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07章 沉着入虎穴

作者:秋梦痕

  海珊珊正当危急致极之时,耳听尹忠的声音传来,心情一振,功力徒增,闪避之势

领觉加强,尖声急唤道:“尹大哥,我被黑天掌余魔……”她话音未住,突听惨叫一声,

海珊珊陡然一愕,火速止步回头,被惊得连连倒退,张口结舌。

  尹忠来势如风,身还未落,猛的惊叫道:“余魔被你杀了?”海珊珊被他一语惊呆,

喃喃道:“谁?谁杀的?”余魔尸横一抹大树下,首级已不知去向,脖子上的血如泉涌,

尹忠仔细一察看地面,摇头道:“地面上除了你和余魔的足迹外,还没第三人到来!”

  海珊珊喘息刚止,突又惊叫道:“尹大哥快看!”尹忠闻声一震,顺其手指看去,

只见一株大树上刻有:“火速离开!白衣。”六个大字,不禁大惊道:“海姑娘快走!”

海珊珊边纵边疑问道:“他如何能办得到呢,足不落地?杀人,取头、留字,简直是在

电光石火之间的事呀!”尹忠道:“这有何疑?武林中能有几个白衣怪人!”

  半晌之后,二人已奔到崖上,忽然,只见一股烟火从崖下升起,海珊珊悄声问道:

“尹大哥,下面有人?”尹忠摇头道:“火是我烧的……”突然停住未尽之意又诧然道:

“那点杂草也能烧得这样久?“

  忽听崖下有人叫通:“大哥和珊妹吗?你们到哪去了?”海珊珊惊喜道:“是阿哥

早到啦。”飞身朝崖下纵落,接口到:“阿哥,你一人怎在这地,我去找你,几乎送掉

了小命!”太叔夜正在烧野味,闻言跳起道:“什么?”尹忠纵落接口解释经过后道:

“黑天掌余魔的人头不见了,后来才知道是白衣怪人取去的。兄弟,这个地方是否能住?

我看移个安全地方吧!”太叔夜指着烧肉道:“快好了,吃过再走吧。”尹忠接过烧肉,

海珊珊精神不佳,躺到草地上闭目养神。

  太叔夜独自清理行李,他行李真多,大包小包一件件包好再用一个青色包袱裹起来,

还怕失掉似的放置身旁。梅珊珊无意中睁眼一看,只见他已换成蓝色衣服,叫道:“阿

哥,趁现在还未走,我替你洗洗换下的脏衣吧。”说着就待起身,太叔夜急急插手道:

“你苦斗了这么久,也疲乏了,快休息!这时还洗什么衣服。”尹忠说:“烧肉可以吃

了,大家自己动手,这山羊肉看来还不错。”三人都已饿了,不一刻,两条羊脚竟吃去

了大半,饱餐一顿之后,立即骑马赶路,翻山越岭,一口气奔驰到天近四更。

  正当冷月西沉,繁星渐稀之际,太叔夜忽然道:“又有发现了,是两个最厉害人

物。”海珊珊道:“我也听到了,他们在说话。“尹忠道:“我们能听出他们,而他们

必定就知道我们,何况马蹄声甚响。”太叔夜点点头,没任何打算,仍然向前走去。谁

科对方根本没将三人放在心上,只听左侧发出朗朗之音道:“咱们在第五日后再往外

找。”

  另一人宏声道:“齐兄既要回家看看,在下只好等第五日后在往贵堡相邀了。”尹

忠听出声音大惊,悄悄道:“这是齐秦威和赫连洪。”太叔夜连连点头,忽听齐秦威的

口音道:“我我判断此人在敝堡附近,否则区区也不急于回家了,余烟云被杀,已替武

林带来恐怖,现余摩无故死亡,盖世剑余龙祖可能连你我都怀疑。”

  赫连洪纵声大笑道:“齐兄莫非有点糊涂,余龙祖自言于白衣人会过面,难道还有

疑问?”齐秦威郑重道:“赫连兄,余魔呢?”赫连洪大笑道:“树上写的是什么,他

明明指示海妞儿等三人火速离开此林。”

  只听齐秦威叹声道:“武功到了你我这一步,就是余龙祖所遇的白衣人也可伪装,

何况凭树上刻的那几个字,好在小弟手下也有十几个人死亡,凭此尚可向余龙祖解释。”

耳听二人的声音渐说渐远,尹忠道:“他们的功夫真正厉害无比,余魔的死尸居然也被

他们发现了。”太叔夜道:“那种血腥气味,就是普通高手在三里之内也会闻到,何况

是他们。我们幸好没有谈别的,可能吃野味时就被他们看到了。”

  海珊珊道:“齐世勋兄弟大概不知到其父尚未回家哩。”二人点头不语,奔驰前进,

在晨晖初露时已到六盘山下。海珊珊道:“尹大哥,齐家堡在那里?”尹忠道:“在前

面山峰南面,我们快要进入暗卡了。”太叔夜道:“齐家堡还要放卡哨?”

  尹忠郑重道:“齐家堡的守卫不下皇宫内禁,森严无比。六盘山周围四十里不许外

人踏进一步,明卡暗哨放有三百余高手,可说连飞鸟都无法偷过。我们再走半里就有人

盯住了,不过他们都认得我们,可能不会出面阻拦。”三人将马放馒,绕出半里后,当

前一条大青石横呈在面前,尹忠道:“这条路是齐家堡自己修成的,左通齐家堡,右接

化平城和隆德城官道之中段。“

  三人驰上青石大道后,只见两旁古木参天,枝杆密结,浓阴蔽道,显出一派森严气

象,奔至日上三杆时,前途现出一座庄院,太叔夜问道:“齐家到了?”尹忠摇头道:

“不是,这是迎宾院,凡有客人到达,无论车马行李都在此庄院暂停,等通知堡内之后,

识别来客身份地位,由堡中派人招迎入堡,随从车马都留在此地不得再进。”他说完后

招呼下马,同时牵马进庄,忽见庄门口出现三条大汉,其一高声笑道:“尹兄何以到迟,

公子们早有交待,三位除了携带行车外,快将马匹交在下等牵去上料。”

  尹忠朗声大笑道:“有劳有劳,打扰三位休息了。”太叔夜道:“清晨凉爽,我们

还是早点入堡吧!”最左一位大汉道:“阁下就是病王孙太叔夜兄?”太叔夜拱手道:

“正是在下,请教三位如何称呼?“

  尹忠介绍道:“兄弟,这甘凉三义张氏兄弟,大名是孟、仲、季,你们多多亲近。”

张氏兄弟同声大笑道:“太叔兄请多多指教!”太叔夜拱手道:“不敢不敢,贤昆仲太

客气了!”海珊珊见别人不问她,嘴chún一噘,娇声道:“走吧,怎的说个没完啦!”

  尹忠和太叔夜向张氏三兄弟一拱手,道声:“再会。”立即朝堡中走去。前面地势

逐渐高拔,陡然如上天梯,但每升半里路必设有一座明卡,虽不盘查,但也是开栅方可

通行,每个关卡之内都有数条大汉把守,好在都认识尹忠,招呼一声后便可通过前进。

  道路不是直升,七弯八转的都从悬崖峭壁之旁绕行,太叔夜叹声道:“齐家堡真是

天险之地。”尹忠道:“这还不算什么,进堡后你才觉得惊奇,一切设施都是奥妙无比,

全部都是齐……舅老爷亲自布置。”

  太叔夜暗忖:“他忽然改了语气,显然在暗示我多加谨慎。”随着接口道:“堡中

地方很宽吗?”尹点头道:“是在四面峭壁之下,方圆约有半里,部分地方不准通行,

管理森严。除三大谋士外,有些地方公子小姐都不许前去。”正谈中,忽听齐世功的声

音起自上面道:“你们才来呀?”尹忠朗声接道:“途中出了一点事给耽误了。”

  齐世功哈哈笑道:“是海姑娘遇上余魔吧!”海珊珊讶然道:“齐伯伯告诉三哥的

吗?我们听到他老人家的话声呢,因有赫连洪在场,所以我们没有招呼。”太叔夜听她

干脆说明,心中暗道:“珊妹这着棋很高明,免得他们怀疑。”转过一道峭壁后,上面

又是一座关卡,齐世功静立栅前笑迎道:“我爹爹回来不久,他老人家要阿夜去见见,

看情形,对阿夜非常赞许。”

  太叔夜恭声道:“我怎么能去见舅老爷?”齐世功哈哈笑道:“别怕,我爹人很和

气,他老人家要当面感谢你救大哥和三妹呢!”尹忠领先走进栅门道:“兄弟,舅老爷

招见你那是你无尚光荣,这样吧,你先随二公子去。“太叔夜故作怯畏似的点头道:

“你们住那里?我如何知道呢?”

  齐世功大笑道:“珊妹住后花园,她的同伴多着哩!尹大哥路路通,我能去的地方

他都能去,堡内任何人他都很熟,至于你吗?哈哈,由我带你去各处玩够了再见我尹大

哥就得了!”太叔夜见他对自己的态度大变,心中暗暗高兴,立即应声随行,一进堡门,

举目只见屋宇连云,经过无数庭堂、过庭、走廓,院落之后,绕来转去,来到一处非常

精雅的书房。忽听里面问道:“功儿,太叔侠士到了吗?”

  太叔夜闻声暗道:“齐秦威的功夫确实莫测高深!”齐世功摆手太叔夜止步,高声

接道:“太叔侠士到了。”边说边推门,回头道:“阿夜,请进,我在外面等你。”

  太叔夜放下行李,注视一眼,立即整衣而进。一步进书房,举目看到正面座着一个

七十余岁的威严老者和三个老者并座着正在谈话,而那三老者就是伪儒萧,伏豸牛独,

暗三计胡明心。不知是何时赶回堡来的,心想那正面老者定为武林王齐秦威了,外表确

实是个慈眉善目的年高德厚之辈,除隐藏一种慑人心弦的煞气之外,普通人是看不出其

阴险迹象。

  上前长揖及地道:“武林后学太叔夜参见齐公,福体金安。”伪孺萧萧叱道:“你

是什么东西,敢不大礼参拜?”齐秦威摆手哈哈笑道:“这才显出其志高心雄!萧兄何

出此言。”说着起身,伸手作势道:“侠士何必多礼,哈哈!确是秀外慧中的非常之姿,

小女犬子多蒙经手,老夫当面申谢!快请坐,咱们初见,得好好谈谈,侠士贵庚多少?”

太叔夜毫不将三谋士放在心上,连眼角都未瞧他们一眼,恭声接道:“齐公过奖,公子

小姐之危,后学份当拼死援救。承蒙下问,后学今年虚度十八寒暑,齐公有教,后学洗

耳恭听,尊长之侧,那有孺子座位?”齐秦威哈哈笑道:“江湖无辈份,侠士休得客气,

不坐下哪能长谈!”太叔夜谦至再三,退到一把太师椅上侧身靠坐后道:“齐公有何赐

教?”

  伏豸牛独阴声接道:“久闻太叔夜侠士近年名躁江湖,不知师出何派?”太叔夜傲

然道:“后学无师无派,浅薄所学,纯属套学观摹而得。”暗三计胡明心皮笑肉不笑的

道:“凭你姿质,此语似非夸言,但不知所长何技?”太叔夜深知己受了三人圈套,沉

着应对道:“因是摹仿而成,计吾所有,无非是一些散手残式,甚至连出之何功何技都

不知道,只有内功一门是得一部道家口诀而成,如三位前辈要后学诵出口诀的话,后学

决不自忌,只恐记忆不全,难获三老满意。”

  他这手相当厉害,武林人最忌迫人武功口诀,否则即示敌视。三个老儿遭其慨许背

诵,只逼得满面通红。齐秦威打圆场似的哈哈笑道:“侠士神技,自有观赏之日,相信

软、硬、轻功门门深奥,拳、掌、剑学无不玄奇,武学之道,最忌成规,侠士能择精去

粗,正合此中道理。”太叔夜恭声道:“齐公过奖,后学所有,无非是江湖陈招烂式,

实难过高明之目。”

  齐秦威恐防三谋再加非难,朗声道:“侠士风尘辛苦,老夫改日再请长谈。”太叔

夜告辞之际,齐世功推门接道:“阿夜,咱们吃饭去!”太叔夜留心门外包袱一眼,心

中暗暗冷笑,显然已遭人查过,接道:“二公子尚未离去?”

  齐世功轻笑道:“我走了谁给你带路?快,大家等急了!”太叔夜拿起包袱道:

“谁?”齐世功笑笑道:“还不是同行的,一个不少。”太叔夜跟在他的身后,只见所

走路线又是不同,信口问道:“大公子元气恢复了?”

  齐世功摇头道:“经爹爹亲自看过,虽服不少灵丹,但说还要一年才能复原,因赫

连洪的关系,爹爹竟毫无表示报复之意,那丫头将来必须暗地对付。”他领着太叔夜到

了花园,进入一处幽雅的小院,举目一扫,院分四合,中间有一方花庭,这时正坐满少

年男女。

  齐家兄妹和尹家兄妹,海珊珊、尹忠,唯独不见戎加和井贵。内中除春枝、雅荷、

月香、白梅四个丫头外,竟还多出八个十七八岁的俏丫头,庭中摆下四桌酒席,大家正

在等候,一见太叔夜来到,同时起身欢迎。齐世功立定道:“各位听着,我爹爹口口声

声称阿夜为侠士,今后我们也得改口称呼才对。”尹普接口道:“那我们统称‘病王孙’

如何?”大家高声笑道:“同意,好啊!哈哈!哈哈……”

  太叔夜拱手道:“公子和小姐们要如何称呼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沉着入虎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