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刀皇》

第 五 章 江湖七友

作者:秋梦痕

二人留下店钱,把房门带上,随纵上房去,循着面粉的遗迹,一直向东南寻去,不过他

们无法放手急进。

蓝龙自发现两小跟踪时起,他一直就没有判断错误,除了上当调虎离山之计外,一切他

都占上风!不过他发现面粉洒得很淡,估计两小偷了那袋石子时,一路上全是运起非常高的

轻功逃走!因此他向白凤道:“凤儿,两小这一走恐怕不近哩!”

白凤笑道:“只要方向不错,我们查到云台山又有什么关系?”

蓝龙道:“我们这样慢,那要到天亮才能至云台山。”

白凤道:“快不得,快了看不出面粉的遗迹。”

蓝龙笑道:“那等我们到时,他们也发现上当而气走了。”

蓝龙这就估计错误了,两小虽已去了数里外,但仍未停下,他们怕蓝龙追,同时也在找

一个人似的。

这时两小已奔到了云台山下,且直向一座奇峰奔进,可是他们两人似在争吵什么问题,

只听女童道:“九代公如不在此,那我就不再和你联手了。”

男童道:“绵绵,一定在谷内,我们还打过赌哩,你不记得了,说过我们如不能取到蓝

龙哥哥的黄金,我们则马上回谷,假使取到了,那他就再不禁止我俩外出啦!”

女童点头道:“生生,我真不明白,蓝龙哥哥怎么会听到三里外我假装的哭声呢,他的

武功我们不是查得很清楚,充其量,他也只是江湖上一个普通上高手哇!”

男童想想摇头道:“我也不解,素姑怎么对你说?”

女童道:“这三里距离是九代婆吩咐的,她老人家说,蓝龙哥哥轻功太快,如不在三里

外施展调虎离山计,他一发觉上当,那你就来不及得手了!”

男童忽然笑道:“其实我也冒了大险才得手的!”

女童惊奇道:“白姐姐在追你?”

男童摇头道:“我一进房,她就在内房中问哩,好在我们都能模仿别人的声音,不然非

被阻在房中不可。”

女童道:“现在总算偷到了,可是如何退给他呢?”

男童道:“那问九代公好了。”

“哈哈,你们得手了!”突在一处谷口出现了古老人,只见他笑得非常开心。

两童一见,同时大叫道:“我们打赌成功了!”

古老头大笑道:“别高兴,你们今晚栽了大筋斗了!”

女童娇声道:“栽什么筋斗,黄金包都拿来了!”

古老人笑得打跌道:“哈哈,我九代公一看生生的背上肩上就明白啦!嘻,你们打开看

看!”

男童惊叫道:“绵绵,我身上哪来的面粉?”

女童亦知有异,一把抢过包裹,打开一看,猛的惊叫:“全是石头!”

古老人大笑道:“石头里面渗面粉,八成,这包儿捣了不少窟窿,嗨!我得快走!不然

犯了同谋偷窃之罪哩!”

男童见他要走,急忙一把拉住道:“九代公,慢点,我们还不清楚原因呢?”

古老头大笑道:“蓝龙无疑已算出你们要去下手,所以他先把黄金藏起,故意把石头来

冒充,同时他怕查你们不着,因之在包里渗面粉,且将包儿捣了不少孔儿,你们一旦拿走,

沿途自然留下面粉,于是他就毫不费事的追踪前来啰!”

两童一听,同时大叫道:“他比我们还要鬼!

古老头大笑道:“这是你们撞上对手了!”

女童道:“九代公,你先得解释一件事情!”

古老头道:“什么事?”

女童道:“蓝龙哥哥怎么有那高的听力呢?”

古老头嘿嘿笑道:“那就去问你们九代婆了,我的意思要慢慢诱导蓝龙去世外谷,同时

先让他在江湖上多吃点苦,好好磨练他的心志,可是你们九代婆性急,竟不愿使蓝龙吃

苦。”

男童大叫道:“九代婆给蓝龙哥哥吃了什么东西?”

古老头道:“那是要问婆婆!我给蓝龙吃了那颗千年朱果,她还说不够!竟和我吵了一

架!”

女童哼声道:“你们两个老公婆都偏心,你老把独一无二的朱果给了他人,几代婆可能

给的更宝贵。”

古老人催道:“你们如不走,那就被他追上了,不过我九代公得交代你们,你们不能叫

他哥哥,九代婆已把他列入第八代!”

两小闻言,同时道:“管他,总之我们还要斗斗他。”

古老人哈哈笑道:“这次算你们和他扯成平手,因为你们也使他上了当。”

两小见他走了,于是相商第二步计划。

天亮后,蓝龙与白凤循迹到了那谷口,他们发现当地的情形时,白凤格格笑道:“他们

走了!”

蓝龙道:“他们不会放手的!”

白凤笑道:“只要他们不硬抢,动脑筋不伤和气!”

二人以半天的时间游玩云台山,后半天本想向鹰游山去,可是当俩人在一处崖下吃干粮

的时候,蓝龙忽然向白凤道:“凤儿,走!”

白凤奇怪道:“你还没有吃完,为什么就走?”

蓝龙道:“有四个黑道人经过外面,他们要去什么地方下手作买卖。”

白凤道:“那有什么稀奇,你还不是常干这种事?”

蓝龙道:“我下手的地方与一般黑道不同,他们不分好坏,有油水就干!我下手却要查

得清清楚楚,对方必定不是好人家。”

白凤道:“我们盯上去?”

蓝龙点头道:“他们下手的地方如果不对,那我们就黑吃黑,否则就破坏他们的成

功。”

白凤道:“放出萤光引路如何?”

蓝龙点点头,随即背上衣包!

白凤放走萤光鸟后,慢慢的跟着!去向是奔南方。

追出不远,确见前面一路行着四个高大的背影,人人背后都插着兵器,这时他们已渐渐

加了轻功。

蓝龙轻声道:“凤儿,他们是去什么大杨庄!”

白凤道:“那是一座镇!”

蓝龙道:“他们其中之人没有为首的,可能还有首领未到!”

白凤道:“他们谈话的口气,你听出是哪一路人物!”

蓝龙道:“听不出,但知道他们是由大浦镇来的!”

白凤道:“这儿到大杨庄,恐怕刚好是天黑了,他们不会一到就下手,我们何必一路跟

着?”

蓝龙道:“跟在后面听听也好!”

大约在未初之际,蓝龙忽然道:“我听出他下手的地点!”

白凤道:“是什么人家?”

蓝龙道:“姚大户!”

白凤笑道:“有地点更好办,不到三更,他们不会下手的,这对我们更方便!”

蓝龙道:“另走一路,超到他们前面去?”

白凤摇头道:“仍在后面,相反是慢一点!”

蓝龙道:“那为什么?”

白凤道:“我们也有人盯住呢!他们两个的轻功,恐怕你

蓝龙闻言,这才想到那两个童子,点头道:“今晚希望他们不捣蛋,否则会给前面这批

人很大的方便……”

蓝龙突然一顿,急又接道:“不行,非把这两个小家伙缠住不可!”

白凤道:“如何缠住呢?”

蓝龙道:“吩咐萤光,叫它今晚找到两小,变成红光,仅以诱导方法逗着两小玩。”

白凤鼓掌道:“好办法!”

她召回萤光鸟,轻轻把计划说了,喝声道:“小宝贝,现在就去找他们。”

萤光真是通灵,闻言冲空而起,霎时飞向前途去了。

蓝龙一见噫声道:“两小竟在前面!”

白凤道:“那证明他们又发现我们的去向了。”

前面四位大汉早已不见了,信步拖下来的距离,也不知有多远,蓝龙干脆停下道:“凤

儿,我们何不在路旁阴凉之处坐一会?”

白凤道:“前面有座山神庙,古树数株,而且有人卖茶。”

蓝龙抬头一看,未见什么大树,问道:“哪里?”

白凤道:“转过前面小山角就是,这条路我去年走过。”

蓝龙笑道:“你一个人走过些什么地方?”

白凤笑道:“整个中原的大名胜区没有不去的,尤其有边疆,由长白山经蒙古,到天

山,又由天山过伊犁、高原、须弥山,等等。”

蓝龙啊声道:“那比我走得宽多了!”

白凤道:“你的目的在济贫,我却是好玩,所以你出名,而我却无人知道。”

蓝龙忽然觉出后面来了两个人,轻轻对白凤道:“我们后面有两个武功不浅的人物来

了。”

白凤偷偷回头一看,见在三十丈距离处路上两人身背长剑之人,一个是三十许大汉,另

一个则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似未见过,轻声道:“我们先到山神庙再看,这儿不方便。”

蓝龙笑道:“这两人莫非与前面四人有关?”

白凤道:”他们也会在庙前茶亭下来,到时也许能听些眉目来。”

二人暗暗加了点轻功,不多久,转过小山角,确见那儿大道旁有座庙,庙的两地真是古

木成荫。

蓝龙一见微笑道:“不止一座茶社哩!”

白凤道:“今天比去年热闹了,茶社中挤满了旅客啊!”

蓝龙道:“中午过了尚有如许客人,可见附近定有不少居民,不但有茶社,而且有饮食

店的哩,可惜没有好吃的。”

白凤道:“食店去年没有,想必是今年不久前才设立。”

“二位请进!”一个茶博士首先抢出邀客!

蓝龙见他的茶社居东西,这时正是太阳西斜,于是笑道:“伙计,明年你应搭个竹棚,

不然树叶遮不住太阳!”

他说完向西面茶社走进,白凤却立住向两面望望。

蓝龙不知她要看什么,找好座位时向她招手道:“凤儿,要什么点心?”

白凤闻言走去,不答反轻声道:“龙哥哥,当心你的衣包!”

蓝龙会意,轻笑一声道:“有人注意了?”

白凤一看座位不挤,于是坐下道:“轻声笑,我已发现不少双目光盯住你背上。”

蓝龙道:“五百两黄金,在这种热天,当然吸住不少灰尘,有经验的江湖人物,一看就

了然,但不一定向我动歪脑筋。”

白凤道:“见财起意的多得很,不一定单防黑道人。”

当伙计送上茶时,蓝龙笑了笑,轻轻一撞白凤的脚,示意道:“我们后面的人也到了,

看情形,会走这面茶社来!”

真巧,那个大汉和少年竟择定蓝龙二人对面空虚位坐下了。

白凤这时已看清那大汉生得十分粗鲁,而少年却非常阴沉,不过他们除了叫茶之外,两

人并不谈话。

就在这时,忽见对面茶社里走出一个四十余岁的瘦子,他竟直向蓝龙招呼道:“那位老

弟,请你出来一下如何!”

蓝龙看出他面色不喜,忖道:“这家伙目中无人,居然明目张胆打我算盘!”

忖着就起身,且把衣包也带着,侧顾白凤道:“你不要动!”

他走出茶社拱手道:“阁下有何指教?”

瘦子仰天大笑两声,接着问道:“你是什么镖局的?”

蓝龙摇头道:“我不是镖师!”

瘦子又大笑道:“那是哪路唱独角戏的?保暗镖都还没学到经验!”

蓝龙尚未回答,刚到的那大汉突然冲出吼道:“瞎了眼的东西,竟敢抢起老子的买

卖!”

蓝龙一看有人出来接替,他乐得旁观,退后数步,只见瘦子面不改色,但却放了他而面

对大汉阴声道:“朋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汉吼道:“瞎了眼,你不见他与老子是一路?”

瘦子突然大笑道:“原来是你盯上了,哈哈,可惜你下迟了手,现在被大爷看中了!”

大汉猛的一拔长剑,大喝道:“那小子的黄金是老子的,妈的,你想要不难,先问老子

的家伙看肯与不肯。”

瘦子毫不作势,阴笑道:“笨牛,你也不打听打所,我黄虎辰何尝把你这号货放在眼

里!”

大汉如虎扑出,寒光映日,分心一剑点进,大骂道:“看老子要你狗命!”

两面茶社一看动了手,霎时都挤在外面看热闹,原来他们都是一些江湖客,竟没有半个

怕事的。

瘦子一见大汉攻到,他完全凭一双空手迎敌,掌式一起,立即展开攻势。

大汉剑招虽猛,可是剑剑走空,不出十招,就被瘦子的双掌占去上风!

与大汉同行的少年也到了外面,可是眼看自己同伴不是瘦子对手,但他居然不言而也不

动!

瘦子仍未加紧,他显然要在众人面前故意卖弄,竟把大汉玩得满头是汗,喘息如牛!

白凤这时不由自主的绕到蓝龙身后,轻声问道:“我们走罢?”

蓝龙摇摇头,悄声道:“走不得,再等一会,还有好戏在后面。”

当他说完最后一个字时,突听那大汉闷哼一声,跄踉倒退!

原来他已挨了瘦子一掌,只见其口中哇的吐出一蓬血水!

瘦子不追,仅仅冷笑道:“牛屎大了不肥田!”

说着反向蓝龙行来道:“小子,看到没有?”

蓝龙仍未开口,实闻有人冷声道:“少爷我看到了!”

一个青年由人群里闪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江湖七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帝刀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