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刀皇》

第十三章 伏魔神曲

作者:秋梦痕

在这种杀机潜伏之际,可惜黄鹤楼上那些真正善良的游客们竟毫不知情,如果他们清楚

自己的生命危在眉睫时,那不知是何现象呢?

蓝龙与地主一战之后,他似有了检讨后的悔意,那一战,他如事先探出剑帝赐与他的伏

魔神箫,也许地主不致打晕了他!所以他这时手不由主,不自觉的探入怀中,紧紧的握住神

箫,表面上他右手仍在举杯闲饮,内心里早作应变之策了。

毒魔王的长相真是世上最难看的凶恶之相,两眼暴突而血红,鹰勾鼻,嘴如雷公,两鬓

似棕而上坚,头光秃,却有一部闹腮黄须,身高寻丈,胸口坦露,里面现出茸茸黑毛,身着

紫色大褂,赤着双脚,形似两条狼牙棒!

神差和鬼使本来算丑了,现在比起毒魔,居然好者多了!

毒魔王的背面幸好是朝着这边一桌.这使终南先生放心多了,但他很清楚,在绝顶高手

的四周,那是没有可避的死角,也许背面比正面更危险!

不知什么时候,楼上响起了一阵古怪的音乐之声,终南老人乍闻一震,立向神差问道:

“神兄可知道这是什么乐声?”

这下可问到牛身上去了,鬼使哑然失笑道:“岳老哥,你怎么忘了‘对牛弹琴’!他是

一窍不通的!”

神差尴尬向终南老人道:“岳兄,在下对此确是门外汉!”

终南老人又向鬼使道:“声音从什么地方来的?”

鬼使道:“那是阁下未注意,现在看看那‘万里洪涛’仇渊的座位!”

蓝龙道:“我见他与水晶仙子耳语一会就离开了,难道这乐声是他奏起来的?”

鬼使道:“你们看他身上未佩兵刃,其实他有一支伸缩自如的古乐器,形似箫,但名字

叫‘七煞管’,能吹出上古‘七煞’之音,同时又可作兵器使,杀渤海龙王的人大将和辽东

十七义就是施那东西下手的!”

终南老人吓声道:“这声音就是七煞之音!”

鬼使点头道:“是的,这声音非当事对手听来,顶多不明其律,有点古怪罢了,但在他

要向你下手时,那就大大不同了,听来尤如群魔乱舞,七煞围攻!厉害无比!”

蓝龙道:“快毒魔王,他停杯起身了!”

鬼使道:“仇渊是在向他挑战,我们快下楼。”

神差道:“仇渊是在矶上?”

鬼使道:“是的,我们抢先下去,看他择定什么地方要和毒魔王动手!”

蓝龙道:“这七煞之声对楼上食客没有妨碍?”

鬼使道:“现在没有,如果毒魔王也要以音乐对付姓仇的时候,那在两种音杀互抗之

下,不要说楼上之人全遭殃,恐怕在黄鹤楼附近数里之地的任何活东西都活不成!”

终南老人大惊道:“这还得了!”

蓝龙叹声道:“事不得已,为了这多无辜的生命,我不得不又冒险而行了!”

神差大惊道:“你不能出手!”

蓝龙道:“行侠江湖,所为何事?我们不能放弃立志的原则。”

鬼使道:“这次与上次不同,出手就是两面为敌!”

蓝龙道:“我只阻止音杀好人,真正打斗我不管。”

终南先生摇头道:“阻止音杀之后,岂可脱身打斗?”

蓝龙道:“三位在江岸去租船,我会乘机脱身而来!”

神差摇头道:“我和小鬼不离开你,租船请岳兄去,同时你得说出以何物阻止音杀?”

蓝龙道:“家岳赐我一支古箫,吹起来必可阻止音杀!”他只说古箫,因神箫尚未有武

林人知道,所以他不愿宣扬出去。

深有武林经验的三老,真还不知剑帝有支神箫,终南先生以为他要仗内功吹出什么曲子

来调和音杀之力,点头道:“以音制音,以老弟的内功,似可一试,不过这也非常危险。”

四人下楼之后,终南先生不看音起何处,他急急奔下黄鹄矶直扑江岸租船去了。

这时神差已看到那“万里洪涛”仇渊是坐在黄鹄矶西面一座突出的岩石上,他手中确是

持着一支似箫的古怪管子,闭目宁神,吹出七煞之声。

蓝龙一见他的乐器比箫长多了,管子上的孔眼也多到数不清,不过他的姿态与吹箫无

异。

鬼使急向蓝龙轻声道:“我们快占上矶的路口石上去,留下东面给毒魔王!”

蓝龙道:“不,要脱身快,只有东面突出岩石最快,翻身坠入江中就行了。”

鬼使道:“不可,假如你能阻止音杀,食客必见异而逃,如果我们把路口给毒魔王占

去,那食客就无路可通了。”

蓝龙闻言有理,立向路口岩石上坐定!神差和鬼使则坐在他的左右。

三人坐下非常有趣,一个美少年,左右却坐着两个如城隍庙中的判官和小鬼。

毒魔王居然仍未下来,可是那水晶仙子却带着两个丫头先到了,只见三女走向仇渊,她

们不坐,但也不说话,只静静的立在仇渊的背后。

突然自黄鹤楼顶传来一阵沙沙的怪响,同时响声带出一团紫色大人影,由楼顶破窗飞

出,如电落到矶上!

蓝龙急向二老道:“他下来了!”

鬼使道:“音杀对抗形成了,但双方尚未采攻势,这仍是尚未摸清对方的路子!”

蓝龙急问道:“毒魔王手中音杀器是什么东西?”

鬼使道:“是一条千年响尾蛇的蛇皮!”

蓝龙道:“二老识得他,不知他可认识二老?”

神差道:“其实我们都不认识,但他的形态,凡是上了年纪的江湖上人都认识!”

蓝龙道:“难怪他只看看二位而已,他到东面去了!”

神差忽然道:“快看那水晶仙子,她什么时候在手中多出一件东西?”

鬼使道:“那是万年珊瑚笙,能吹出古天魔曲,有一次,我见她遇上罗刹鬼母,竟以一

曲未终就把罗刹鬼母打败!”

神差吓声道:“罗刹鬼母竟被她打败了!”

鬼使道:“所以我说这水晶仙子的武功高深莫测!”

蓝龙问道:“罗刹鬼母又是什么样的人?”

鬼使道:“就是鬼圣的老婆!”

蓝龙笑道:“我曾经似听人说过说你是鬼圣的徒弟?”

鬼使道:“这种传闻是虚伪的,我自己也听过,其实哪有这中事,江湖上也许因了我的

雅号是鬼字之故。”

神差道:“她拿珊瑚古笙要两对一吧,你看,她坐下了!”他暗指着水景仙子!

鬼使道:“绝对不会两对一,她是怕她表兄敌不过毒魔王再接手的。”

蓝龙道:“毒魔王已将蛇尾加紧摇动了,居然也闭目宁神哩!”

鬼使道:“这种音杀之斗,非常损耗元气的,那毒魔王也不例外!他们双方现在运功,

但开始在即了!”

蓝龙道:“我的箫声一起,二老千万不可提功,仅静坐旁观可以!”

神差道:“你也要运功?”

蓝龙点头道:“这也不例外,否则难挡左右两方的暗杀侵犯。”

鬼使道:“那你快点,双方一开始必十分猛烈。”

蓝龙道:“二老放心,我已暗提功力预防了,不过二老如闻我箫发出抖声时,请赶快先

伸手按住我的后心穴,然后同时运功助我抗御。”

神差道:“这个不用说!”

当此之际,仇渊的七煞管已吹出惊心动魄的煞声,同时那毒魔的蛇尾竟震动如狂,蓝龙

为防无辜受害,立即吹起伏魔神曲!

煞声如万兵齐举,血光滔天,蛇尾摇动,真似冲锋陷阵,人头滚滚,可是这两种声音一

遭神曲渗入,立即变地有气无力,振作困难,且吹奏者,竟坐立不安,摇动者头上冒汗!相

反,只见蓝龙面容端整,神情肃然!大有神圣不可侵犯之尊。

这种三面对局不到半个时间,耳中已只存箫声悠悠,使人心境如处太和之境,心物神

怡。

初次对敌,蓝龙似未存杀敌之心,他的神曲里只着和中之调,毫未有制敌攻魔之音,所

以仇渊和毒魔由无力抵抗而停吹停摇,但他们竟被箫声引入另一种幻境了,这时仍闭目静

坐,神游户外啦!

酒楼上的食客已全部停饮,店家静立,他们都不知身在何处,这时只有一个人似非常清

醒,那就是水晶仙子,然而她竟以珊瑚古笙向蓝龙对抗!

蓝龙似觉出有强敌向他进攻,但他依然无动于衷,及至一曲奏完,强敌亦无形消失,他

睁眼一看,发现四外都是静寂寂的,环目一扫,只觉那水晶仙子向他嫣然一笑!

蓝龙立知音中强敌就是她了,急忙拱手道:“姑娘手下留情,区区感激不尽!”

水晶仙子含笑摇头道:“不是我留情,而是攻你不退!”

蓝龙急忙推醒神差和鬼使道:“我们走罢!”

二老被推惊醒,同时叹声道:“小子,你搅醒我们的美梦了!”

蓝龙不理,立即起身,又向水晶仙子拱手道:“请恕区区告辞了,后会有期!”

说完转身,直向江岸行去。

一见蓝龙下矶,水晶仙子也立即把两个丫头推醒,可是她竟不理她的表兄,也不再看毒

魔,讵料地竟尾随蓝龙之后而行。

蓝龙到了江岸,即见终南老人在一条小船上欢迎。

三人下了船,一看没有船家,神差问道:“岳兄,船家呢?”

终南老人笑道:“我们的去处未定,不能租船,我只有花十两银子买了这条船!”

鬼使点头道:“这也好!”他立即拔篙开船,动作倒是非常内行。

小船顺流下放,时当东南风起,神差拉起一块布帆,真是其行似箭。

在矶上,这时仇渊睁开了眼,但他一看表妹不在,居然着急的跳了起来,四处一望,人

影全无,他本可在毒魔未醒之际向其下手,可是他没有,只高叫一声表妹,就向江岸追去。

水晶仙子这时也租了一条小船,恰好在开船时被仇渊追到,他上船就问道:“表妹,你

怎么不等我?”

水晶仙子坐在船,两眼只望着蓝龙的船,但口中却淡然答这:“我不愿打搅你的美

梦!”

仇渊闻言一怔,接着恨声道:“那土少年吹的是什么鬼曲,居然捣乱我的打斗!”

水晶仙子冷声道:“好在是他捣乱,不然你不是毒魔的对手!”

仇渊道:“他就在前面那条船上?”

水晶仙子道:“怎么样?你想找人家再斗一场?”

仇渊阴声道:“我得看看他是什么东西!”

水晶仙子淡然道:“除非你又想作场美梦!”

仇渊带嗔道:“表妹,你是什么意思,一再说我作梦?”

水晶仙子冷声道:“难道我说错了?”

仇渊道:“我作什么梦?”

水晶仙子也嗔道:“你心中有数!”

仇渊大声道:“难道你在我梦中?”

水晶仙子娇叱道:“你胡说!”

仇渊气道:“那你硬说我作了什么梦!”

水晶仙子回头向他怒问道:“你敢瞒我?你功力不足,既非毒魔对手,又被那人的伏魔

曲引入幻境,早就警告过你,叫你不要心存邪念,否则遇上真的正派高手就要吃亏。”

仇渊道:“我没有陷入邪恶幻境!”

水晶仙子冷笑道:“我虽不知你着了什么幻象?但我在你的表情上看得出来,相信你还

记得,那表情曾经你对我显露过,是我最不齿的表情,所以那次我与你半年不见面!现在你

入幻境又显出来,可见你的内心丝毫未改!我如不看爹爹偏爱你,从此不再与你见面。”

仇渊被其揭开什么心底过失,这时不再强硬了,静静的立于水晶仙子背后,不自觉的也

望着蓝龙的船。

水晶仙子忽然回头向一个丫头道:“芙儿,吩咐船家场帆,我们的船落后太远了。”

仇渊看到丫头走进后舱,这时借故向水晶仙子道:“表妹要追那吹箫的?”

水晶仙子似不好意思不理,但又不愿答他似的,仅唔了一声!

仇渊接着道:“这也好!”

水晶仙子突然问道:“好什么?”

仇渊道:“我要与他印证几手!”

水晶仙子沉声道:“我追去是查探他的来历,并非找人家打架!”

仇渊哈哈大笑道:“我又不是要表妹与其动手,同时我也不存要他之命,表妹急什

么?”

水晶仙子嗔道:“人家今天未曾运伏魔曲毁你功力,那是此人厚道之处,你还找他作什

么,你看他身边还有三个什么人?别去自找没趣了。”

仇渊道:“他身边那两个丑老鬼?”

水晶仙子冷笑道:“那是神差和鬼使,舟里还有终南先生!”

仇渊心中似有某种妒忌之意,但他这时毫不表露出来,因为他看表妹对自己起了厌恶之

情,不过他仍以冷笑代之。转变话题道:“终南先生怎么会与神差鬼使同船呢?”

水晶仙子道:“所以我要查探一下,看看那吹箫的是何来历?”

这时前面船上的三老和蓝龙都已觉出后面有船在追踪,不过他们不觉严重,及至天黑

时,船已到了夏口,鬼使把船靠好,四人立向城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伏魔神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帝刀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