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刀皇》

第二十一章 弦呜剑啸

作者:秋梦痕

蓝小龙侧耳一听,笑道:“大家在屋中,他们可能发现我们不见而出来找过,所以猜出

我们的去向又回到屋中去了。”

说话之间,石屋大门忽然打开,只见里面老七皇甫明走出探望,一见小龙时,陡然叫

道:“老八,你去了哪里?”

小龙道:“我与二哥去探潭!”

皇甫明道:“家里出了事啦!大哥、四哥已被人打伤,文姑娘且被人捉去了!”

申公虎闻言大惊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敌人是谁?”

皇甫明道:“敌人是两个青年和一个老人,当你昨夜出去时,不久被大哥发觉了,立即

把我们叫起,大家到外面来看,然就在这时来了那三人,他们说有一批人要住我们的石屋,

竟要我们全出去,大哥一听无理,马上大怒,相吵之下,对方两青年就出手!”

申公虎问道:“老大老四的伤怎么样?”

皇甫明道:“受的是震荡,这时已不严重了,不过敌人说,今天还要我们搬出石屋!”

这时袁仙化已闻声而出,只见他满脸愁苦的向小龙道:“我师妹被捉去了,这怎么

办?”

小龙道:“怎么捉去的!”

袁仙化道:“我们都在外面,只有师妹和奶妈未出来,后来看到奶妈被人点倒,只有师

妹不见了!”

申公虎道:“老八,你快追去看看老大和老四,让我想想这打斗与失踪是不是一批人所

为?”

小龙追出去后,皇甫明道:“二哥,我想不是一批人,文姑娘失踪,奶妈说事前看到一

个女人的影子!”

生生与毕春雷已没有事了,小龙已从屋里出来向申公虎道:“二哥,文姑娘失踪很奇

怪,后面房中连一点迹象都没有留下!奶妈说看到一个女影,难道是阴毒魔影来过了!”

申公虎道:“等昨夜那老少三人来过之后,我们再找文姑娘,这三人无缘无故,打伤大

哥和老四,太岂有此理了。”

小龙道:“他们今天来的不止三个了,到时请问二哥怎么办?”

申公虎道:“先查他们道路,道行不正,来路不明,你就放手干,别存妇人之仁!”

小龙道:“那就会露出我们的马脚呀!”

申公虎道:“必要时你管什么?”

小龙道:“这两样东西的玄妙我还没有摸清呢!”

申公虎道:“先使天帝银剑,假如对方道行高,然后用‘玄冥’!总之你不可大意。”

小龙道:“他们为什么要住我们的石屋?”

申公虎道:“那还不是因了天下第一潭,石屋距潭近,他们准备作长久探潭之计。”

小龙道:“那大家都进去,留我一人守在门前,也许他们快来了。”

大家闻言,一齐走进大门,小龙则坐在门口石上,他左边挂着天帝银剑,玄冥剑则背在

背上,只有金阙神箭不露出来,连弓藏在衣底。

一道人影由岩隙出现,小龙一看,竟是酒神,急忙迎上见礼道:“彭爷爷!”

酒神道:“你们出事了?”

小龙道:“小子正在等对方,我大哥和四哥被人找上门打伤了!同时文姑娘已失踪!”

酒神道:“文姑娘不要紧,她是追查敌人而去的,现在已与其父会面了!但敌人来头

大,你师傅叫你小心应付。”

小龙大喜道:“家师知道了?他不来?”

酒神道:“你师傅也很忙,他有他的重要事情,你们这面,他无暇照顾,只叫你小心应

付,同时请我老人家前来告诉你,对方是十大剑仙之一!”

小龙道:“那老人是十大剑仙之一?”

酒神摇头道:“那老人是罗剑仙的师弟,另外两个青年即剑仙之徒!他们要占石屋的原

因大概你知道?”

小龙道:“猜想是为了石屋就在潭上之故!”

酒神点头道:“正是这原因,目前你师傅连探潭的时间都没有,他已和文祖荫父女去了

龙泉沙漠!这面全靠你们师兄弟了!同时他指点你,潭中之宝得到后,特别要找出运用之

妙,箭有诀,剑有秘法,仅得到而不懂神奥,其用不大!”

小龙点头道:“这点小的已明白,现在你老进屋去,对方也许要来了!”

酒神道:“由我老人家来答话不行?”

小龙道:“不,你老不宜被他们视为敌人,同时小的也不愿你老遭人忌视!”

酒神笑道:“这也好!”

小龙忙问道:“家师去沙漠作什么?”

酒神道:“听说龙泉沙漠中出了一条怪物,已害死无数的牧民和商旅了,游牧民众称那

怪物作‘沙漠邪神’,你师傅生平以救人第一,所以他连夺宝也不顾了!”

小龙道:“怪物是条什么样的东西?”

酒神道:“据说是条‘漠龙’,但与一般的龙不同,它的形状似蛇,但长有百丈,全身

如竹节,红黑相间,大有十围,能在沙漠里出入,出时漠风大起,沙尘弥天,且神出鬼没,

防不胜防,神剑难伤,奇毒无伦,目前已有各正派派出无数高手去了。”

小龙道:“龙泉沙漠在什么地方?”

酒神道:“在大戈壁沙漠中,中有绿洲龙泉,为横过沙漠的旅客唯一中途必停之地。”

当此之际,小龙立向酒神道:“你先请进,对方到了!”

酒神轻声道:“小心!”

当酒神进入石屋,隐在门里窥伺之际,忽见崖下上来一批人物,那是两个老人和两个青

年,算是多了一个老人了,小龙背手而立,只等对方开口。

相距不到数丈,忽听一个青年向同伴道:“这个小子昨晚没有在场?”

另一个青年接口道:“管他,叫他进去通知,如尚未搬走,我们就要动手赶他们走。”

小龙忍不住问道:“赶谁?”

开始那青年道:“小子,昨晚你不在家,当然你不知道,快进去,火速将石屋空出

来!”

小龙冷笑道:“好在我不在家,不然你们今天也不敢来了!”

后说的青年大怒道:“你小子找死!”

小龙道:“今天你们来此才是找死。”

那青年不再开口,扑出一记“推山填海”掌!劲力破空锐啸!

小龙装作不见,及至劲风扑面,他如电般拂出右手,大喝道:“滚!”

那青年陡觉如电锤击胸,闪已不及,竟被打起十丈,身如落叶,翻翻滚滚,闷哼飞出崖

去!

两老者一见大惊,一个朝青年腾身相救,一个则怒喝扑向小龙!

小龙这次不等敌人出手而先动,迎上老者冷笑道:“上门欺人,无辜伤我师兄,今天叫

你加倍还债,接招!”

说未停,双掌幻出一幢网影,竟将老者罩住。

那老人焉知这少年竟有如此武学,一被罩住,即知遇上惊人强敌,攻势立失,紧急防

守,只见他施展全身所有,仍感空门大露。

另一青年早被惊呆,师兄被打,师权又被困住,他竟全身发抖!

小龙看出老者的武功确是高强,三十招后,即知久斗无益,于是施出玄功,照定对方空

门,平隙一拳,朗声道:“你也下崖去!”

那老者立觉侧背遭受重击,半边身体痛入骨髓!身不由主,应声而起,真的又被打下崖

去。

小龙收招走向青年冷笑道:“阁下还不滚?”

那青年生怕小龙出手,闻言变色,也向崖缘跳落!连来时之路也不敢走了。

酒神与屋里大众一见,一齐行出,连伤势刚好的生生和毕春雷也来了,他们向着小龙笑

道:“快到崖头去看看。”

小龙道:“都未落水,他们向上游逃走了!”

酒神道:“罗刹剑仙恐怕会来报复啊!”

小龙道:“我担心人多无法照顾!”

酒神立向生生道:“你们留下一个随小龙作伴,其余的都跟我老人家去沙漠!”

生生点头道:“老二跟老八好了,我们立刻动身。”

绵绵道:“奶妈夫妇呢?”

酒神道:“仆人无妨?大家准备干粮,同时替我老人家倒一葫芦酒。”

大家立即准备收拾后,小龙向酒神道:“小的不久也会来,你走与大家先走罢!”

酒神领着大家走后,申公虎向小龙道:“我们为何不一同走?这里毫无必要再留了?”

小龙道:“你把得宝的事告诉大师哥还有?”

申公虎道:“没有。”

小龙道:“暂时不说也好,提防他们认为有了依赖而大意,我们两个虽不同行,但也非

离开不可,所谓罗刹剑仙我虽不怕,但在敌力未悉之前,我得抽出时间来悟出宝上奥秘。”

申公虎道:“你要找地方停下来?”

小龙道:“不要,只求不遇强敌就行,我们还是走着想着,方向也是向沙漠,但不可急

追。”

申公虎道:“那你勿动,我也要准备干粮才行。”

当申公虎进了石屋时,小龙突觉衣底的小弓忽然发出如琴弦一般的声音,轻轻的连响,

“咚咚咚”三下!

弓弦自鸣,小龙立觉有异,忖道:“难道神物已通灵!暗中来了敌人!”

忖未了,背上的“玄冥剑”突然自动出鞘书寸,同时竟有龙吟之声!

这下小龙可就警觉了,立即提起玄功,留心四外!

四外一无所见,连个黑影也没有,他暗忖:“这定是隐形敌人了,莫非是阴毒魔影?”

申公虎正收括出来,他向小龙道:“老八,走罢!”

小龙向他暗逐眼色,悄声道:“二哥,当心有暗敌来袭!我们一起留神!”

申公虎闻言大惊道:“四外毫无动静?”

小龙道:“是隐形的强敌,我们看不见!”

二人一面向崖侧下去,申公虎一面惊道:“能隐形的人物你如何知道?”

小龙道:“我们所得的两宝已通灵,刚才弓作琴鸣三声,剑作龙吟,声音只有我能听

到!这毫无疑问,确有隐形之敌在暗中!”

申公虎喜道:“宝物真有这种奇迹?”

小龙道:“我也意想不到!今后我全有了!”

申公虎道:“弓箭虽古,但不引人注目,你最好把弓挂在腰间,神箭插在镖囊里,这样

用起来方便多了。”

小龙道:“我尚未知道如何用法,挂出何益?”

申公虎道:“虽不能用,但挂在外面,别人见了也只是认为打猎用的,如在衣底,一旦

被人发现,那就有点起疑了!”

小龙一想也对,但这时有敌在暗中,他暂时还不能拿出来,不过他却把玄冥剑挂到右面

腰上了。

二人渐渐入巫山深处,这时正穿过一座谷中,申公虎忽然一指前面道:“老八,前面有

个影子!”

小龙道:“不要管,我们装作不见!”

申公虎道:“他可能就是暗中要向我们下手的人了。”

小龙道:“我们八九玄功的好处同样奥妙,敌人到了五丈之内也有反应,现在更有宝物

报警,不管什么隐身之术,他也毫无办法了。”

一座森林的幽尽处,走了半天尚未出口,这时已到一座流水淙淙的崖下,小龙向申公虎

道:“前面可以吃干粮了!”

申公虎走近泉源,发现那儿是座深潭,水色清澈,潭岸有片绿草如茵的平地,于是招手

道:“老八,就在这里吧?”

小龙点头道:“二哥带来了些什么?”

申公虎道:“牛肉和白煮鸡!”

小龙道:“我只要半只鸡就够了!”

申公虎逐给他半只鸡,轻声道:“我又看到那影子了,他在我们后面树林中!”

小龙道:“他总有出面的时候,目前正在向我们观察。”

申公虎道:“他干什么要盯着我们?”

小龙道:“大概是看到我们住在石屋之故,凡在那一带住下的人,八九都是为了导宝,

可是我们放弃了,这就引人起疑了,他会想到我们为什么离开呢?”

二人正在吃东西的时候,突然一道剑气由小龙腰间飞起,冲空而上,势比电疾,申公虎

一见大惊,大叫道:“老八,它飞走了!”

小龙一看腰间只剩下玄冥剑的空鞘,但抬头时,忽觉空中竟有两道剑光交织,其音响如

雷,斗用火烈!

这种奇事,小龙反应最敏,一见立知原因,轻声向申公虎道:“这是有敌向我们用飞剑

下手,但我们还在梦中,好在神剑通灵,自动出鞘去对敌了!”

申公虎道:“那就不必悟其玄妙了。”

小龙摇头道:“对方之剑是有功力驾御,等于多分力量!这时我也能驾御玄冥剑的话,

那就立即分出强弱了。”

申公虎道:“我担心它不回来了!”

小龙道:“所谓通灵就是有灵性,换句话说,它正认我为主,假使洞中那多宝天尊不死

的话,那我们还不能进得洞去,人死了,灵失了,剑也变成无主之物啦,我得到它,又换到

我作主人了,这中间还要有缘,无缘它还不肯呢!”

申公虎道:“假使这暗中敌人退走呢,它会不会追?”

小龙道:“这就缺乏驾御之差了,无功力驾它,它只有守,守其主人不遭意外之害,害

消,它就回来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弦呜剑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帝刀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