近,措手虽不致不及,但功力却未提到顶点,四股掌劲,何亚巨浪推舟,右面与中间之僧立觉强大的压力,立足不住,同时倒退而出!寇敬一见得手,跟踪而上,大叫道:“小弟勿停!”五晶童子那能要他吩咐,他还防到左面之僧夹击,在前冲之势未停中,抽空横扫一脚!

左面之僧恰在动机应变之余,确有夹攻之势,但一觉腿影及眼,直觉地拔身上坡,反而逃避不迭。寇敬目虽未见,但耳中已听出是怎么一回事了,在再次攻出双掌之下,不禁大笑哈哈道:“小弟要得!”五晶童子并未迟到,其身更较寇敬为快,闪闪已到二僧面前,大喝道:“让路!”二僧看势不妙,简直毫无回手之机,一退再退,刹那就是二十余丈,寇敬耳听齐秦威等身已进入山口,其攻势等于拼命,一口气迫近,大叫道:“要命的只有向两侧逃!”二僧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似知再阻无效,同时急朝旁闪,其一脚还未站定,张口就是一声长啸发出!

五晶童子已与寇敬过关,早已到二十丈外,他不知那凶僧发啸为何,大笑哈哈道:“鬼叫什么?”寇敬急催快走道:“那是召唤齐秦威等.前途恐另有大敌挡道!”五晶童子诧异道:“难道有天竺十三阿修罗在前途?”寇敬回头一看,只见齐秦威等毫未停止,大急道:“不要猜.我们只有走着瞧哪,你看!他们仍在三十丈外!”

五晶童子匆匆一望前途,只见已到达一处平坦的山谷之中,道路是从夹道数百株巨木中穿过,急急道:“咱们过了树林即换方向如何?”寇敬立阻止道:“两面都是高山,绝对不可改方向!”

刚到林中,突听前面高唱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二位施主请留步!”寇敬闻声暗惊,急对五晶童子道:“是天竺十三阿修罗,这下冲不过去了!”他口说冲不过去,身却一点未停,大喝道:“何方秃驴,敢阻大爷去路!”五晶童子突然抢出,尖声道:“挡我者死!”树林不深,倏忽间已到林后,举目前望,看出数十丈外就是转弯之处,这时红影乱闪,刹时不知何方飘来十三个番僧挡道!寇敬一语不出,提掌猛扑而上,招式太急,不亚狂风暴雨!五晶童子紧紧靠着他右侧出手,大骂道:“红衣和尚竟没有一个好东西!”天竺十三阿修罗的凶名早扬武林,无一不是好斗著称于世,一见二人冲近,二十六只红袖齐舞,出手就是围堵,寇敬连劈二十余掌不得寸进后,便知危险己至眼前,耳听齐秦威等群起抄到,心中之急,简直无法形容!

五晶童子陡然将左袖一抖,传音寇敬道:“寇大哥,我已放出五晶蚤啦!”寇敬耳听其声,眼看当面数僧情形有异,红袖停舞,竟有三僧举手挖耳,不禁大喜,知道五晶蚤适时钻到那三僧耳中去了,继而又见另两僧连打几声喷嚏,立即传音道:“小弟,快攻那五僧!”五晶童子闻声冲进,力将中间突破,可惜为时己晚,背后刹时抄上七十二洞主!寇敬一见逃走无望,心头一狠,舍死扑到一个喷嚏连天的番僧背后,提掌大吼,结结实实地一掌印上!那番僧根本未加防备,惨叫一声扑通倒地!

五晶童子本可脱因,但见寇敬来到,心中一急,转身回扑,他人小体轻,一钻又入敌围,恰好接近一个抓耳搔腮的红衣番僧,双拳一举翻天印!只打得那番僧滚身而去,卟!恰好撞上赶到的齐秦威脑袋,竟又将他撞退三步!

齐秦威本有内伤,这一下撞得不轻,哇!喷出一口浓血,人竟立足不住!十三阿修罗二死三伤,另外八僧忙了手脚,攻敌抢救,忙成一团糟,如无七十二洞主自四面拉上,几乎硬被寇敬冲出!寇敬哪会象这次死拼过,他见五晶童子复回,反而大声骂道:“无知小鬼!谁叫你不走。”五晶童子这时东避西攻,南钻北拒,打得快速无伦,闻言大叫:“寇大哥,要生同生,要死同死,快揍啊,他们人虽多,但出手有顾虑,我们只管乱打,怕什么!”寇敬也是个身短体瘦的材料,滑溜确是内行,闻言有理,步法立变,刹时展开身法、闪、避、钻、攻,似如流水行云!

敌方共有八十五人,真正能出手的不超过十人,但往往出掌都不能用全力,原因是怕误伤自己人,甚至掌到中途又要收回。齐秦威这时己靠在一株树上,他眼看这种打法不对,但又不便指挥,深知眼前之人没有一个是他指挥得动的,因此只在远远地干着急。

交趾帮主没有动手,他的心计似与一般不同,自从与三佛、四王,齐秦威围攻雷欢失败后,谁都不知他是如何溜走的,这件事连雷欢自己都给忘了!时当午后,寇敬与五晶童子己感脱力之险,深知突围已经无望,五晶童子不断调动他的小宝贝——五晶蚤,凡近身之敌,可说没一个不遭它扰敌得疑神疑鬼,始终没有将攻力集中下手。这种怪现象,只有齐秦威一人知道,但他没有办法叫同党防止五晶蚤。交趾帮主早就看出斗场有点蹊跷,但他想不出是何原故,这时缓缓走近齐秦威身前,装出关怀之情地问道:“齐堡主早已有内伤吗?”

齐秦威故装无事地笑了一声,他恨这心计莫测之人不应在当日悄悄溜走而反问道:“符帮主没有看到齐某曾遭雷欢一掌?”交趾帮主闻言知意.哈哈笑道:“请堡主见谅,符某当日之走,并非怯于雷欢!”齐秦威听他话中有因,正色道:“齐某不敢动问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章 大施五晶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