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刀皇》

第二十八章 独辟奇好

作者:秋梦痕

一个身为一派掌门之人,他不但要有统御全体的才能,也要有博通各种技能,对水里的

功夫,那是不问可知了,他们本打算一死了之,现在侥幸脱困,哪怕不会也要拼命了,闻得

拼命神君之言,同声道:“承蒙诸位相救,感激不尽,快请携行。”

拼命神君闻言,方向小龙道:“开始——”

小龙首先下水,领着直扑西方而进。

在有生存的希望之下,各派掌门全力跟进,终于在天亮之时回到了停船之处,上了船,

拼命神君急向黄海公道:“黄兄,立刻请你随各掌门去崂山,还来得及,我带四位少侠在此

拦截追兵,同时还要看看动静。”

黄海公估计路程时日,也知来得及,立即点头道:“好的,那各位在此就得小心。”

拼命神君道:“兄台放心,快留下部分干粮和饮水,如崂山群众动身了,那就非追去阎

王礁不可。”

黄海公留下干粮放在礁上后,立即与各掌门开船而去。

小龙与太凤不放心,二人禀明拼命神君,暗中由水里送出一程,回来已是日正当中了。

大家吃过午餐,便休息到天黑才再向神岛探进。

第二次进入秘洞口时,一切情形与上次一样,这证明神岛里面仍未发觉,不过在水面上

和岛崖各处都有船只人影,显然因失去各派掌门之故,戒备非常严密了。

入洞时小龙顶着岩石封住,在外面看与原状一样,不知者谁也不明该处有秘道,他们这

次有了经验,按黄海公的指示,一路缓缓而行。

到了囚牢孔时,再看里面已空的了,不过外面石门巳大开,门口仍无一人。

小龙向拼命神君道:“这道秘门仍未发觉,可是他们怎么想各大门派的掌门是如何逃走

的?”

拼命神君道:“他们当然经过详细搜查一番了,但他们找不出毛病也没有办法。”

太凤道:“我们没有问问各派被擒时的情形呢!”

拼命神君道:“浮水去船上时,我问过终南掌门了,他说各派掌门在琅琊山时都被制住

穴道,而且是一种非常古怪的制穴法,小腹以上尤如死人,双脚仍能行动,只有终南没有反

抗,所以他未被制,因此之故,他在身近崖壁偷偷留刻那几句话,希望中原各派各门徒有人

看到,讵料竟先被我们发现了。”

小龙道:“那几句隐语留得非常危险,如被神岛手下看到,只怕不单被囚禁在此了。”

拼命神君道:“事已过去不必说了,现在我们可找到‘神主’的住处看看,那到底是个

什么样的魔头?”

小龙道:“那还要向前绕行,那魔宫重地,必为这条秘道的最后止境了。”

四人再向前行,不久,忽然听飞天童子叫道:“侧面是什么?”

拼命神君闻声一看,见是一条岔洞,忙问小龙道:“这儿有岔道!”

小龙道:“黄海公说没有岔道啊!”

拼命神君道:“这就怪了,你单独去查查看?”

小龙道:“那你老仍带他们走正洞,晚辈查过后再追来。”

小龙查出未久,突听背后发出异声,急忙回头一看,突觉后路被封了!这使他大吃一

惊。

回头无路,他决心探个究竟,又向前进,洞是向下的,估计绕了不少的曲折盘旋之路,

讵料忽觉眼前一亮!

不远处有道石门,门是大开的,里面现出烛光,当门处竟立着一个红衣蒙面女子!

小龙立有所悟,忖道:“这是杀死四卫岛邪门之人了,我追她不着现正在当面了。”

小龙没有停,快要走进了,忽听那女子笑道:“你闯进了我的住处是何道理?”

小龙拱手道:“姑娘不要取笑,这是魔岛内地。”

红大女道:“魔宫住处在上层,我住在下面,你误踏我秘道机关,闯进我隐居之处,论

理应该驱逐。”

小龙笑道:“姑娘似在欢迎,何以反不加优待呢?”

红衣女轻笑道:“念你是个正派人物,不加罪责而已,谁来欢迎。”

小龙笑道:“不管罪责与欢迎,总之姑娘不加敌视就行了!”

当此之际,忽听门里有个妇人的声音响起道:“红儿,外面是谁闯进来了?”

红女立即答道:“妈,是我说的那批人中之一啊!”

妇人声音又起道:“那还不请人家进来!”

红衣女笑向小龙道:“我妈请你进去。”

小龙大出意外,想不到门里还有她的母亲,立即整理一下衣服道:“那就打搅了。”

石门内是一间大石室,另一面竟还有通行别处的石门,进入石室时,只见一张石床上坐

着个中年妇人,但却只有一条独右臂。

小龙恭敬的向妇人拱手道:“前辈请恕小生冒昧了!”

妇人独臂一摆,和声道:“原来少侠就是蓝大侠高足!”

小龙闻言一震,愕然道:“前辈认识家师?”

妇人笑道:“闻名已久,可是见到令师时只是昨日!”

小龙啊声道:“前辈昨天在什么地方见到家师?”

妇人道:“阎王礁近海处,令师率领大批中原老少武林,看似要扫平幽冥教去的。”

小龙急道:“糟,我们赶不及了!”

妇人道:“你们不去参加,幽冥教也不是令师对手,不出三天,那老魔只能独身逃到此

岛上来!”

小龙骇然道:“幽冥教主与此岛老魔有交情?”

妇人叹声道:“少侠不知道此岛老魔的来历吧?”

小龙急口道:“前辈多多指教!”

妇人又叹道:“此岛老魔本为老身的夫君,他是一个隐士,后来被一个妖妇所迷住,所

以才变成一个魔头!”

小龙惊叫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妇人道:“十七年前,我们住在世外岛,那时老身晚年怀孕,则生下红儿!”

她见小龙侧顾红衣少女,因之停了一下,接下又道:“不久,红儿的父亲因故出去江湖

走了一趟,讵料他竟带回一个妖女!”

小龙道:“你老为何不反对?”

妇人道:“反对又有什么用,红儿的父亲已入迷太深,后来才知道那妖女即为幽冥教主

之妹妹!”

小龙道:“竟有这种事!”

妇人道:“这是一个阴谋手段,是幽冥教主布下的毒计,因之害得老身夫妻分离,而且

断送了一条左臂!”

小龙道:“你老可否详细说么?”

妇人道:“事情在老身被妖女暗算之后才知道的,幽冥教慾横扫江湖武林,他怕又蹈其

师五百年前同样命运,所以他第一步要夺到敝门的两件东西,那是‘厉雷神功’和‘雷电刀

法’,可是这两种东西是敝门禁止传与外人的,老鬼虽着迷,他不敢犯禁,因为犯禁之后他

自己必先死。”

小龙道:“这样说,这两种东西还未被妖妇得手!”

妇人道:“虽未得手,但她已控制老鬼于股掌之上,同时挑拨老鬼向我下毒手!”

小龙道:“你老的左臂就是被亲夫所斩?”

妇人点头道:“老身幸未送命,仍能带着红儿逃到这里躲避!”

小龙道:“这武功你老应该会的?”

妇人道:“老身虽会但独臂无法发出威力,只有红儿勉强练到八成!”

小龙道:“令媛的轻功绝伦,且有隐身之能,莫非也是这功夫里面的?”

妇人点头道:“是的,但她仍不是妖妇的对手,所以老身不许可她进魔宫冒险!”

小龙笑道:“令嫒这次帮了晚辈等一个大忙,不然晚辈根本不能进入卫岛——”

妇人摇头道:“少侠太谦了,一位拼命神君带着一个‘灭元煞星’,一个‘神力杀

星’,两个绝才童子,以这种力量,足可与整个魔岛一拼了!不过话得说回来,当前武林如

要想毁去‘厉雷神刀’和‘幽冥神剑’确是太难,这两个人一旦联手,除了‘剑帝刀皇’属

于一身的令师,恐怕再也无人能败他们了!”

小龙道:“幽冥教主这次怎么逃出阎王礁呢?”

妇人道:“老身知道当年四宝已被令师收齐,可能因阎王礁地理之故,幽冥教主仍可脱

身,他在四方八面与空中无能逃走之后,他能由地下秘道退出阎王礁,这是令师大出意外的

事情!”

小龙道:“他逃到这里又待怎么样?”

妇人道:“逃到这里后,妖女必挟制劣夫领率本身所属相拒,这又要使令师大拼一场,

结果是令师被迫施出其不得一用的自创刀法剑法与两魔硬拼,这就是两魔死期到了!”

小龙大惊道:“家师会杀死神主?”

妇人叹道:“少侠何必顾虑,红儿之父多行不义,死有余辜,老身母女决不痛惜,一旦

留下他,将来不知天下武林正派要死多少!”

小龙闻言,由然起敬道:“前辈真是深明大义之人,晚生先为天下武林拜谢了。”

妇人摆手道:“主张正义,乃为老身分内之事,少侠不必多礼,现在你去接待贵同伴前

来,免得他们不见你而担心。”

红衣女道:“娘,我去就行了,你老准备吃的招待他们罢!”

妇人笑道:“你不要闯魔宫啊,你的‘血电针’早已被妖妇怀疑了!”

红衣女应声去后,小龙问妇人道:“血电针是什么制的,四卫岛上所死的人,都是那种

针的力量!”

妇人道:“那是老身由‘雷电功’中想出来的暗器,如能仗高深的隐身法下手,可说杀

敌无形,这种暗器非常阴毒,除了对付邪门,否则不可使用!”

妇人起身下床,她到一个暗门里取出了几样吃的东西,摆在石桌上后,向小龙道:“贵

同伴来时,你们就在这里休息,老身的练功时间到了,不能奉陪,如有所需所问,红儿自能

应对。”

小龙道:“前辈请使,打搅了!”

妇人再入暗门,此后就不再出来,不久,红衣女领来拼命神君等,大家见面,莫不感到

几分神秘!

红衣女似知其母去了哪里,也不过问,只向大家道:“诸位请吃点东西!”

当大家进食时,拼命神君向小龙道:“我们看到了魔宫重地啦!”

小龙道:“怎么样?”

拼命神君道:“看情形,里面已非常紧张,有个中年妇人,正在调派人员!”

红衣女道:“那是得悉阎王礁吃紧了,目前本岛上面戒备加重了,不过四卫岛已放弃

了,到时诸位可以作内应。”

拼命神君问道:“此岛不会派人来搜?”

小龙忙将妇人所说详情再转告了一香,生怕万老头说错了话,接着又说幽冥教方面难以

全毁,问道:“我们应如何办,除了作内应,事前就不动嘛?”

拼命神君啊声道:“幽冥教既与此岛有关连,那就提防此岛派人去接应!”

红衣女道:“这很难说,本岛上高手甚多,九剑符有四个,妖妇身边还有两个十二剑

符,八剑符是十二个,假使派人去接应,中原武林就会被拦截在中途海面而无法到达本

岛。”

高太凤道:“我们如何去知道对付拦截之敌才好?”

红衣女道:“谁知敌人派出的时间呢?”

小龙道:“有船没有?”

红衣女道:“我有一条独木船,可以坐七人,不过很难驶,因海上风浪大不习惯驾驶

时,船会在海浪中打滚,不但掌握不住方向,甚至坐不稳。”

小龙道:“这个不难,请借用一下如何?”

红衣女道:“船在北方海一礁群之中藏起,离此有一百余里距离,各位要时,先由水里

前去,我到礁群就能找到船,那也是中原武林前来本岛的必经之路。”

拼命神君道:“那好极了,吃完就走。”

吃过东西,红衣女领他们由另外一条秘道直通海水底下,根本不要露面就可由水底通过

卫岛,她送到外面才独自回去。

拼命神君提防敌人发现,他领着四小潜行了二十里水底才露出海面,抬头一看,恰逢天

亮了,回头向小龙道:“快召海豚,还有七、八里呢!”

小龙笑道:“当心这条水道有敌人来往,骑海豚太显露,仍旧游水前去罢!”

拼命神君道:“这太慢了!”

小龙道:“我们既然到了敌人必经之路上,那慢一点不要紧。”

老少五人随波逐浪,足足游了两个时辰,估计刚好到了,他们抬头一看,可是礁群却在

侧后方了!

拼命神君急向四小道:“我们游偏水路了,而且游过了!”

高太凤道:“错不了一点,回头罢。”

小龙忽然大叫道:“慢点,礁群上有两点黑影闪动,那是人!”

拼命神君道:“潜水接近,看是何方武林?”

小龙道:“可能是神岛放下的了望卡,大家掩蔽接近,可能不止两个!”

礁群不下一百十余座,露出水面的最大者也不过如小小的丘陵,黑色的礁石之间,惊涛

汹涌,一起一伏,哗哗作声。

这时在一座平坦礁上坐着两个老年出家人,一僧一道,默默无言,似曾经过什么危险而

来,因为他们的面上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 独辟奇好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