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09章 何来关心客

作者:秋梦痕

  太叔夜淡然一笑,紧注白衣人道:“在下心中有一事始终不解阁下是否替在下参详

赐教?”白衣人道:“兄台有何疑难之事?”

  太叔夜道:“不瞒阁下,天堂地狱谷在下是去过了,现我身所学,大半是那里得来。

传言‘天堂地狱谷’武功不通则死那是一点不假……”白衣人闻言大喜,急问道:“你

能全部了解其中奥妙?”

  太叔夜立自贴身处摸出一个薄薄的纸包道:“阁下请看这包里是什么?白衣人接过

打开,只见里面是一叠银色之物,拿起来轻如无物,抖开一看,诧异的叫道:“这是你

穿的白衣白裤!”

  太叔夜点点头道:“此物非丝非棉,不知是何物织成,透空气而不透明,是在下祖

传之宝,幼时记忆未忘,那是家父在我满两岁生日所赐,并嘱永勿离身。十年前与丫头

蓝妮逃出离散时我被一双人猿捉住弹山中,蒙人猿抚到七岁时,该猿不幸死亡,我即如

野猿到处奔窜,及至八岁时才进入‘天堂地狱谷’内,因年纪渐长,遂按图上招式日夜

苦练武功。任至前年始出来,现在请阁下看看我那白衣上有何东西?”

  白衣人越听越奇,依言详细注目,忽然惊叫道:“这上面写满了各式武功秘诀的图

样!”太叔夜点头道:“问题就在这里!”白衣人惊愕道:“什么问题?”大叔夜道:

“这衣上武功秘诀显为家父所写。”白衣人道:“令尊定有先知之明。”

  太叔夜道:“这上面的武功竟与‘天堂地狱谷一部分相同,换句话说,这衣工所有

的是属‘天堂地狱谷’一部分而已我如没有这衣上武功脉络作为楷引,就算身住‘天堂

地狱谷’一百年也毫无收获,因为谷内峭壁上所到根本就错结复杂,颠三例四;我得这

套衣服上的顺序指引后,举一反三,才将谷内武功完成大半。”

  白衣人沉静不语,似在思索着什么东西,霍然问道:“令堂是否娃黄?”太叔夜想

想后道:“记忆里似是不错。”白衣人忽然跳起道:“一那就对了!”

  太叔夜惊愕道:“阁下有何指教?”白衣人坐下道:“天涯客俗名黄天君,他的妻

子早亡,身边仅存一个幼女名黄蕾。”

  太叔夜大惊叫道:“我娘的名子确是一个‘蕾’字我爹亦常以‘蕾’字相呼。”白

衣人迫:“这就更对了,天涯客爱女如命,他常对我娘说他要找一个最好的女婿,在黄

蕾五岁时,他从外面抱来一个六岁的男孩,取名‘和郎’,并自那时即谢客授艺。讵料

‘和郎’性喜文学而讨厌武功,因此至故,‘和郎’到二十岁还未会到‘天涯客’全部

武功之一半。”

  太叔夜叹声道:“和郎可能就是我爹了。”白衣人道:“绝对是的.可惜,不幸的

事情发生了,他与黄蕾朝夕共处耳斯鬓磨,竟在二十一岁那年与黄蕾发生关系,‘天涯

客在数月之后终于发现了。听家母说,和郎遭其痛叱一顿正将一对少年情侣赶走出门,

发誓永不许与其见面。”太叔夜叹声道:“那也未免太过份了。”

  白衣人道:“一从这里证实你令尊就是当年“和郎’,而你母亲就是当年的黄蕾

了。”太叔夜道:“在下于‘天堂地狱各’中并未发现什么‘天翻神功’秘诀或图解

呀?”白衣人道:“有无可疑之处?”太叔夜道:“只在最后一块光滑的石碑刻有‘绝

学’两字。

  白衣人叹道:“那就难以揣摩了,不过,也有几点问题可解。”太叔夜道:“阎下

是说如何?”白衣人道:“第一,天涯客可能突然终止刻图用字;第二,他或生命已到

终点无力继续;第三,他有意将精华隐藏而叫人去寻找。”太叔夜点头道:“阁下所说

似都有可能。”

  白衣人道:“如不学到他的用华助学,你要想报仇那就困难而危险。”太叔夜过:

“事在人为,我不亲手诛灭三大势力,生有何宰。承阁下关注,在下铭刻难忘。”白衣

人轻轻叹声道:“希望我能控你尽点力量,你休息罢,千万勿走漏消息。”

  太叔夜激动的道:“多蒙指示,恕不相送。”白衣人仍从窗纵出,刹时失去身影,

太叔夜终夜转辗未睡,一直想到天明。他这次从齐家堡出来,骑的是送给海珊珊那匹黑

麒麟,天刚破晓,他即会出赶路,只用两天的时间或赶到王屋山中。及至找到海珊珊的

家里时,讵料除了两个看家的中年妇人外,连海珊珊的母亲都不见了。

  他自报姓名向两个妇人打听之下,回答的是去向不知。他知再问也问不出结果,立

又跨上神驹下山,紧朝东南奔驰而去。

  不出一月江湖风波一天紧张一天,盖世剑余龙祖的弟妹被杀,齐秦威的属下高手八

百余人全灭,赫连洪的手下到处死亡。这些传言有些虽属夸大,但也毫无假造,白衣大

侠之名,这时已成了武林人物心目中的空前绝后高手,甚至有神鬼莫测之秘。地点越远,

传说越奇。

  因事情与其他武林人士无关,一些隐居数十年未出而江湖无闻的异士奇人,都被一

白衣大侠这四个字引了出来,有想找白衣大侠印证武功的,也有隐居太久而想出山看看

武林动态的,甚至还有专门起热闹的,总之,江湖上在数月之内多出了不少古怪人物,

奇在老少都有,男女混杂,僧道不缺,纷散于僻乡闹市。

  时居春初,原野解冻,万物复生,一切都呈现新兴气象一在湖南藏江通往贵州的玉

屏官道上,沿途车水马龙,行人串连不断,随后两匹座骑奔驰于行人间速度相当惊人。

骑上两个丫环打扮的少女一红一日姿色并佳。四个轿大都是一样大汉,奇在各人腰边挂

上了一把长剑,但轿中不知坐的是什么人物,凭两个丫环看来一定是女的。轿后不远。

约两箭之距,赶上一匹雄壮大黑马,马上坐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人物,相貌英俊超群,

表情常挂着神秘的色彩。

  那乘绿色四人大轿没有直奔至玉屏城于离城约二十里处即从斜次里奔往凡净山方面

而去,四个轿夫加紧了速度,八条腿竟奔走如飞。怪!那骑黑马的少年似有某种企图硬

是死跟不放,更奇的是那少年的马后还有八个中年人物,竟悠忽自道旁树林分成两批隐

去,如幽灵般绕到少年前面。

  绿色大轿在一座高山下停住,自轿内掀带步出一个二十岁美丽少文,一身淡黄劲装

作江湖儿女打扮,面色沉凝,只见她朝四个轿夫道:“你将那骑黑马给我拦住厂四个轿

夫同应一声“唰”声齐响,各拔长剑横截小道之上。黑马少年恰于这时驰近,一见勒缰,

飞身下马,顺手将缰绳往马背上一抛,那马神俊还在其欢,岂知竟精灵无比,它似知道

主人有什么举动,轻嘶一声,扬起四蹄,箭一般冲进树林隐去不见。

  少年微微一笑,大步走向四个轿夫道:“四位拦道为何?”四轿夫之一接口道:

“奉小姐之命。”少年朗声大笑道:“世上还有坐轿行劫的,我太叔夜这是第一次耳闻

其事。四轿夫同声厉喝,唰的分开围住,另一阴笑道:“小子,你说话要留神一点!”

少年若无其事,伸手一指轿前少女道:“姑娘目的何在?这四位粗鄙无知,在下懒得与

彼等开口。”

  少女注视他良久,闻言娇叱道:“那就问你自己了,为什么由白马山一直跟随我的

轿子不放?莫非你就是那病王孙?”少年确是病王孙太叔夜,闻言纵声笑道:“天下路,

天下人行谁叫姑娘与在下道路相同呢?请问姑娘,在下之言对不对?设或尚有怀疑……”

  “住口!”少女娇叱一声道:“没有这样巧,我的轿是故意叫他们抬到这山下来的。

太叔夜哈哈笑道:“这就真是巧了,姑娘的故意恰好凑上在下的必经之道啦,在下未动

身时,已决定走这条小路直奔凡净山的。”

  少女词穷,恼羞成怒叱声道:“不管你巧舌如簧,我今天就是不准你走这条路!太

叔夜淡然笑道:“世上竟有这种不讲理的怪事,见姑娘轿市上悬在一把长剑,莫非就是

剑祖赫连前辈的家属?”少女哼声道:“既知又何必问?竟还有胆量用来。”太叔夜道:

“请问赫连芳露与姑娘是什么关系?”少女闻言一怔,既而面色一沉道:“那是我不争

气的姐姐,你休想要拿她的行为来讽刺我。”

  太叔夜闻言知情,明白她们姊妹外表虽然相象,然品德似有不同,接道:“近闻江

湖出现一名辣手名妹,剑术超群,系出剑租一派,请问一声,是否就是姑娘雅号?”少

女冷笑道:“那就是我赫连孤洁怎么样?”太叔夜道:“五岳潜龙龙家兄弟犯了姑娘什

么罪?你竟将他们杀得一个不剩?”少女冷冷的笑道:“你就是为了他们五人来跟踪我

的?”

  太叔夜面色一沉冷笑道:“近闻姑娘武功已有超出令尊之能,在下何敢与姑娘作

对?”少女叱声道:“既然自知无能,此来岂不是自寻死路。”太叔夜纵声笑道:“这

才显出在下勇气。’少女踏前数步道:“你先试试我的从仆看看。”太叔夜冷笑道:

“何必多枉送几条性命。”四位轿夫闻言,各挥长剑,立从四面猛吼攻出。

  太叔夜忽有所觉不让四剑近身。以奇奥的身法自东面轿夫手底闪出,朗声喝问一句

道:“何方朋友?要看就出来,莫在暗中窃伺。他声落未几,那少文冷声笑道:“你的

听力不坏,那是家父调给我指挥的北路八老。’太叔夜目注四位轿夫持剑未追,冷笑道:

“姑娘的声誊原来是凭人多得来的。”

  少女叱道:“你能打过我四位轿夫时,我再叫他们一个一个出手。太叙夜嘿嘿两声

道:“只怕人死多了难免轻诺夫信。”少女被激,挥手一掌拍出,立将身边一株古树打

根劈断,蓬声倒之在地,怒声娇喝道:“我若食言,誓同此树!”

  太叔夜沉吟忖道:“要杀必全数杀却,否则必走风声,然彼方人数过多难免有人漏

网,此事且宜慎重,否则我太叔夜之名非被江湖揭穿不可……”灵机一动,淡然笑道:

“在下不是不相信姑娘,实不相瞒,今天在下来意是专找姑娘印证几手剑术的,如姑娘

不怯,咱们约地独斗千招如何?”

  少女见他口气猖狂,激得粉面铁青,立即朝两个丫环和四个轿夫道:“你们都随八

老回滇池去罢。”两丫环及四轿夫可能都知道她的性格,闻言后一言不出,纷纷抬轿奔

驰而去。大叔夜听林内之人共有八个,这时亦悄悄离去,暗思计已得成,拱手道:“姑

娘之意慾在何地印证?”少女冷笑道:“咱们在凡净山顶分个生死罢。”

  大叔夜撮嘴发出一声轻轻的长啸,立即召来那匹黑麒麟,纵身上马,拱手朗声道:

“姑娘请!”少女哼了一声,长身拔起道:“怕你不来!”太叔夜见她去势如电,暗惊

忖道:“此女轻功已属绝伦,难怪人言其武功高深莫测。”忖思中毫未停止,放缰飞弛,

直奔见净山脚。

  顿饭之后太叔夜赶到了目的地,放马人林后,立登山峰,及至一看只见那少女已在

等候,耳听她冷笑道:“我当你逃走呢?”太叔夜接道:“在下就怕到此见不着姑娘。

少女娇叱道:“你想到在我手下能接几招?”太叔夜面色沉沉的笑道:“姑娘在印证之

外是否还敢赌点什么东?”少女很有把握似的道:“我输了任你处置,你输了只怕下不

了凡净山!”

  太叔夜即为雷欢的化身,他与武林三大势力有灭家之恨在心,今天既知这少女是剑

祖赫连洪之女,真正恨不得斩尽杀绝,仇恨之火在爆发下,理智渐渐降低到零点,心头

已充满原始似的兽性陡然升起一种连他自己都想象不到的吓人想法,一步步前踏,阴阴

冷笑道:“只怕姑娘今天忍受不了在下的手段!”

  少女已看出他杀气盈眉,无由自心底升起一股寒气双掌一搓立抢先机,叱声齐挥自

速劈出!太叔夜在理智崩溃之下竟如猛兽扑进,一招招硬接硬攻立即展开一场空前无比

的凶斗。

  轰轰轰?两人硬碰三掌之后,双双积压被震退数丈,少女似觉出于意外冷声娇叱道:

“你真是姓太叔名夜?”太叔夜再次扑出,阴笑道:“你休得说废话”少女似有某种预

感升起招式一变,冷笑道:“可能你是两位白衣人的化身之一?”

  太叔夜见她身法如电招式幻成一片巨网般从四面攻来冷笑一声,道:“等会再告诉

你想象不到的事情。”少女错估敌人的穴量,心情上大受影响她后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何来关心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