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刀皇》

第 七 章 一条狐狸

作者:秋梦痕

蓝龙背着白凤刚刚走到一处江边恰好那儿是座石桥,不过他发现石桥上竟坐着一位五流

长髯,相貌威严的儒者,这一见他又愣又喜!立对白凤道:“凤儿,令尊竟在这里!”

白凤伏在他背后,眼睛只在观看两侧清晨的景色,闻言一怔,抬头看去,噫声道:“真

是爹爹啊!”

蓝龙道:“你快下来!……”

话未完,剑帝已在含笑叫道:“你们上来!”

白凤故意不肯下地,她还在蓝龙背上叫道:“爹我们后面有个妖道在追啊!”

剑帝点头道:“为父的看到了,凤儿,你怎么要龙哥哥老背着,还不下来!”

白凤溜下地格格笑道:“自己走路,哪有心情欣赏景色啊!”

蓝龙上前敬礼道:“前辈,晚辈是怕凤儿有失才背她!”

剑帝显出从来未有的快意,含笑道:“你比我带得好,凤儿总算称心如愿了!龙儿,你

的为人,我更了解了!”

正在说着,江边响起一声大喝道:“小子,这下看你逃到哪里去!”

蓝龙笑向剑帝道:“前辈,你老见过这妖道吗?”

剑帝点头道:“他是‘三羽士’之一!”说完立起身来!

蓝龙急急道:“前辈,你老是什么身份,快请坐下,让晚辈应付他!”

剑帝笑道:“用神箫赶走他!”

蓝龙应了一声是,可是他却未取箫,缓步迎向来时桥头!且朗声道:“妖道听着,既要

动手就打久一点,不要三招两式你就开溜!”

剑帝见他仍不取箫,不由立了起来向白凤道:“龙儿轻敌!”

白凤拉她爹爹坐下道:“爹,你放心,龙哥哥不是你第一次遇到的人了!”

剑帝噫声道:“他在短短的时日里,竟有什么奇遇?”

白凤笑道:“你老看嘛!”

妖道却立在桥下不动了,原来他已发现了剑帝,否则他早已扑追蓝龙啦!只听他阴声冷

笑道:“小子,原来你已有了靠山!”

蓝龙摇头道:“妖道,你错了,对付你少爷尚感多只手,同时少爷警告你,分心你就会

倒霉,提功准备罢!”

这话使妖道会错了意,听他大怒道:“小子,你才错了,道爷是你想像的武功,哼!就

是剑帝又多样?他那几套高明得多少?”

白凤在桥上闻言,竟娇声叫道:“龙哥哥,他侮辱我爹,你揍他!”

蓝龙朗声笑道:“凤儿,这是第一次听到你要打架,好,你叫我揍,我就揍!”

“揍”字才出口,右掌一晃,如电打出一式擒王大七式!

妖道猛感掌影罩目,心头一怔,吼声道:“来得好……”

“好”字未落,蓬的一声大震,妖道胸口,竟被蓝龙左拳袭上,只见他闷哼一声,蹬蹬

蹬,一退就是几丈!

剑帝一看,竟也愕然了,轻声向白凤道:“他的擒王大七式学得精极了,可是哪来如此

深厚的内功!”

白凤格格轻笑道:“爹,我叫你看嘛!”

剑帝身不由主慢慢的拉着白凤,竟轻移慢步行向桥头!

妖道挨了这一记重的,虽未见他带伤,可是却把他唬了一跳,拿稳桩吼声叫道:“小

子,你是酒鬼的徒弟!”

蓝龙淡然摇头道:“妖道,你太浅陋了,武动除了自创,否则就不是某人所专有!”

浅陋两字,大大的伤了妖道的面子,见他如饿虎扑羊,腾身就朝蓝龙头顶罩落,十指叉

开,硬向蓝龙抓来!

剑帝一看,大声道:“龙儿当心,这是他的独门武功毒龙爪!”

蓝龙大笑道:“那我就毁了他几只爪!”

声起拳扬,双招齐发,闪也不闪!

两下的势子都是猛烈无比,这一下是硬拼硬,霎时发出一声触耳慾聋的大震,桥身都摇

晃不停!

妖道身悬空中,毫无实地可凭,响声起时,他已翻翻滚滚,甚至带着惨厉嚎叫,一去无

踪!

蓝龙有点出奇,他的身子连摇都未摇动,不过他和呆呆的望着妖道飞去的影子,显然他

不信自己这一下的功力了!

剑帝面色更古怪,又是惊奇,而又似还有点嫉妒之意,不过他低头看看自己的女儿时,

那种嫉妒之色一掠即不见了,同时还哈哈大笑道:“龙儿!这一招好极了,擒王大七式青出

于蓝了!”

蓝龙被他唤醒,回身叹道:“前辈,他的双掌未毁啊!”

他也掩盖着自己的失态!

剑帝并不追问他内功来源,因为蓝龙处处都有神秘之感,这在剑帝早已看出来的,只见

他笑道:“掌虽未毁,他的毒龙爪恐怕再也不能用了!”

白凤笑道:“这样最好!”扭回头问道:“爹,你老为何在这里?”

剑帝道:“这两天,爹走了不少路!”

白凤道:“为什么?”

剑帝道:“空跑了几千里,处处不顺利,说也没有用,凤儿,爹又要走了,也许在前途

再见。”

他又向蓝龙道:“你追二天妖道追不及了,还是照你自己的行程,不要急。”

蓝龙忖道:“什么事也瞒不了他!”接口道:“晚辈遵命!”

剑帝摆摆手,他却向江岸下游去了。

蓝龙轻声向白凤道:“看样子,令尊也在寻室啊!”

白凤道:“管他,敢们走我们的,爹的行动谁也料不到!”

二人按照原定方向,直奔高邮湖,第三天晚上,他们赶到高邮城。

在落店梳洗后,白凤向蓝龙道:“龙哥哥,那一对小童大概不会来找麻烦了吧?”

蓝龙笑道:“吃过饭我们就去找钱庄,把黄金换了银票,他们来也没有用了。”

白凤道:“这城中有南北通用的钱庄?”

蓝龙道:“这是运河区,一定有!”

当二人吃了晚饭,上街找到钱庄,换了银禀一切完成之际,忽听身后响起一声宏叫道:

“朋友,你真来了高邮?”

二人闻声,回头一看,不由惊奇了,原来竟是“大力士”伍十虎在大步追来。

蓝龙转身笑道:“兄台也来了!”

伍十虎宏声道:“我娘要找你道谢呢!”

蓝龙哈哈笑道:“西塞翁找到你们了!”

伍十虎笑嘻嘻的道:“我们联手把两个妖道打跑了,同时也会到了南疆子,两个小妹和

那余姑娘都救回来了!”

蓝龙道:“那就好了,令堂何必谢我,是同道,出力应该啊!”

伍十虎叹声道:“我娘说你是目前江湖上最有义气的人物,她老人家非要找你当面道谢

不可,不然我们就不来高邮了!”

白凤笑道:“老太太住在哪里?”

伍十虎回手一指道:“刚才你们所经过的客栈,因之我一看到就追来。”

蓝龙笑向白凤道:“那我们和老太大谈谈也好,总之没有事情做了。”

伍十虎立即回身领路笑道:“南疆子、西塞翁都住在一块,咱们都谈拢来了,今后不再

斗意气啦,这都是因你老弟的关系!”

蓝龙笑道:“本来就没有什么意气可斗啊,武林人以同舟共济才有力量呀!”

不多远,三人走进一家大客栈,伍十虎侧身摆手道:“请,我们三家人住在最后院!”

蓝龙笑道:“不要客气,还是阁下带路罢!”

伍十虎是个直头直脑的人物,闻言又在前面带路,过了一道走廊经过中院,他即大声叫

道:“客人到了!”

这一声,差不多把整座客栈的人都听到了!

后院里闻声,南疆子、西塞翁、武胜婆,他们都到后院天井里相迎,一见蓝龙,大家同

声笑接道:“少侠,我们也不慢吧?”

蓝龙拱手笑道:“诸位前辈也许先到此城啊!”

西塞翁大笑道:“如不是听到你那一声讯号,也许不知你来这里呢?”

蓝龙心细,进入武胜婆房中坐下即问道:“三位姑娘不见,莫非有什么伤处?”

武胜婆叹道:“伤倒是没有,可是不知中了‘二天妖道’什么迷毒法,她们一直不省人

事!”

蓝龙大惊道:“连三位老前辈都看不出?”

西塞翁摇头道:“全身穴道畅通,就是不省人事。”

南疆子道:“这是中了迷毒无疑。”

蓝龙道:“武林中有人看得出吗?”

武胜婆道:“有是有,可是这个人不容易求他!”

白凤接口道:“奶奶,你老说的是‘拉母租海’葯祖!”

老太婆噫声道:“小姑娘,你也知道他?”

白凤道:“家父说过,他老不但武功神秘莫测,且有葯祖之号,不过他与世人隔绝,甚

至与武林绝缘!”

老太婆点头道:“姑娘说的不错,要想得到此老一点葯,那比登天还难!”

蓝龙道:“既然有人可救,那就不可拖延!”

南疆子道:“求他简直就没有希望,好在小女与两位伍姑娘承少侠和劳兄救了她们的名

节,纵死也无恨了!”

蓝龙正色道:“难道眼看她们死去?”

武胜婆苦笑道:“她们死倒是还要半年,不过这样躺在床上,比死又有什么两样!”

蓝龙啊声道:“能保全半年吗?那就不怕了,我们去拉母租海走走看。”

白凤道:“我们反正要去须弥山,现在就动身如何?”

西塞翁道:“希望太小了,但也必须去求葯,不过这样带着三个不能行路的人,上道时

间恐怕拖长了!”

蓝龙道:“这样好了,晚辈先走,三位前辈同伴慢来,总之在圣母峰下会齐好了。”

武胜婆道:“小哥哥准备先去会葯祖?”

蓝龙点头道:“求不到就偷他的,可是不知道要什么葯,奈何?”

南疆子道:“偷是不可,第一还不明要什么葯,第二此人得罪不得,捣火了他,恐怕替

武林带来无穷后患!”

蓝龙道:“晚辈知道,看势而为,相信不会有严重后果。”

三老又不好阻止,只好同意他的计划,于是就这样决定了!

蓝龙退出来后,他带着白凤回到自己店中,作息一晚,第二天清早就动身西进。

在路上,蓝龙始终不放过他济困扶危的工作,只要认为须要济施的人,他就看情形给与

多少。

估计在一月的行程中,差不多已用去他的银票大半了,白凤见他毫不为意,而且乐施不

倦,不由连她也养成了习惯。

一个月的时间,蓝龙又作了几笔买卖,衣包又填进了干多两银子的银票,可是从未遭遇

公门中人追查过。

这天他和白凤总算进了西藏边界,落脚雅鲁藏布江边的泽当镇。

在晚餐时,蓝龙向白凤道:“凤儿,这是前藏,吃的住的都还有汉人客栈,一旦再走几

天,饮食都不合我们胃口了,我们还得准备一只大干粮袋!”

白凤笑道:“吃喝我从来不计较,有什么吃什么,不过进入须弥山区后就得准备了,往

往连人屋都没有。”

蓝龙道:“那只好打野味了。”

白凤道:“野味不能淡吃过久,那会倒胃的,我们要带包盐去。”

蓝龙道:“对了,这里有四川砖盐,同时买张油布防水!”

第二天,蓝龙准备好一切,二人就顺着雅鲁藏布江而上,一直到达札帕特郎镇,算来又

是七天的行程!

该镇是拉喀藏布河和雅鲁藏布江的中游会合之地,商旅云集,为四方各小族族民的会萃

之处,真是龙蛇混杂五花八门。

吃了晚饭,蓝龙带着白凤到镇上走走,他发现镇上不但有无数的武林人物,而且杂以不

少异域高手。

蓝龙觉出情形有异,于是他把白凤拉到僻处轻声道:“你从前来过西藏没有?”

白凤点头道:“龙哥哥,我来过,但未看到如许武林人物!”

蓝龙知道白凤同样看出情形与往日不同,于是郑重道:“有些语言似来自异域,这与凤

文卣不无关系,我们谨慎注意事情的发展,相信在须弥山随时随地都有危险。”

白凤忽然撞撞蓝龙胳膊道:“有两个人在注意我们了!”

蓝龙点头道:“我看到了,不要理他们。”

白凤道:“以他们穿着似藏人,但从他们的眼睛来看又好似内地人!”

蓝龙摇头道:“都不是,他们是交趾人,这镇上有不少!”

白凤道:“他们为何着藏民装?”

蓝龙道:“也许旅居在西藏久之成了习惯,不然就是为了行动方便起见,不过凡是异域

来的,十有八九都通汉语,因之在边疆地带,往往有很多内地人大上其当。”

在蓝龙背后两人约有五十几岁的年纪,因为没有留着胡子,看起来年青而已,他们注意

一会,大概没有什么企图,所以转向一条巷子里去了。

白凤一见,轻声道:“他们走了!”

蓝龙道:“他们是看到像我俩这样年青的汉人大概不多,所以有点好奇!”

白凤道:“在本地也有不少汉人居住呀?”

蓝龙道:“但没有武功!”

白凤笑道:“那你背上这把普通钢剑应该丢掉了,免得留下作招牌!”

蓝龙摇头道:“我花了五两银子买来的,怎么随便丢掉,同时还有不少用处呢!”

行到江岸,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一条狐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帝刀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