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刀皇》

第 九 章 前路迷茫

作者:秋梦痕

蓝龙告别众老,带着白凤走出盘古洞,他的心情变了,变得沉默寡言。

白凤也不开口,不愿打搅他的心思,纵有什么要说要问,她也忍住了。

一下卡美特峰,蓝龙对白凤道:“凤儿,今后可能会使你吃很多苦!”

他对白凤始终和声和气,爱护备至,白凤闻声,居然咽声道:“龙哥哥,只要你不抛下

我,什么苦我也受得了!我知道你心中难过,说话大声些,我知你不会生我的气,但我希望

你咆哮!”

蓝龙戚然叹道:“我要发泄也不会在你面前,你有父亲也等于没有,我们彼此之间,所

不同者只是有仇无仇而已。”

白凤叹道:“你能克制固然是好,但对你心里是痛苦的!”

蓝龙道:“我害怕,害怕那些与我无仇之人,希望他们不要惹我,否则……”

白凤见他不说下去也明白!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希望那些人不要无故找你麻

烦!”

蓝龙道:“凤儿,在我失去理智的时候,你能原谅我吗?”

白凤紧紧拉住他道:“龙哥哥,除了我还有谁谅解你。”

蓝龙叹声道:“我这救了千千万万人的功德和名声,也许要在以后全部毁去,凤儿,仇

人虽只三个,但我这时心中所蕴藏的,脑中所想的,除了一个‘杀’字好像没有其他的

了!”

白凤道:“我希望你早报仇,报了仇,你就会恢复已往的心情了!”

蓝龙摇头道:“这仇不容易报,也因不易才使我心情更恶劣!所以我说人家不要惹我,

惹我就会杀人,哪怕明知对方是好人,那也不会忍耐的!”

他们一路没有停,所展出的轻功,那是他们两人所走过的时间里都没有使过。

五天后,他们就出了须弥山,又六天即出了西藏!吃没有吃好,住也没有住处,每到白

凤喘息急促时,蓝龙才让她休息一会,简直是日夜不停!

他们出了藏境的第二天,仅在西康的一座名叫“鹿马岭”的小山镇上停留两个时辰,吃

了一顿热食,买了几天干粮,于是又准备横渡西康入川。

时在午后,正当蓝龙要走的时候,白凤忽然看到两个熟悉的背影!不禁走出大声叫道:

“那是骆大哥和马大哥?”

那两人挤在行人里,闻声发觉一个少女走近,不由同时大叫道:“白姑娘!”

白凤把他们拉到一旁道:“你们从哪里来?”

二人道:“由西藏呀,准备人川南!

白凤指着蓝龙道:“龙哥哥在买干粮,他的心情非常恶劣,二位见了他不要多说话!我

们在七天之内由卡美特峰赶到这里的。”

二人大惊道:“有什么大事发生,竟是这样赶路!”

白凤指着骆仲道:“现在你的仇人违佛魔僧也是他的杀父仇人了,可是他还多了两个同

样功力的仇人!”

马冲骇然道:“森林狐和二天妖道。”

白凤点头道:“是的,已往他是何等快乐,现在他连话却不肯多说!”

马冲问道:“已往没听说他有仇人啊!”

白凤道:“我告诉二位,那是七日前才知道的,你们不必去川南了,火速赶往川北巫

山!”

两人同声道:“为什么?”

白凤详细向二人说明一切,并吩咐道:“一路上如遇到江湖七友,也请转告一声,总之

有熟人就通知,我们力量愈强愈好!”

两人急急道:“那我们不去见蓝龙弟了,因为南疆子、西塞翁、武胜婆也要去川南,就

趁着他们尚未走,我俩去通知一声!”

白凤道:“好,那么再见。”

她又跑了回去,告诉蓝龙二人不见面了。

蓝龙道:“他们对那两件事竟一点消息却没有得到?”

白凤道:“大概没有得到,否则他们岂不就先说了,假使我们不是那三个古董告诉,同

样也蒙在鼓里。”

蓝龙道:“准备好了,我们走!”

快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蓝龙和白凤在一路很少看到有几个武林人,纵有也不过是些算不

上高手的武林人而已,自从通过西康中部之后,他们逐渐发现了神秘而神情沉重的面色,那

都是来路不明的武林高手。

这天他们快近打箭炉的时候,愈觉情形不对了,路上走的,店里住的,茶楼酒馆,居然

被武林人充塞了!更奇的是人人的目光有异,他们都在打量别人,好像怀疑别人身上都藏着

神秘,这种情形江湖上是很容易发生冲突的。

白凤跟随蓝龙进了城,她轻轻的道:“龙哥哥,这是怎么一回事,打箭炉发生了什么问

题?”

蓝龙摇头道:“我们所见的仍旧人人向北移,这证明他们是在捕风捉影!”

白凤道:“难道整个武林还没有得到确实的消息?”

蓝龙笑道:“我相信东西已转过很多人的手了,转一个就要死一个,追查的多,转手的

有敌对两个,武林查出死的,东西活的带走了!甚至有些还在查第一个死的呢,上九代所说

的,那是尚未转的最后一人!”

白凤道:“只怕我们追到巫山时,那个缺门牙的道人又完了?”

蓝龙道:“这是无法确定的,不过东西愈到最后,其人武功愈高,夺宝等于打擂台,结

果看谁得第一了。”

白凤道:“也许有幸运的,他有缘,武功虽不高但却找他不到?”

蓝龙道:“找不到只是短时间问题,这与偶然的奇遇不同,目前是围猎势,哪怕连针也

找得出!”

白凤道:“那我们还是吃了饭就走!”

蓝龙道:“不久要天黑了,这段时闻你跟着我太辛苦了,吃的是冷食,而且不正常,又

没有好好睡一觉,凤儿,今晚不动了,明天一早走!”

白凤道:“我也有内功啊,不是普通人呀,累一点不会生病的!”

蓝龙道:“不,这对你的内功与你有很大的影响!同时我还想打听打听,恐防万—另有

变化。”

白凤不再说了,忖道:“我顺他的意思,也许他较为舒适一点。”

落了店,白凤找女店家要水洗个澡,换了衣服这才陪蓝龙吃饭!

这一夜算是安静的休息过去,白凤第二天一早就起身,蓝龙见她容光焕发,心中感到安

慰不少。

吃过早餐,他们又动身了,又岂料走出不到五里路,居然有一个青年把他们挡住了去

路!

蓝龙见他有二十多岁年纪,两眼神光充足,身材高他一个头,长相英俊就知是个不同寻

常的高手!

白凤生怕他一开口就有冲突,抢着上前道:“请问这位,你横拦去路有事吗?“

那青年只顾看蓝龙,白凤问他连理也不理!

任何人见了白凤莫不都有好感,老的小的,没有问话不答的,这叫蓝龙更生气,大声向

白凤道:“凤儿回来,我去问他!”

那青年不等蓝龙上前,冷声道:“阁下不要问,把东西留下就行了!”

蓝龙大步上前,问道:“什么东西?”

青年道:“何必装蒜,你是第十个得主了,我不会看错!”

蓝龙大怒道:“你说出东西呀!”

青年忽然大笑道:“八九玄功心法!”

蓝龙闻言一怔,问道:“阁下看见我得到了?”

青年道:“传言之人,与你不会有两样,相貌高矮,身边带着一个很美的姑娘!”

蓝龙见他一口咬定,但仍强忍道:“朋友,人人相貌绝对是不同的,哪怕双月跑也有区

别,说高矮,你量过了,不要问那人,就是在下你老兄知道有多高?身边带有姑娘的那在江

湖更多了,你老兄冒冒失失,硬要说‘八九玄功’心法在区区身上,难道就只凭这莫须有的

凭证?朋友,找麻烦也得多思考!我还告诉你,东西已到了巫山区,那还是个道人得去

了。”

青年大喝道:“你噜噜嗦嗦说这么多有什么用,你如真个没有得到那很容易,我给你一

百两银子,你们把衣服行囊都留下!”

这句话可把蓝龙逼火了,他本就一肚子怨气无处发,忍到这步那还是他过去为人太好之

故,现在对方竟说连白凤的衣服都要脱下,哪怕是懦夫也不干,只见他冷笑一声,向白凤叹

道:“我不能再忍耐了,否则我会死去!你不能怪我!”

白凤大急,娇声向那青年道:“你不要逼了,我们绝对没有得到‘八九玄功’心法,我

求求你让路!”

那青年大笑道:“姑娘,你长得这么美怎会跟他这种人,他既不肯照少爷的话作,那就

叫他拿本事出来!”

蓝龙眼睛已冒火,脚下如何也立不住了,话也不再说了!仅问道:“你是什么人?”

青年哈哈大笑道:“好,也许你听到我的来历才肯乖乖的,听着,少爷乃‘出类剑派’

的继承人!”

蓝龙点头道:“难怪你是如此骄傲狂妄,那看你的命长不长了!”

说完竟走到对方五丈之内道:“在下的衣服很难脱,阁下帮帮忙吧!”

那青年见他面色铁青,当然知道蓝龙是气到那样,可是他毫不在乎又道:“我要脱可简

单,但不完整啊!”

蓝龙气是气到极点,但他一点不乱,同时他很明白,十大剑派中人,连刀皇都不在乎,

那一旦动手,显然也不是短时间可取胜的,所以在这种无法忍受的气头上,他仍不忘却用

智!接口道:“动手吧!”

青年既为十大剑派中人,在他们的眼睛里,当然不会把蓝龙放在心上,大门大户的主

儿,他们只知有剑帝,刀皇一流以上的人,作梦也不会想到武林中还有这个暴发户,所以他

面带讥讽之势的笑容,一挥手,就要划开蓝龙的衣服!

蓝龙突然一伸手,五指不管对方手中什么剑,连剑锋也不避,结结实实的擒住,冷笑

道:“不是你这样脱衣服的!”

青年突然感到剑如山压,不由大惊失色,立即运起全身内功,猛向后拔!

剑如生了根,一寸也拔不动!

蓝龙冷笑道:“割断我的五指呀,瞎了眼的东西!”

青年面如死灰,陡然大喝道:“我王高求和你拼了!”说着全力猛向前推!

蓝龙右手不动,左手挥掌拍出!同时喝声:“滚!”

右手一松,那青年吭的一声,人如皮球,骨碌碌,滚出八九丈!很久爬不起来,哇!一

口浓血喷出!

蓝龙冷声道:“这一次算是给你点教训,免得你不识进退!”

他招手向白凤道:“看你的好生之德,我不要他的命!”

白凤跟在后面,忖道:“他仍未全变!”向他含笑道:“龙哥哥!你对我太好了!”

蓝龙反手拉住她道:“假如他不说出来历,那又当别论了!”

一日一夜,他们赶到西康接近四川的城市名叫“雅安”,吃中饭的时候,蓝龙叫来酒保

问道:“店家,这里到简阳如何走才近?”

酒保陪笑道:“公子,这是你老问对人了,我就是简阳人,格老子走官道,嗨,那可就

走远了,必须经名山,邛崃,新律,华阳到成都,再由龟儿子成都才能到简阳,你老如果走

捷径那要减少好几天!”

蓝龙知道川人多口头语,什么“老子”、“龟儿子”,都不易检点,仍问道:“捷径如

何走?”

酒保道:“那全是小径,只须出城直向北行,加点力,明天中午到丹棱,后天到彭山,

再一天就是简阳了。”

蓝龙点头,多谢一声!见酒保去后,才向白凤道:“这不要买干粮了,除非走错路,否

则一路有城市。”

白凤道:“川地人烟稠密,走错路也不要紧,我们动身吧。”

蓝龙结了账,照酒保的话,出城后向北行,一进川就觉与西康不同,一路上鸡犬相闻,

确是热闹多了。

过了丹棱他们真走错了,时当黄昏,他们本可到彭山落店,然而竟由彭山与眉山西城之

间走过了头。

蓝龙算算时间,立即觉出不对,遇到一个中年农民,上前问道:“大叔,到彭山请问如

何走?”

农民啊声道:“远客,那已走过十五里了,现在快向左转。”

蓝龙道了谢,向白凤道:“干脆再走吧,希望遇到有庄院。”

白凤笑道:“我说不要紧,前面那座山下一定有大户人家。”

蓝龙道:“只怕人家不留宿呢?”

白凤道:“宿什么,我不累,弄点吃的再走!”

蓝龙忽然看一批武林人物,不由对白凤道:“凤儿,我们也许方向不错,你看那批

人!”

白凤道:“莫非他们也走错了?”

一批计有八九人,确定他们是些江湖客,因为每人都带家伙,蓝龙向白凤道:“跟着

走,他们不是走错而是有事情!”

白凤道:“我真担心又起冲突!”

蓝龙道:“不会的,他们在前,我们在后,不要太接近就行了。”

再走两里地,已经到了那座山下,二人不但看到一处大庄院,而且那批人竟向庄院走进

了。

白凤一见噫声道:“难道他们是这庄里人?”

蓝龙道:“不管他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前路迷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帝刀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