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44章 孤屿阴阳道

作者:秋梦痕

雷欢感慨地详说经过,只听得雷不同和黄龙冷汗直流,事已成过去,讲起来仍然心惊胆颤。黄龙回头望望雷不同:“这样看起来,海角琼楼八成是完了!否则他们不会找隐秘之地呆下来,显然是在练长生诀了。”

雷不同叹声道:“我们一直没有找到海角琼楼之地,也许至今连尸身都无人去埋!”雷欢知道他们已探得万能羽士的落足之地,恨声道:“他们距此有多远?”黄龙道:“七十里海道,非船不能到达。”四人进了城,黄龙道:“各位当心,他们在城中有眼线。”他将三人带到一条僻巷之内,推开一个非常破烂的小门,急急道:“三位快请进。”门内霉气甚重,左转右弯,经过了数处才来到一家古老的房子内。

黄龙让三人坐下后道:“我临时想到这地方最秘密,不同兄从前没来过吗?”雷不同微笑道:“看样子准备就要下船?”黄龙道:“黑夜行船最秘密,吃的船上都有,到此之意,只是商量计划而己。”雷欢道:“线索是谁发现的?”黄龙道:“就是令叔和我亲自探出的,那是一个非常冷僻的小岛,但离此却只有半里地,我们不敢将船驶近,只发现齐秦威和一个道人偷偷地从这儿坐船上的。”

有道人与齐秦威在一块,万能羽士和死神兄弟必在该处无疑。雷欢沉吟一会,他急对寇敬道:“大哥请和家叔、黄龙坐一船,我单独坐一船,船上不宜多带人手,只带几名驶船的就行了,一旦到了目的地时,你们的船不可接近,仅我一人去就可。”雷不同闻言大惊道:“我和你黄叔不去可以,难道不要寇大侠去帮助你?”

雷欢道:“小岛上除了几个重要人物之外,他们不会带人手在彼,惟海岸上才有他们的群众,叔叔这条船甚至还不能靠岸太近。”雷不同深知他的判断从不出错,于是默认不语。二更刚起,港口外偷偷的驶出两条如飞快船,船上没有灯火,沿岸南驶,顺风扬帆,船行似箭。

天还未晓,两船到达一处危崖之下,一船即告停航,另一支船直向海外一个黑点进发,速度却渐渐缓慢。黑点越显越大,船上忽然传出一声轻喝道:“黄明兄快停航,将船下锚。”这正是雷欢的声音,讵料他身还未动,距离约一箭之远的岸上,突起一声阴森森的长啸震耳,声落话断,有人大蝎道:“姓雷的,你们的行动贫道早知甚详了,你竟敢迫死我两个弟子!”雷欢闻声大惊,已知隐秘不住,朗声叱道:“万能道长,现在我们是该决斗的最后一场了。”

他声落人动,陡然拔空冲起,竟如流星般射到岸上!一箭之远的海面,他连生命都不要。万能羽士似己知道他上了岸,声音不知从何处传出,接道:“决斗的时间确是到了,不过,贫道还想查探一点消息。”

雷欢脚踏实后,停身大笑道:“彼此都是同感,你先问罢。”他早有预料,背上双剑此际全藏衣底,他知道,如死神一旦发现他双剑在握,很可能就会远走高飞。万能羽士无疑就是因这个而探问,只听他阴声冷笑之后接口道:“贫道那座大阵的滋味如何?”雷欢闻言暗笑,心想:“你套问罢!”不加思索,立即道:“算不了什么厉害,依然有人生还!”

万能羽士阴笑道:“卜昌一定活不了?”雷欢闻言有悟,忖道:“他在查双剑是否合璧了!”沉声道:“卜昌现也在找你算帐!”他来上一句虚实莫测的话,硬叫万能羽士上当。万能羽士陡然大笑哈哈道:“再说下去?”他似确定卜昌已死了!雷欢道:“六老功力全失,二十八位洞主和符显,南疆两佛却不知下落,据我想,很可能是早出来了吧!”他又加上句半真半假的话。

万能羽士更笑得非常开心,接口道:“小施主,贫道刚才始回此岛,你知道曾去过那里?”雷欢道:“由天门峰回来,经过钦城,探得令徒之死,且知我们要来?”万能羽士大笑道:“全对了,贫道还告诉你,当年六老现在少林寺,这一点你说了真话,他们功力全失了,哈哈,那还是未近七情六慾阵主阵之故。你仗金母玉露液救得一命,附带还将寇施主拉了出来?这点是死神失算之罪,只可惜那些洞主之辈死得冤枉,他们本来是替你陪葬的,结果主人未死,而他们到全在阵心回老家去了!”雷欢闻言一呆,暗忖道:“那阵自我出来后又复原了,双剑合璧竟只能破去一时!”忽又庆幸地笑了:“这也好,这老道无法猜出我已得双剑!”万能羽士又笑道:“撒谎你不是内行,下次再加以考虑再开口,现在轮到你问了。”

雷欢道:“你被海角琼楼中人物打败到此?”他问得巧妙使万能羽士愕了一下,接口笑道:“你很聪明!”停一下,似在考虑什么!接着道:“你相信那场夺宝之斗如何?哈哈,贫道带去的属下死在琼楼之下的海底.但他们却全数无存!”雷欢闻言又惊又疑,厉声道:“本少爷虽未查出海角琼楼之地,但却不相信你的鬼话!”

万能羽士大笑道:“假设长生诀己到了……死神手中又怎么样?”雷欢听出其有点含糊,暗忖道:“长生诀落到他们手中是不假了,这真是要证实其言之事,否则他不会说出,但不知是在死神手中还是在他自己手中,既然长生诀被夺,那海角琼楼也就真完了,所死的都是我非亲即友,这个仇非报不可了!”

他本就有动手之意,但想到长生诀为拯救六老唯一之物时,又咬牙忍住不动。

万能羽士显已看到他所立之地,又哈哈笑道:“怎么样,长生诀使你着迷啦?”他不知雷欢与海角琼楼有层非常关系存在,还认为雷欢是在思索夺取长生诀之计,这声大笑立将雷欢唤醒,沉声道:“你既得长生诀,那就施展诀上神打试试?”万能羽士显又存了什么阴谋,只见他忽然现出身,传音雷欢道:“长生诀非常难解,不是短时间可以悟澈其奥的东西,何况现归死神兄弟霸占!除非你我合作,设法将死神兄弟除去,得手后共参其妙如何?”

雷欢何等谨慎,撒谎道:“如何才能将其兄弟消灭?”万能羽士又行近一点道:“非双剑合璧不可!”雷欢闻言大悟,忖道:“他仍在试探!”立接道:“除非你设法叫死神撤去七情、六慾大阵的阵心石室,否则何能得手?”万能羽士似是大放宽心,阴阴笑道:“另外还有一法可想,不知你愿不愿意?”

雷欢道:“说出听听!”万能羽士阴笑道:“他们无法近你,相反,你也无法看出他们兄弟的身形,如要消灭他们,只有将其兄弟引到一处死洞之内,由你把住洞口,贫道则在外放出吸天瓶,双管齐下,既不能避,也不能隐,如此则一举成功。”雷欢明知他是阴谋但不得不顺从其意,点头道:“如要确悉长生诀在那里,那只有慢慢下手。”于是他点头道:“你以何法引其上当?”

万能羽士阴笑道:“如何引法,那是贫道之事,你伤只要照计行事即可。”正当这时,万能羽士身后出现三人,雷欢一见,不禁立起紧张之心,暗道:“这三个怪物可能就是死神兄弟,哼,他们真认为我不能看见哩!”他装着毫无所见!万能羽士暗暗大喜,招手道:“此岛方圆不过五亩,他们兄弟现在石洞之内苦练长生诀!”

他们忽然看到雷欢来船又道:“你最好将那只船打发回去,咱们要提防万一,一旦围他们不住,纵逃亦在此岛之上,他们如失去血雾功,这海面是渡不过的。”雷欢闻言大喜,简直是正中心怀,忖道:“我正在怕你逃走哩!”思忖罢,立即传音黄明将船开走,但还不放心,绕着小岛急奔一圈,看看是否另有船只,心想:“你们是决计将我消灭,我也不会让你们一个生存,大家走着瞧吧。”

万能羽士看出他举动有异,追着问道:“你在查看什么?”

雷欢朗声道:“看看有无其他船只。”万能羽士暗忖道:“我不将你消灭后,船在海岸不会来的!”阴笑一声接道:“岛上除了石头,连一草一木都没有,咱们来此之前,曾经发过重誓,除非将长生诀练成,否则永不上陆地!”雷欢哈哈笑道:“我的船已远离,你可以请死神兄弟见面了。”他语音刚落,突然一声怪笑升起道:“我们只等你来送死了,否则无法静心,武林有你存在一日,我们永远不能安定,长生诀非要毫无外患方可练成。”

万能羽士看出雷欢毫无异样表现,心中不由咚地跳了一下!雷欢眼看三个怪物到了身前,立即沉声道:“你们鬼计只怕没有成功!”中间忽停的怪物就是死神,闻言阴声道:“仗着一支阳剑能逃生吗?”

雷欢叱声道:“你兄弟的血雾功现在尚未失去,最好提前逃走。”死神怪笑道:“血雾功在陆地日行千里,在水面还不如你登上此岛时之远,这点连真人都不知道,今晚之斗,胜者可练成永生不死之术,败者生命难逃,除此毫无他途。”雷欢冷笑道:“长生诀到底在何人之中?”万能羽士突然闪退.哈哈笑道:“你要吗?就在贫道手中?”

雷欢道:“你这阴谋百出的邪道别得意,先拿出看看如何?”万能羽士显出胜算在握的大笑道:“如不给你看一眼,至死恐不能瞑目!”他说着亮出一只玉盒道:“秘籍就在其中,要想夺取,先动手罢。”雷欢生怕他们还有逃走之法,上前两步道:“如愿逃的先退后,一旦动起手来就抽不出身来了。”

万能羽土收起玉盒大笑道:“此岛海底深及万丈,除了船只可渡海岸,凭内功是没有希望的,你不要试探脱身之方,今晚之斗.除了生存就是死亡。”雷欢知他言中无诈,确定其早有决心,朗声笑道:“你四人可能是恶贯满盈的日期到了,任何地方不择,独独选定这个死岛,少爷再问一句,你们是否还有同党未到?”

死神急急怪笑道:“只有齐秦威率领真人六大弟子在那边海岸,目的即为消灭你同来之人!”他回头忽指着对岸道:“你看,海岸火光冲天,杀声隐隐传来,你同伴的人船俱毁了!”雷欢确见火光红红,不禁大吃一惊,陡然抖出双剑在握,大喝一声道:“你们手段真正歹毒无比,拿命来吧!”死神兄弟猛见银光突发,同时惊叫后退,一个个全身发抖!万能羽士自知上当,立即大喝道:“我们中计了,只有硬拼啦!”

死神兄弟恨他入骨,刹时向他围上,七情神阴阴叱道:“双剑之秘未探出,这是你无能的又一证明,我兄弟被你胁迫至今,今晚要杀你泄恨了。”雷欢确定他们无一能逃,干脆就等其内斗后再动手,于是按剑不上。万能羽士一见大震,急喝道:“你们怎能这样糊涂,大敌当前,只有联手才有力量,为何反向贫道寻仇?”

死神阴声冷笑道:“你这杂毛不明银汉绿之奥,至死还要抗拒?双剑一旦合璧,你人数再加五倍亦徒唤奈何!”万能羽士颤着声音道:“事还未到绝望,你们兄弟何必深信银汉绿之奥,先试试血雾功到底如何。”死神兄弟大怒道:“我们早就知道了,难道还要你这杂毛来提醒,在他亮出剑之刹,我们身上血雾功已被破解,你真是临死不悟。”万能羽士这下可真着了急,突然狂吼一声,双掌全力劈出,企图冲出跳海。死神兄弟齐起动手,立刻展开死拼!这一仗莫不都存了死前泄恨,谁都不存一丝生望,其拼之烈,真正无法形容。雷欢面无喜色,他这时满腔悲痛,脑海里充满了惨不忍睹的幻影、海角琼楼的血,似泉水般地流着,对岸的火光里,他听出雷不同、寇敬、黄龙等哀嚎,尤其是雷不同——他唯一的亲人也遭不幸,现在,他真正成了孤独无依的孑然一人了,他的奋斗,他的成就,至此已对他毫无兴趣,心一阵比一阵灰。痛!一到比一刻加重。

他眼看着万能羽士倒下去了,甚至还被死神兄弟撕成片片,他没有怜悯,也没有得意之色,只一步一步的,如机械式地行了过去。死神兄弟没有后退,竟也没有拼斗的神情,眼看着他走到五尺之近。雷欢停下了,双剑交叉在胸前,芒尾一闪一闪的,下映着海水,上映着皓月和星星,发出无以伦比的威势。

死神兄弟排立着,六只手都向下垂着,此际,他们已没恐怯,如奴仆似的立着,等候主人的发落!一声冷得不能再冷的声音,缓慢地出自雷欢的口中:“你们还有继承人?我是说广文华和血雾阴魔。”死神低沉着,已往的阴森之气没有了,轻轻的答:“都被消灭在海角夫人之手!”雷欢无何表示,目注死神道:“你兄弟已没时间练长诀了,我要把它给几个老人!”他的声音冷极了!

死神探手摸出,轻轻的放到地上。雷欢长剑一跳,问道:“你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章 孤屿阴阳道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