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刀皇》

第 二 章 幽谷歌声

作者:秋梦痕

神差一走,空空的店立刻就挤满了人,蓝龙生怕被人群围上请问,忙向白凤丢个眼色,

双双走出店门。

出了镇,蓝龙笑问道:“凤儿,你所说的另外一位就是鬼使?”

白凤格格笑道:“当然是啰,我如不撒谎,神差就会坐一天,那这客栈结果全完了!”

蓝龙笑道:“你知道神差非上当不可!”

白凤笑道:“神差和鬼使,一年要打十二次,每月都有一次,甲一听到乙在找,那就火

高千丈,乙如知道甲在查,同样怒不可遏!”

蓝龙大笑道:“这就叫作狗咬拘,你的妙计是‘肉骨头’!哈哈!”

他的笑声落时,突觉身上一紧,不由不悚然一震!可是低头一看,但又不见东西!

在前的白凤偶然回头,她发现蓝龙面色有异,问道:“龙哥哥.怎么了?”

蓝龙一看到了镇口,随即轻声道:“风儿,我刚刚觉得全身一紧,不知是什么原因?”

白凤闻言大惊,但不答话,她却自言自语道:“神差真威风,居然公开大喝鬼使比

斗!”

蓝龙又知她在捣鬼,但这下却会了意接口道:“他说鬼使不敢露面,凤儿,这话可是真

的?”

白凤点头道:“可能是,神差个子高大,鬼使不及他一半,看样子压都可以压死他!”

蓝龙道:“我不信?”

白凤道:“不信,那我就陪你到泰山去,神差声明在泰山等候鬼使比斗,到时你看谁胜

就信了。”

此语一落,二人突感身旁起了一阵冷风!卷起大团生灰!滚滚朝前而去。

白凤一见,居然长长的吁口气道:“好险!”

蓝龙问道:“什么?”

白凤道:“你刚才就被鬼使的阴链锁住了!”

蓝龙大惊道:“阴链?”

白凤点头道:“名为阴链,实则是他的‘鬼链功’,这老魔如果要向某人起毒念,他先

把链功将对方困住,然后他慢慢的来折磨的,至死才放手!”

蓝龙道:“我们未看到他啊!”

白凤道:“他就在你的背后,但却以‘幽冥功’隐去身形!”

蓝龙吓然道:“这魔头真难防!刚才他是被激怒而去的,难怪有阴风!”

白凤道:“不是什么阴风,而是他练的幽冥功所发出劲风,他是被激发怒,无形中功力

外泄,不然不会卷起尘土。”

蓝龙郑重道:“今后谈话都得留心了,这老魔是听到我说狗咬狗而向我下手的!”

白凤一想不错,真是余悸尤存。

蓝龙问道:“鬼使的兵器就是一根巨链?”

白凤郑重道:“你莫轻看那根铁链,其名为‘锁魂链’,他功力深厚无比,招式诡奇莫

测,其重有千斤!”

蓝龙道:“神差那兵器何名?”

白凤道:“其名有二,一曰‘拘令’,二曰‘火签’,其实是庙里判官所用的东西,不

止一件,另外还有一支笔,不过他把拘令加大成门扇,一端是把柄,前端成剑形,那拘令的

重量与锁魂链相等,不过他多出一支五十余斤的判官笔!”

蓝龙笑道:“你爹用剑和萧,酒神用的什么?”

白凤道:“你不见他背上的大葫芦,那也是一种兵器,还是精钢铸成的!”

蓝龙听来大乐,笑道:“刀皇当然用刀了,另外一个‘下十流’呢,我连他的字号都不

了解!”

白凤道:“你定知社会上有‘三教九流’之说?”

蓝龙点头道:“这是人人都知的!”

白凤道:“九流之外还有下九流是嘛?”

蓝龙又点头。

白凤道:“下九流人物,已经不被正人所看得起了,但这个魔头还在下九流之外,其无

耻是可想而知了,所以江湖送他个下十流,那也就是说无耻已极!”

蓝龙道:“这送号的人物真是妙人!……”

一顿又道:“听说这魔头姓万,这真连累千千万万姓万的好人了。”

白凤摇头道:“龙哥哥,你搞错了,下十流是私生于,他根本没有真实的姓。”

蓝龙吃惊的问道:“他不是叫万事为吗?”

白凤娇笑道:“我念两句成语你就明白他的姓名了。”

蓝龙笑道:“哪两句?”

白凤道:“人不要脸!……”

蓝龙急急笑接道:“万事可为!”

白凤格格笑道:“你知他用什么兵器?”

蓝龙笑道:“这种怪物,当然在十八般兵器之外的外门兵器了。”

白凤更笑得走不动了,干脆立住道:“在一百八十般兵器之外!”

蓝龙愕然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白凤道:“这个魔头有种超乎想像的个性,通常的坏人,他明知自己坏,但却不喜欢别

人说他坏,这是一种人性未尽的现象,可是这个老魔就不同,人家说他愈坏,他却愈高兴,

这证明他已毫无人性了,他的兵器之所以尽往坏的方面设计!他有一条柔钢小链,链上连结

了许许多多的东西,那些东西的每一件,莫不代表坏人用的!”

她见蓝龙听入了神,不禁笑了一声,又接道:“我见他两次,两次都是与爹爹拼内功,

所以我还记得他那链上一部分东西,龙哥哥,我说一件你就猜一件,要猜坏的。”

蓝龙道:“好的,恐怕猜不出?”

白凤道:“第一件是把刀!”

蓝龙想了一下,笑道:“代表抢劫杀人!”

白凤惊叫道:“猜对了,第二是只手!”

蓝龙道:“代表扒!”

白凤跳起笑道:“一点不错,第三是只锁匙!”

蓝龙已有心得,立接道:“代表偷!”

白凤叹声道:“龙哥哥,你真聪明,他第三样是件女人的内衣,这下你猜不对了吧?”

蓝龙轻轻在她耳边道:“代表婬!”

白凤粉脸一红,含羞道:“你也坏,居然想到这上面去了!”

蓝龙笑道:“你不是要我尽往坏的地方猜嘛?”

白凤笑道:“第四是个小婴儿!”

蓝龙闻言一怔,郑重道:“他还采取孕妇的‘子河车’?”

白凤道:“他好吃那种东西!”

蓝龙道:“不猜了,这魔头真绝无人性,我猜起来都有气!”

白凤道:“还多着呢,总计不下三十样,连欺师灭祖的代表物都有,甚至每样都是他亲

手干过的,可说坏事全作尽了。”

蓝龙道:“我如有能力,势必先除去次魔。”

话题一停!二人同时加了劲,直向前途急行。

不知不觉,他们已进入了泰山境内,蓝龙叫道:“凤儿,我们找泉水去吃些干粮!午时

都过了。”

白凤向一处山谷指道:“哪里定有清泉!”

她领先奔去,一进山谷,耳边真的闻到了淙淙的流水之声。

白凤循声而进,发现一遍绿茵满地,山花多彩的好去处,其中一条曲折的溪流,清澈如

镜,不知名的游鱼,时浮时沉,水势悠悠,林木阴蔽,和风送着花香,使人一到就有点陶

醉。

蓝龙欢叫道:“这里太好了!”

白凤向绿茵地上一躺,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道:“我真不想动了,龙哥哥,这下半天就在

这里度过如何?”

蓝龙取下长剑和衣包,打开干粮袋,向她侧首笑道:“依你,依你,只要你高兴!’

休息了一会,二人取来清泉,吃着干粮,默默欣赏着那美不胜收的幽谷雅景。

吃完干粮,白凤脱去鞋袜,行到溪水边,坐在一块平坦而光洁的溪石上,濯足戏水乐不

可支,只听她娇声唤道:“龙哥哥,这多好玩,你也来呀!”

蓝龙笑着行去,哈哈道:“凤儿,我的脚不臭!”

白凤格格笑道:“难道我的就因臭而洗嘛,你不洗算了!”

她忽然指着身旁一座高高岩石道:“那你坐那儿好了。”

蓝龙依言坐下,问道:“你就打算这样坐一下午?”

白凤娇笑道:“我要捉鱼玩!”

说着真的跳到溪水里捉鱼去了。

蓝龙见她捉鱼的手法特别高,手到鱼擒,从不虚回,但她边捉边放,生怕把鱼儿弄死似

的!

“凤儿,你高明极了!”蓝龙忍不住赞扬起来。

白凤笑道:“我懂的玩意多着哩!”

蓝龙笑问道:“令尊能以口技吹神曲,可见其音律修养已至极境,凤儿你一定也是此中

能手?”

白凤放了最后一条鱼,仍走到她原来的石上坐下,笑道“也是你那句话,略知一二!不

过我喜欢唱,无论何种词曲,甚至民谣、山歌,没有我不喜欢的……”

她忽然一停,接着叫道:“龙哥哥,你看这儿多幽雅啊,四面环山,青翠满目,绿绿的

草地,淙淙的流水,飞禽翩翩,走兽不惊,山花遍地,你还不把萧儿拿出来,吹几曲轻松而

抒情的调子,那是多么写意啊!”

蓝龙轻声道:“这儿看起来不亚世外桃源,实际上就在天下武林会集之内,萧儿不是凡

物,藏起尤恐不慎,拿出来岂不引人立起觊觎之心!”

白凤轻笑道:“神萧外表,除了古老外,毫无引人注目之奇,同时此萧从未在爹爹手中

用来对敌过,因为爹爹凭这把天帝银剑,一生尚未被人打败过,所以他把这奥妙无穷的神物

备而不用,加之此物认识者无几,见也只有彭伯伯见过,你放心,只吹凡曲,绝对无妨。”

蓝龙闻言,这才放心,慢慢自怀中取出神萧,真是诚而敬,生怕损坏似的。

他仔细的观赏一会,确见箫上刻有伏魔神曲一首,于是更恭敬的默悟良久,之后他面现

喜色,显已完全领会。

接着,他抬起头来笑问道:“凤儿,你想要吹什么,只怕吹不好。”

白凤一直在注意他,闻言笑道:“龙哥哥,我已看出你对音律的修养很高,这是爹爹的

心愿!不过你放心.就算略知音律之人,他一旦吹起此萧,箫不但将他的浊气化净,甚至自

成之妙!只要吹者意动,箫即自动调节。”

蓝龙大喜道:“竟有这般神奇!”

白凤道:“还有更奇的哩,比方我有一曲情歌,你吹者完全不明歌词的内容,我如一

唱,你就能心领神会的和上!”

蓝龙高兴极了,立即道:“来,你唱罢!”

白凤笑道:“我换一首,但不告诉你是什么!你准备!”

蓝龙捧箫近chún,点点头!

白凤含笑,轻放樱chún,唱道:

“春天的早晨,太阳红哟,嗨嗨,他英俊的爬呀,爬上我牧羊的山峰哟。

遍地出野花,多么香哟,嗨嗨,她随着和风,含情默默,轻舞慢拥哟!

活泼的小鸟,真正美哟,嗨嗨,它和着小调,那是多么轻脆而陶醉的歌颂哟。

他温暖的红chún,轻轻的吻着朝露,花儿哟,你为什么颤动!

他强壮的双臂,紧紧的拥抱,而她哟,她渐渐的迷懵。”

白凤的歌喉美极了,甜极了,她唱的虽是一首山歌,但听起来尤如天籁,使人有忘忧忘

我之力,加上她银铃般的旋律,活泼天真的举止,确有不可形容的美妙。

吹的吹得凤舞鸾翔,唱的唱茑飞真跃,歌声满谷,箫韵绕天,真是唱和双绝。

蓝龙停下箫音,喜色盈盈,叹声道:“凤儿,你唱得太美了这是你自己作的歌嘛?”

白凤娇笑道:“这是夷女牧羊歌!词虽不见修整,意境倒还不坏!”

蓝龙道:“民谣山歌,重情而不重词,情表意达,即为上品!我想你搜集得不少。”

白凤笑道:“各地方都有!”

蓝龙忽然停语,环顾四壁,如有所闻!

白凤轻声道:“是否四面都像有人!”

山谷四面的崖上,崖下,和林木山石之间,的的确确来了不知其数的人物,老的小的,

男的女的,三教九流,那全是被歌声箫音所引来,他们来得自然,心平气和,不声不响,一

个个一批批,一群群,但却各走各的,有边走边停,有低首沉思,有目无他顾,更有忘形而

随着歌声哼哼吟吟的,甚至有轻拍掌声而和节的,总之他们是全神贯注,忘却了一切!所相

同的是他们生怕搅乱清溪边的两个少年,惟恐箫声歌音中断,所以没有一个人去接近露面。

蓝龙似已明白四周的情况,他微微一笑,轻轻的道:“凤儿,选一首更快乐的!长一点

的。”

白凤含笑道:“你先吹一曲,让我想想看。”

蓝龙再捧箫吹起!

蓝龙对神箫有了一次吹奏经验,渐渐领略到神箫的玄妙,第二次吹来,真是得心应口,

其声之妙,全非凡响!

第二曲刚停,白凤就问道:“龙哥哥,你吹的是古龙吟曲!”

蓝龙点头道:“此曲有消杀释怨之功,起兴废颓之妙,闻者如处和风春日之下。”

白凤笑道:“龙哥哥,不出我所料,你对古曲都有修养!”

蓝龙笑而不言,问道:“现在看你的了!”

白凤道:“我这次唱一首名字非常古怪的歌!”

蓝龙道:“什么名字?”

白凤道:“羊恋虎!”

蓝龙噫声道:“这真是稀奇的名儿!”

蓝龙见她朱chún再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幽谷歌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帝刀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