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刀皇》

第十八章 飞贼血剑

作者:秋梦痕

在午后不久之际,突然听到西门口人声大起,无数的官兵呐喊冲出,同时有大批捕快和

不少便衣高手由两面城墙上扑出!仔细一看,原来这么多人,刀剑齐举,居然只追着两个大

汉和两个小孩,但最后还有个少女蒙着面,她单独一人断后,护着两汉背着二个小童拼命向

岳坟而逃。那批被追之人,当然就是倒海、翻江、小虎等了。

当距岳坟还有半里之际,突然从侧面的山岗上又截出九条人影,其中八个大汉和一个青

年,挥动九把长剑,硬朝倒海和翻江猛扑!

倒海背上只有一个童子,他还可以用右手应敌,可是翻江背上有两童子,他是无法打斗

的,所以那断后的水晶仙子一见大惊,急急大叫两小道:“生生、小虎,侧面来敌有朱笔判

官和八天犬,你们当心。”

两小一看距岳坟尚远,简直到不了阵中,闻言大吃一惊,同时回头大叫道:“蓝叔还没

有来?”

水晶仙子道:“也许在城里被敌人缠住了!”

在此紧急关头,忽听另一面响起两声苍老的声音,道:“你们不要慌,那九人有老朽等

接住了!”

水晶仙子似穿花蝴蝶一样,单独一人挡住大批追敌,竟使百余官兵和捕快、便衣等无法

越雷池一步,她还有工夫回头探望,这时一看来了剑帝与刀皇,不由放了心!于是专心断

后,边打边退。

剑帝一人已接住朱笔判官,而刀皇则挡住了六个大汉,另外两个却被两小接住了,勉强

打成平手。

藏在暗中的那个不知名的儒者,看到这种情形,他竟无动于衷,只见他轻声向身边的少

女道:“玉儿,朱笔判官带着八天犬恰在这时出现,看情形,这批劫狱者是无法到达阵中

了。”

少女道:“爹,我们去帮助一臂之力如何?”

老儒摇头道:“这不关我们的事,同时那姓蓝的小子尚未出现呢!”

少女道:“劫狱之事,乃是玉儿告诉他们的,现在到了重要关头,玉儿岂可袖手旁

观?”

老儒道:“为父就是说你多管闲事!”

少女忽然看到空中飞落一个人影,她一见几乎大声交好,喜跳道:“姓蓝的到了!”

老儒冷笑道:“玉儿轻声点,你看这面有两个老魔截去了!”少女闻言一怔,侧首注

目,惊骇道:“地主和鬼圣,他们也是清廷的人?”

老儒道:“不,地主和鬼圣为的是私事!”

少女道:“这两人也不和呀,为何联起手来截姓蓝的!”

蓝龙已被截,一看是地主和鬼圣,便知事情不妙,但他毫无怯意,表情沉着冷静,且在

运集全身所学而决心一拼!

老儒一见,冷冷的向少女道:“姓蓝的小子真个胆大包天!”

少女道:“爹,你还没有答我的话呢!”

老儒道:“他们要毁灭姓蓝的是为了夺取八九玄功和凤文卣上心法,你这时看似联手,

但姓蓝的小子倒下时,他们又互相开始斗了!”

蓝龙这时似起了误会,他见两个老魔渐渐逼近,以为他们真是替官府出手,只见他朗声

问道:“二位此来何意?”

鬼圣阴声抢接道:“蓝小子,把八九玄功和儒宗至宝交出来!”

蓝龙哼声道:“何谓儒宗至宝?”

鬼圣大笑道:“凤文卣上心法那就是儒宗至宝!”

蓝龙冷笑道:“凤文卣上心法,那只有记忆了,三只凤文卣已被在下毁去,八九玄功秘

笈倒是在我身上,但二位要有本事来拿!”

地主叱道:“好大的口气,米粒之珠,也敢在老夫面前放出光华,如不交出,今天就是

你的死期!”

蓝龙一手探出神箫,另一只手则握住上九代所赠的花魂奇剑,朗声道:“看势两位要联

手上了!”

两个老魔闻言大怒,可是他们似都不愿先出手,不过本来立在一面,这时却缓缓分西北

两方。

在暗中的老儒一见,急向少女道:“要动手了,玉儿,你快出去!”

少女闻言大喜道:“爹,你老许可玉儿帮姓蓝的了?”

老儒沉声道:“不,为父的适才想到一计了,你出去时,开始与姓蓝的联手,先把重点

放在鬼圣身上,必须将其打败,鬼圣败走后,你就调转掌力,立与地主把姓蓝的打倒,等姓

蓝的小子倒下后,为父的马上出来和你联手打败地主!”

少女闻言惊道:“爹,为什么要这样作?”

老儒道:“如果让鬼圣与地主把蓝小子打倒,那他们就会瓜分蓝小子所有,到那时我们

出去已无望了,依照为父的策略,那蓝小子的东西就是我们父女的了!”

少女闻言,眉头一皱,但不说什么,可是她没有动,不知她在想什么。

老儒一见会错意,急问道:“玉儿,去呀!”

少女为难似的道:“爹……”

老儒问道:“什么事,说呀!”

他忽然道:“你的无边大法难道未成?”

少女道:“十八罗汉章、四大金刚章、五百比丘尼章、须菩提章、优婆塞、优婆夷、阿

修罗诸章都炼成了,只有三尊化身章尚未练,据窥僧说,这一章连他也悟不出。”

老儒大声道:“这已足够对敌地主了,那还不快出去。”

这时两魔已同声吼叫,齐向蓝龙发掌,少女一见大急,忙向老儒道:“爹,他的神箫管

用嘛?”

老儒道:“地主与鬼圣已接近炼成第三元婴,神箫无能为力,不过他那把剑足可防身一

时,也许能敌其中之一!”

少女道:“那是什么剑?”

老儒道:“那是天通子得自盘古洞中的奇剑,可惜为父也不清楚!”

少女道:“爹,我去了!”

她说完立即蒙上面,举步就待奔出!

老儒急急再吩咐道:“玉儿记住,你要仗蓝小子三分之一的功力才能打败鬼圣,鬼圣退

走后,你就全力对付蓝小子,等蓝小子一倒,为父马上就来助你打地主!”

少女眼珠一转,暗暗作个鬼脸,唔了一声,如风扑去。

蓝龙已展开花魂剑,可是两个老魔是向他死攻,似亦感到非常吃力,这时一见来了个蒙

面女子,不由一惊,起先以为是五时三刻那妖女到了,但蒙面女子一到就向鬼圣猛扑,其势

威猛无比,因之他陡然大放宽心。

鬼圣似有点莫明其妙,他不知哪里来个女子如此厉害,无暇再攻蓝龙,吼叫道:“丫

头,你是什么人?”

少女冷笑道:“识出我的武功再答覆你。”

鬼圣施出全力也只够应付,同时还遭蓝龙不时向其夹攻,那种如万花飞舞的剑气,简直

使其心惊胆战,看势不妙,不到半个时辰,立知大事去矣!吼声叫道:“蓝小子,下次再

见!”

少女知他要走,立即加紧三掌,娇叱道:“想逃嘛?”

鬼圣阴笑道:“丫头,老夫查出你的来历后,那时叫你好看的!”说完猛往后闪,拔身

而起,御气腾空,去势如电!

少女不追,但她不攻蓝龙,居然违背父命,双掌齐发,猛扑地主!

暗中的老儒一见,简直气得乱跳,既不能出声,又不能出面,真个被气得团团转!

地主这时腹背受敌,他吓了一大跳,如再不逃,他知必栽无疑!大吼一声,不敢往蓝龙

剑气中闯,硬挨少女一掌,借劲腾身,哇的一声,吐了一口血,没命的为西方猛逃,这是他

第一次吃了败仗!

少女也怪,这次不肯放了,如影随形,死追不舍,边追边娇声喝叱!

老儒一见,简直气疯了,暗骂不停,只得全力盯去。

一刻之间,老儒见其女到五里外的一座山下,这时再也忍不住了,大声骂道:“玉儿,

你该死,还不给为父的站住!”

少女闻听爹爹在后,只得眼看地主翻上山去,停下回头,娇声道:“爹,我要杀死他

啊!”

老儒上前叱道:“玉儿,你疯了,一个大好机会,竟被搞坏了!”

少女装糊涂问道:“爹,搞坏什么呀?”

老儒跺脚骂道:“死丫头,为爹叫你如何作?”

少女故意想了一下,忽然跳起道:“吓,爹,我杀糊涂哪,快,快,快,我们再回去打

蓝小子!”

老儒冷笑道:“死丫头,为爹人称老狐狸,你这小狸猫勿捣鬼,今天爹算上了你的当

了!”

少女眼睛一转,拔身而起,娇声道:“我不认错,我仍可找姓蓝的!”

老儒伸手把她抓住道:“算了,这时去做什么,姓蓝的已进阵了,他这次胜利,可说完

全是你的功劳,你勿先作好人后作坏人,算那小子有福气。”

少女娇声笑道:“爹,我们回去看看情形不行嘛?”

老儒似爱女至深,叹声道:“好罢!”

少女仍怕蓝龙尚未彻底成功,见了面,当着父亲不打不行,所以她慢慢走,边走边问父

亲道:“爹,姓蓝的那是什么剑术嘛?我竟看不见他的人影呢?”

老儒郑重道:“是的,不但剑术神妙,而且那把剑也古怪,你没有看见他,爹也未看见

他,只怕鬼圣和地主也只朝着一堆飞舞的花堆发掌,玉儿,在爹未曾想出对付那小子的策略

之前,你就勿向他动手,爹相信,一旦被他的剑气困住,那就非常危险!”

少女笑道:“爹,今后你老出主意,玉儿出力,咱们父女天下无敌!”

老儒摇头道:“别夸口,我们算有两大强敌了,一个是阴毒魔王,一个就是蓝小子,如

果没有这两人,爹就不再藏身了。”

少女道:“爹,你老想个办法,我和姓蓝的联手,想将阴毒魔王打倒,然后对付蓝小子

如何?”

老们道:“算了,爹的妙计不再上你的歪当了!今天这样的好机会,竟被你丫头片子橱

坏了,今天你如照爹的策略行事,打倒蓝小子,夺了他那两种心法,一旦被你练成,日后有

你一个人去对付阴毒魔王也足够了,可是……唉,可是你,你……”

少女道:“你,你什么?”

老儒道:“你已爱上那蓝小子了!”

少女娇声道:“爹,不来了,我没,没有啊!”

老儒摇头道:“女大十八变,爹爹不糊涂!”

少女暗做个鬼脸,忽转话题,一指前面道:“爹,到了!那不是岳坟?”

老儒道:“是又怎么样,冷清连鬼都没有一个了,平时还有游人,这下连游人都吓见

了!”

少女急急道:“好快啊!我们看看死人,不知杀了多少?”

老儒道:“要看你去看,为父的不便露面!”

少公道:“爹,那你老就在这里等我!”

她说着急奔而去!

少女去了足有半个时辰才回转,到了她父亲面前娇声道:“爹,打斗之处全是血,但尸

首只有八天犬,其他未见死人!”

老儒道:“朱笔判官居然逃脱了,其他的人员,蓝小子不会杀的,顶多杀成轻伤吓跑便

了,但八天犬不同,这八人不但害人无数,同时蓝小于也恨透了他们。”

老儒说完,带着少女隐身而去,可是他们不料已被一个暗中人看到!原来蓝龙这时竟藏

在一处荒冢后,位见了那父女两个,居然微微发笑!

父女两人一走,他也立起身来自言道:“今天我算见到森林狐了!”

举步待走,但突然他面色一变!恨声道:“不行,我非杀他不可!”扭转身,猛又朝那

父女去向拔身而起。

“龙儿快停。”忽听一个老人的声音响起。

蓝龙闻声而住,回头叫道:“师傅!”

来的竟是他抚育恩师,也就是后来看破红尘出家的灵隐寺烧饭和尚,只见他面色严肃,

沉声向蓝龙道:“龙儿,为师知你要去杀森林狐,为何出尔反尔?”

蓝龙道:“师傅,他是逼死先父三人之一,大仇不共戴天,龙儿想来想去,此人还是不

能放过!”

老僧噫声道:“你怎么说他是你的伙人?”

蓝龙道:“这是上九代说的,当年父亲去探盘古洞时,适逢二天妖道、违佛魔僧和森林

狐恰好也在盘古洞,这三人发现癸水池那面的神秘黑洞不敢进,结果以三人的武功,威胁父

亲先进去,父亲不愿受人要胁,明知非三人之敌,但仍出手反抗,可是终被逼退到癸水池中

而死!”

老僧叹声道:“哪有这回事,上九代竟也有误说事实之时,那真想不到?”

蓝龙道:“事情不是他自己看到,但是他后代有人在暗中看到。”

老僧道:“此事为师本待早向你说,但因你武功未成,而仇人又是违佛魔僧和二天妖

道,所以怕你凭血气之勇而冤死他们手下,现在你已能敌他们,为师不得不说了!”

蓝龙惊问道:“其中没有森林狐?”

老僧道:“你听为师详细说来罢,当年你父与为师是生死之交,而你母又是为师的师

妹,她也就是酒神的小师妹!”

蓝龙惊问道:“竟有这种事?”

老僧道:“你当然一点也不清楚,同时你父亲还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飞贼血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帝刀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