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刀皇》

第二十七章 神剑门派

作者:秋梦痕

两个老人都认为蓝小龙对于石壁上所刻的几句古怪的字句,每句所解释的都非常有道

理,拼命神君急向仇老人道:“仇兄,小龙所见极是,我们下一步得分开来办。”

森林狐仇老人问道:“如何分开?”

拼命神君道:“阁下立刻奔崂山,也许他们都到了那里,这里由我领着向海上探查,天

通子预料那几座可疑的无人岛八成有问题!”

仇老人道:“在下立即动身当然可以,可是你们出海有困难,第一,船家难找适合的,

普通船不敢,水上武林人物的船只不易找到,同时这是夜晚。”

拼命神君道:“这个你不必担心,只要找到一条小船,我们自己就能开!”

仇老人道:“海面不似江面,风浪大,海涛猛,近海不怕,远海可不能当儿戏啊!”

拼命神君笑道:“阁下可能是只旱鸭子,说的普通都是武林话,快走罢,小龙的猜测如

经天通子认为不错,那你就带人来增援!”

仇老人应声告别,如飞奔下山去,同时,拼命神君亦领着四小奔向海边,在五更过后,

东方也亮了,他们也找到一座渔村,可是太早了点,渔民还没开门。

小龙一看渔村不大,共计还不到十几户人家,忙向拼命神君道:“前辈,前面有海湾,

想必一定有座大村庄!我们不但要船,而且还要带些干粮和淡水啊,先吃一顿,准备一切,

然后才能动身!”

拼命神君道:“凭你这几句话,可见你不是外行,我老人家问你,没有船是否能出

海?”

小龙笑道:“必要时当然可以,活船比死船还快,可是在不紧急的情形下,死船比活船

舒适方便!”

拼命神君哈哈大笑道:“我看你是干过超级海盗的吧!太凤如何?”

高太凤道:“没有问题,师傅带我在青海教繁荣第一课!”

拼命神君大笑道:“你师傅是通才,这点毫无疑问,飞天童子和混沌童子怎么样?”

两童同声道:“晚辈等住在白令海,骑鲨玩鲸是儿戏!”

拼命神君大笑道:“这样说,我们这一伙配上了,好,到海湾去一切都不难了!”

不出所料,海湾里真有一座大渔村,估计不下三十余户,拼命神君带着四个青年由后面

追去,走到一家门口,只见一位中年渔民正在挑鱼出门,于是上前问道:“渔家,贵村可有

吃的买?”

中年渔民看看五人,慢慢放下鱼担,反问道:“老客由哪里来?”

拼命神君道:“昨晚错过宿处,整整走到贵地才天亮,老朽是去胶州湾的!”

中年渔民一指前村道:“贵客到前村去,问到黄海公所住之处,必有招待。”

拼命神君谢声道:“多蒙指教了!”

他别了中年渔民,立即带领向前村走去,问了几个人,这才找到了一座房子,及至门

前,朗声问道:“这里可是黄海公的府上?”

未几,门内走出一个老人问道:“阁下是谁?”

拼命神君一见那老人,居然和自己的年纪不相上下,甚至有点面熟似的,不由一怔,但

却想不起来,不便冒问,于是拱手道:“在下姓万,是过路之人,行经贵地,未见市镇,要

在贵村买点吃的,同时问问可有无船租出海!”

这时房里一连又走出了两个中年和三个老人!只见应门的老人回头一看,良久才回转头

来向拼命神君道:“在下即渔村青年们所称的黄海公,贵客见笑了!快请进,先吃了早餐再

说罢,租船的事好办!”

拼命神君拱手道:“原来主人即黄海公,在下无故上门,真太打搅了!”

说着领先走进,只见房子不大,但却清洁无尘,且人待客。

黄海公让坐之后,立向拼命神君介绍道:“这三个是在下老兄弟,这两个是在下子侄

辈!请问贵客由何地来?”

拼命神君道:“实不相瞒,在下等是江湖人,近几日由凤凰山来。”

黄海公点头道:“老客与四位少年身背宝剑,一看就知是江湖英雄,在下虽为渔民,但

虚长了一点年纪,多少有点见闻,但不知老英雄要租船出海有何贵干?”

他接着又笑道:“贵客不要多心在下之间,因要租船,是为打斗,渔民就不敢去啊!”

拼命神君道:“黄海公,凭阁下的年纪,当然有所见闻,近日江湖上出了一个幽冥邪

教,到处为害,在下等闻说这个邪教在海上有个巢穴,因之要出海查探,但仅限查探而已,

相信不会有打斗!”

他不便说真话,同时又知渔民的船只是不肯出卖的,是以不得不这样说。

黄海公笑了笑,点点头,回音向一中年人道:“快拿些吃的来,同时去问问有人肯租船

出海的没有?”

那中年人去后,黄海公即起身笑道:“贵客请宽坐一会,在下还有点村中俗事要办,待

会儿就来!”

他招手向另三个老人和另一位中年道:“你们也来,村大会可能只等我们几位到场

了!”

回头向拼命神君道:“在下去到社中说几句话,马上就回来奉陪!”

拼命神君起身拱手道:“主人请便!”

主人离开后,高太凤皱眉道:“我们吃过就走罢,船不租也罢!”

拼命神君道:“本来就不能性急的,你小子就不耐烦了!”

飞天童子道:“万前辈,这个老渔民可不简单啊!”

拼命神君笑道:“你看出什么了?”

飞天童子道:“他的目光不似普通老人!”

混沌童子道:“渔民中不能无高手,也没有什么稀奇!”

拼命神君道:“大不了是个吃海上饭的人物!”

小龙道:“大家提功准备,敌人就在眼前!”

拼命神君惊异道:“黄海公就是我们要查之人?”

小龙道:“不,他也是受害者,但已假归服于敌,那三个老者和两中年才是敌人,不过

地位不高罢了,黄海公现在在请示是否给我们出海。”

拼命神君道:“那就动手呀!”

小龙道:“我们尚未查出敌人的巢穴,也不知敌人的来历,这时动手毫无益处,最好装

作不知,看看他们有何举动。”

拼命神君道:“你从什么地方看出了毛病?”

小龙道:“从他们的内衣上看出,外面罩的渔民装,里面穿的是一色黑式奇装,他们的

胸口上都绣有宝剑!黄海公胸口,两把,两中年胸口也是两把,但那三个老人胸口则是三

把,由此可见,那三人的地位高!也许暗中还有绣四把的人在背后!”

飞天童子急问道:“小龙弟,你能看透他们的外衣!”

小龙笑道:“这算不了什么,大家住口,送吃的来了!”

忽见房后有个青年渔妇送上一大盘酒菜,也不说话,摆好就退入后面去了。

拼命神君看看酒菜,似有点怀疑!

小龙笑道:“非常之敌,不会作出普通手段,大家放心先吃装饱肚子再说。”

拼命神君笑道:“我这老江湖倒作出道的角色了!”

当大家放心吃完之际,只见黄海公同另外一个老人出来道:“贵客,诸位要去什么地

方?”

拼命神君道:“有船租?”

黄海公道:“专船出租没有,却有便船去大公岛!到了大公岛,贵客另租别船可以,那

儿多的是!”

拼命神君向小龙道:“怎么样?”

小龙道:“到了大公岛再说罢!”

黄海公道:“既然诸位贵客都愿意,那就请到渔港去罢!”

拼命神君起身道:“船金多少,请主人说一声,在下等好拿出来。”

黄海公道:“不必了,船是在下的,在下奉村民到大公岛有事,诸位只是搭便船,请

罢。”

拼命神君明知人家是有计划的,于是也不客气,立即先带四小往渔港而去。

黄海公眼看客人走了之后,立向那老人道:“人家毫不怀疑,三剑长怎么样?”

那老人道:“出海后再下手,到时看四剑长的暗号行事。”

二位立即回到后面,在另一间屋中,这时坐着五个人,其中两个老人和两个中年是原先

所见的,只有一个年约七十余岁的老人未见过,只见他向黄海公问道:“黄二剑长,那人如

何?”

黄海公回答道:“禀四剑长,拼命神君与那四个青年毫不见疑,他们愿意搭便船去大公

岛,请杜四剑长定夺。”

那老人道:“黄二剑长既然认出他确是拼命神君,那我们就在海上下手罢!”

黄海公道:“要活的还是要死的?”

那老人道:“拼命神君是闻名武林的死硬派人物,他绝对不肯屈服本‘神剑派’的!本

座已发出禀报回神宫,不久神主就有示下!”

黄海公道:“那就请杜四剑长起驾上船罢,他们已先去渔港了。”

那老人问道:“我们是否都以老渔民身份相见?”

黄海公道:“是的,请杜四剑长先登船!”

那老人挥手道:“你与刁三剑长、李三剑长、勾三剑长到时对付他们四个后辈,本座对

付拼命神君,屈二剑长和刘二剑长负责开船。”

黄海公与其余各人同声道:“属下等遵令!”

那老人起身又道:“黄二剑长,你去将他们慢慢带来船上,本座先到船上去,还要妥善

安排,同时希望神主的示下之意。”

黄海公拱手道:“属下知道。”

那老人看到黄海公要走,忽又唤住道:“黄二剑长!”

黄海公立即回身道:“杜四剑长还有什么吩咐?”

那老人严声道:“黄二剑长可记得神主的法令?”

货海公悚然道:“属下记得!”

那老人沉声道:“记得就好,如有所失,不但这渔村鸡犬不留,同时你那些在神宫服役

的亲人,只怕无一能活!”

黄海公连声道:“属下忠心为神主效命,决无二心!”

那老人这才挥手道:“不是本座多心,由你单独离开办事,这还是第一次,本座念你处

事细心!是以派你独行。”

黄海公又连声道:“蒙杜四剑长看得起,属下感激之至!”

他说完就朝渔港奔去,面色紧张,头上竟冒出了汗珠!

不久,他在一处停船杂乱的海滩上看到拼命神君等,立即走近叫道:“贵客,我们船在

那面,快请随我来。”

拼命神君笑道:“原来如此,在下只知向有船的地方走,不料走错了地方!”

黄海公道:“这里都是些近海渔船,在下的船靠在右面远处的崖头下。”

拼命神君见他所指崖下,离此还有两里地,不由叹声道:“那真对不起,又劳主人走这

趟路了!”

黄海公笑道:“那只怪我在家没向贵客说清楚,如指引贵客走右面树林!那就不会误走

到这边来了!”

小龙微笑道:“老丈是个非常精明的长者,这种错误只能瞒别人,对晚辈等恐怕瞒不

了!”

黄海公闻言大惊,立即环顾左右,一见无人,居然吁口长气道:“少侠轻声点,当心四

外!”

拼命神君正色道:“阁下故意不指所走之路,存心叫我们错走这面,不知是何用意。”

黄海公紧张地道:“万大侠,你不认得我黄海‘海风暴’了,四十年前,承大侠手下留

情,在七百招后,故意放在下逃生!此恩此德,黄某终生不忘!”

拼命神君惊叫道:“难怪面熟,阁下就是四十年前的‘海风暴!”

黄海公叹道:“自从大侠手下留情,在下随即洗手海上买卖,不料于十年前被武林最大

的魔派所威胁,委屈作了他们的爪牙啊!”

拼命神君道:“这是什么魔派,武林毫无消息!”

黄海公道:“比幽冥教势力更大的‘神剑派’,名虽雅而行为最凶,其主脑名‘神

主’,在下虽屈服了十有余年,但至今尚未见到他的面,这个魔派中没有普遇高手以下的货

色,以在下的武功,也只能佩两剑符,近来各大门派的掌门人都被捉进神宫了,如若不服,

中原各派必遭全部毁灭!”

拼命神君道:“阁下村中的三个三剑符,两个二剑符,阁下除外,还有什么人?”

黄海公惊喜道:“原来万大侠早已发觉了!”

拼命神君见他惊喜之状,不由叹道:“阁下侠心依然,当年虽为海盗首领,但从不乱抢

善良之船,所以在下当年存心使阁下脱身。”

黄海公道:“目前邪门中只有一个姓杜的四剑长在此,其功力也许与万大侠相等!”

拼命神君道:“在下这次就是为了各派掌门失踪而寻来,但却不知这邪门的巢穴和底

细!希望阁下详细见告。”

黄海公道:“详细情形慢慢说,大侠最好先脱身,千万不可上海船!等到大侠约齐人手

再来,目前对方力量恐非大侠等人能收拾得下!”

拼命神君道:“阁下放心,凭在下身边这四位少侠就可收拾他们,如若离开,那阁下就

无从借口了。”

黄海公道:“万大侠还是多加考虑才是,‘神剑派’的剑符不是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 神剑门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帝刀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