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刀皇》

第 八 章 老诡少诈

作者:秋梦痕

当蓝龙和二老分别之后,生生即向蓝龙道:“蓝叔,我们不同你走了!”

蓝龙知道他们是不受约束惯了,虽然很喜欢他们,但不加挽留,笑问道:“你们要去哪

里?”

生生道:“有几个邪僧,身边带着千多两黄金,难道你不想要?”

蓝龙已听他们在帕特朗镇的河边码头上说过,同时知道那些和尚就是违佛魔僧的手下,

于是笑道:“那你们就小心一点,如果下手不易,那就找我去。”

绵绵笑道:“我们三个有办法,明夺不成就暗取!”

蓝龙点头道:“那就对了,你们去罢!”

三小走了之后,蓝龙带着白凤直朝圣母峰上走,但因天近黄昏,他们到了一处谷地就停

下来,先找吃的,后寻山洞,准备休息一夜再动身登峰。

在半夜里,蓝龙忽然察觉谷里来了一批非常不同的人物,不由大惊,急忙把白凤叫醒,

轻声道:“外面有六个非常人物到了!”

白凤骇然道:“何以见得?”

蓝龙道:“他们由空中下来的!”

白凤大惊道:“那是御气之功!”

蓝龙道:“我们小心一点,出去看看。”

白凤轻声道:“该不是二天妖道?”

蓝龙道:“可又没有那种功力,因为这批人尚能带出风声!”

二人刚刚行到他们所住的洞门口,蓝龙突然一惊,急向白凤道:“有两个人行动不

对!”

白凤问道:“什么不对?”

蓝龙道:“脚步沉重而不正常,那是负了伤!”

白凤道:“是六个人中的两个?”

蓝龙道:“不,那六个在正面百丈之外,但向这面散开而来,行动缓慢,似在找寻什么

东西,可是这两人竟由右面而来,现只三十余丈距离!”

白凤道:“谷中树木岩石太多,我们看不见?”

蓝龙道:“我明白了,那六个人是在找寻这两个负伤之人,但不知是同伴或敌对!”

白凤郑重道:“你真糊涂,是同伴岂不出声叫唤,哪有闷声找寻的道理!”

蓝龙道:“也许怕敌人听到声音追来,总之,我们迎上这两个负伤之人看看就明白

了。”

白凤道:“我也听到了,何必迎上去等着他们到来就是了!”

蓝龙道:“后面六人来得快,我们不能等,如是敌对,那会同时到达!”

说完伸手一拉白凤,立即顺着右面崖壁迎过去。

未几,到了一处岩后,忽听一个喘息的声音道:“马兄,反正我们两个是无法逃出邪僧

们的掌握,与其带伤走个力竭而死,不如再等他们追到,死也要拼一场!”

另一声音反对道:“骆兄,你是有大仇在身之人,这样拼了,那是毫无价值,我们伤不

严重,能逃脱则尽量逃,如走不动,我们暂时在此略休息一会倒是可以。”

蓝龙闻声大惊,可见他们停下了,随即一拉白凤道:“不好,是马冲大哥……”

白凤接道:“他可能找到骆仲了!”

蓝龙未及回答,急忙奔近那岩石前低声问道:“那面可是马冲大哥?”

石后忽然有人惊喜道:“骆兄,我们有救了,蓝弟在此!”

蓝龙闻言,急急转过去,讵料触目只见石下靠着两个血人,不由惊叫道:“真是马大

哥!”

其中一人苦苦撑起道:“贤弟,我们在梦中吗?”

蓝龙摇头道:“这位是骆仲大哥?”

那人真是马冲,只见他无力的道:“正是,贤弟我们遭敌追杀而来!”

蓝龙大怒道:“什么人,二位负伤很重?”

马冲道:“外伤,不要紧,骆兄挨了一禅杖,我则遭了一戒刀,敌人是违佛魔僧的九大

弟子之六,我们不死,那算是侥幸了!

白凤急忙掏出两颗伤葯道:“二位大哥,快吞下,内外伤都可好转。”

马冲一并接下,递了一颗给骆仲道:“骆兄,你不是要见蓝弟嘛,这就是,姑娘是蓝兄

的朋友!”

那骆仲叹声道:“得遇蓝弟,我死也甘心了!”

他向蓝龙拱手道:“在下得知蓝弟你不辞辛劳在帮助区区,内心感激不尽!”

蓝龙摇手道:“骆兄,何必说这种见外的话,先把葯吞下,敌人快到了!”

马冲大叫道:“现在我们有三个,可以拼了!”

蓝龙摇手道:“二位已不宜再动手!”

骆仲反对道:“难道叫贤弟一人迎敌?”

蓝龙道:“他们的功力,小弟已有个概略的估计,顶多亦不过神差那样高手,恐怕还估

高了一点,但不知二位因何与他们动手?”

马冲道:“他们知道骆兄是找违佛魔僧来的,所以他们要把骆兄斩草除根!”

蓝龙道:“那二位快同凤儿立于崖壁高处,一方面防其分手来袭,同时也可看到小弟动

手的情况!”

马冲道:“估计他们六人可当三个神差!”

蓝龙道:“那就对了,小弟还有个大帮手,合起来也许能打胜他们。”

马、骆两人有点不敢想像,可是他们实在也不能再斗了,同时被白凤催着,只得向后崖

壁爬登。

他们三人刚刚立在崖壁一处突出之地,耳边已听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想不到又多

了两个!”

蓝龙一看敌人出现,顺手探出神箫,朗声道:“和尚,这里就是西天!”

六个和尚同时出现,三把戒刀,三把禅杖,一字排开在蓝龙前面两丈之处,其一看看崖

上,接着哈哈笑道:“还有一位观世音菩萨!”

蓝龙转向崖上道:“凤儿,放出萤光叫它在空中监视,暂时勿动手!”

白凤答道:“我知道!”。

蓝龙再向六僧道:“邪僧,你们一齐上罢!”

其中一僧猛的踏出两步,问道:“小施主,你是什么人?”

蓝龙冷笑道:“出家人何必问名道姓?”

那和尚点头道:“那就对不起,佛爷只好超度你了!”

邪僧都是五十多岁的年纪,分不出谁大谁小,这抢出之僧一横禅杖,沉沉的向蓝龙行

近!

蓝龙不动,神箫倒提,以逸待劳沉着至极!

凶僧尚距三五丈,突见他杖夹劲风,猛扫而进,同时大吼道:“吃佛爷一招!”

蓝龙立感劲如山倒,不敢大意,右手神箫急挥,迎杖硬挡,左拳暗蓄真力,一招擒王大

七式,冷笑一声:“去罢!”

凶僧的禅杖仅发出嗤的一声,并未感到什么抵触,可是禅杖已半段落地,这一下倒撞得

地面砂石四溅,噗声巨响中,那一段深深没入地里去了!

势猛杖断,凶僧拿桩不稳,上身一斜,踉踉跄跄,可是蓝龙的暗拳又到,“蓬”然中

的!

一团黑影,带出大声痛嚎,凶僧已被打得不知去向!

其他五僧一见,霎时惊惶失色,同时大喝一声,立即猛抄而上!

壁上白凤一见,顺手掷出萤光!

神鸟发出嘶的一声奇鸣,淡绿光华如电,划道弧形,瞬间就将五僧圈住!

蓝龙仍旧不动,持箫立观,仅口中喝道:“凶僧们,看看少爷的‘飞剑’?”

五僧只觉眼前光华如网,但又看不出东西,他们真被唬住了,竟有人大声叫道:“这小

子会飞剑!”

两把禅杖,三把戒刀,这时哪有时间扑向蓝龙,一齐发出全力,拼命护住自己,杖影刀

光,耍成五团黑影!

蓝龙看到他们各有一套,这时只见杖影刀光,丝毫不见人影!

萤光也许是白凤吩咐不许杀人,蓝龙只见它圈住,但不下手,不由暗叹道:“凤儿的心

太慈悲了,这种恶僧还饶他们作什么?”

白凤既有吩咐,蓝龙当然不愿再下杀人之令,所以他就站着看五僧能维持多久而不疲

乏。

被蓝龙打飞的恶僧并未死亡,这时竟手持半节禅杖又回来了,可见他的内功是何等深

厚。

那恶僧回来,显然要仗同伴来报仇,然而他尚在六七丈外就看到情形,同样认为同伴被

飞剑圈住了,这下真把他吓得短了半截,不敢露面,暗暗发出一声讯号,自己则扭头就逃。

五僧一听讯号,真的糊涂死了,他们发声喊,立即各自分逃!

蓝龙大喝一声,全身扑出拳掌齐施!追一个打一个,真是快到极点!

一阵轰轰之声,五僧无一幸免,一个个被打得如抛绣球一样!霎时打得一个不剩,全被

打进树林去了。

白凤立即把萤光召回,她与马、骆二人下了崖壁,齐向蓝龙奔去。

蓝龙停在数丈外,一见他们到了,随即收箫笑道:“总算把他们逐走了!”

马冲惊奇道:“白姑娘袋子里有什么异宝!”

蓝龙笑道:“二位不是外人,说出也无妨,不过请二位保守秘密!”

骆仲接道:“蓝弟,这还要吩咐吗?”

蓝龙点头道:“凤儿袋中乃是一只小鸟!”

马冲吓声道:“魔光神鸟!”

蓝龙点头道:“正是,小弟把它改为萤光两字,这也是保守秘密的用意,因为它不再在

夜晚发红光了。”

骆仲叹声道:“贤弟是幸福之人,不然神鸟岂肯服你。”

正说着,突闻崖上发出一声哈哈大笑道:“这一场真看得过瘾!”

声落人至,立见崖上飞落一个老人!

蓝龙一看是西塞翁劳光老人,连忙拱手道:“前辈因何在崖上?”

劳老人笑道:“老朽就是盯着那六个恶僧而来的,没想到竟被老弟一人给打跑了!”

蓝龙笑道:“非力胜也!”

劳老人大笑道:“老弟太谦虚了,这一场是道道地地的智力兼施啊!”

蓝龙岔开话题道:“你老来得巧!马、骆两兄须要休养,务请你老陪伴下山找镇市,因

晚辈还有事情去办。”

劳老人点头道:“这个当然,老弟放心!”

马冲问道:“蓝弟,你要去哪里?”

蓝龙道:“小弟本来要往圣母峰去,现在不了,这六僧来了须弥山,可见违佛魔僧也到

了,小弟决心夺取凤文卣!”

骆仲接口道:“龙弟,那老魔的仇,弟自知不能报复了,愚兄一家惨痛希望贤弟相助

了。”

蓝龙正色道:“父母之仇,必须亲手取下仇人之头!”

骆仲叹道:“愚兄有何力量呢?”

蓝龙决然道:”小弟这时也无能为力,侥幸有一天能胜过魔僧,那时自有骆哥杀他之

日!”

劳老人接口大笑道:“老朽已看到有那一天了!”

蓝龙叹道:“那是晚辈梦想也!”

说完又向马、骆二人道:“二兄伤虽无恙,但流血太多,请多休养为要,小弟走了!”

他带着白凤,在三人相送出谷后,真的不再上圣母峰了,顺着一座森林边缘,缓缓向前

行进。

在天亮的时候,他们向低地走,未几到了一条河边,白凤一看地形,忽然道:“龙哥

哥,顺河而下,不出数里,就是一个名叫定日的山镇了!”

蓝龙点头道:“那我们可以吃一顿热饭了!”

走不远蓝龙忽然查觉后面有人盯上来,回头一看,触目发觉是高大非常的老僧!不由大

疑,立即轻声向白凤道:“凤儿,你看后面十丈外的凶僧!”

白凤偷偷回头过去,接着立即恢复原状,问道:“龙哥哥,是不是昨夜那一伙?”

蓝龙摇头道:“这个不同,莫非就是违佛魔僧。”

白风闻言,不由大惊,急急道:“龙哥哥,那就要小心啊!”

蓝龙道:“我正希望是他!”

白凤骇然道:“龙哥哥,你想和他动手!”

蓝龙道:“动脑筋,凤儿你只提防万一有变,其他不可害怕!”

渐渐觉出那凶僧接近了,同时耳听一声佛号响起道:“阿弥陀佛!”

蓝龙立即回转身去立定,故意惊奇道:“大师傅,口唱佛号,莫非有所求吗?”

和尚合十道:“小施主真聪明,贫僧请问施主是何方人氏,为何来到边疆?”

蓝龙噫声道:“大师傅,这话问得古怪,莫非有所怀疑之处?”

和尚笑道:“施主身怀重金,具有奇珍在身!”

蓝龙朗声笑道:“原来如此,大师担心我有失?”

和尚点头道:“贫僧追随施主有不少路了,不过看出施主乃武林人,可是边疆地区不乏

强悍功高之辈,施主岂可疏忽!”

蓝龙大笑道:“原来大师是位高僧,竟能看出我的衣包来了,不瞒大师,我并非武林

人!”

和尚啊声道:“那施主为何出来冒险?”

蓝龙道:“我乃北京一古董商人之后,这次出来是为了寻找半只古董也!”

和尚闻言一怔,问道:“何谓‘半只古董’?施中可否见告。”

蓝龙道:“敝店曾于半年前得到一只古董,名为凤文卣,但却不全了!”

和尚一听凤文卣,霎时眼显奇光急问道:“何以不全?”

蓝龙道:“此物本为周朝时期的暖酒器,它分为两节,我所得的,可惜没有盖子,这是

美中不足耳,不过听说西南一带曾有人发现那只盖子,所以我不辞辛劳,决心踏遍西南边疆

找寻那只盖子!”

和尚又啊声道:“施主那只酒器可曾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老诡少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帝刀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