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刀皇》

第十六章 古刹魔影

作者:秋梦痕

蓝龙吩咐倒海小心守住屋上,自己直向镇外扑去,显然想查查动静。

由镇郊近处四周查过后,觉出毫无可疑之处,这时他立在一座光秃秃的土山上,举目四

看,四外黑沉沉的连一点民家的灯光也没有,同时也看不到一个夜行人的黑影。

当他第二圈远出两里外巡视时,忽然看到侧面一处树林后现出一点灯光来,在这种初更

后,二更起的乡村里,居然有人未入寝,那是值得怀疑的,蓝龙自然不肯放过一查,于是提

起轻功接近。

过了树林,原来那是一座庙宇,灯光这时在庙中的鼓楼上,那是有个人在吸旱烟,蓝龙

一见,忖道:“和尚还吸烟?”

接近庙前,这时被火光一闪,反射来一股光芒的银闪,蓝龙立住,暗喜道:“是武林人

守夜!”

庙不大,镇市又近!谁愿在小庙中过夜,这是值得怀疑的,蓝龙以最快的身法掩到鼓楼

下,这时看清那人是个四十余岁的大汉,他的钢刀已出鞘,但却竖在身边,他左手拿着用烟

叶卷起来的烟卷,右手拿着刚点燃的纸卷,正在低头猛吸,吞云吐雾,眼睛根本未看外面。

蓝龙这时忖道:“庙中定有重要人物,否则不会摆出派人守夜的架子!”

为免打草惊蛇,他绕到那人背后,双足一点,上到鼓楼,同时身到手起,如电点了那人

的哑麻两穴!

那人被点,口不能开,身不能动,只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

蓝龙顺手一提,抓住那大汉的腰带,如提行李样,硬把那人提出庙外,两个起落,已离

开庙门约二十丈远,他停了一停,回头望庙门,似感太近,立又向前奔出。

到了五十余丈外的林中,他把大汉放下,先警告道:“不许叫唤,否则要你的命!”

说完解了他的哑穴,喝道:“你是什么人?”

那大汉知道遇上非常高手,怯怯的道:“小的是和相府的差人!”

蓝龙笑道:“和老贼的爪牙竟伸到这里来了,你们为甚不住镇中客栈?”

大汉道:“这是敝上的主意,小的不知为什么?”

蓝龙道:“庙中有多少人?为首的是谁?”

大汉道:“庙中有沈副教头带领小的等共十九人!”

蓝龙啊声道:“你们在此为什么?”

大汉道:“沈副教头要我一个人,这人曾被杀成重伤,当时以为他死了,后来派人去

看,发觉已无尸体,估计那人已被他人救去,现已派人去查了。”

蓝龙冷笑道:“听说这姓沈的曾勾引他的师嫂,现在这女人在什么地方?”

大汉道:“勾引与否,其事小的不知,但沈副教头的太太也有高强的武功,她也跟着出

来了,不过不在此地,她是随总教头一道。”

蓝龙道:“你们总教头又在什么地方?”

大汉道:“总教头行踪秘密,小的不知。”

蓝龙想了一下处置大汉之法,这时杀他不忍,放了更不行,结果他仍点其睡穴,让其过

后自行醒来。

蓝龙第二次向庙中悄悄摸进时,竟觉出里面死气沉沉,静心一听,连鼾声都没有,及至

后殿,突觉有点不对,他陡然一震,惊疑道:“谁先我而下手!”

原来他看到殿上死了一群,计点之下,完全如大汉所说的人数,知道已有不明人物恰在

他问大汉口供时而抢先下手,但这人的武功高极了,对付这么多的对手,竟没有弄出半点声

音。

蓝龙不知下手之人是谁,同时也不知尸体内那个是姓沈的,他查了一遍,知道人人都被

点了死穴而亡。

下手之人已无可证实是谁,找也无处可找,蓝龙只得直奔回镇之路。

及到客栈房上,忽见翻江迎上道:“公子,这儿有张字条!”

蓝龙闻言一怔,接过一看,在月光下以他的目力,自然看得清楚,上面写道:“刘某人

不出我所料,经过阁下救来镇上了,他的师弟沈虎,以及其手下,我已代劳。惟其还有个贱

女人,沈虎把她勾引进京不久,这贱妇即又与森林狐的义子所谓总教头之人搭上了,但沈虎

已知而不敢吭声!再者,违佛魔僧的第二元神练复甚速,他又与从前一样了,你见了他们不

可大意,暗中人留条。”

蓝龙拿了字条翻进上房走廊,推开刘老人的房门,走进去时只见他已起身相迎。

看气色,刘老人已大好了,蓝龙向他笑道:“明天真个会复原了。”

刘老人道:“这都是公子所赐!”

蓝龙将字条交与他道:“你老看看,明天到那庙中去认认,看是否有沈虎的尸体!”

说完走出房,时日不早了,回到他自己的房中打了一会坐,不久已是五更,这时倒海已

把店家叫来,交了店钱,吩咐打水洗脸,送上早点。

整理后,吃过早点,天已大亮了,起行时,蓝龙又向刘老人道:“字条看过了?”

刘老人点头道:“小老儿这就去认尸!”

蓝龙道:“那个女人不必去寻了,有机会,我替你收拾,今后你就去赵家庄住下来,咱

们也许有后会之期。”

刘老人谢后,立即分别动身出店。

倒海和翻江到了镇外仍请蓝龙坐轿,三小在前面引路,他们已不分大道或小路,直奔西

天目山前进。

走了不到十里,忽听前面山区有个非常悲痛的女人哭声传来,坐生噫声回头道:“蓝

叔,前面定有农家死了人!”

蓝龙摇头道:“这哭声之中含有恨意,而音身带出内劲,这是一个练过内功的女人之

声!你们快走近一点,看看是为什么?”

绵绵道:“莫非她的男人被人害了!”

倒海道:“一路遇上这些麻烦事,耽误不少时间,这次不管也罢。”

蓝龙笑道:“我们闯荡江湖,既不问前程,又不为财物,身为白道武林,所为何事,排

难解困,救助他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就是我们的行为,那有不管之理?”

翻江道:“公子自身之仇未报,只怕会使敌仇人坐大啊!”

蓝龙道:“为己则私,为人即公,先公后私,理所当然,我已知道仇人是谁,哪怕他飞

上天去,从前我不是他们对手,尚且不着急,现在可以分个高下了,坐大的是我。”

三小奔到山坡下的林边,突然发现一幕残忍的惨剧,只见那儿有个青年少妇,伏在一个

老妇的尸体上,哭得声嘶力竭,那老妇的头已去了半边,同时离老妇咫尺之处有个老人也被

杀死在地,另外于丈远处则有个十来岁男孩似已吓晕过去。

生生回头大叫道:“蓝叔,这定是强人打劫杀人!”

轿子被抬到当地,蓝龙跳下一看,也觉惨不忍睹,同时他看到少妇右手的长剑已折,且

见两个死者的身边也有兵刃,估计都是武林人!

蓝龙观察明白后,即走近少妇拱手问道:“大嫂,不必悲伤,人死不能复生,能否把事

情经过告诉在下?在下如能力所及,一定为你效劳。”

少妇抬头一看,停悲轻泣,良久又哭道:“公子,我的仇再也报不了啦,我翁姑被杀,

夫君已被人捉去了,孩子被踢死了,我只有死路一条。”

蓝龙道:“尊翁姑贵姓,你丈夫名谁,又为了什么事情落此下场?”

少妇见他面色严肃,随即起身叹道:“家翁是当年江湖人称‘赛仲连’的毕冬阳,三十

年前隐居钱塘江岸,即自号‘钱塘处士’,此后即谢绝武林来往,劣夫毕仁,三月前尚是三

关总兵,只因四月前有个故明忠良之后被捉,押到三关,劣夫不忍故明忠良无后,随即带着

那人挂冠潜逃,偷偷的回到钱塘家中!”

蓝龙肃然道:“毕总兵行为可钦,但这次因何在此发生事故。”

少妇道:“先翁近来看出天目山、西湖、钱塘一带武林云集,恐防有所牵连,随即携带

全家奔赴洞庭躲避,不料竟在这里遭遇宗人府有名‘八天犬”截住,小妇全家拼命图逃未

果,致遭这种惨局。”

蓝龙道:“不是和坤的手下人所为?”

少妇道:“小妇人对京中情形很清楚,和坤派人只是私人行动,而宗人府派人则是满清

朝庭的秘旨行动,虽也是秘密的,但却有圣旨!”

蓝龙啊声道:“满清已历数代,居然仍不放松前明忠贞,可见这问题十分严重!我倒要

注意了。”

妇人又哭道:“劣夫一定被押临安府了,不日就会押进京去!公子何人,能否伸出援

手?”

蓝龙道:“事情既然被在下知道,请放心,在下一定尽力而为!大嫂,我姓蓝,这也是

赴天目山的,现在有了你的事情,在下决心先赶临安!”

他说完立向那小孩子走去,抱起一看,吁口气道:“大嫂,令郎尚未死,在下保证还你

一个好儿子!”

他顺手摸出一颗丹丸,运出真气,慢慢逼进小孩口中,又替他全身按摩一遍,这才抱回

交与妇人道:“大嫂抱着,绝对无事了。”

妇人闻言疑信参半,但接下时,发觉儿子面色转轻,且呼吸也有了,不由向蓝龙跪下

道:“多谢公子救了他!”

蓝龙急叫绵绵扶起她,摇头道:“大嫂何必多礼,在下担当不起!”

他又向倒海道:“你与翻江把二老埋到山坡上去,合葬一块,生生和小虎协助,刻碑立

石,不可草草。”

妇人看到感激莫名,但一看翁姑下土,她又大放悲声了。

安葬完毕,蓝龙叫妇人抱着孩子坐轿,自己带着三小领路,不久通过百丈峰,下午到达

昌化城落店。

刚刚落店,大家尚未吃饭,忽见伙计又陪了三个大汉到了上房!生生看出那三人神气很

足,立知他们是武林高手,急奔蓝龙房中轻声道:“蓝叔,对面上房来了三个可疑人物

了。”

蓝龙问道:“他们带了兵器?”

生生道:“三人都有长剑,都是三十多岁的人,就住在我对面房中!”

蓝龙道:“你和小虎暗暗打听他们的来路,现在离西湖不远了,武林人当然多,不见得

是我们要找的人。”

当此之际,忽见毕大嫂抱着儿子闪进蓝龙房来急急道:“公子,我们快走,‘八天犬’

的手下到这店中来了!”

蓝龙道:“大嫂看到的,可是对面房中三个大汉?”

毕大嫂点头道:“正是,他们都是北方高手!”

蓝龙笑道:“大嫂不要急,他们可认识大嫂?”

毕大嫂摇头道:“不,宗人府的高手曾经常来三关停留,连八天犬在内,我都是在后堂

帘后看见过。”

蓝龙道:“凡对满清皇朝有敌对的汉人,他们都要消灭,其制效明之东、西两厂,表面

上似锦衣卫,凡内外大小事件不能公开者,都由他们暗中行之。”

蓝龙啊声道:“原来有这回事,其首领是谁呢,我是说这里面的负责人。”

毕大嫂道:“当然有负全权之人,不过这人非常神秘,连六部大臣和相府都不知道此人

是谁,他们只有‘八天犬’之号,而且都怕这八人。”

蓝龙道:“我非查出这幕后之人不可,不知大嫂可明了这八天犬的武功?”

毕大嫂道:“八天犬武功非常高,先翁即死于七犬手里。”

蓝龙向倒海道:“你和翻江到对面去,我生平不愿无故找别人麻烦这次不同,你故意去

逼他们出手,最好引到城外去。”

倒海笑道:“这个容易。”

说完向翻江笑道:“这次是用手了!公子叫我们开利市!”

翻江道:“你在天井中立着,找麻烦我在行!”

二人走了出去,翻江直奔对面上房,找对门户后,伸手一敲,大叫道:“儿子们别睡

觉,爷爷带你游街去!”

那房中三人闻言,忽有一人抢出开门大喝道:“什么混帐东西,竟找错了门?”

开门一看,发觉翻江还比他高了一个头,但感一怔,但仍吼道:“朋友,你是什么人?

为何找错门?”

翻江大笑道:“儿子,爷爷不老,你倒先瞎眼了,大爷是训犬人,你们是真正的狗爪

子,岂有称朋友之理。”

里面两人似知来了故意找麻烦的,他们同时冲到门口大喝道:“瞎了眼的东西,你也不

打听我们是干什么的!”

翻江冷笑道:“你们干什么的?你们是北京来的狗爪子,有福不享,硬要出来送死!”

他说完向外一挥手,哈哈大笑道:“儿子,有种的到东门外来!”

天井中还有个同样大块头,三大汉立知情形不妙,他们商量一会,但见客栈里出来看热

闹的不少,他们不去又怕丢人,只得同声吼道:“追上去,看这两人是什么东西!”

三个紧追在倒海和翻江后面,时已天黑,生生立向蓝龙道:“蓝叔不出去?”

蓝龙笑道:“时间还早,让他们打上一会再去不迟!”

申公虎道:“当心他们的后台啊!”

蓝龙道:“你们三个先去好了,我陪大嫂马上来!”

三小应声走了之后,蓝龙向毕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古刹魔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帝刀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