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43章 异域觅琼楼

作者:秋梦痕

天门大会已成陈迹,海角琼楼也没消息,这日是天门大会后的一月之末,也就是普通人们的除夕之日,家家户户为了度除夕,过新年,真正是忙得不可开交而热闹非常,但谁都不知在上月的此日,武林中曾经在天门峰展开过一场空前未有大决斗。

这一日惟有那阳关大道、名山胜水被遗弃了,冷清清、静悄悄,却没有半个人影来此欣赏。仅仅在镇南关外,安南边境的一条地满白雪的通街之上,居然出现一个踽踽独步,颓唐消极的青年,只见他,蓝衫白靴,丝带飘飘,背后插着一把古色的剑鞘,长不过三尺,鞘内剑柄中分,显为合鞘双剑,最奇的是他衣单而不见其畏寒!但却是缓缓地向镇南关迈进。

从风度和仪表上看来,他不是交趾人,也不是安南人,而确确实实的他竟是一个具有悠久民族气质的大汉青年。他在午后不久进了镇南关,抱着疲乏的脚步,慢慢地行进一家不大兴旺的老客栈,但他没有向店家招呼唤什么,却一直走到店后上房。掌柜的似对他非常熟悉,甚至显出关怀之情,紧紧的跟在他的后面道:“公子,你老这么久的日子才进关?”青年叹口气道:“老掌柜,别问了,地点没有找到,冤枉这一趟了。”

掌柜的是五十开外的老人,他满面怜悯之色地道:“快休息,你那朋友全好啦!”青年突然挺挺脸,精神陡地大振喜道:“他在房里?”掌柜的呵呵笑道:“贵友是个急性子,他哪能呆得住啊,饭后出门还未回来哩。”青年闻言一怔,诧异道:“这地方没有熟人,出去干什么?”掌柜的抢步上前,侧身替他推开房门,继而跟着入内,一面倒茶一面笑答道:“他临行时说要散散步,并未提起会友啊.关内风景不错,名胜古迹有的是,可能留恋忘返。”青年忽觉身上尽是雪花,随又走到门外抖了一下再进房,坐下后问道:“老掌柜,还有吃的吗?”店家连声应道:“有有有,新年大节,哪能没有吃的,可惜伙计都回家了,必须小老儿自己动手,公子,小老儿先替你打盆热水洗洗脸再说。”青年人急急招手道:“老掌柜的,你别操心了,下雪的天没有灰尘,你老看,我连靴子都没弄脏哩,有吃就行了。”掌柜的呵呵笑着点头道:“那么请公子就躺一会罢,小老儿马上给你送来!”

青年见他带门去后,这才解下背后古剑挂至床头壁上,他并未躺下休息,探手在怀里摸出小地图,坐下详细查看,喃喃自语道:“这地方真正神秘之极,近海的居民不知尚有可说,难道连渔民、船商都不知吗?红点标示,我并没找错方位呀!”

忽然,他拍着桌子道:“糟了,我为什么不雇条船沿岸去查明,嗨,这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这十天风雪劳苦,硬是冤枉极了!”在他收好地图之余,店家恰好送来吃的,一碗肉、一盘鱼,一盘整的红烧鸡,外加一大碗年糕萝卜,看样子都是过年的货色,店家摆好之后,指着一壶热气腾腾的老酒说道:“公子,这是安南酒,不弱于咱们贵州茅台,你先喝两杯,保你寒冷全消。”青年激动的道:“老掌柜,谢谢你,请坐下来共饮几杯如何?”店家笑着道:“年节虽无客人上门,但前面没人看客,公子,恕小老儿失陪吧。”

青年叹口气道:“远方游子,打扰你老过年,于心何安,老掌柜,那你请便罢。”店家出去不久,又在门外问道:“公子,酒够吃吗?要不要添饭?”青年笑答道:“老掌柜,酒喝不完,饭也不要了。”

饭后,店家自动收去碗筷,时间却已到了未初,忽然,店前有人大声传入道:“小诸葛,你回来了?”青年闻声出迎,见面大喜道:“寇兄真好了!”原来这青年竟是武林无上高手雷欢!而进门的却是半只手寇敬!寇敬刚刚进门就轻声急问道:“你是去援海角琼楼去了?怎么样了?”雷欢陪他坐下后叹声道:“寇兄请原谅小弟,我是因为心急之故,没有等寇兄醒来就走了,讵料心与事违,这趟赴援竟没找到地点,冤枉奔驰整整的十天!”

寇敬叹声道:“你我之间,还有道歉的,只有援救未成倒是憾事,当我醒来时甚为清楚,当时就知你到那儿去了,但却不知你是如何救我出阵的,也不知你如何将我救活的,此事你必须说的详尽,还有同时遭困之人呢?”雷欢戚然慾泪,幽幽叹道:“敌人死恨虽然对我们有益,然众老之死,但却死得大冤了,简直就是正派武林一大无法挽救的损失!当初之事,真正一言难尽!”

寇敬似对当初之事的结果不知情,闻言大惊道:“仙铃翁等六老都死了?”雷欢点头叹息道:“无分正邪,全部被幻境所引,一致行进了七情、六慾阵心石室,好在你是被我拉住,不然哪有活命!”

寇敬回亿当初情形道:“我自坠下潭底后,根本就心乱神迷,只知身在无边烈火之中,仅仅眼前有一条非常难行的小道上没有火,因此就拼命前冲,奇怪的是那条小道永无止境,直至我奔得饥饿难挨,脱力晕倒为止,此后就一无所觉了!”雷欢道:“我却与你不同,下潭之后,虽然知道运功抗水,但眼前所见的竟是无边原始森林,耳中只听见一个凄惨无比的少女声音,不断哀嚎,起初知道是敌人的邪术作祟,但听久了却就渐渐入迷,而且听出那声音就是赫连孤洁所发!”寇敬暗叹道:“你是被那声音引逗入险的。”接着问道:“你如何拉着我的?”

雷欢道:“那是你命不该绝,在我拼命追寻那声音之际,也就是筋疲力竭之时,忽然觉得我自己体内有股庞大无比力量在向外猛烈冲激不停,因此之故.使我如昙花一现的清醒,猛觉身在一处石室之前,同时亦发现你狂奔而到!”寇敬道:“你就是那时将我拉住的?”雷欢点头道:“拉是将你拉住了,你也没有挣扎.但我自己又迷了,竟拉你走到一处繁花似锦的绝谷之中,始终无法找到出路。”寇敬叹声道:“死神兄弟这个邪阵真正厉害至极,后来不知你如何走出来的?”

雷欢道:“我们虽然入迷,但走的时间却毫无差异,我记得是走了整整十天十夜.后来一回忆,那竟是一点不错,其实幻境中日夜并非真的.但时间却又完全符合。”他停了一停,抬头想想又道:“在那段时间里.我记得曾被体内那股力量冲醒过三十余次,但每次都是一醒又迷,侥幸在最后一次清醒中,那也是瞬息之间的事,我竟发现活尸卜昌的尸体就在眼前,同时还看到他的银汉绿阴剑仍在右手中握着,当时我左手拉着你,右手抓着我自己的银汉绿阳剑,竟毫无意识地俯身就抓,立将阴剑和阳剑合而为一!”寇敬忽然四顾,一眼看到他剑挂在壁上,一把将剑取下,同时抽剑出鞘,哈哈笑道:“双剑合璧!那是双剑合璧之功啊!”雷欢依然未动,他竟毫不提防寇敬!相反还微微笑道:“当时双剑一合之下,我立刻完全清醒,同时听到有无数的怪声四起,环视之余,我们竟被因在室中!”

寇敬突觉自己刚才举动失常,内心悚然大惊,立将双剑入鞘,仍旧挂在壁上,回头见雷欢那种诚恳无疑之情时,心中又佩又敬,激动加自愧,不由得泪水盈眶,同时也庆幸得此知己而欣慰,他竟忘了雷欢在说什么了!

雷欢似已看出他的内心,只微微笑道:“寇兄,你知道那巨大石室内的情形如何?”寇敬平息了胸中的情感后接道:“石室中全是死尸!”雷欢道:“三十二具真死人,六具假死人!”寇敬惊诧一怔,问道:“这是何解?”雷欢道:“卜昌、南疆二佛、交趾帮主、西疆二十八洞主都是真正死亡,竟连精血全枯,七槐居士、大力狮王、森林乌豹、大漠旋风、黑龙神掌、仙铃翁等六老功力全散,那还是我及时将双剑合壁,稍迟一霎都无望了!”寇敬叹声道:“你不是说他们都死了!”

雷欢戚然:“站在武林特等高手之地而言,失去功力还不如杀了痛快,我所说的死,那是不忍说他们功力全失啊,你想想看,六老此际如果遇上仇敌时,那种罪你叫他们如何受得下去?”

寇敬急问道:“六老现在何处?”雷欢道:“当我将你抱出潭底,施出全部内功将你几乎消失的内功挽回时,时间又过了一天,于是再将六老一个个抱出来急救,出乎意料之外,人却与常人无异,恰在这时,我即听到峰顶有了异声,幸好不是敌人,那竟是东川四名查探而来,我当时发现他们后,立即出声招呼,见面说完经过后,东川四老问我如何处置六老和你,我即请其护送六老至一安全之地藏起来。”寇敬道:“藏在什么地方?”雷欢道:“东川四老说,如果我要随时去探六老,他们就将六老带往嵩山少林寺去,因四老即为少林俗家弟子。”

寇敬道:“少林确是好地方,于是你就背我奔向镇南关来?”雷欢道:“临行时,七槐居士曾说过,假设我得到长生诀的话,他们六人不惟前功可复,而且愿替武林永持正义。”寇敬道:“他们已往只顾自己,虽未作恶,但也很少为善,这次似被你感动回头了,可惜没有我寇敬残废醒悟得早。”雷欢微微一笑道:“因此你比他们幸福!”

寇敬正色道:“那都是你的赐予,我寇敬只有铭刻在心。”

雷欢道:“大哥,知己不言恩,你我都非庸俗,讲这些干吗?”寇敬点头道:“你背我到此,中途日期不少?”雷欢道:“一共七天,你一直就没有醒过,但我很放心,因为你毫无危险象征,而且在这不起眼的客店里,店家又是老实人,因之我拜托店家照顾后就动身走了。”二人一直谈到天黑,店家又送来晚饭,二人吃过后,寇敬问道:“此地不可久留,下一步作何行动?”

雷欢道:“你再休养两天后,我们就动身寻找万能羽士和死神兄弟,有了双剑合璧,我再不怕死神兄弟仗血雾隐身逃走了,先将他们四人消灭后,我们再慢慢探寻海角琼楼,事情多得很,只好按步就班地去完成。”寇敬摇头道:“我不要休养了,刚才在野外试过,我毫无不适之感,要动身就动身,最好分开去查,两人各奔一方,不怕他们不愿形迹。”

雷欢诚恳道:“就动身是可以,但我不放心你单独行走,这四个魔鬼一日不除,你的安全我是不放心的。”寇敬激动地道:“我残废都听你的,你坐着,我去结帐。”雷欢见他出房后,立将银汉绿背妥,不待寇敬回来,急往前面行出。店家见他出来,拱手作揖道:“公子真要走?怎么不过年再行啊?”雷欢拱手道:“谢谢老掌柜,我们打扰良久,目前有点急事,必须马上动身。”

店家殷勤送二人出了大门道:“公子如果再来镇南关时,一定先到小老儿这里吃饭。”雷欢拱手告别道:“一定,一定,老掌柜请留步,咱们再见了。”寇敬见他对普通人也是一般诚恳和善,更觉得他令人可爱,微笑道:“先往那方走?”雷欢道:“不要择方向,撞到哪里是哪里。”寇敬笑道:“这不行,幸有我略识江湖地势,否则你不走尽冤枉路才怪,对了,想到你这次冤枉跑了十天,可能在沿海一带。”

雷欢道:“我是根据地图上那红点查去的,方向没错,同时也寻到海边。”寇敬摇头道:“海角琼楼附近决无人居,地图一寸,差有百里,你不沿海找寻险峻幽秘之处,如常人能到之地,那还算什么世外仙境?”雷欢苦笑道:“当然是错了才走冤枉路,下次就不会这样傻寻了。”二人看看走了不近的路,寇敬忽又问道:“万能老道和死神兄弟不知是否还在海角琼楼未动?”

雷欢沉吟道:“我看不会在那里了,海角琼楼中人如果事先逃避,他们即毫不势力的放心取宝,一个月时间那还有不得手远离之理,纵说有所抵抗,那决非万能羽士和死神兄弟之敌,也会被他们夺宝而去。”寇敬也有这个想法,闻言默然不语,良久才道:“听说长生诀是在琼楼晶壁之内,连海角客父亲都无能取出,试问万能羽士和死神又有何能?”雷欢道:“凡事不可预科,有的是机缘巧合,亦有人定胜天的。”寇敬大笑道:“为了金母玉露液,我也想人定胜天,但却被你这机缘巧合地得去了。”雷欢苦笑道:“如早知要遇那大的危险,我情愿不要了,现在想起来仍是胆颤心寒哩。”寇敬忽然道:“这次出困,无疑又是金母玉露液的功劳!”

雷欢想起体内那股巨大的力量冲激时,点头道:“除此别无可解!”二人走了整整一天,前途已现出一座城门,打听之下,知为明宁城,寇敬道:“咱们进不进城?”雷欢道:“不进城,最好连夜赶路,只要择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章 异域觅琼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