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刀皇》

第十一章 网擒三四

作者:秋梦痕

刀皇背后突然有个老人的声音向蓝龙喝道:“龙儿!他们是十大剑派的继承人,你不可

轻敌!”

蓝龙回头一看,发现竟是“剑帝”白长虹!不由暗骇道:“刀皇、剑帝竟同船,这是非

常稀奇之事,他们两人是对手啊!”急忙回身长揖说道:“白伯伯,小侄早已知道他们的来

历了!本来不敢在齐前辈面前抢出风头,但晚生看他们不顺眼,所以冒犯齐前辈威严,愿与

他们见个高低。”

剑帝喝道:“对剑派继承人不用剑,那是极端侮辱他们的师尊!”

蓝龙哈哈大笑道:“白伯伯,他们己所不慾,那就勿施于人,以他们的年纪,说什么在

齐前辈面前也是个晚辈,他们目无尊长,这就是他们的师尊管教失当,晚生此举,那是他们

应得的教训!”

连剑帝都不知蓝龙有了什么进步,那刀皇更不清楚了,在刀皇不阻止蓝龙冒险的心理,

那是他要看看这被酒神极口夸奖的少年到底与人有什么不同之处,他是存着万一有危险时再

出手接过去。

白凤这时在船中听到她父亲的声音,不由大喜,更使他兴奋的是她父亲竟与刀皇同船,

这是不可能而可能的大事了!也是她认为父亲的性情有完全不同的良好表现,所以她冲出前

舱娇声叫道:“爹!你老也在这里!”

剑帝真的变了,只见他面含微笑道:“凤儿,快阻止龙儿徒手对人!”

白凤哪曾见过她爹的笑容,一时高兴,竟故意格格笑道:“爹,他没有刀剑可用啊!”

剑帝看出女儿不着急,反而笑得很神秘,不由在心里直怀疑!

刀皇发觉那三个青年剑手人人面色铁青,立知就有齐上的举动!回头向剑帝道:“白

兄,你的剑呢?”

剑帝喝声向白凤道:“凤儿,将剑递与龙儿!”

白凤摇头道:“爹,龙哥哥嫌它太短了!”

刀皇接口大笑道:“那用老朽的刀可否?”

蓝龙正色道:“晚辈不敢,剑帝和刀皇,乃为无门无派武林的光明象征,三老已往分

开,那是自立武林人物之不幸,今日能携手,光明又开始了,二老的神物,从此不可轻用,

这是晚辈出来甘冒叱责的原因。”

三个青年同声冷笑道:“不自量力,那就上罢!”

蓝龙忽在岸边折了一把芦苇,一数竟是十三根,他去掉尖叶,郎声笑着道:“三位一再

小看在下,迫使在下不得不加以反侮了,本来要用双掌教训你们,现在连双掌也不用了!”

说完顺手一挥,讵料他竟把十三根芦苇杆直摔入地,形成一个五丈大小的圆圈,每根芦

苇高低虽不等,但最短的也有三尺高!他退出圈外,沉声道:“三位要在下用剑是可以,但

看三位能否冲过在下的芦苇圆圈,冲过了,在下用剑奉陪,冲不过,那就从此休在人前论

武!”

刀皇一见他施出如儿戏一样的举动,心中有点莫名其妙,立即退出舱门向剑帝道:“白

兄,此子有些什么道行,相信你了解最深,他在作什么?”

剑帝同样不知,怔怔的道:“这孩子深沉似海,在下一直认为他神秘莫测!”

刀皇道:“那三个剑派继承人似已被他愣住了,难道这孩子懂什么‘八门金锁’、‘奇

门遁甲’之类的玄妙?”

剑帝道:“让在下问问小女就明白了!”

他向白凤一招手!

白凤拉着尹红走过大船,问道:“爹,有什么吩咐?”

剑帝轻声道:“龙儿搞什么名堂?”

白凤摇头道:“孩儿不知道啊,一时也不明白呀!只在天亮时看他一掌打倒鬼使时,才

知他的功力已一日千里了!”

刀皇骇然道:“今早他一掌就把鬼使打倒?”

白凤忙将江中上空交手之事禀告,道:“那是真的,鬼使倒地不起,显然受了重伤!”

剑帝闻言大乐,笑向刀皇道:“老齐,我们可以退休了!”

刀皇点点头,叹声道:“这孩子刚才那篇道理,我们不能使他失望,你我过去错误,正

好此时勾销了!”

剑帝笑道:“武当事完,我们就住在一块罢,我的女婿,不等于你的女婿一样?”

刀皇决然道:“还有酒鬼,我们三人打了几十年,不能叫他落单!”

剑帝道:“好,这算是龙儿的力量把我们困住了!”

白凤闻言,简直乐极了,轻声道:“齐伯,爹爹,你们真好!”

刀皇摸摸她的秀发笑道:“丫头,你是最可爱的姑娘了!”

岸上突然发出三声大喝,三个剑派的继承人同时纵起,如电落在芦苇圈中冷笑道:“大

爷们不信邪!”

蓝龙一见,突又挥出一把芦叶,哈哈笑道:“看剑!”

说也不信,芦杆圈子不见了,但见那儿起了一阵风,接着青光隐隐,顿将三人罩住,只

听三人在内大声吼叫,如遇强敌,剑光在青光罩着之内,发出锐利无比的啸声!蓝龙这时反

身一纵落在二老身前笑道:“万物演化神功确有奥妙莫测之奇,晚辈冒险初试总算小成

了!”

刀皇和剑帝闻言,同声惊问道:“你说什么?”

蓝龙笑道:“晚辈已得三只凤文卣,且把其中奥秘悟出,加以行坐不舍的苦练,今天一

试,居然可用了!”

二老闻言惊奇道:“你所施的,就是凤文卣上的神秘!”

蓝龙点头道:“是的,眼前所施,即为其中一则,名为‘古奇门’!”

二老愕然道:“你练得这样快,悟得如此速?”

蓝龙叹声道:“慾报父仇,尚恨未成,目前此功,只能困住功力不及晚辈之人,一旦遇

上较晚辈功力高者,那恐困不住了,因之晚辈还不敢拿来对付仇人!”

刀皇急问道:“你的仇人是谁?”

蓝龙过:“已知者为森林狐,违佛魔僧和二天妖道!”

二老大惊道:“是那三个巨魔!”

蓝龙道:“当前武林中的邪门,他们尚称不上巨字,另外三人才算巨魔,说来不怕二老

见责,也许这三人连二老都未见过!”

剑帝悚然道:“难道你说的是百年前就消声无影的地主、鬼圣和毒魔?”

刀皇道:“白兄,你在说梦话!”

蓝龙接口道:“齐前辈,白伯伯全猜对了!”

二老同时惊跳道:“真有其事?”

蓝龙道:“鬼圣已见过,在场者窥到的还有凤儿尹姐等,甚至知道违佛魔僧、二天妖道

和森林狐还是地主的手下!小侄的仇人,恐怕还是地主,因为他是主使人!”

剑帝长长叹口气道:“龙儿,你的仇可真难报了!除非有上九代、葯祖和比九代出来助

你,因为这三人也是刚才所说三巨魔的对手!”

蓝龙道:“父仇不共戴天,晚辈绝对要亲手洗雪!”

刀皇急急道:“那你快放了岸上三人,不要再竖十大剑派强敌,十大剑派的当今掌门,

合起来又可当三个地主,日后你如何应付啊!”

蓝龙笑道:“晚辈不是不遵二老之命,十大剑法,晚辈早得罪其一了!目前三人就算立

即放出,那也无法了结啦!干脆使他们吃点苦免得其到处气势凌人!”

剑帝道:“龙儿!十大剑派可慑而不可杀,他们除了骄狂自大之外,心并不邪,龙儿放

了他们罢,困久了恐有脱力之危!”

蓝龙依言道:“遵命!”

他挥袖一拂,竟在江中拨起一团大浪,呼的罩上岸去,接着“哗喇”一声,全部落到阵

中!

三个剑派继承人一经冷水泼头,全都清醒了!他们各持长剑,浑浑愕愕的全不动了,可

是人人都面色惨白,吁气如牛!

蓝龙回身向二老道:“我们开船罢!”

剑帝笑道:“你这又是什么名堂,举手就解了?”

蓝龙道:“晚辈设的是木阵,木能生火。”

刀皇啊声道:“水能克火,所以你用水解!”

蓝龙道:“晚辈在水中施了解制之诀,水只是引子罢了,其实有一口吐沫也就够了,但

晚辈气他猖狂,故意将他们变成落汤鸡!”

二老闻言,不禁大乐,同声哈哈笑道:“捣蛋!”

二老也跳上了小船,于是尹中就拔篙开船!

第二天,船到归州上岸,由陆路直奔武当!

在陆路走了五天,讵料只距武当两百里的房城时,剑帝突然低喝道:“龙儿,有人找上

你了!”

蓝龙看到侧面一条路上穿出三个老人,问道:“前辈,他们是谁?”

剑帝道:“是你设阵困住三个青年的师尊!在前的号‘目空子’为目空剑派掌门人,中

间是‘古道子’,后面是‘古佛子’!也是两个各该派的掌门人!”

蓝龙笑道:“看他们如何来,晚辈就如何应付!”

三老人之一,突然大声问道:“前面可是刀皇和剑帝!”

齐老人哈哈笑道:“不敢,三位宗师久违了!”

那老人嘿嘿笑道:“齐兄身边的少年,哪一位是姓蓝龙的?”

蓝龙行出数步拱手道:“晚辈就是,老丈有何指教?”

那老人哼声道:“老夫等特地赶来领教少侠的芦苇阵!”

蓝龙大笑道:“这里没有芦苇又怎办?”

另一老人叱声道:“那就叫你尝尝老夫的剑术!”

蓝龙大声讥笑道:“卖瓜的说瓜甜,出口不离本行,可以,请三位老丈先献一手功力,

看看是否用得上晚生长剑再说!”

最后的老人大怒道:“你要如何试看老夫等功力?”

蓝龙道:“三位把剑掷上高空,能达十丈即可!”

第一位老人阴笑道:“小子侮人太甚,竟量老夫等掷不高十丈!”

蓝龙大笑道:“谁掷得最高,晚生就先与谁动手!”

三个老人也许都想先下手收拾蓝龙,闻言后,真的同时把剑掷上空中!

三把剑掷上高空足超百丈,剑在空中只见到一点点淡影了!

蓝龙大出剑帝和刀皇意外,猛见他双掌向空一推,讵料三把剑突然加快!升,升,升,

一直冲得无踪无影!

三老者谁也未注意蓝龙在暗中捣鬼,他们只是抬头等剑落下,意在各自收回!但一见自

己的东西仍旧上升,结果连看都看不到了,这才大大的吃了一惊!

剑帝和刀皇这才明白蓝龙捣的鬼,同时把目光注定他!

蓝龙一言不发,仅悄声向尹中和常胜道:“请二位由后方隐退!绕过后面树林!超到半

里外石山上去,这时三剑已插在石上了,得手后不要回来,等我们到了一齐走!”

二人一看三个老糊涂还在抬头等剑,不由笑在肚里,打个手势,同时退后而去。

蓝龙一看二人走了,这才故发惊叹之声,道:“好功力!真是高不可测!”

三老人闻声,面色都变了,他们显已知道什么不对,陡然一齐纵起,三老话也不说如飞

而去!

剑帝和刀皇一看,再也忍不住了,同声哈哈大笑,二老竟笑得弯下了腰!

蓝龙忽然急急道:“我们快去,提防他们看到我们抬剑之人!”

刀皇摇头道:“方向不对,他们向南面去了。”

说完领先奔出。

大家跟着奔到半里前面,只见尹中一人提着三把宝相迎!

剑帝一看大笑道:“他们的宝剑,无一不是古时名剑,龙儿可以开个名剑馆了!”

蓝龙笑道:“不知三剑何名呢?可惜被他们带走了剑鞘!”

马冲道:“剑鞘可配!”

他忽然脱下一件外衫,交给尹中道:“尹老四,包起来!”

蓝龙忽觉不见常胜,不由惊问道:“尹大哥,常大哥呢?”

尹中道:“我们绕到这里时,恰好看到一个老人,常老二暗暗盯下去了。”

剑帝问道:“什么样的老人?”

尹中道:“非常凶相的老人,看不出他到底为多少年纪了,他身上爬着一只怪虫,通体

红光闪闪!”

刀皇惊问道:“那虫是七条尾巴,九个头共为一个身体!”

尹中吓声道:“虽然隔得远,晚辈好像看出是这样的东西!”

刀皇大叫道:“毒魔王!”

蓝龙一听尹中看到的就是毒魔,立即向二老道:“二位前辈请大家慢慢行,晚辈非把常

大哥追回不可,迟恐遇害!”

剑帝摇头道:“常少侠在毒魔眼中毫无分两,只要不当面冒犯,远跟是无事的,大家还

是一块走罢!”

白凤问道:“那只虫为何竟有九头七尾,到底是什么怪虫?”

剑帝道:“那只虫就叫毒魔.其毒绝世!老魔之号,就以此虫而来,可说是毒中之王,

听说其毒连钢铁都能化为水!”

好在走不到十里就看到常胜立在路旁,蓝龙行近问道:“怎么样,那老人呢?”

常胜摇头道:“我见了鬼,明明跟着他,但一眨眼就失了他的踪迹。”

蓝龙道:“你好险,追的是毒魔,他的轻功无疑是出神入化,那你如何盯得住!”

常胜听说是毒魔,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这天晚上他们已赶离武当山不远的一处民家,尹红带着白凤向民妇借住几个房间,买了

吃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网擒三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帝刀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