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刀皇》

第十七章 勇破七煞

作者:秋梦痕

蓝龙在石室内布下的玄妙,当时也只打算提防有妖人闯进去,现在既和水晶仙子离开

了,无疑其阵也就失去作用了。

当二人出洞口,落到崖下时,蓝龙就向水晶仙子拱手道:“姑娘,后会了,在下还得回

到灵隐寺后山林中去。”

水晶仙子道:“你要去救那十几个大汉?”

蓝龙道:“那些大汉,一定是各派门人弟子,我去吹奏一曲神箫,他们就可醒来了!”

水晶仙子道:“那我先赴钱塘江口,你办完事也要来!”

蓝龙点头道:“你快去,恐怕那面有危险,不过你得当心,五时三刻的水莽香恐怕比红

衣妖女更厉害!”

水晶仙子道:“今后我不再大意了!”

分手后,水晶仙子由灵隐寺的右面直赴钱塘江口,她经过天竺山时,遇到两个少年,原

来那两少年竟是她的两位婢女芙儿、蓉儿易装的,她们见了面,谈了一会经过情形,接着同

奔六和塔。

快近六和塔时,遥见西角上奔起两条黑影,在黄昏下,其速如风,直向东北角的六和塔

狂窜,水晶仙子急向两婢道:“那是一僧一道,你们先奔六和塔,我去截住他们问问情

形!”

说完径向两条黑影截去,其轻功绝伦,一口气就截在六和塔半里之外。

两个僧、道都是六七十岁的年纪,一见去路被人截住,同时停住,抬头一看,发现是个

青年,和尚合十问道:“少施主,为何挡住贫僧?”

水晶仙子问道:“大师可是少林派的?”

和尚点头道:“正是!”

水晶仙子道:“那就请通行!”

后面老人接口道:“少施主,请问高姓大名?”

水晶仙子道:“在下姓卫,名代,道长快通过,后面似有追敌赶到了。”

老道人急急道:“那是二天妖道,少施主快随贫道去六和塔!”

水晶仙子笑道:“在下来此,就是看出两位被人追赶之故,所以才赶来接应。”

说话之间,忽见一个妖道如风而到,他指着僧、道二人沉喝道:“你们如不想少林和武

当两派灭门,那就快点说出姓蓝的小子下落。”

水晶仙子娇嗔叱道:“二天道长,你要姓蓝的下落,不知为了什么,我倒知道他在哪

里。”

妖道闻言一怔,立将目光注视这位少年,良久放声大笑道:“原来远在天边,近在眼

前,蓝施主,你的易容之法确实高明!”

水晶仙子闻言暗笑,表面冷叱道:“道长为何不答在下所问?”

妖道哈哈笑道:“蓝施主,你不但得了全部三只凤文卣,而且又得了八九玄功心法,这

件事情终于变成公开的秘密了,同时你一人消化不了,以你的年纪,单练凤文卣上的玄妙,

也得花五十年,与其将武功神功废而不用,何不分出一件给贫道参详呢!”

水晶仙子冷笑道:“你不但异想天开,而且瞎了狗眼,居然妄图他人之物,那就看看你

有什么本事夺取了!”

说完反手拨下背后长剑,陡见一道乌光大盛!

妖道一见,忽又哈哈大笑:“好剑,没有想到蓝施主又得之一口奇剑,真正使人眼

红!”

水晶仙子冷笑道:“你识得此剑?”

妖道大笑道:“万年海底寒铁精英炼成的‘寒晶’奇剑,贫道真正开了眼界!不过太可

惜了,此剑只适宜女人所用,在施主手中,那就发挥不出它的纯阴之力了。”

水晶仙子笑道:“能杀你就行了。”

妖道狂笑道:“施主识浅见陋,怎不打听打听贫道所练何功,贫道所练,乃为吕祖‘纯

阳功’,同时你也看看贫道的吕祖遗传的纯阳神剑!”

他顺手拔出宝剑,忽见剑身射出如日光一样的精芒!

水晶仙子见奇不怪,她似早已知道妖道的底细,一见对方拔剑,随即抢先出手!娇叱一

声,展剑急攻。_

妖道嘿嘿冷笑一声,挥剑相迎!突见他的剑身如火!

僧、道二人看出青年毫无所畏,这才放心,但却无法助阵,只得同奔六和塔报信求援去

了。

水晶仙子一与妖道接上手,她却展开强攻硬打,迫得妖道大惊失色,因为这时他已觉出

这少年并非男人,而且是纯阴之体,使他的纯阳功大受克制。

本来水晶仙子就比他高强,现在他心中有了怯意,不到一百招,立即节节后退!边退边

狂叫道:“丫头,你是谁?”

水晶仙子冷笑道:“瞎了眼的东西,在去年,你就不记得黄海之败了?我是谁?”

妖道闻言大惊道:“水晶仙子!”

这一声叫出口,他火速撤招逃走,其势尤如漏网之鱼。

水晶仙子不与追赶,收剑稍停,微微一笑,转身即向六和塔而行!

走不到一箭之地,忽见她两个婢女迎上道:“小姐,各派掌门人要来接应,是婢子等恳

辞了。”

水晶仙子笑道:“妖道逃走了,我们转向上天竺去罢。”

当她们走还不到两箭远,忽听一个婢女噫声惊讶道:“小姐,那是姑太太和表少爷!”

水晶仙子问道:“在哪里?”

这婢女指着一处林中道:“刚进右面林中去了。”

水晶仙子道:“你们已知她不但不是姑太太了,而且是姑太太的仇人,从此不许冒叫

了。”

那婢女道:“老太爷说过,在对方尚未发现我们已清楚之前,暂时还得这样称呼,等查

出那男的之后再翻脸呀!”

另一婢女陡然颤声道:“蓉儿,你,你说还有表少爷?”

水晶仙子被其提醒,突然停步,骇然道:“是了,蓉儿看清楚没有?”

婢女蓉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惊叫道:“我会死,我见到鬼了!我确实见到表少爷,而

且他身上仍旧背着七煞管。”

婢女芙儿回头看到小姐的面色大变,颤声道:“小姐,你不是说,七煞管被蓝公子用神

箫毁断了,表少爷还是小姐亲自埋的?”

水晶仙子忽然向蓉儿叱声喝问道:“你真的看清楚了?不要青天白日之下说鬼话!”

蓉儿急得又哭了,咽声道:“看得非常清楚,不过表少爷走起路来与从前不一样了,他

似婴孩学走路一样,摇摇晃晃的。”

水晶仙子急急道:“我们快奔上天竺向蓝公子送信,芙儿,你仍去六和塔去,向各派掌

门提出警告。”

她说完带着蓉儿奔上天竺,竟是展开轻功猛冲。

到了山门前,迎面会着两个老人和带着三个孩子,水晶仙子显然认得,拱手道:“请问

寺中有蓝龙在否?”

两个老人就是朱旭与杜化,他们带着三小刚刚赶到上天竺,似未会到蓝龙又出来了,只

见朱旭拱手道:“青年朋友,你贵姓?”

水晶仙子笑道:“在下姓卫!”

朱旭当然不知水晶仙子已易装,见说笑道:“卫老弟有什么事要找蓝龙?他已离开此处

了。”

水晶仙子大急道:“二老可知他的去处,在下有紧急事儿必须告诉他!”

杜化接口道:“老朽等也是前来找他的,但听寺中和尚说,他已带着两个家人坐轿离去

了。”

水晶仙子道:“那我们分头去找,同时请二老如会到他时告诉他,只说他杀死的化渊,

现已被他母亲施展炼尸邪功又把仇渊炼成‘生尸’了!目前似尚未完成,一旦完成那就非常

厉害!”

二老闻言大惊道:“卫老弟,这是真的?”

水晶仙子道:“不会错,仇母炼的即为‘七煞还魂’功,她不是好对付的人物,不要说

是死了不久,尸体未烂,就是白骨也可炼成。”

二老闻言变色,拱手道:“多蒙指示,老朽等这就分道去寻蓝龙,再会了。”

二老带着三小走后,蓉儿向水晶仙子道:“小姐,我们得向老爷说明才是。”

水晶仙子道:“老爷去了北京,马上不会回来,我们只有找蓝龙去。”

忽然一条人影奔过上天竺寺前的坡下,蓉儿又发惊道:“故世老!”

水晶仙子也噫声道:“他已离开四年了,爹以为他死了呢,原来还健在啊!”

忽听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小姐,老爷还好吧?”

一个老人驼着背,忽然由坡下现身出来,显出精神旺盛之情,水晶仙子一见大喜,急扑

上叫道:“驼公公!”

那老人含笑道:“四年不见了,薇薇,你长大了!”

水晶仙子道:“公公,爹真想念你啊,这些年你去哪里?”

驼老人叹道:“那还不是为了替老爷打听消息!”

水晶仙子啊声道:“爹以为你不在人世啊!”

驼老人笑道:“老奴死不了,小姐,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请随老奴来!”

水晶仙子向蓉儿一招手,立即随着驼老人向东奔去。

整整跑了半天,及至黄昏,前面已现出大海,水晶仙子噫声声道:“公公,你住在海

边?”

驼老人道:“是的,前面有座危崖,临海一面有个洞,老奴在此洞中住了一个月了,每

到晚上,老奴就在洞口看古怪!”

水晶仙子道:“什么古怪?”

驼老人道:“到了洞中再告诉你,那是空前未有的古怪。”

到了崖上,老人领先翻下危崖,到了洞中,回头道:“小姐,你看到崖下海中的礁石没

有?”

水晶仙子点头道:“只有一点点大!”

驼老人道:“退潮后就大了,礁下面有座海底洞,现在这洞中已被白骨堆满,那完全是

此青年男士的骨头。”

水晶仙子惊问道:“怎知是男子的骨头?”

驼老人道:“这些骨头未死之前,老奴亲眼看到被人捉到洞中去的,可是老奴打那人不

过,无法抢救。”

蓉儿惊问道:“那人为什么要捉青年男子去害死?”

驼老人道:“她要把一百零八个青年男子的精气炼到一具尸体身上去,使这具尸体成为

复活的七煞血尸,炼成后,这具‘七煞血尸’就无人能敌了!”

水晶仙子惊叫道:“你指的是姑姑!”

驼老人道:“她不是你的姑姑,你姑姑巳被‘阴毒魔王’杀死了!”

水晶仙子郑重道:“公公完全查出了,那人就叫‘阴毒魔王’?”

驼老人叹声道:“是的,他把‘森林狐’的妻子勾引到手后,又迫着那女人去勾引你姑

丈,在他得到你姑丈的宝物之后,他就杀姑丈全家,可是他又不理这女人了。”

水晶仙子道:“原来这女人竟是森林狐的妻子!她现在不但不去找‘阴毒魔王’,反而

炼什么七煞血尸?”

驼老人道:“这女人对森林狐没有感情,相反的,她对你姑丈倒有了真感情,她炼七煞

血尸就是要报仇!一方面报她杀子之仇,一方面报那‘阴毒魔王’弃她不顾之仇,同时也替

你姑丈报仇!”

水晶仙子道:“我们今天看到她了,她后面还带着仇渊!”

驼老人道:“仇渊是森林狐的儿子,她怀孕之后就被‘阴毒魔王’看中了,因为她与你

姑母一模一样,其实你姑丈并非被她勾引,而是上了错着了当,这其中有很多曲折,现在说

也没有用了,不过你表哥仇渊似未死!”

水晶仙子惊问道:“这是真的?”

驼老人叹道:“你姑母生你表哥,竟与这女人生森林狐的儿子是同时,因为不是同住一

块,所以你姑丈根本不知自己的真妻子在哪里?换句话说,他完全上了圈套,临死不清楚,

这女人生下儿子后一月,她怕瞒不住了,所以她就起了杀死你姑母之心,经老奴调查之后,

在你姑母住的地方还有个老妇人活着,你姑母被杀那晚,她说她没有听到婴儿的哭声,天亮

时,她在你姑母住的屋后发现一件婴儿用的新尿布,但未看到尸体!”

水晶仙子道:“莫非被这妖妇抱走了!”

驼老人道:“不,这妖妇杀死你姑母后,还在到处找那婴儿,好在未杀那个乡下妇!”

水晶仙子道:“那我表哥哪去了呢?”

驼老人道:“这还有一点线索,我们今后必须找到一个老叫花子!找到他也许就能查出

一点眉目来。”

水晶仙子道:“找老叫花子作什么?”

驼老人道:“在你姑母未死前十天,那个老叫花子天天到你姑母家里去吃饭,那乡下妇

人说,你姑母对那老叫花子非常慈悲,天天去给他饭吃,直到你姑母被杀那晚,该叫花子尚

在,但天亮后就不见了!”

水晶仙子笑道:“这可能有点原因,但我姑母的尸体那乡妇看到了?”

驼老人道:“是的,据说头被打成肉饼!脑髓和血溅满一地!”

水晶仙子道:“从什么地方去找老叫花子呢?”

驼老人道:“那又得找酒神,那老叫花子是酒神的师弟!不过他与酒神性情不合,师兄

弟见面就吵嘴,恐怕酒神也查不出他的下落!”

水晶仙子道:“你老认识酒神?”

驼老人叹声道:“小姐,老奴的身世只有老爷清楚,你是一点也不明了,老奴其实与酒

神、剑帝、刀皇、鬼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勇破七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帝刀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