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刀皇》

第 一 章 酒神传功

作者:秋梦痕

罗添古树枯时叶,云补青山缺处峰,仗剑只因见不平!劫富原由贫苦家。

在居庸关内的官道上,有一个朴实无华的弱冠少年,他身背着一把青钢剑,乘着早晨的

阳光和风,步履不急不徐,神情闲散,口中哼着诗句!这首诗的上两句是似古人的绝句,可

能是他补上后两句,其补句虽不见高明,然而能显出他的心胸与豪气。

时为初夏,清晨的官道上真是“车如流水马如龙”,南来北往的络绎无穷。

少年夹在行人之间,他旁若无人,口中一遍又一遍的哼着那首原句,好似津津有味,咀

嚼无穷!

突然在他背后响起一声呼啸,接着有个娇叱之音更近!

少年未见回头,不过他知道那是一位少女在扬鞭策马而来。

大道虽宽,可是行人众多,论理不可策马激驰,然而少年身后不但是一匹猛冲如风,一

看竟有四匹快马,连贯卷尘滚滚如电。

第一骑是匹白马,马上骑着一位少女,其冲势尤凶,只惊得行人吓叫乱逃!

那马上少女视若无睹,这时已到朴实少年身后,她见少年不避,讵料竟提缰腾骑,唰的

一声,人马高起,硬由少年头顶跃过!

跃过就算了,可是不然,白马长嘶,少女勒转马头,停骑向少年娇叱:“你想死!”

这一下少年也生气了,身朝少女一扑,冷笑道:“姑娘!你说什么?”

白马女子约略十八九岁,长相甚美,凤眉斜飞,秋水盈盈,惟此际的桃花面上却带有三

分煞气,她见少年接近,猛的一鞭抽出,喝叱道:“我说你想死!”

少年并不等闲闪身避开,反而大笑道:“在下闯南到北,所见所闻,不能算少,可是从

没见过姑娘这种骄狂自大之人,你是一个妇道之人,居然纵马由男子头顶跃过,区区不计也

就罢了,想不到竟还出口就骂,举手就打,真是岂有此理!”

少女见他避势精明,恰到好处,似亦一怔,但闻言更怒,腾身下马,带鞭而上,樱chún一

噘,又娇叱道:“看不出你倒不是个末流之辈,无怪洋洋自得,不避我姑娘的快马,接

鞭!”

鞭随声起,呼呼呼,势如急风暴雨,快若闪电雷行,腾蛇飞影,顿将少年罩住!

少年大出意外,一见鞭势,立知遇上了空前对手,拔剑不及,只好全力闪避。

这时少女的同伴亦到,那是三骑高头大马,马上是两个青年和一个中年大汉,他们不但

不将少女喝止,反而见情大乐!

其中一位青年哈哈大笑道:“师妹,这伙计是有名的‘八荒浪子’蓝龙,穷苦人喊他为

‘救星’,其实他是一个贼!”

行人早已远避,大胆的齐集大道两端遥望。

朴实少年蓝龙,他确是一个义贼,其所作所为,不但不遭白道武林忌视,反而在暗地里

众口赞扬,因为他自出江湖以来,凡有所得,莫不捐数救济苦难之人,同时他所下手的对

象,八九都是贪官污吏,土豪劣商。

这时蓝龙似知遇上了非常对手,凭他已达于武林高手的功夫,然而已无从逃避了,那呼

呼如电的鞭影,此际已结成一片黑网,凌厉而奇劲的鞭梢,这则已如龙尾一般落在他全身之

上!

蓝龙的衣破了,皮开了,鲜血如雨点地向地上洒落,可是他连哼都不哼一声,仍在苦苦

的闪躲。

渐渐的,蓝龙感到头晕目眩了,两腿亟见迟钝,不久颓势倒地!

“算了,师妹!”这是他那四十余岁的大汉同伴在叫唤!

白马少女冷哼一声,再加一鞭,这才住手道:“打死他又怎样?”大汉带笑道:“媚妹

子,我们有急事,上马走罢,这种末流货色,你不怕污了手!”

白马少女仍是忿忿,但经劝告之下,她才腾身上马,接着扬鞭而去。

四骑人马卷尘飞驰,瞬息间消失于风沙树影!行人显出送了一口气,立闻吁声四起,好

事的却围了上去,他们齐向倒在血泊中的蓝龙挤近,七嘴八舌,接着就议论纷纷。

忽然有人叫过:“他还没死!”

倒在地上的蓝龙确未死,他这时竟缓缓地撑起半身,也许是流血过多,刚撑起又倒下去

了。

行人生怕他绝气,人命关天,哪还敢再接近,不但无人出主意挽救,反而怕连累上身,

阴一个阳一个,不一会都溜了。

蓝龙这次晕得不久,第二次又撑起来了,可是他无力睁开眼睛,垂着头,仅仅侧起半

身,显出像还有内伤!

远远的北道上,这时行出一个娇小的人影,仔细一看,原来竟是个女化子!

女乞儿似只十五六岁,头发却不短,但却披在头上,仅仅露出一张小脸,脸上真脏!灰

尘,油泥,说不脏的,那就只有她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了!

渐渐的,她走近蓝龙了!突然听她惊叫一声:“是他!”

无疑!这小乞女竟认得蓝龙!只见她惊慌的扑了上来,且带着悲声叫道:“啊!天啊!

谁把他打得这个样子!”

也许是因为蓝龙还能侧起半身,她的悲声戛然而止,蹲下去叫道:“救星!救星!你怎

么了啊!”

这一问,倒把蓝龙叫得抬了头,甚至还睁开无力的眼睛!可是他那疲倦的嘴chún竟颤动的

张不开!

好久,蓝龙似咬着牙根才问道:“姑娘,你是谁?”

小乞女见他能开口,长长的吁口气道:“不要问我,你是不认识我,不过只要我认识你

就行了!”顿一下,她飞快的由身上摸出一粒小葯丸催促道:“快吞下!”

蓝龙眼睛突然睁开:“你这是什么?”

小乞女看到他又好一点了,居然大喜,竟娇笑道:“毒葯!”

游龙又颓然的低下头,摇了摇,有气无力的道:“姑娘,我有内伤!你去罢,别向我开

玩笑了!”

小乞女仍微笑道:“救星,请你放心,凡是穿烂衣,无饭吃的人,保证没有一个是害你

的!快吞下!这正是治内伤的葯!”

蓝龙叹声道:“能在你身上拿出治内伤的葯,那就穿烂衣不要我救了!”

小乞女又是娇声道:“你救穷人,我救救星,不信你吞下试试看!”

蓝龙也许是看到她天真可爱,又把头抬起了,问道:“你的葯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小乞女这次正色道:“这是爹自制的!”

蓝龙惊奇了,再把星目朗睁,怔怔的道:“你爹呢?他不带你乞讨?”

小乞女摇头道:“我家不穷!我是逃出来玩的!不过我只有一个爹爹,其他就没有别

人!”

蓝龙更奇道:“你逃了出来为什么?你爹不找你?你姓什么?叫什么?”

小乞女见他那样便高兴的道:“你一连问出四个问题,叫我忘记么?告诉你,我不是说

过逃出来玩嘛!哼!”

她哼一声,似生气似的又接道:“我爹才不管我哩,他一天在家里守着妈妈!唔,我姓

白,叫白凤,你就叫我凤儿好了,我爹也是这样叫!”

说着,她把葯丸硬往蓝龙口里塞!

这时蓝龙不疑有害,也就顺着她,张口把葯丸吞下,但仍盘问道:“你爹很爱你妈

了?”

小乞女忽然叹口气道:“我妈妈的画像确实是美!可惜我没有看到她的真面目,因为她

在我出生一岁时就死了!”

蓝龙会意了,知道她爹是守着一张美女的画像,那是情深难舍的现象,接口道:“你爹

妈的恩情虽重,但也不能让你在外流浪,同时你既然是个有钱人家,那你为何作出这种苦样

呢?”

白凤又乐了,娇笑道:“你是老江湖了,怎会说出这样没有经验的话,江湖乱杂,处处

风险,坏人多于恒河沙数,我如不作这种模样,一个女孩子,岂不是引鬼招狼?”

蓝龙真想不到这个天真的小乞女,居然说起话来头头是道,不禁惊奇了,同时以另眼看

待的口气道:“原来姑娘还是个江湖高明,在下真是失敬了!请问姑娘,我在什么地方见过

在下?”

小乞女娇笑道:“何处见过,而且次数多了,不瞒你,你在关外作那几件案子,我还在

暗中帮你不少忙哩!”

蓝龙惊讶道:“姑娘会武功。”

小乞女娇声点头道:“会的不会比你少,不过我不肯和人家动手罢了,因为我讨厌打

架。”

仅这一会儿,蓝龙立觉内伤如失,猛的跳起道:“好葯!”

小乞女笑道:“救星,你这才相信了,告诉你,你的外伤也同时好啦!’

蓝龙摸摸周身外伤,又是一惊啊声道:“多神奇的葯儿,晤,姑娘令尊定是一位无上名

医!”

小乞女摇头道:“我爹不替人家治病!”

蓝龙似还有话要问,但他沉吟一会,显然不愿追究,于是拱手道:“姑娘,承蒙拯救在

下,大恩必报,告辞了!”

小乞女急急接住道:“你到哪儿去?”

蓝龙道:“去北京,同时要查清打我之人的来历。”

小乞女道:“你不带我走?”

蓝龙愕然道:“姑娘要去哪里?”

小乞女噘嘴道:“我有什么必去的地方,你去哪里就带我去哪里好嘛?”

蓝龙叹声道:“你我毫无关系,孤男寡女,同行如何方便!”

小乞女格格笑道:“那有什么重要,如有人问你,你就说我是你师妹好了!”

蓝龙考虑一下,忖道:“她太天真了,虽说精灵,但日久终为被人糟蹋,她既有恩于

我,我就有责任照顾她!……”

下了决心,游龙招手道:“那你就随我走罢,不过到了城市时你得改改打扮,虽不可花

枝招展,但也得朴实干净,似这般模样,落店时不被店家赶出来才怪哩!”

小乞女格格娇笑道:“救星,你说要怎样打扮?”

蓝龙道:“头发梳洗一下,披到背后去,不要如眼前这样装疯子,买一身合适的衣服,

通身洗个澡,整整齐齐换一套!”

小乞女点头道:“都依你好了,不过我们要改称呼,我叫你龙哥哥,你还是叫我凤

儿。”

蓝龙首肯了,于是他就带着这天真的小恩人直奔昌平城!

当日出西山之际,这两个流浪儿已近昌平城外,可是蓝龙觉出自己太狼狈了,于是轻声

向白凤道:“凤儿,我这一身比你更难看,不但破烂,而且全是血,只怕会遭城门口的官军

起疑心。”

白凤问道:“那怎么办?”

蓝龙一指前面道:“城外也有街,客栈和裁缝店都有,我们今晚就在城外算了!”

白凤同意,但抢先道:“作新衣恐怕来不及,我们买成衣好啦!”

二人走入城外的街道,先落店,洗过脸,叫了一顿吃的,就在房里晚餐。

当伙计收拾之余,蓝龙问道:“小二,街上有成衣店嘛?”

伙计早就看出他一身是血,然而不敢动问,干客找这一行的,见得多疑而不怪,见问弯

腰答道:“公子,你老来敝店未留意嘛,对面就是成衣店呀!”

游龙啊声道:“那好极了,小二,请你把那店家请来如何,我们都要买几套成衣。”

伙计连声道:“容易,容易,小的马上去请他来。”

伙计收抬去后,真个不一会就来了一位中年老实人,而且带来两大包成衣。

伙计推开房门,恭声道:“公子,他就是!”

他指着身后老实人,又道:“刘老板带来各色男女成衣,尺寸大小公子请试穿好了,中

意的就留下!”

蓝龙住的房间有内外两间之分,他准备里面是给白凤的,闻言招手道:“好的,请刘老

板把东西拿来。”

老实人闻言,也不进房,客气的道:“公子,小可就不必进房了,请公子把这两包货色

接进去,中意多少算多少,啰!一包是女的,一包是男衣!”

蓝龙摇头道:“那怎么行,假使少了怎么办?”

刘老板陪笑道:“不会,不会!包里货物是有数的,同时敝人进来也不方便。”

蓝龙一想,不禁笑了,忖道:“我真糊涂,难道要他们看着脱衣服不成!”

笑着,他把两包衣物接进去,和声道:“刘老板,那你就在门外等着啰!”

说完关上门,顺手交给白凤一包女衣,笑道:“凤儿,你拿你的到内房去试穿,里里外

外不要多了,选两套就够,必要时再买,多了难背。”

白凤接过笑道:“今后要背衣包了,真麻烦!”

她拿进里面后,连房门也不关,就在里面试穿了。

蓝龙一看,皱眉忖道:“这丫头真不懂事!”

为时不久,白凤在里面叫道:“龙哥哥,你试穿好了没有,我要出来啦!”

男人作事,岂能后于女人,蓝龙笑道:“出来罢,我看看你变了没有?”

里面应声跳出一个身穿黄衣蓝裤的小姑娘,蓝龙一看,不由怔住了,忖道:“没有换衣

时,我倒没注意,原来她竟如此之美!”

白凤确是美极了,长长的乌丝,光滑的拖在背后,峨眉如画,眼如秋水,瓜子脸上带着

微笑,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酒神传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帝刀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