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刀皇》

第十九章 如来公主

作者:秋梦痕

一场冲突,眼看就要开始,华山派已准备应敌,众大汉早从两侧分开,但就在这时,忽

听门口有个老人沉声喝道:“总捕头,勿在这里闹意气了,‘金色公子’已在京闹翻了!你

还不回去?只怕连九门提督也会革职!”

这一声消息,真把那总捕头和众大汉都吓得面都变了色,哪还有心情与华山派青年动

手,他们突扭身奔出门外,只见门外立着一个高大道人,总捕头一见,急忙见礼道:“真

人,这是真的?”

道人沉声道:“听说还杀死那位王爷的一个贝子,甚至劫走皇库两件重宝,但留下的迹

象却是非常可疑!”

总捕头道:“真人,什么迹象?”

道人道:“贼人在皇库里留暗记,那是一条蓝色的龙,这种暗号同时又留在杀死贝子的

地方,不过贫道以个人的见解揣摩,那是去年出现江湖的‘金色公子’所为。”

总捕头道:“金色公子作案,他都留一锭金子作暗记,怎么会是一条蓝色的龙呢?”

老道沉声道:“这次案情非常重大,他可能要嫁祸于三年前的蓝龙奇侠,同时显有激出

蓝龙奇侠出山之意。”

总捕头郑重问道:“真人的意思,三年前姓蓝的不会作这种事?”

唠叨淡然道:“蓝龙乃为江湖真正侠土,非义之事,他绝对不为,施主乃老江湖,居然

对蓝大侠认识不清,你我多年方外之交,贫道岂有偏见,快点回京去吧。”

店外挤了不少人,连上官兄弟与三小也出来了,申公虎轻声想上官南问道:“上官大

伯,‘金色公子’是什么人?”

他问的声音虽轻,但已有人注意,上官南立即示意,转身回到桌边道:“外面武林人太

多,小虎问话太大意了!那金色公子乃为一杀人、劫掠、姦婬、狠毒无所不为的人物,另外

还有个名号‘厉鬼郎君’的,近半年又发现个号‘天下毒’的,这三人都只有二十出头的年

纪,武功高绝,加上‘血剑’、‘水莽神女’两个,江湖称他们‘新五绝’!好在他们行踪

诡秘不常遇见。”

绵绵问道:“刚才那个老道是哪里的,看样子,他是个正派人物。”

上官南道:“这老道人是武当派的,他可能与总辅头是朋友。”

吃过晚饭,上官兄弟领他们沿大道向南进。一路上,上官兄弟问问他们三年来在长白山

的情形,然三小也得知江湖上不少动静。

上官兄弟知道他们是分批下山,为的就是探动静,主要是查探三个人。那是违佛魔僧、

二天妖道和阴毒魔王。可是这些老魔头上官兄弟全未听说有消息。

申公虎一听毫无消息,立向绵绵道:“难道他们也暂时归隐不成?”

绵绵道:“莫非也是收了徒弟?”

毕春雷道:“阴毒魔王的徒弟就是五时三刻和朱笔判官,他还要收什么?”

绵绵道:“收徒弟是没有限制的,我们师傅不是又收了八师弟,而且老八比我们更聪

明,有好的当然继续收呀,师傅如没有老八,他正与我们一道下山了!”

上官兄弟闻言,急问道:“你们师傅又收了一个?”

申公虎点头道:“是的,老八是我们中最聪明的一个,他练武真行,一个比我们七个还

练得多,他以师傅教的为主,以白姑姑、卫姑姑教的为辅,甚至也把我们原先所学也套了

去!”

上官兄弟惊奇道:“他有多大了?”

绵绵道:“我们八师兄弟妹的年纪都差不多,可说是未差两岁,生生今年十九,老八十

八,中间的只差月份。”

上官南哈哈笑道:“那真有意思,那老八是哪里人,姓什么?”

毕春雷道:“姓什么?他没有啊,他是野孩子!”

上官兄弟愕然道:“你师傅在哪里收到他?”

绵绵道:“他是图门泊旁林中一个野孩子,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出身,刚收时,他连话都

不知道讲,但懂得长白山的兽语、鸟语,同时在长白山的隐士和异士,没有一个不感到他头

痛,因为他天生就是铜筋铁骨,力大如牛,有很多隐士奇人都想收他,但毫无办法,因为他

如打不过时,他就跳下图门泊中去了,他水里的功夫无人能及。”

上官南大惊道:“竟有这种事,他是什么样的孩子?”

申公虎道:“长得漂亮极了,竟与师傅一样的美,他学文更快,现在把师傅和白姑、卫

姑的学识都学完了,师傅还从隐士里请了一个博学士去教他!那老隐士说他如要作官,今年

就可中状元!”

上官兄弟叹声道:“那是天生的奇才,现在那孩子叫什么?”

绵绵道:“他自己要随师傅姓蓝,自命名小龙,他对师傅真孝顺,而且一举一动都学师

傅,我们七个大的没有一个不爱他!”

上官南忙道:“他要什么时候才下山?”

申公虎道:“听师傅说,他要在这一个月里完成最后一门佛学才能下山,不过他不会随

师傅下山,他会单独一人闯江湖。”

上官南道:“这个月只有一天了,他明天就会下山!”

毕春雷忽然叫起来道:“是啊,老八明天下山了!”

申公虎道:“我们如不赶快到南方,那就落在他后面了!”

上官北道:“他会飞?”

绵绵娇笑道:“他的轻功巳与师傅同样神奇了,不过这是师门禁忌之下,暂时要瞒着二

位伯伯,但请见谅。”

上官兄弟道:“应该,应该,将来令师会对我们说的。”

上官兄弟带着他们一连走了十天,这时已过了河北,时当中午,五人已在河南的孟津

了。

当他们吃完饭准备起程的时候,忽见店门外进来两人,一老一少,他们的面色都不好

看,衣服上似有血迹!

老人约有五十出头,进店就向小二道:“伙计来两碗面,我们吃过就走!”

小二似认得老者,急忙道:“刘老爷,出了什么事?”

老人道:“伙计,不要问,快拿面来,我没有时间!”

上官兄弟见情有异,暗暗向小二走去,同时叫三小勿动。

小二走向柜台,朗声叫着:“三鲜面两碗!”他们懂得老人常吃什么面,叫完,回身发

现上官南,一怔,带笑道:“贵客还要什么?”

上官南摇头道:“会账!”

伙计算了一下,笑道:“贵客,二钱八分!”

上官南给他一块银子,约有三钱,笑道:“不要找了!”

伙计连声道:“谢谢!”

上官南乘机问道:“刚才进来的老客是谁?”

伙计啊声道:“贵客不认识,他是华山派的长老,今天看势有点不对。”

上官南点头道:“有事情发生了!”说完急急四座,接着带着三小出店。

到了店外,申公虎问道:“上官大伯,探出没有?”

上官南道:“是华山派的,我们到左街檐下等着,看他们向哪儿去就盯上。”

绵绵道:“何不干脆当面打听事情真相?”

上官南道:“在城中不便问,同时他又不认识我们,恐怕他们起疑。”

不一会,那老少二人出店了,但听那老人道:“乔仁,现在你火速回山禀明掌门人,请

多派人员前来!为师要马上追赶敌人,看看他们落在什么地方!”

少年大惊似的道:“师傅,千万不可露面!”

老人道:“为师自有主张,你走罢,莫忘了,为师估计这批敌人是落邙山,请掌门人派

人要快,否则师伯无救了!”

少年走了之后,老人即直奔西门!上官兄弟一见,招手三小道:“我们在他后面跟上,

邙山离此不到百里,不知是什么敌人!”

出了城,只见那老人即提起轻功奔进!居然不管路人见了惊奇。

黄昏时,邙山已在望,估计已不到二十里了,只见那老人忽然隐入一座林中。

上官南立向兄弟道:“老二,你和大家在此勿动,我进去看看,他可能已发现动静

了。”

上官北道:“我们干脆到邙山去查一查,华山派已有一人落在敌人手中了!”

上官南道:“不可,我们要在那老人口中问出原因才采取行动。”

就在上官南要进林之际,突然听到林深处发出一声阴笑道:“漏网之鱼,竟还敢进来进

死!”

忽听华山派老人大喝道:“好贼徒,你们把老夫师兄和两个少女劫到什么地方去了?”

又听一个大汉的声音冷笑道:“老小子,你师兄在什么地方不必问,只要你华山派拿来

五千两黄金就可放人,不过那两个女子却对不起,她们已成为我们少主的床上宠儿了!”

紧接着,就听华山老人喝声冲出!显然已存心拼命了!

上官南急急道:“林中敌人似不少,我们快上!”

大家冲进林内,举目一看,不由暗暗一震,原来里面竟有三十几个大汉,不过只有一个

在与华山老人动手,但这更严重,可见那些大汉全是一流高手。

上官南一见,衡量加进去的双方力量,立即回头向申公虎道:“敌势太强,怎么办?”

申公虎道:“强也要上,岂可畏缩!”

上官南道:“那就冲!”

五个人,五把长剑,如偷袭而进,只想给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但那群大汉无一是弱者,

立即察觉,突然一齐仗剑抄围而上!

上官北一见,猛吼一声,首先冲进,展剑猛劈!

三小分三面迎敌,他们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顿将众大汉围困之势分开,一人接住五、

六个,霎时打得如火如荼。

林中成了混斗之势,敌人太众,五人开始抢尽攻势,然敌人太强,此际只有边攻边守,

却对华山老人解不了危。

当此之际,忽听一个少年的声音在暗中冷笑道:“想不到华山派也有这种高手来援?”

他突然厉声喝声道:“仙剑门全力下手,这批东西来历可疑,一个也不能让他活着。”

三小初次出道就遇上这样敌势,他们心中大吃一惊,耳听有人叫出“仙剑门”三字,这

更莫明其妙,申公虎大声喝道:“暗中是什么人?”

那暗中少年阴笑道:“叫你们死了变成糊涂鬼!”

他的音还未落,陡听另一方的林中有人接口道:“血剑,你的口气真不小,这次看你往

哪里逃!”

这又是一个少年的声音!

原来这边暗中人竟是血剑!上官兄弟闻言大吃一惊,急向三小道:“三位小心,这批大

汉是血剑手下!”

三小未开口,猛听那血剑大叫一声:“仙剑门快退!小神龙来了!”

后到的暗中人朗声大笑道:“逃不了的!”

“的”未落,立见一道黑形闪出,紧接着就听众大汉惨叫连起,黑影如神出鬼没,连三

小与上官兄弟都看不清,甚至连交手的大汉死在地上也不明那黑影是如何下了手!不到半个

时辰,林中几十个大汉连一个也未逃脱,全部尸横在地!

华山派老人已到筋疲力倦之时,这时只见他靠在一株树旁,喘气如牛,可是上官兄弟与

三小却见到一个老人立在不远之处,他们看了非常惊疑!

那老人忽向他们微微一笑,出声问道:“诸位别立着,快同华山刘长老去邙山救人!他

们有两个女子和一个老人现在百邙谷!山中已无敌!但他们元气大伤,不能走动。”

申公虎突然大叫道:“老八,你捣什么鬼?”

那老人突然向他走进,轻声道:“二师哥,别叫,血剑走还未远,当心他听到!”

绵绵和毕春雷似亦悟出老人是谁,急忙走近笑道:“八弟,真是你?”

老人点头道:“大哥、四哥、五哥、六哥都在等我们会面,这里请上官二位伯伯陪华山

长老料理,我们走罢!”

申公虎急向上官兄弟招手道:“二位伯伯,他是我八师弟易容的!”

上官兄弟大喜走近,笑道:“这就是你们说的蓝小龙!”

易装老人拱手道:“小侄已见过二位伯伯两次了!”

上官南惊奇道:“你已见到我们了?”

易容老人立将假发取下收起,其脸突然一变,霎时变成一个美少年,不过配上他宽大的

衣服却有点滑稽,只见他笑道:“二位伯伯在飞狐口对敌血剑时,他要施展‘血幻神剑’向

二位伯伯下手,那时被小侄在暗中赏了他一记‘八九玄功’,打得他不声不响的退走了!这

是小侄第二次见到两位伯伯。”

上官北惊叫道:“原来是你在暗中相助,我们还认为是令师所赠功夫把他惊退呢!”

原来这美少年竟是蓝龙在图门泊所收的最小徒弟,只见他笑道:“血剑有几套武功非常

厉害,小侄已三次与其交手,每次只能将其打败,但来不及将他杀死!因为他第一种功夫就

是能借物替身!”

申公虎惊问道:“老八什么是借物替身?”

小龙道:“当你抓住他的空隙下杀手时,结果不是斩倒一株树,就是杀死一只野兽,而

他本人已不知去向!”

众人闻言大惊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如来公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帝刀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