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刀皇》

第十五章 故布疑阵

作者:秋梦痕

蓝龙被抬上假山书院,发现太美了,立在书院门口,可以把整座花园一览无余,他由翻

江倒海扶出轿子,经赵庄主师徒父子陪同缓缓进了书院里参观,见是四合一的建筑,且在中

间筑了一座阁楼,楼比院子高出数倍,上楼一看,更见视界无阻,他忽然笑道:“假使在花

园里设下一阵,以这座阁楼为阵眼,那比武当山那谷中更有效!”

生生道:“预防强盗,蓝叔何不详加布置?”

蓝龙点头道:“这花园可以设下一座‘颠倒乾坤五行阵’,除了少数几个老怪物之外,

其他的叫他来得去不得。”

赵庄主大喜道:“老弟既有如许神通,赵某真是求之不得,请问须要些什么东西,老弟

尽管吩咐。”

蓝龙点头道:“等一会晚生与庄主细细商量,同时要使庄主家人及亲信都能懂得出入阵

势之妙才行。”

庄主道:“老弟那就请住在这阁上如何?”

蓝龙道:“晚生正有此意。”

庄主急向背后耿继文道:“继文你与甲儿,珍儿快点收拾阁楼。”

生生见耿继文带着师弟急急而去,笑向蓝龙道:“蓝叔,你这颠倒乾坤五行阵,估计有

哪些困不住?”

蓝龙道:“猜想中,地主、鬼圣、毒魔王、孤独神剑、孤独仇母、二天妖道、森林狐

等,凡是这种老江湖,他们不是自己懂得,就是有了经验,这阵有个缺点,敌不攻,阵不

发,敌想破,阵就困。”

绵绵道:“那就不好,敌人进了阁楼怎办?”

蓝龙笑道:“他进阁楼就是存心攻阵,他们不敢我倒希望他们来,只怕他们到了阁楼外

面望楼却步。”

庄主大喜,接口道:“一旦有事,敝庄之人由地道到阁楼就安全了!”

蓝龙道:“但怕姦相和坤不放过此庄呢,这次来的除了之后,再来又怎办?”

庄主道:“老弟,能解目前之危就是大幸了。”

蓝龙道:“此阵可以维持两年,只要庄主好好保持阵中所设不坏。”

庄主道:“现在蓝老弟可以吩咐老朽去办了,这事越快越好!”

蓝龙道:“东西很简单,只要五百五十五面五色小旗,红旗一百一十一面是正方形,黄

旗同数,是三角形,蓝旗同数,长方形,白旗同数,太极形,黑棋同数,八角形,每旗紧绑

花树上,位置设时再说,但每旗下面要两只碗,一碗盛清水,一碗盛角未,此外任何事不

要。”

庄主急急道:“老朽告退了,这太容易了。”

蓝龙向三小指示布置方法,详细解说一番,叫他们随着庄主而去,同时在阁楼上划出一

张奇妙的乾坤五形相生图,准备赵家重要人物出入花园而不走错阵。

第二天,庄主经三小指点方法,布置完成,又照交代同家中重要人物熟记出入之法,这

才来到阁楼向蓝龙交差。

蓝龙在阁楼亲自看到布置无疑,笑向庄主道:“还有工作,也须庄主亲自去作,这样方

使庄主有信心。”

庄主道:“老弟尽管吩咐。”

蓝龙向翻江倒海道:“东西作好没有?”

二人同声应道:“早准备了。”

蓝龙道:“抬着随庄主去罢!”

赵庄主不知何意,立与两汉下楼,到了下面,两汉由东面一间房中各自拿出一件东西,

那是口大缸,一只大袋!

庄主一看缸中是水,问道:“这作什么用,袋中是什么?”

倒海道:“袋中是公子昨夜行过法的法纱,缸中是法水,请庄主把法水法纱加入所布置

的水末之内,这阵就算完成了。”

庄主惊讶道:“公子还懂法术?”

翻江道:“我家公子乃是今之武林第一奇士,无事不能,无事不通,绊好之后,还要庄

主亲自试阵,这样才使庄主有信心!”

庄主闻言大笑道:“老朽的心,大概被公子猜透了,好,我们走!”

这次只有一个时辰就完了,临到最后一处,倒海忽然道:“庄主,你看阁楼上!”

庄主抬头一看,只见楼顶升起一面红旗,急问道:“那是公子升起的!楼上那来旗

帜?”

翻江道:“小的去宜城买来制成五面之旗,这是公子发动阵势的主坛法令。”

庄主道:“此旗升起何意?”

倒海道:“请庄主试阵!”

庄主一看阳光高照,惊奇道:“要老朽如何试法?”

翻江道:“庄主拔出身上佩剑,试将一株小花斩倒看看?”

这语使庄主更糊涂,立即拔剑一挥,正在盛开的一株百叶桃花树,被他逢中斩倒在地,

说也真邪,树倒之际,音声如雷,突然风起沙扬,眼看天昏地暗,尤有盛者,他忽见满眼火

光大作!不由大吃一惊!回头急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回头处,两汉竟已不见了,庄主所见的,除了他自己,身外全是火光、飞沙、狂风!连

花木都没有了!

他吓得动也不敢动,只好张口大叫道:“蓝老弟,快收阵!老朽信了!”

忽听蓝龙的声音如在耳边道:“庄主,后退五步,左转五步,再前进五步,又右转五

步,然后再前进五步。”

赵庄主依言而作,及至最后五步,陡觉眼前一亮,阳光依然在天,风和沙净,火光无

形,一切尤如作梦一般,他突然大笑道:“神奇,神奇,真是不可思议的神奇!”

忽听身侧响起两大汉的声音笑道:“庄主受惊了!”

赵庄主猛回头只见翻江倒海向他傻笑,不由惊叫道:“刚才你们哪去了?”

倒海笑道:“小的们寸步未离,但却喊叫庄主不应!”

赵庄主道:“老朽是个什么情形?”

翻江笑道:“庄主形同着魔一样,双目大睁,面色恐惧,一动也不敢动!”

赵庄主叹声道:“这确是公子的神通,老朽明白,那是公子呈现点幻境给老朽看,如老

朽是敌,那更不相同了!”

倒海急问道:“庄主见了什么?”

庄主叹声道:“狂风狂沙,烈火腾天,雷声煞气,真是吓人!”

两汉一无所见,闻言大感惊奇,这时同声道:“庄主,阵势已成,我们不可乱走了,按

公子的乾坤五形相生图走罢。”

赵庄主点点头,两眼看着路线,每五步转个方位,不久回到阁楼上!

蓝龙一见笑道:“庄主受惊了!”

赵庄主叹声道:“不是老朽亲身相试,只怕谁说老朽也不肯相信,老弟,你不是酒神之

徒!”

蓝龙笑道:“酒神对晚辈来说,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晚辈尚在一无所知时,

他老人家就以擒王大七式相授,可以说是晚辈的武功启蒙业师,还次他老人家叫晚辈入庄协

助你老,但晚辈提防你老见疑,所以酒神才以信相授。”

赵庄主啊声道:“原来其中还有这些曲折,嗨,老弟,你只要说声是酒神派来的,老朽

也就绝对相信啊!”

蓝龙道:“庄中来了多少生人?能否使晚辈会见?”

庄主道:“来了不少,由总管接待,有些连老朽尚未见过,不过今晚是老朽六十贱辰,

凡来者都会到大厅祝寿,老弟到时愿去的话,一定能全部看到。”

蓝龙道:“这位总管定为庄主心腹,能否请他到阁楼一谈?”

庄主道:“沙浪乃老朽当年最重要的助手,他也有五十多了,为人精明干练,其江湖经

验比老朽还强,因为他在外面走的日子多,所以老朽把庄中一切大小事情都交代他管理,他

不在庄时,则由他的儿子代管,沙浪还是近几天才回庄的。”

蓝龙道:“那太好了,庄主请他来一谈,晚辈深信他已有了眉目。”

庄主去后,蓝龙又向三小道:“此阵运用,你们昨夜学会了?”

生生抢接道:“都学会了!”

蓝龙道:“我说过,要把很多名堂教给你们,昨夜就是第一课!现在你一学就挑大梁,

此阵由你们三人主持。”

申公虎道:“夜晚的灯尚未布好啊!”

蓝龙道:“你们叫耿继文办好,由你们自行布置!”

三小同声答应,立向楼下找耿继文了。

不久,庄主领着一个中年老人到了!但他一进阁楼,一眼看到蓝龙时,突然惊喜道:

“就是大侠!”

蓝龙拱手道:“沙老在何处见过区区?”

沙老人哈哈大笑道:“大侠还记得在长江三峡段的江中嘛,一掌把鬼使打上岸去,那时

小老儿正在这面江岸偷看啊!”

蓝龙叹声道:“原来如此,可惜神差与鬼使回头向善不久,现已作了古人!”

沙老人点头道:“此事老朽也知道了。”

“总算这两位死得其时,要在为恶时死去,江湖上谁相信他们会回头呢!”

蓝龙叹息一声,问道:“庄中到了些什么人物,你老定有几分了解?”

沙老人道:“今天走了两个重要人物,老朽虽不认识他们,但已料得几分!”

蓝龙问道:“是什么样的人?”

沙老人道:“一个道人,年纪足超过八十了,只伯实际上还要多,一个儒者,年纪看不

出,但表面上不到六十,一个老婆婆,表面有七十开外,她带来四个妇人和四个丫头!现在

虽已离去,老朽猜他是避开今晚拜寿之故,过了晚上恐会再来!”

蓝龙道:“你心中估计他们是谁?”

沙老人道:“那道人八成是二天妖道,因老朽辈分小,没有见过他。”

庄主大惊道:“他来作什么?”

蓝龙道:“那是查两个人的下落!”

庄主急问道:“查谁?”

蓝龙道:“一个是森林狐,一个是晚生!”

沙浪连连点头道:“公子料事如神,那妖道八成是这样,但另外一个老儒和老妇就更吓

人了,他可能是‘孤独神剑’和‘孤独神母’!”

蓝龙道:“沙老的见闻确是渊博,不过是否这两人尚未敢确定。”

沙浪道:“公子杀死仇渊的消息已传开了,这两人的出现,所以小老儿就想到是找公子

而来!”

蓝龙笑道:“沙老不要替晚生担心,这种人更不会在此庄找麻烦,问题是森林狐的义子

带着几十个高手!我们能收拾这批人就行了。”

庄主道:“老弟假使你出现今晚的酒会,那就难瞒强敌了!”

蓝龙道:“我这双腿废了,目前还很少敌人知道,晚辈的相貌知者也不多,如真露了

相,你老可以见机而行,情形不对时,宜立即进地道入阁楼来。”

沙老人点头道:“就是这个主意,大不了烧了庄院,那值不了几千银子,只要人安全就

好了。”

蓝龙道:“庄中还有些什么人物?”

沙浪道:“敌人尚未现身,其中有些是朋友,有些已往没有交情的黑道高手,但奇怪的

是,竟有不少白道上的人物破例前来拜寿。”

蓝龙笑道:“白道上的人前来,八成是查看情形,打听消息,那与已往无交情的黑道一

样,甚至与晚生有点关系,因为晚生的来历尚无外人知道。”

庄主道:“老弟有什么事与这些人连上了?”

沙浪笑接道:“庄主还不知道,蓝大侠就是要到八九玄功和凤文卣的人物呢,你不是也

想动脑筋,现在不能动了。”

庄主惊叫道:“难怪蓝老弟有这大的神通,这,这这就难怪了!好在……”

沙浪大笑道:“好在庄主被我劫住未外出,不然撞上蓝大侠就完了!”

赵庄主尴尬笑道:“所以你是我的好谋士啊!”

到了上灯时,蓝龙被翻江倒海左右扶持而行,他同样要按阵势走进庄院,通后院时,沙

老人和庄主先把他请进上房中休息,把他们一家人都叫来,—一介绍给蓝龙见面,连夫人也

不例外,还有沙夫人!除了小孩,没有不交谈亲切。

赵庄主已视其为神明,敬其为上宾,开席时,他竟要蓝龙坐主席,蓝龙被扶持而出,一

看不对,轻声坚决道:“庄主,这你叫我一开始就叫来宾人人注意不成?”

赵庄主道:“沙浪说过,今晚已没有重要可疑的人物到场了!”

蓝龙道:“不,晚生估计拜过寿后,那些江湖辈分高的人还要来,这时避开只是因了你

老辈分低的关系。”

赵庄主道:“那老弟坐陪席如何?”

蓝龙道:“也不行,晚生坐处你老不用管,你者只照顾应招呼之人,现在客人快来

了。”

拜寿的仪式已开始,赵庄主穿着大红袍褂,不得不立到寿堂当中去了,大门外这时已陆

续进来三山五岳的江湖武林,祝贺之声,充耳盈庭。

沙老人率了一批亲朋好友,接待的接待,安席的安席,真是忙得不亦乐乎。

人多则乱,客人不能尽识得主人,同时客人之间也不能一一注意到,蓝龙就以这情形

下,他暗暗吩咐翻江倒海,将他扶到大厅的西角上坐下,那是进大门的极右一席。

席分四大长行,厅中央由大门到寿堂,留下六个人能排行的空间,因大厅太阔之故,虽

有百二十支巨烛,但因客人太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故布疑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帝刀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