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刀皇》

第 三 章 惊弓之鸟

作者:秋梦痕

蓝龙背着老人,后面跟着白凤,他们渐渐走上了大道,这时蓝龙才问道:“老人家,一

直走嘛?”

蓝龙不闻回话,但感右耳一紧,觉出老人在右耳拉了一拉,这才听他道:“小子,我拉

右边,你就向右走,拉左边就向左走!假如走两步又发问,我老人家没有那个好精神!现在

呢?”

蓝龙举步向右,走上小道,心中暗笑道:“他的脾气真大!”

白凤看到蓝龙走起来已不如开始那样轻松了,而且背的姿势也变了样,起初,他大步迈

进,步履轻快,身子挺直,现在呢,腿迟钝,腰子躬起,同时他的呼吸之声亦如牛喘一般,

她暗暗奇怪,心忖道:“他的内功实际不弱呀,莫说是个老人儿,就叫他背上五六百斤,走

百里也毫不为难啊?”

蓝龙似未想到什么,不过他感到这老人的双手搭在肩上,而是拼命的撑着他的背心,因

此他无法把身子竖起,所以才背得特别吃力。

那老家伙也真捣乱,人家背着他,他应该伏在蓝龙背上才是,岂知不但不伏,相反还用

双手撑着,好似生怕蓝龙的背心靠痛他的胸膛似的。

蓝龙感到这姿势实在难背,回头喘气道:“老人家,你老双手不要搭在我肩上怎么

样?”

他的话是带着征求口气!

老家伙闻言冷冷的道:“背不动了?”

蓝龙摇头道:“不是背不动,而是你老的双掌撑着,使我无法挺身走!”

老人轻视似的道:“还不到十五里就灰心了?年青人在外,想充好汉是不容易的,好汉

作事是有始有终,苦要咬牙忍遇难要不退缩,逢险不恐惧!救人不是你小子所想像的那样简

单,算了,快把我老人家放下,你们仍走你们的,以后不要照今天这样!与其作不到,那又

问必冒充呢?”

蓝龙叹声道:“老人家,我只求你老勿将手掌使劲撑着啊!”

他带出哀求之声了!

老人生气道:“你知道我老人家撑着的原因嘛?难道我撑着就不费力?”

白凤在后急问道:“你老有什么原因?”

老人道:“妞妞儿,你替这小子担什么心?”

白凤道:“他走不动,对你老也不利啊!”

老人道:“你们懂什么,我老人胸前藏着一包非常珍贵的果子啊,这果子拿来制葯,它

有起死回生之效,可是它最容易破,挤破就不值半文钱了。”

蓝龙这才明白他双手撑的原因,叹声道:“你老早又不说,早说时拿出来,叫我凤儿替

你拿着。”

老人冷笑道:“这年头,人心不古,不但不可信任别人,有时连自己都不可靠!”

听口气,他仍旧要撑到底了!

有理不能讲,蓝龙只有咬牙苦挺,再也不开口了。

老家伙在他背上还不断的发牢騒,这样也不对,那样又不好。

蓝龙忽觉右耳被拉了,忖道:“右面全无路啊,难道他记不得回汶口的方向了?”

蓝龙明知有异,但不敢问,一问必遭叱责,所以只好向右走。

此后蓝龙真倒霉了,走一会石耳又拉了,总之走不远又换耳!路是愈走愈难,全是上坡

下岭!

白凤在后面看得清楚,这时叫起来了:“老公公,怎么了,走得不对啊!”

老人闻言唔声道:“真不对嘛!我老人家搞错啦!”

蓝龙暗暗叫苦道:“累得我筋疲力倦了,多冤枉!”

忽然远远传来了两个小童子的声音!只听是一男一女在叫道:“上九代,上九代,你在

哪里……”

老人闻言,突然高兴道:“小子快停,我那下九代来接了!”

蓝龙听不懂,立住道:“下九代是你什么人?”

老人嗨声道:“你小子竟是这般愚蠢,他们不是叫我‘上九代’嘛?”

白凤啊声道:“你老人家见到九代孙了!”

老人这却笑了,只听他呵呵笑道:“自古至今,听见九代而不死的,那就只有张公义和

我了!不过张公义不如我,他九代同堂死亡人数多!而我老人家九代俱在,既无死亡,又无

灾害!”

说话之间,前面出现两个男女童子,年纪不到十四岁!他们在夕阳之下,活活泼泼的跳

跃而来!

蓝龙一见,问道:“他们不能背负你老啊!”

老人呵呵笑道:“小子,快把我放下来,他们是得到我那驴儿的回报来迎接的!”

两小童一到,女的先叫道:“上九代,老黑回去,说你老被蛇咬?”

老人呵呵笑道:“是的,是的,拿葯来了!”

男童送上一颗丹丸道:“上九代,快吃下,不害羞,要人家背!”

老人大笑道:“生生,你们如何知道我老人家住在大汶口的?”

女童接口道:“小叔叔说的!”

老人在蓝龙放下他时却不灵出先前那动不得的样子了,只见他不是好好的立着嘛?白凤

大感稀奇。

蓝龙见他接过丹丸吞下后,一手拉一个小童就要走!不禁问道:“老人家,你老贵姓大

名啊?”

老人忽然啊声道:“我差点忘了!”

说着由身上拿出一颗小小的红色果子道:“小子,你也累够了,拿去,算是我老人家答

谢!”

蓝龙不动,笑道:“小的不要谢,只求你老留个姓名儿!”

老人生气道:“我老人家一生不受别人的恩德,只授恩德给别人,拿去!”

一粒小果子,这拿来答谢人家背几十里路,这真是天下第一最会算的买卖,蓝龙如不去

拿,也许更难看,只得走过去接了下来,笑道:“多谢了!”

老人哼声道:“便宜你了,小子,下次你休想。”

白风在一边暗笑道:“这种生意,谁都不想作哩!”

老人看到蓝龙不言,又生气道:“嫌少呀,哼!”

蓝龙笑道:“不是,你老还没答复小子的问题哩!”

那小女童格格笑道:“我上九代是个一毛不拔的人物啊,我们姓古。”

蓝龙笑道:“小妹妹,你们家住哪里?”

小女童道:“天外谷!你两个有时间只管来玩!”

白凤接口道:“天外谷又在什么地方!”

小男童立接道:“大原始森林里!”

蓝龙觉得愈听愈糊涂,忙向白凤道:“别耽误时间了!”

老人已经拉着两童走远了,白凤笑道:“龙哥哥,你不感冤枉吗?”

蓝龙笑道:“我从来也没有遇过这种古怪老头!”

白凤笑道:“龙哥哥,他给你一粒什么样的果子,拿给我看看!”

蓝龙笑道:“这种老顽童,哪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当然是野果了!”

他顺手丢给白凤看!

白凤伸手接来,感到沉沉的,低头一看,不禁噫声道:“这是什么果子?亮晶晶,红通

通的!”

蓝龙道:“好像野葡萄!”

白凤道:“不是!”她拿到嘴边就想尝。

蓝龙立喝道:“慢点,当心有毒!”

白凤一惊,马上停止!

蓝龙走去抢到手,郑重道:”我先尝尝,如果没有毛病再给你!”

白凤笑道:“小小的一粒果子,有什么吃的,我是好奇啊!”

蓝龙想咬破一点尝尝味道,味道如甜,他再交给白凤,讵料他刚刚咬破点儿,没想那果

子竟嗤的一声,犹如皮球泄气,

里面的果汁,好似射水箭,一根线似的冲进蓝龙的喉咙去了,味道确是甜!

蓝龙吓了一跳,噫声道:“完了,只剩一层皮啊!”

白凤笑道:“你出了半天苦力,应该是你吃的……”

正说着,耳边突然闻到一阵隐隐的喊杀之声!

蓝龙噫声道:“哪里传来杀声?”

白凤也听到,郑重道:“我们循声去看看?”

两人揣摩奔一下方向,双双携手奔去!

不到四里,奔出一座深林,抬头一望,同时噫声道:“眼前是座高峰!”

喊杀之声似在右侧,时已黄昏,蓝龙轻声道:“那面似尽地。”

白凤道:“这儿八成就是徂徕山了,那老人怎会把我们带到这里来呢?”

蓝龙道:“现在无暇想这些,我先再到打斗之处去看看。”

白凤道:“现在看不清楚了,如在低凹之地,怎能看出双方面目?”

蓝龙未答,但突然噫声道:“凤儿,你的衣袋有萤光虫啊!”

白凤低头一看,高兴道:“魔光醒来了!”

蓝龙奇怪道:“把它抓出来,它本来在晚上发红呀!”

白凤道:“也许又能发萤光!”

他还未伸手,萤光更盛了,接着冲出一团碗大的萤光来!

蓝龙大喜道:“它渐渐把光在加强中!”

魔光鸟一冲入云光大如斗,接着又俯冲而下,呼的落在白凤肩上,霎时二人周围数丈之

内,照得毫发可辨!

白凤大喜道:“龙哥哥你叫它变红光看看!”

蓝龙未开口,突然萤光一变,红光比萤光更强!

白凤喜极而跳道:“龙哥哥,它真听话,多乖啊!”

蓝龙想到另一方面,郑重道:“凤儿,我们叫它为萤光如何?”

白凤道:“那有什么不可?”

蓝龙道:“如果叫魔光,那武林中就会传开,说它已被我们得到了,如果叫萤光,武林

中以为世上有两只异鸟!”

白凤道:“那就叫它在夜晚从此不发红光了,原则岂不有破绽。”

小鸟真的能懂人语,它又把红光收起,萤光再发同时还轻叫不停!

蓝龙一听,大喜道:“它的意思已答应了!”

白凤摸摸它,笑道:“小乖乖!你太可爱了!”

蓝龙道:“杀声似移动了!我们快去。”

白凤道:“让我把萤光先收起……”

蓝龙道:“不必了,它可照着我们走路,现在不怕别人看到了!”

白凤领先,真比灯笼还强十倍!如果不近看,别人还以为她肩上放着一颗巨大的夜明珠

呢!

翻过一座山,蓝龙猜得不错,那面确是有座谷,杀声非常清晰了,但仍被谷中林木拦

住!崖上看不出双方打斗情形。

蓝龙忽然道:“我听出一方的人物了!”

白凤道:“是的,那是刀皇的女儿,其声似斗久气急之势!”

蓝龙道:“另外两个青年声音八成是她同伴了,其他都是讽言讽语,显然是敌方人

物!”

白凤道:“敌方的人数不少啊!”

蓝龙道:“有十几个,不知是何许人?”

白凤道:“那我们下谷去,如不到斗地边缘,那是看不出面目的。”

蓝龙道:“要接近就得把萤光收藏起来!”

白凤道:“这强的光,收到袋里也瞒不了人!”

蓝龙笑道:“你放心,萤光会把光芒收敛的!”

他的话一停,小鸟的身上霎时一团黑,倒把二人吓了一跳!

白凤惊喜道:“它真是一宝!”

蓝龙道:“快,齐姑娘似有险!”

白凤道:“你要出手?”

蓝龙道:“看情形,对方如果不是邪道人物,那就出面劝解,否则岂能袖手,我虽和她

斗了两次,但她已言明无怨了!”

白凤道:“最好不出面,如是邪门,我就放萤光出去,将敌方一个个啄退就是了!”

蓝龙笑道:“那由我来指挥!”

二人飞身跃下崖去,悄悄的奔过一座林子,进了林缘,当前是一块草木全无的砂地,这

时人影如幻,寒光交织,杀声震耳,劲风四溢,打得如火如荼。

蓝龙发现其中有两男一女在靠背苦撑,而围者无一不是非常高手,不由向白凤道:“这

是批什么人,哪来这么些武功奇高之人,而且也有女子!”

白凤道:“你不能冲进去,看对方的武功,没有一个不在你之上。”

蓝龙道:“在未搞清对方的来历之前,我们不能让萤光出去啊!”

白凤道:“你叫它只伤勿杀就是了!”

蓝龙道:“小东西要是不听话呢?”

白凤道:“那你就出声向齐姐姐打听好了,这证明她已打了大半天了,当然已搞清对方

是什么人啊!”

蓝龙道:“我的声音她一时想不起,只有你,你一出声她必定会听出。”

白凤点点头,立即娇声叫道:“齐姐,你与谁打斗啊!”

围内的齐姑娘真个闻声就知道,只听她喘声叫道:“妹子,快躲开,他们是下十流帮

的!”

白凤闻言大惊,郑重向蓝龙道:“不得了,对方是下十流的徒弟!”

蓝龙道:“下十流有这么多徒弟!”

白凤道:“这一点?那还不到万分之一哩,他的收徒与众不同,凡是坏人他就收,其徒

之众,充塞江湖,每城每镇甚至每个去处都有!城狐社鼠之流,占山为王之辈,更有打进官

府衙门的,还有贪官污吏的随从保镖,土豪劣绅的护院心腹,真是无孔不入,不可胜数。”

蓝龙大惊道:“没想到这家伙的势力有如此雄厚!”

白凤道:“不过武功也有高低不同,那是因太烂收之故,但是武林中谁都不明他们的等

级和运用,只知他们有个帮,帮主就是下十流!”

蓝龙道:“鬼使和神差也有这大的势力嘛?”

白凤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惊弓之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帝刀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