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42章 大力狮王

作者:秋梦痕

仙铃翁急急道:“卜昌还未完蛋,可能是受到某种魔阵所致,当日我老人家所闻.只是他的怒吼声音而已!”雷欢搔头皱眉,总想不出一个办法去救授,正当心烦之际,突听有人大声哄起道:“雷大侠到了!”声还未停,峰顶刹时乱动,凡无邪行者,纷纷朝雷欢扑来招呼,但亦有纷纷奔往道现而去的,顷刻之余,壁垒分明。雷欢无法一一招呼,原因有十分之八的群众他都未会过面的,他只好高举双手大声说道:“朋友们,会无好会,雷某务请各位当心提防,凡来赴会的武林朋友,拟请抱定参观为上,肺腹之言,难免直率欠当,祈请各位原谅。”正当此际,观内突然鸦雀无声,群豪知道有异刹时平息凝望,只见道观正门大开,阴森森地奔出两行赤骨教徒出来,领头者为青衣,计每面三十人,继出为黑衣人,数目相等,最后为白衣级,每边十人,及至最后两人到达大门口时,两面一致停步互转,面对面地挺立,每人手中都持有长剑一把,剑尖朝上指,捧端当胸,显出煞气腾腾,阴森中又带示威这势。仙铃翁大声道:“万能老道出来迎客了,他居然摆出这套鬼花样!”仙铃翁说完领先行出,雷欢、寇敬、五晶童子则紧紧相随,后面群豪自动排成两行跟进。

恰当此际,潭南面居然又行出一大群,与这面一样,分两行直往大门走去,雷欢看了一眼未开口,寇敬冷哼一声道:“他们真不怕死!”仙铃翁回头向雷欢道:“那些蛮子是谁?”雷欢笑答道:“西疆各蛮部洞主,与齐秦威同行的是交趾帮主,他后面那一群可能是交趾帮内高手,走在最前面的你老认识。”仙铃翁道:“那是南疆三佛之二。”寇敬接口道:“他们这批人如在最危急之时,很可能会向万能羽土投降的。”仙铃翁摇头道:“万能羽士不会要的,他的志向我老人家最清楚,绝不致成立什么帮派,他生平只要压倒天下武林,人人尊其为武林至尊就行了。”现门内突然响起一阵钟鸣!紧跟着走出八个黄衣道冠,气势严肃的中年道人,双手捧剑,两眼前视,一直朝外缓缓行出,八人之后导引着万能羽士,只见他仍是紫袍金冠,面色阴沉。八个道人行到赤骨教徒之外十丈处停下,万能羽土则快步踏出,沉声念出一声:“无量寿福!”音后,环扫一眼天下武林,朗声道:“贫道蒙天下武林不弃,如期赴约,真乃天门峰开继往未有之盛会,惟贫道迎接来迟,务请见谅,今备素席于道观,略表地主之谊,祈请诸位赏光是幸。”言罢,转身率众而入,他竟连当年对手仙铃翁的招呼都不打!仙铃翁回头望着雷欢道:“这老杂毛派头不小,我们抢出那批人前面,不要搞得没座位。”

雷欢暗笑道:“此老肚子饿啦.恐怕吃不到哩!”前殿虽然没有三圣像,其宽大确实骇人,计有两百桌席分三面,左右各摆几十桌,余下二十桌在正面,占地未及全殿之半!仙铃翁立抢向左面一徘,传音雷欢道:“正面是主人席啦!这杂毛原先只有百桌,现在竟增加了一半,可能还有高人到达。”

雷欢看出座次与一般请客不同,问道:“前辈,这象什么?”仙铃翁笑道:“这是真正江湖大会的摆法,绝对不许有背后面对的座次,原因就是防有寻仇暗袭的举动。”左面坐下未久,另一批相继而入,同时,万能羽士亦率领赤骨教徒和八位中年道人在正面席旁凝立,他亲同八个道人居中。全体入席后,他将双手一摊,朗声道:“素席不恭,诸位见谅!”说完他自己首先落座,全体鸦雀无声,一致坐下后,他又起立举杯道:“天门峰的冰理花露曾闻名于当年武林,饮之精神气益,故备一杯,为诸位洗尘!”全体起立,一干而尽,仙钟翁这才开口大笑道:“羽士可否宣布大会意义?”万能羽士摆手全体坐下后接道:“齐施主,当年瀚海大会意义为何?”仙铃翁哈哈笑道:“那是武林鸿门宴!难道你这老杂毛也想称尊武林不成?”万能羽士嘿嘿大笑道:“今日之会略与当年不同,当年以死为止,今日以服为赢,同时还选拔一批一流高手共赴海角琼楼夺取长生诀,当年之会重在霸道,今日之会童在仁道。”雷欢忽然起立问道:“如何选拔,又怎样才能比出武林至尊?”万能羽士立即拿出一张名单道:“凡有名在这上面者无须再经先拔,他已属一流高手以上,单上无名者,须经过贫道八大弟子之剑阵,能冲出的才有资格共赴海角琼楼,至于选拔武林至尊却与选拔一流高手不大相同,诸位都看到观前那个深潭和石柱,贫道仿照普通武林打擂台之法,自认第一场台主,凡有人将贫道打下石柱者即为第二场台主,谁能打到最后而不败者,他就是武林至尊。”

他说完扬手一抛,名单宣往交趾帮主飞去,朗声道:“请符施主操劳唱名。”交趾帮主符显伸手接住.起立朗声念道:“七槐居土张天和!”仙铃翁闻声大叫,立将符显念声惊停。他瞪眼向万能羽士问道:“张天和还没有死?”万能羽土嘿嘿笑道:“已死的单上无名,贫道为了写此名单,曾请死神花去整整一月功夫,齐施主定知死神之随而不致有误。”仙铃翁悄然坐下,传音雷欢、寇敬、和五晶童子道:“你们当心,名单上定有当年大会不少异人!”符显又念道:“大力狮王巴东……”谁科他声还未落,大门外突然响起猛吼,如风冲进一个巨无霸来,停身殿中,指着万朗羽士大怒道:“万能杂毛,你竟敢不亲出迎接!”这巨人原来就是大力狮王巴东,只见他豹头环服,身高体粗,红发如蓬,满脸络腮银髯,根根戟张如针,真有气吞河岳之势,他大步走往正面席次之际,一眼看出有仙铃翁在座,忽又立住大吼道:“哇呀呀!原来还有齐糊涂啊!”仙铃翁起身大笑道:“大笨牛.我当你是眼高于顶呢,怎么着,七槐居士没有与你一道?”

大力狮王一步扑到他面前握手大笑道:“谁愿来吃万能杂毛的无肉淡席,我老巴到此只是代表而已,知有你齐糊涂在场,由你当代表不就够了。”他说完也不坐到正面席上了,一屁股插进仙铃翁下手落座!万能羽士毫无办法,目示符显道:“符施主,请再宣布名单!”交趾帮主环视了全殿一限,他看出所有的目光都惊注在大力狮王身上,又朗声唱道:“黑龙神掌逢云朋,大漠旋风乔能,森林乌豹隆声!”万朗羽士起身携手道:“刚刚念到施方之号,岂知施主就到,快请上座!”大力狮王猛然大喝道:“小子别念了,他们都到了!”

符显被他这一岔,心头又惊又怕,但又不便发作!仙铃翁侧面诧问道:“他们都没死?”大力狮王宏声道:“活的就是这些,其它都回了老家!”他在这面答话,符显的声音又起,“仙铃翁齐天同!”他念出这后,眼角看着仙铅翁,显出诧异之色!仙铃翁向他怪笑道:“你念吧,我老人家听到了!”寇敏暗对雷欢道:“这老儿原来名叫齐天同。你的叔叔却又叫不同!”雷欢恰好与大力狮王是邻座,侧顾二眼,回转来对寇敬笑笑传音道:“今天的热闹够看的,当年老辈存下来不少!”

耳听符显声音更高:“齐秦威、赫连洪、余龙祖……”雷欢突然打岔道:“赫连洪和余龙祖已遭齐秦威杀害!”他的声音一落,全殿立起哄声,只哄得齐秦威面色大变,万能羽士忽然立起大声道:“已死就除名,诸位请肃静!”仙铃翁狠狠地瞪了齐秦威两眼,似有恨无所出之概!大力狮王巴东已发觉,问道:“那就是令侄齐秦威?”仙铃翁恨声点头道:“那是畜牲!”符显在众声平息后又念道:“飘海叟羊舌化,浮海叟左丘光,仙海叟东郭明!……”大力狮王忽然立起,面对万能羽士问道:“这些称叟的到底是什么人,当年可没有这号人物?”万能羽土起身答道:“那是海角琼楼人物!”他转面又对符显道:“请符施主删去琼楼人物之名!”

符显眼看名上还有五龙老人、烟波鱼姑、海角夫人,乐正云霓,名下都注有海角琼楼四字,于是按下不念,又朗声道:“南疆金声佛,南疆银声佛、西疆……”他念到这里一停,面对万能羽土道:“本疆二十八位洞主和本人都在会,在下不与再表了。”万能羽士点点头道:“后面还有谁?”符显道:“还有雷欢、寇敬、五晶童子,东川四老、海天察、雷不同、卜昌、关洛三剑、火祖、毒姥姥、碧天真君、翔云散人、慈光夫人等十八人。”

万能羽士起身道:“有劳符施主,在场诸位也许有功力超过名单之上人物,那只怪贫道疏忽未详,如有不服者,权请在比试时多显奇能,现请开怀痛饮。”

大力狮王转面望着仙铃翁道:“后面人名我老巴一个不识,惟近日出山后听说有个什么白衣人雷欢,是位后起之秀,此人是否在座?”仙铃翁哈哈笑道:“在座是一点不假,那就只有让你自己观察是谁了!”大力狮王的环眼乱转一个劲地在殿内搜索,心想:“这人的年纪一定不小了!”雷欢闷声不响,惟寇敬与五晶童子几乎大笑出声!大力狮王看了一会摇头道:“大部分都将内功隐去,我老巴无法察出,齐糊涂,你别逗弄我开胃了!可能还未来哩,先说说看,他的功力如何?”仙铃翁大乐道:“我姓齐的先问你一句,在当年武林二十八大强手中,我姓齐的功力如何?”大力狮五郑重道:“论真正功夫,二十八人都不差上下,除天涯客和海角客稍强有限外,拼起来非十日十夜难以看出谁居下风。”仙铃翁偷看一眼雷欢后答道:“这就有个比较了,以目前而论,你我联手恐怕还拼他不了千招!”大力狮王闻言大惊,猛的放下酒杯!陡然站起道:“你齐糊涂己败了阵?”仙铃翁急急拉他会下道:“笨牛,别大惊小怪,你看看,大家都被你惊动了,我虽没有和那小子真正拼过一次正式的,但却心里有数,刚才之言,我还在脸上贴了金哩,说真个的,除了你我之外,再加上万能杂毛也难斗他千招啊!”大力狮王似知他从来不说夸大之言,颓然坐下道:“万能杂毛可害若咱们了,既有这种人物到场,那还要争什么武林至尊!干脆投降不就得雷欢几乎忍悛难禁,尽量克制笑出,但寇敬和五晶童子却就忍不住了,同时卟嗤笑出声!仙铃翁生怕这巨人发觉,故装作正色道:“笨牛,你别大意,雷小子对我们无害,他敢欺侮老前辈吗!当心的倒是那万能杂毛,他将我们引来此地之意,其中大有阴谋哩!”大力狮王哼声道:“大不了想拖我们去捣乱海角琼楼,这点对他有害无益,一旦夺起宝来高手越多,分到他的成分越少,七愧居士说得好,我们去是去,但不愿杀害海角客的家人,得宝全凭缘法。”仙铃翁点头道:“这一点我姓齐的倒信得过老朋友,但是,去得成去不成还是未知之数哩!”大力狮王又待大吼,但他大嘴一张,又平下声来道:“谁说去不成?死神、七情神、六慾神他们那一套邪门能将咱们生吞了?”

仙铃翁叹口气道:“笨牛,你别自夸,论辈份,死神师兄弟要比咱们高一辈,论真功夫当然不怕他们,若谈到邪门时,咱们不惟没见过,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过哩,我担心是他们还没露面,无疑,早就隐身在做怪啦!”大力狮王沉吟一会不语,低头狼吞虎咽,在道土们连上数道菜后,他这才传音仙铃翁道:“我老巴临来之时,七槐居士曾说过,死神兄弟的血雾隐身不必担心,他们纵算练入化境,其尸臭永远难去,咱一旦感觉臭味近身,那就狠狠揍他们,惟有一点,他们七情、六慾网实在厉害非常,那是一种前古魔阵,被困即入迷途幻境,除了提功守住心神,挨过七日之期外,毫无别法可抗。”

仙铃翁道:“论这些鬼名堂,七槐居士较我高得太多,他既有警告在前,咱们多少也知个底细!总比盲目行事要好得多。”他立将这个消息传音雷欢道:“小子,快传下去,毒潭中可能就是这个把戏!”万能羽士一看酒过数巡后,忽然起身道:“诸位,贫道要先告退一会了,诸位只管尽兴午时一刻请到现前散步,如二刻一到,曾经提名的请到潭边去,未曾提名的请到观后应试!”仙铃翁立即起身,急急招呼雷欢道:“小子,大家先观察那毒水潭要紧。”他们这面一动,左面之人亦跟着走出,惟独齐秦威落至最后才出殿,他显然是怕仙铃翁和雷欢问罪!

其实仙铃翁怎么也不会将家丑当众抖出来,而雷欢已不将他放在心上,他只要有空,随时随地都可要齐秦威的老命。万能羽士一直奔往最后一处秘室之中,他在墙壁上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章 大力狮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