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刀皇》

第二十章 八大娇龙

作者:秋梦痕

不管这两个师兄妹商量的话儿怎样轻,讵料仍被小龙听去了,只见他微微一笑,接着就

与师兄姐们耳语一阵。

喝完茶,日已西下,生生起身大声叫道:“老二,今晚我们落脚哪里?”

申公虎哈哈笑道:“最好住寺庙,这样使人家方便多了!”

他们说完即向茶亭而去,但这几句对话,顿把里面两个师兄妹镇住了,女的立即向男的

道:“师哥,你的动机被他们知道了?”

男的道:“知道也要下手,总之我是打算拼命完了!”

当天晚上,八灵真的住在过了房城的山林之中,他们烧起一堆野火,打了十几只山鸡野

兔在烤着,可是在这种情形之下,那百变神猿干瞪眼,因为八人不睡觉,这就无法接近啦。

一直到天亮,小龙未见有人向他们动脑筋,但他却察觉林外确有两人!动身时,他向申

公虎哈哈笑道:“昨夜把那个家伙害苦了,他替我们放了一夜卡,硬是不敢进来。”

申公虎笑道:“他们走了没有?”

小龙道:“刚刚离林缘,八成是到我们前面去了,现在离巫山不远了,我们如何去查姓

文的后代?”

生生道:“我们在巫山十二峰访问一下,看看有无姓文的隐士,只要有一点线索就有希

望了。”

出了山区,又上了大路,只见商旅行人已不少,多半是由湖北入川的,挑担行商,骑马

乘车的络绎于途。

皇甫明向小龙提出警告道:“八弟,当心行人中……”

小龙道:“七哥,师傅说我们八兄姐弟之中,只有你最老实,现在看来一点不错,当心

就是多注意,你注意没有?”

皇甫明道:“我当然注意呀,但看不出名堂,不过我有些感觉似的。”

李士超笑接道:“七弟最信迷信,老是疑神疑鬼!”

田青接口道:“老六不要说七弟,他的预感很灵,也许真有事情要发生了!”

绵绵向小龙道:“老八,师傅说老七有别具的灵感,你记得在图门泊那天要出去打猎没

有?”

小龙笑道:“他说有警兆,结果真遇到一只雪魈!”

绵绵道:“那次如不是师傅赶到,田老五还活得了?”

小龙道:“你们不要大惊小怪,七弟的灵感是后面那个算命的老先生,但他不敢动!”

绵绵道:“你提算命的,我倒是想起上长白山前,听上官两伯伯所说的事了,他们曾说

遇到一个算命的说他们死难当头,但有救星,而且指定师傅是救星,据上官伯伯所说的那个

算命先生,年纪,相貌,竟与后面那个相似呢?”

小龙道:“也许真是一人,我猜那次他要动师傅的脑筋,但也因不敢而罢手,这次他仍

旧,显见这人是非常精明而狡猾!”

绵绵道:“那他的八卦也有点名堂了。”

小龙道:“可能有一点道行,我们落店时,他如果再盯上,那让我逗他一下。“

毕春雷在前大叫道:“你们快一点,天近黄昏了,大家要在百草坪处落店。”

小龙听了轻笑道:“大师哥有意使人注意了,他也看出算命的可疑啦!”

绵绵道:“他有意使人听到?”

小龙道:“是的,这定是二哥出的歪主意!”

百草坪是一座山镇,是巫山山脉的北端,他们在镇落店时,确见那算命先生也到了,小

龙立在自己的房门口,一见他经过廊前,立即向他叫道:“先生,贵招子上写的是‘四海一

算’大号,真是算得准确嘛?”

老算命闻言立住,呵呵笑道:“公子,不准不要钱!”

小龙道:“这就是了,请先生落房后,不妨到敝人房中一谈。”

算命的连声道:“好的,好的,老朽吃饱后就来!”

饭后,算命先生真的来了,一进门,田青端个座位给他坐下,李士超敬上一杯茶之后听

他问道:“哪位公子要看相?”

小龙道:“就是我们,不过不须多讲废话,我不听江湖腔,只要先生看看我有无吉凶祸

福就行了。”

算命的呵呵笑道:“公子真是干脆,那老朽就长话短说了,观公子之相,近日有点麻烦

上身!”

小龙道:“老先生这话不嫌空洞一点?”

算命的道:“老朽断定有四批强梁要向公子下手,不过公子福命相照,也许有惊无

险。”

小龙哈哈笑道:“老先生的推算有所漏失了,本人自己推算,麻烦共有五批,这且不

谈,请问相者能自相否?”

算命的道:“一般来说,自相离主观,唯独老朽不同,自相亦准!”

小龙道:“先生自相如何?”

算命道:“老朽乃一平凡之人,命中注定吃食四方,庸庸一生而已,不过平凡而安

定!”

小龙大笑道:“在下不才,亦知星相之学,以浅薄之识,观先生之相乃一清奇之貌!”

算命的呵呵笑道:“请公子一观吉凶祸福如何?”

小龙道:“观先生之相,祸在动机,凶在慾念!如能克慾息念,当动机一起,立即悬崖

勒马,目前之难则可免却。”

算命的愕然半晌,良久点头道:“多蒙指点,老朽告辞了!”

当算命的走了后,生生讶然道:“他面色都变了!”

小龙道:“他知道我已看出他的心理,当然内心不安了。”

绵绵道:“他不会向我们下手了?”

小龙道:“他本来就不敢,现在被我给以暗示,假使他不死心,那就不算高明了!”

印公虎道:“老八,这个算命老人的相貌不对,你看出没有?”

小龙道:“看出又怎么样,我明知他不是本来相貌,但其本来相貌我们也未见过。”

生生道:“这证明他是个常在江湖上露面的人物!”

小龙道:“大哥怀疑他是谁?”

生生道:“该不是阴毒魔王。”

小龙摇头道:“阴毒魔王见了我们还有顾忌,早已当面下手了!”

绵绵道:“那就是地主或鬼圣!”

小龙又摇头道:“这些我都想过了,都不是,你们说的人物,他们都不会似这老人的个

性,此人存有可守则夺之心,不似决心非夺不可之人,所以我才对其暗示,假使是你们所说

的,老实说,或早已对他先下手为强了。”

田青提议道:“老八,我们到外面走走如何?”

小龙道:“这里又没有什么可玩的,同时也不要查动静了,只等着看敌人来下手。”

田青道:“我想去看看祖父的坟!”

小龙噫声道:“五哥就是此地人?”

田青道:“我本是四川奉节人,家在白帝城,有名的瞿塘峡就是我游乐之地,后来被清

廷追查太紧,祖父新胃公就把全家带离故土,逃到九道梁河而来,住在此镇三十里的河边

上。”

生生道:“那我们买点香纸祭品,大家去。”

田青道:“这是夜晚,不宜祭奠,我只想去看看就行了。”

绵绵道:“好,我们都去,晚上不回来了,干粮有的是。”

小龙道:“那大家准备,但留心一点,当心有敌人跟踪。”

生生道:“老八和老五先走,我们离开半里跟上。”

小龙道:“不,大哥先走,留下我和二哥在后!”

商量一定,大家悄悄离开百草坪镇,小龙和申公虎落后半里,一路向前行。

在估计有十余里的时候,天色到了全黑的时便,但一轮皓月高挂天空,四野寂然,似无

什么动静,申公虎向小龙道:“居然没有人看到呢?”

小龙轻声道:“谁说没有,我们侧面就有两个!”

申公虎骇然道:“那叫大哥等要当心?”

小龙道:“不,这两人只注意我,他似知道宝图就在我身上。”

申公虎道:“那如何应付?”

小龙在他耳边嘀咕一阵,笑道:“此计如何?”

申公虎追问道:“你在什么时侯学到空空妙手了?”

小龙笑道:“一窍通,百窍通,这是师傅说的,武功到达某种程度时,有很多不在武功

中的名堂,他也会随机而能了。”

申公虎道:“你准备露一手唬住他?”

小龙道:“这两个就是我在茶棚中见过的,他们不是邪门,只想盗取我们的宝图而已,

但老跟着我们很讨厌的,能唬住他不再跟踪就行了。”

申公虎道:“你如何向他下手?”

小龙道:“算定他有什么名堂要捣出来的,否则他就不会跟来。”

正说着忽听前面路上发出哼民,小龙立即向申公虎道:“开始了!”

申公虎道:“什么?”

小龙道:“二哥等着瞧!”

二人立即奔了上去,只见道旁坐着一个中年人,只见他哼声不停,双手捉着一条腿。

申公虎一见起疑,上前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天黑还在此地不动?”

那人哼声道:“公子,在下是九道粱镇的人,走到这地遭毒蛇咬了!”

申公虎向小龙望望,问道:“老八,不对,他是此地人,你看看他咬在什么地方?”

小龙笑道:“现在这年头,人比蛇还毒,二哥,我们走罢。”

那中年人急急道:“公子,作作好事,在下不能动了,大概毒已攻心!”

小龙问道:“在什么地方?”

那人道:“小腿上,请公子扶在下一把,前面有沟,在下有葯,没有水不行。”

小龙笑道:“这一点路,你自己不爬过去?”

那人道:”在下要双手捉住血管,不使毒液上行,一松手,在下马上就没有命了。”

小龙伸出双手,把他扶起来,慢慢走进水沟!

那人到了水沟,连声道:“多谢公子,现在好了!”

小龙笑道:“要不要送你回家?”

那人道:“不,在下离家不远了,公子请便!”

小龙向申公虎挥手道:“我们走罢。”

申公虎离开后,急向小龙道:“这次你料错了。”

小龙急急道:“我们绕道转去,快!”

申公虎噫声道:“干什么?”

小龙道:“跟着他!”

申公虎不明何故,立即跟着他绕道回头,可是小龙不回水沟,竟向一座林中奔进。

不久,可听一个男子的声音在林中轻声叫道:“师妹,师妹,快出来,成功了!”

又听一个少女的声音道:“这样快!”

申公虎闻声,如电般接近过去,只见一处树林空地上立着一个中年人,触目不由一震,

发现那人竟就是被蛇咬的那个,他立知不妥,向头一探,只见小龙就在他的背后,而且面带

诡笑,悄声问道:“他捣什么鬼?”

小龙示意他禁声,忽见一处黑暗之中走出一个少女!只见她急呼道:“师哥,得来

了?”

中年人哈哈笑道:“八灵有名无实,在这种夜晚,他们见丁我毫不提防!”他说着伸手

向怀里去摸,但良久还不见他手掌拿出什么。

少女急问道:“快哟!”

那中年人陡然惊叫道:“怎么不见了!”

少女一见中年人那种失魂落魄的样子,立知出了纰漏,忙问道:“得手怎么会不见

了?”

中年人道:“不但宝图不见了,连我身上两锭黄金也不见了!”

就在这时,只见小龙一闪而去,听他朗声大笑道:“朋友,这叫作偷鸡不成丢把米

了!”

中年人闻声一看,突然惊叫道:“是你!”

小龙点头道:“不错,是我,也就是扶你到水沟去的我,怎么样?阁下被蛇咬,好得这

样快!嗨!阁下的葯真好!”

中年人突然拔剑大喝道:“还我的金子来!”

小龙闻言大笑道:“阁下这是什么话?”

中年人立即向少女道:“妹子,暗的不行,只有明夺了!”

小龙哈哈大笑道:“明的阁下更不行,同时咱们无怨无仇,也犯不着动手,阁下的黄金

在此请拿去就是。”

中年人大喝道:“还有宝图!”

小龙道:“宝图非阁下所有,要得也没有理由!”

少大这时接口道:“你的宝图由何而来?”

小龙道:“那是由两个死人身上得来的。”

少女冷笑道:“瀚海双义乃是你杀的?”

小龙摇头道:“杀人夺宝的勾当,在下所不为。”

少女娇叱道:“瀚海双义已死,谁都知道死无对证。”

小龙朗声道:“这与姑娘何于?”

少女娇喝道:“双义乃是本姑娘的家人,宝图即为先父遗物!”

小龙惊奇道:“姑娘芳名是?……”

少女道:“本姑娘文金燕,这是我师哥袁仙化,物主在此,你还有什么好说?”

小龙拱手道:“在下失敬了,瀚海双义本在临死之时说将宝图赠与在下,但在下后来在

死者身上查出一封信,证明宝图尚有主人,因此之故,在下兄弟们一路寻来,就是要查出!”

娘的下落!”

他说着拿出宝图和信封,一并向中年人手中递了过去,笑道:“物归原主,在下等也放

了一件心事。”

中年人这下反而不好意思伸手了,他回头向少女道:“师妹,他们确是武林侠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八大娇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帝刀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