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刀皇》

第 四 章 违佛魔僧

作者:秋梦痕

马、蓝、白三人吃过中饭,在未末之际走出沂州城!随着络绎不断的商旅行人不快不慢

的向前赶路。

离城大约三十余里的样子,忽见前途道旁围了不少行人!白凤首先叫起来了,惊讶地

道:“那儿出了什么事?”

马冲笑道:“行路人走累了,往往看到一条死蛇也借故停一停,好似替自己找理由来休

息。”

蓝龙笑道:“对自己也要找理由?”

马冲道:“那是一种下意识!这种人多得很!也许你我也有,比方武林人打斗罢,甲乙

相持不下,最后乙方终觉劲道快尽了,而甲方仍能咬牙苦撑着,其实亦好不了多少,不过再

持下去,乙方自然先垮!如照道理,乙方可以跳开不战,那甲方也无力死盯了,可是乙方不

是这样罢手,他跳是跳开了,然而他必须借故似的喘声叫道:“某人,老子还有事,不奉

陪,下次再要你的命!’”

蓝龙笑道:“这是死要面子呀!”

马冲笑道:“其实甲方也无力追他了,不讲又有什么难看?然甲方更妙,他本来好不

多,但他却喘声道:“某人让你多活两天!’”

白凤格格笑道:“不让也不行啊!”

马冲笑道:“这比方与行累之人有多大区别,累了就憩恢复再走,可是不然.他自己也

照找理由!尤其替别人作事,那更好笑……”

他的话未完,突闻那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叫声:“这池里还有三个!”

蓝龙向马冲正色道:“真的出了事啦!”

马冲不再认为他想像的太简单了,急急抢出前边去道:“莫非死了好几个人!”

三人一口气奔去,挤进人群里一看,触目只见一处水沟中躺着两中年男子的尸体,但在

另一边却散乱一堆行李!

蓝龙向马冲进:“这是拦途截杀!”

马冲道:“凭水沟泥中那两把青铜剑看来,死者不是无名小卒,老弟,前面地塘边也有

人,可能那声惊叫就是那儿所发出。”

蓝龙道:“马兄,你走那面,主要查查死的是什么人,我和凤儿在这儿仔细看看,这事

我们不能不管。”

当马冲向池塘走去时,忽听人群里响一声沉语道:“那位少年老弟,管闲事也要有分

寸,这件事最好不要插手!”

蓝龙和白凤同时回过头去,忽见人群里有双锐利的目光正在注视着他们!

蓝龙一见忖道:“这中年人的目光,足显示他有非常高的内功!”

立即转过身去,拱手道:“大叔,请问贵姓!”

那中年人未带兵器,穿着如农人,只见慢慢向蓝龙行来道:“小老儿朱旭,少年老弟,

看你不是本地人?”

蓝龙带笑道:“原来是江湖前辈,晚生洞庭人,请问大叔有何指教?”

朱旭郑重道:“这儿地塘里一井死了五人.他们是幽燕大镖局的得力人物,这次无疑是

明镖暗劫,经过这里,估计要去海州城交镖,不过这不在话下,问题在他们的送命的伤处!

如果不是年青人是老一辈的,那小老儿也就袖手不言了。”

蓝龙大异其言,正色道:“晚生见少识淡,大叔不妨明教!”

朱旭郑重道:“他们伤处相同,都在后脑上有个血印‘卍’字,人死伤不深,浅到不流

血!这种伤,也许只有少数老江湖才能识得属何人所为!老弟,你看看,这何尝有打斗迹

象?”

蓝龙见他不说是何人所为,显然不肯在众目之前宣扬,于是笑道:“大叔有这一点指

示,晚生已承教了!”

朱旭见他不作退后之情,不由面色一整,再问道:“少年人,你贵姓?”

白凤代答道:“我龙哥哥姓蓝!”

朱旭突然一怔,忽又哈哈笑道:“原来是苦人的救星,那小老儿就白劝了,这件事落在

老弟眼里,显然非管不可了,螳臂虽挡不住车,但他死也不后退啊!”

蓝龙正色道:“这是你老对晚生的夸奖,可是晚生虽无能力,但个性使然,往往明知力

不从心,却又死也要管。”

朱旭笑道:“老朽久仰老弟为人,但望谨慎为上。”

蓝龙道:“这些尸体如何处理?”

朱旭道:“他们本有六人,其因事落后所以命不该死,此人正赶回该局报信去了。”

蓝龙拱手道:“那就好办,晚生告辞了!”

朱旭毅然道:“老弟,请随老朽来!”

蓝龙知其有话要说,于是向马冲招手道:“马兄,有眉目了,我们走。”

那面池塘确是浮起三条尸体,马冲正感看不出名堂,闻声走回道:“眉目何在?”

蓝龙介绍朱旭道:“这位朱旭大叔已有指教!”

马冲闻言,连忙拱手道:“原来这位大叔就是‘无畔山农’前辈!”

朱旭微笑道:“老弟,你就是北英马冲吧?哈哈!幸会,幸会!”

马冲又见一礼道:“你老是有名的不问江湖是非,这次竟破例了?”

朱旭一指蓝龙道:“武林有一时高兴而行侠的,却无恒久不变而仗义的,这‘八荒浪

子’才是侠义双全守道不变之人,老朽何人,岂有不被他感动之理,马老弟,你是年青人也

许不知年青人到先要把根什么重点,可是武林老辈莫不由年青时过渡而来,他们知道这过渡

时期是如何艰困难守啊,不是老朽当面偏心,当前武林老辈人物,只要他是正道上的,可说

无一不称赞这‘八荒浪子’,更羡慕其数年之内得到人所不出得‘救星’二字!”

马冲闻言,暗暗悚然道:“这蓝龙居然在老辈武林人的心里竟占如此之重的地位!”

蓝龙反而尴尬道:“朱大叔,你老这一说,反使晚生诚惶不安了!其实晚生又有什么可

道呢!”

朱旭哈哈笑道:“古人说:“道行愈久,反不见道。’老弟,打个俗而不太恰当的比方

罢,富人天天吃荤,反而不觉荤是什么味道了!”

马冲叹声道:“朱老,你对蓝弟这篇话,无形中启发晚辈摸索数年而未得的真谛了!从

今以后,晚辈要以蓝弟为人而为人了。”

朱旭哈哈笑道:“老弟,蓝老弟算是先天得道,而你则是后天得道了,不管先天或后

天,悟道易,行道难,其关键在于一个‘恒’字!”

他说完领先而行,且运起轻功,显出他对此事之重视。

十几里外的僻地里,有座依山傍水的房子,空空洞洞,似无人住,因荒草没径,显出很

久无人经过的样子,朱旭老人把他们带进屋里,大家一看,屋里倒是一尘不染。

朱旭笑道:“诸位请坐,这是老朽的临时居处。”

蓝龙道:“你老勿客气,我们只求指教,不愿多呆下去。”

朱旭道:“大家都一样,老朽带诸位来此之意,耶是避人耳目的!”

他走进房里,端出一盘茶,每人面前送了一杆才自己坐下,等客人放下杯子时,他才郑

重道:“老朽相信诸位要急于了解目前之事的来龙去脉了。”

马冲道:“这到底是件什么案子呢?”

朱旭道:“先谈前因吧,在一年前,有位妇人背着一个孩子,进入北京城找当铺,结果

她找到一家最大的‘东升当’,原来她要当一件东西……”

马冲急插口道:“东开当老朝奉是有名的鉴古人物,姓骆名世奇!”

朱旭道:“老弟你怎么知道?”

马冲道:“晚辈当过东西!”

朱旭哈哈笑道:“那就对了,这天老朝奉骆世奇恰好是自己在柜上,他一见那妇人不是

乡下人,估计是位家庭没落而有来历的人物,所以起身问她有何东西要当啰!”

蓝龙道:“这妇人有姓名?”

朱旭道:“她不肖说,但由包里拿出一件古董,那是周朝时王家用的‘凤文卣’!骆掌

柜一看,心中咚咚而跳,他是识货的!开口出那妇人一千两银子!”

马冲道:“妇人一定很高兴?”_

朱旭摇头道:“妇入却只要五百两,言明等儿子长大了还要赎回去!”

蓝龙噫声道:“该物到底值多少钱?”

朱旭道:“以古查来说识者则贵,不识者则贱,假设古董身上另有名堂,那就是无价之

宝了。”

白凤道:“这是说,那古董另有名堂了?”

朱旭道:“骆老板当时只知古董价值一万两!所以他开口一出就一千两!可是那妇人只

要五百,而且要赎回去,这叫骆老板非常着急了。”

蓝龙道:“妇人定必说个时限呀?”

朱旭道:“是了,骆老板最后把希望寄托在时跟上,双方蹩了很久,结果妇人决心退

步,不等孩子长大,说明为期三年!”

白凤道:“三年她孩子懂啥事?”

朱旭道:“后来在她的遗书里才知道,她穷是穷得连丈夫死了都没有钱安葬,而她的丈

夫竟是一位隐士奇人,却死在一个比他更高武功之人手中,妇人在她丈夫回家临死之时交与

她这座‘凤文卣’,叫她好好保存,等孩子大了交给孩于,同时叫她去找酒神!”

马冲大惊道:“竟有这种奇事?”

朱旭道:“妇人自己也有武功,但葬夫外出无钱不行,因之她把古董当了,一来有地藏

古董,二则有钱使用,这不算不聪明!”

蓝龙道:“妇人如何又死了?”

朱旭道:“他丈夫就是因得了凤文卣而死的,但死前仍被其脱离敌人,这证明他的武功

也是如何高强了,妇人当了东西之后回到家里,讵料仇敌又查到了,试问那还活得了!”

白凤大惊道:“她孩子也完了?”

朱旭道:“妇人不是普通人,她在回家途中,竟把孩子寄于人家家里,自是不知是什么

人家罢了!”

蓝龙道:“也许敌人不知她有孩子,但古董不见,势必追查啊!”

朱旭道:“这就是诸位所见那批大镖师的死因了!”

马冲道:“骆老板竟把古董托镖运送?”

朱旭道:“骆老板本是云台山下富商,他得到这古董之后,深思远虑,同时听到那妇人

死了,生怕古董在北京有失,于是决心运回家乡隐藏!他以三千两的高价托于幽燕镖局,自

己则先两日动身回乡!”

蓝龙道:“魔头终于找到他了!”

朱旭道:“骆老板在北京动身前,曾经写了一封信,请了幽燕镖局副总镖头‘干里马’

陶翔传递,这又是一千两的高价才答应,信送至云贵边区某地?原来他有个儿子在那儿学

艺,叫他儿子火速赶回接镖。”

马冲猛叫过:“他儿子是骆仲!”

朱旭点头过:“一点不错!可是他儿子不但未接到,连他父子会面亦永远无期了!”

大家闻言一震,蓝龙道:“骆老板又遇害了!”

朱旭道:“全家被杀光,剩下的恐怕就是骆仲了!”

他一停叹声道:“现在古董终于落到那魔头手中了!”

大家齐声问道:“那人到底是谁?”

朱旭侧耳听听四外的动静,接着郑重道:“他得手后,老朽相信他也是心情不安,必然

逃回老巢去了。”

蓝龙道:“他怕酒神追踪?”

朱旭叹声道:“当今武林,人人都以为三奇三邪是顶儿尖儿的人物,但却不知天外有

天!酒神单独不是这魔头对手!”

蓝龙大惊道:“那他是谁,他难道有怕的对手?”

朱旭道:“他的对手当然有,那他也不在乎!顶多是对手罢了,可是他怕的只有他自己

知道,那可能是他谈虎变色之人!”

白凤突然道:“他是‘违佛魔僧’!”

朱旭悚然道:“小妹妹,你如何知道?”

蓝龙接口道:“前辈与马兄不是外人,说出来也无妨,不瞒二位,凤儿令尊就是‘剑

帝’!”

朱旭啊声叫道:“竟是我拜兄的女儿!”

白凤肃然起立道:“朱叔!请恕侄女不知之罪!”

朱旭哈哈笑道:“白大哥太沉默了,竟连我都不向自己女儿说,唉!嫂嫂之死,对他打

击得太重了。”

他忽然向白凤道:“侄女,你这样外出,我那哥哥放心?”

白凤格格笑道:“爹爹把我交给龙哥哥啊!”

听说剑帝竟把独生女儿交给一个武功不高的少年,带在江湖上东奔西走,这是难以想像

的事情,朱旭闻言,真是大出意外。

马冲这时才知白凤竟是剑帝的女儿,他也有些“咚咚”的心跳!

朱旭虽重视蓝龙,但未想到比他更有重视之人,而这人竟就是武林的剑帝,他的义兄

呢!于是他对蓝龙更加深察了,他向大家道:“刚才我侄女说的不错,这魔头就是‘违佛魔

僧’,他在五十年前就去了异域,从此毫无音信,五十五岁以下的武林人,只怕不知有这个

魔头!老朽也是少年学艺才听长辈提及的,这次看到死者后脑留下血‘卍’印,才想起当年

的故事!”

蓝龙道:“他的老巢在什么地方?”

朱旭道:“在须弥山一处名叫‘鸟兽绝’的山谷里,其武林中也只听过这名字,实际只

怕没有多少人知道,该谷被这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违佛魔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帝刀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