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刀皇》

第 十 章 挂牌治病

作者:秋梦痕

蓝龙笑道:“我们这一走,远地赶到的病人势非扑空不可,相信我们还要挨骂哩!”

常胜道:“我们开张太早了,以后不把事情办完再也不可挂牌啦!”

出城数里,突闻前面锣鼓喧天,人如长龙,且杂以哭泣之声!

常胜啐声道:“真倒霉,清晨大早,竟撞上出殡!”

尹中道:“这死人的家里一定是大户,你们看挽幛挽联起码有数千副之多!”

蓝龙道:“这是人生一世的大事之一,我们肃立道旁,不可失礼!”

尹红道:“我们又不是亡者的亲朋戚友,为什么要肃立?”

蓝龙道:“死者为大,我们应该懂得人情世故。”

未几,棺木已近,忽有一个儒装老人大声道:“孝子回礼!”

棺前的孝子闻声,立即向蓝龙等跪下叩了头!

尹红又愕然道:“孝子向我们叩头!”

蓝龙上前搀起孝子,道:“痛伤阁下了!”

他退回又向尹红道:“人之一生,以孝子这天为最小,古礼见狗都要叩头!”

棺材刚到蓝龙身前,讵料他突然大喝道:“棺材快停!”

这一声真是如同巨雷,不但震惊了尹中、常胜等自己人,竟连数千送柩之人也愕然停

住,抬棺的更是震耳慾聋!

白凤以为他心情大变,变得连棺材也要抢劫了,不禁颤声道:“龙哥哥,你,你怎么

了?”

蓝龙不理,大声喝问道:“这家治丧的是什么人为主?”

那儒者亦战战兢兢上前,慑声道:“老,老朽就是,贵客有,有何,有何指教?”

蓝龙道:“死者家里还有人吗?怎么人未死就装进棺材!”

老者颤声道:“贵客,死者已死去有五天了!”

蓝龙大喝道:“快开棺,人还未死!”

老人如何肯信,立即把死者家属召齐到蓝龙面前来!

蓝龙指着孝子大吼道:“混帐,死的是你什么人?”

孝子跪下道:“是家父!”

蓝龙叱道:“你大概想得遗产!不然为何把你父亲活埋!”

那老者代答道:“贵客,这可不能当儿戏,开棺是要犯罪的!”

蓝龙大喝道:“如果不是活人,我填一命!”

尹中接道:“贤弟,这怎么可以的,连官府也不行嘛?”

蓝龙道:“不管,你和常兄火速把棺盖揭开,这人真的未死!”

那孝子又叩下头去道:“贵客,家父真的死了五天啦!”

蓝龙道:“我还你个活父亲,如再误时,他真会闭死!”

尹中和常胜也是好奇,二人立即吩咐抬棺的放下,每人各施一点内功,火速把棺盖揭

开!

这件事情,立即把送柩的人都引了过来,霎时间围成了一道人墙!

棺盖揭开了,但哪有什么活人,棺里面尸体一动也不动!

尹中一看死者面色修白,一点气也没有,这下可急了,忙把目光望着蓝龙,他的意思是

说,你活见鬼!

蓝龙毫不动容,他见常胜揭去尸被之后,立即走进棺材,伸手按住死者胸口,回头向白

凤道:“凤儿,你的丹丸可有,快点拿一颗来!”

白凤道:“须要水吗?”

蓝龙道:“不,我可运内功送进他的肚里去!”

白凤立将一颗丹丸交到蓝龙左手。

蓝龙顺势把丹丸塞进死者口内,又回头道:“尹兄,请你和常兄把他慢慢扶起,我如喊

搀起走,你们就把他左右两手提起,扶其走百步就放手!”

他又向棺前围住的人大喝道:“你们全闪开!”

围观的不得不走开,但人人都面显惊疑之色!

尹中和常胜刚刚扶起死者,蓝龙突然大喝一声,收回右手道:“走!”

尹中和常胜立把死者如抓小鸡一样,提起就走!

走到百步,二人就把双手一放!

说来有点邪门,数千只眼睛都瞪着死人,这时齐声惊叫起来!

原来那死人不但不倒,竟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甚至一步一步的向前走,他自己能走动

了,走了几步竟回转身来!

蓝龙一见,立向观众喝道:“如何,你们相信他是活的了?”

观众齐声大叫道:“你是活神仙啊!”

蓝龙摇摇头道:“我也是凡人,不过比你们懂得多一点!”

他立向孝子道:“你还不扶你父亲回去!”

孝子喜出望外,一连向他叩了几个响头道:“活菩萨,你老请到舍下去,我要重重的谢

谢你老!”

蓝龙笑道:“不要客气,今天遇到我,那是你们一家有缘,我马上要赶路!”

孝子去扶其父之际,那儒者拱手道:“活菩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老朽活了几十

年,但听都没有听过这种怪事?”

蓝龙笑道:“老人家,你老去看看棺材底下,再看看被救者口角,一定都有血!”

有人抢着去看棺材,有人奔去看被救之人,未几都发出惊叫之声!

蓝龙笑问老者道:“被救者生的烧症病是不是?”

儒者点头道:“是的,是的!”

蓝龙道:“烧症病到了最后,他身体虚弱不堪,其病经过长期的治疗,他本来要好了,

但元气正大亏,所以在生死关头,他的余气闷在胸口,脉息全停,四肢如冰,身体僵硬,不

知者认为他已死去,及至成殓后,他在相中又慢慢复苏了,可是棺材紧闭,他无法活动,硬

把他腹内之血由口鼻逼出,然而时间一长,他会真正闭死!现在我以武功提住他的真元,再

以葯物助其筋血流通!这就是他再活的原因,病人回去后,如好好加以调服补元活血之品,

保证不出一月就可如初了!”

上千人一听他的话,虽不尽懂但也略会其意!又同声大叫道:“这是真正的名医啊!”

那老者连连打拱作揖道:“贵客之言,老朽顿开茅塞矣,承教承教!”

孝子扶着病人渐渐行近,蓝龙向老者道:“病人太虚弱,这时应该抬回家去了!”

他向自己人一招手道:“我们走!”

不等老者挽留,他已大步领众而去。

走出数里后,常胜哈哈大笑道:“蓝弟,你这一手太玄了,竟能从棺材里面救活死

人!”

尹中接口道:“救活那人着真是活得太险了,不遇蓝龙弟也是死,不是蓝龙弟细心也是

死定了,我们竟没问他姓什么!”

蓝龙笑道:“那么多的人,竟没有一个看到棺材里流出生血来!人死了流血也是有的,

但却是黑紫血色!”

尹红道:“那一家绝对是富户,但却买副次等棺材,上等货,岂能使血流出棺材外

呢?”

蓝龙道:“这真是有问题,可惜我们不能再回头去查看了!”

白凤道:“我想那不是亲生之子!”

蓝龙接口道:“管他呢,咱们又不是官府,查他们干什么,世间事如要管尽,那我们一

刻也得不到休息了。”

到了合川,为了怕麻烦,蓝龙不得不依大家意见搭船,于是一路顺水,直放巫山十二峰

下。

船靠巫山城外码头,时已近晚,大家吃了饭,立即展开活动,二女带三小一路,尹中和

常胜一路,反把蓝龙留在店中等消息。

在上灯的时候,首先回来的是二女与三小,蓝龙见他们神情有异,不待大家坐下就问

道:“城里有什么消息没有?”

尹红道:“城里在三天前出了几件古怪的人命案件!你把伙计叫来问问,也许他知道更

清楚!”

蓝龙道:“你们先说是什么事情,与我们查的有无关系?”

尹红道:“有无关系很难说,案子确是很古怪!那是有三家客栈同样出了无头案,死的

只能看出身体是一个老人,一个尼姑和一个道人!”

蓝龙道:“死者来历不明?”

白凤接口道:“我们去那三家客栈过了,但有官兵看守,不能进去。”

蓝龙笑道:“那就不必问伙计了,这是暗杀事情,也许就是武林中的暗斗!”

尹红道:“你说死的三人也是武林中人?”

蓝龙道:“毫无疑问,甚至是高手!”

不久,常胜和尹中也回来了,他们不但得悉三件无头案的消息,而且探得另外一件非常

重要的事情!只听常胜轻声向蓝龙道:“贤弟,京城‘八大护国’竟来到巫山了!”

蓝龙骇然道:“知道为了什么大事?”

尹中接口道:“不知道,而且是由‘虎卫将军’领了宫廷秘令而来的,现在县衙内,外

加数十名‘虎卫士’,目前三案,已由虎卫士四处密查!”

蓝龙道:“我们在这里,恐怕也会来查问?”

尹中道:“不会,密查不与明查同!”

蓝龙道:“我们与官府气味不同,这很讨厌!”

常胜道:“恐怕免不了冲突,听说还有一个秘密人物也在这批人中,其地位竟比虎卫将

军还高,此人就是背后发号施令者!”

蓝龙道:“这个我们不管,哪怕是皇帝亲自来,讨厌仍旧是一样!”

常胜道:“城内江湖武林却不多,夺宝事毫无影子,难道武林中尚未得悉那道人得手的

消息?”

蓝龙道:“总是在这几天会明白,我们就住在这里看动静,如果我们这几个人查遍巫山

区,那真是大海捞针!”

生生道:“八代叔不知住在什么地方?他先来,也许知道多一点!”

蓝龙道:“也许都进了巫山山脉了,不过我们还是在此多住几天,一劳不如一逸,这是

南北消息的通路。”

吃了饭,他们仍旧分头出去打听,直到三更才回来,依然没有什么收获,只有尹红向蓝

龙道:“我们回来时看到几条黑影横过东面街檐!但不敢去追,生怕追错京里来的人!”

蓝龙道:“那是对的,办案人员一定不少!”

常胜道:“我主张晚上到城外去走走,除了江边,都是山地,遇上几个武林人打听打听

也是好的,城里他们是不会进来的!”

蓝龙道:“有了京中这批人来,武林人当然不愿进城自找麻烦,也好,去就不分开,干

脆一齐去,人多官府不见疑,遇上也不过问几句罢了。”

尹中道:“城门已关,越城墙就是疑问呀!”

蓝龙笑道:“我能出城的地方,保证没有看到的人!”

常胜道:“好,我们奔西门!”

尹中先找伙计交代几句话,于是一路出店奔西门,只见街上已没有行人!

绕到离西门不远的城墙下,蓝龙凝神听了一会,招手道:“大家随我来!”

翻过城墙,真的无人查问,接着一直向山区奔去!

巫山城外的居民不多,零零落落的只有少许乡村,忽然一道黑影由前面不远的村中闪了

出来,又向另外一家屋顶落去,蓝龙等全看到了!尹红抢着道:“是个背剑的!”

蓝龙道:“是个老人,我们悄悄的追到那一家后面,这人的武功不低。”

尹中道:“相信是住在乡村的武林人,他们不进城里住客店,除乡村就没有落宿之

处。”

常胜道:“这时由外面作什么回来?”

尹中道:“你真问得怪,我们又为什么出城来,当然有事呀!”

到了那乡村后面,蓝龙侧耳一听,只见他噫声道:“全是青城派的!”

尹中笑道:”那就不必去管他,我们再转向别的地方!”

蓝龙道:“不,另外有人前来了,我们躲着看。”

一个高大的黑形,突然降落在房屋的顶上!可惜他的背面向后,蓝龙看不出他的面目,

但却看的出他光头来,原来是个和尚!

屋中显出住了不少高手,以和尚那样轻轻的降落,居然也被察觉了,这时竟由民屋四面

闪了出来,讵料竟有十八九人之多!

和尚不等屋中人喝问,他已发出轰雷的吼叫道:“青城派掌门人何在?”

民房正面有个沉重而苍老的声音接口道:”何方武林朋友,老朽就是!”

和尚哼声道:“我佛爷特地前来找你,原来你就是青城‘宝仙子’!”青城掌门似已看

出和尚的面目,居然显出怯意道:“原来是违佛大师,老朽失敬了,不知大师此来有何赐

教?”

和尚吼声道:“你青城派一个长老得悉‘八九玄功’落在谁人手中,佛爷要他说出那是

一个什么人物?”

青城掌门叹息道:“老朽实对大师说,敝长老已于三日前在巫山城遇害,至今尚未查出

是何人下的毒手啊!”

和尚嘿嘿笑道:“宝仙子,你的意思是说死无对证了?”

青城掌门道:“老朽尚且不知,难道大师还要追究什么?”

和尚大叫道:“你是青城掌门人,凡青城派中人物得了消息,掌门人岂有不知之理?”

青城派掌门似知不能善了,亦沉声道:“大师之意又持如何?”

和尚大怒道:“说出来免你青城一派之祸,否则佛爷可不客气了!”

青城掌门亦怒道:“大师发怒无用,青城派虽非大师之敌,但在被迫之下,那也只有全

力一拼了!”

和尚狂笑道:“宝仙子,青城一派难免灭门了,佛爷不下手则已,下手就鸡犬不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挂牌治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帝刀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