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情刀》

第10章 五湖醉客

作者:秋梦痕

南宫玉珊愣愣的盯着他,猛地她牙齿咬得紧紧的,脸上也转为一片肃穆的道:“现在,你说吧!只要你在我身边,何事受不住!”

这时室外忽传那红衣少女的声音,道:“陆豪文,你出来!本宫之人不会为难你的。”

陆豪文冷哼一声并未回答。

南宫玉珊一惊,问道:“那是谁?”

“不知道,听说是什么教的特使。”

“她怎会到了这里?”

“你爹爹的事难道你一点也不知道?”

“我从不过问他们的事,我甚至恨他们。”

“好,现在听我说,你的爹娘已经死了!”

南宫玉珊全身一震,摇摇慾倒。

陆豪文蓦地沉喝,道:“但他们不是你亲生的爹娘!”

南宫玉珊双目圆睁,她说不出话来,一口气闭在她的喉间,她几乎窒息了,良久才啊!啊!了两声。

猛地坐倒地上,一切支撑她的力量,几乎在这一刹那间全消失了。

陆豪文只得也坐了下来,扶住她的娇躯,柔声道:“珊姑娘,你听我说下去!”

南宫玉珊无力的点了点头,道:“你,你打听出我的生身父母!”

“是的,你的父亲姓萧,名叫萧渊。”

谁知萧玉珊不听尤可,一听之下,蓦地狂叫一声,便晕倒在陆豪文的怀里。

陆豪文大吃一惊,赶紧连拍她三处穴道,将她震醒过来,只听她嚎啕大哭,直哭得天昏地暗。

陆豪文拍着她的背心道:“珊姑娘,你为什么大哭!”

萧玉珊一面哭一面道:“萧渊不是天门羽士吗?他……他也被人害死了!”

陆豪文想不到她竟然知道萧渊就是天门羽士,甚至也知道天门阴阳宫已被人挑了!

萧玉珊蓦地一跃而起,大声道:“想不到我识贼作父了,这许多年还不自知。”

陆豪文明白了,原来瓦解天门阴阳宫之人正有紫殿冥君一份,所以萧玉珊知道。

萧玉珊双目含煞,就想要冲出房去!

陆豪文一把拉住了道:“珊姑娘身体未复原,怎能动武,冷静些,慢慢想法子吧!而且外面有个红衣女子,功不可测,仅一招之下,就将冥君夫人置之死地!”

“哼!死得好!”

萧玉珊满面都是仇恨。

陆豪文心想:“冥君夫人似乎她是错怪了。”

他虽这样想,但并未说出来。

室外红衣少女开口,道:“陆豪文,你们的话总有个完了吧!你出来不出来呢?”

“当然要出去!”

“那你就开门吧!”

“哼,暂时还不想。”

“那你要何时?”

“随我高兴。”

“你以为房内便是避难所吗?”

“哼,谁说我是避难?”

“那你就出来吧!”

陆豪文一声冷笑,道:“你这位不可一世的特使,冥君要向你俯首听命,但我陆豪文却无须听你的命令。”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来,道:“莽莽武林,浩浩乾坤恐怕终有一日要听我的,你也只怕未必。”

“好大的口气!我问你!你到底是代表谁的特使?”

“自然是本教教主,那还用问么?”

“那是什么教?”

“告诉你也无妨,听着,乾坤教。”

“乾坤教?”

陆豪文看了一眼萧玉珊,她摇摇头。

红衣少女又道:“现在我也要问你一件事了,你是用什么功力杀了本教高手阴尸九娘?”

陆豪文冷笑道:“她死在本人剑下!”

“废话!我是问你以何剑法杀了她!”

“象牙剑法!”

“啐!你别不识趣,告诉你只要本特使在,你休想离得了本宫,石门再厚,不相信就打它不开!”

陆豪文一想是对,不禁沉吟起来,猛然一横心,道:“答应我一件事,我立刻开门出去。”

“什么事?”

“不要伤害萧姑娘?”

“什么?萧姑娘?她不是南宫姑娘?”

刚才陆豪文与萧玉珊所说的话,可见她并未听见。

但萧玉珊立时大声道:“不错,我是萧玉珊,大门羽士之女!”

室外的红衣少女又是一声脆笑,道:“原来如此,那就办不到!”

陆豪文顿时也发出一阵刚朗的笑声,道:“那你就打门吧!你能够将冥君夫人震死,恐怕未必能奈我何!”

“哼!走着瞧!”

随即声音寂然,不久室外便听有人以利器捣石之声,一声一声响个不停,震得石室之内尘硝纷落。

陆豪文看了萧玉珊一眼,他为她担忧,凭他目前的功力或能闯得出去,但萧玉珊就很难说了,尤其她此时的身体这样的虚弱。

这怎么办?他后悔说出了萧玉珊的身份。

忽听萧玉珊低声,道:“文哥!”

声音充满了柔情,陆豪文想起天门羽士临终的遗言,脸上一红,应道:“怎么?珊妹。”

他也改了称呼,脸色一直红到了耳根。

萧玉珊靥笼喜色,柔情似水的凝视着他,道:“你是不是担心我呢?假如无法顾全,就不要管我了!”

陆豪文脸色一整,道:“珊妹,你这是什么话,我岂是这种人?”

“但你还有很多的事!”

“难道你就没有事了吗?你既知你爹爹被人所害,那

底下的话尚未说完,萧玉珊全身已经簌簌而抖,颤声道:“既然无法两全,只有含恨终身了!”

她这一句话激得陆豪文强傲之气,直逼心头,一声暴喝,道:“珊妹,不可如此泄气,你瞧着吧!”

他话声一落,蓦地象牙剑又执在手中,一把将石门打开,一看之下,室外只有三个人在挡门。

他手起剑落,轻轻易易的就将他们刺倒在地。

红衣少女与新任的紫殿冥宫宫主为何不在?因为他们真以为陆豪文不敢贸然出来,暂时去歇息了。

谁知陆豪文却偏偏不顾一切的走了出来!

陆豪文杀了三人,立叫道:“珊妹,你且把门关住,我去斗他们一阵。”

萧玉珊急道:“你,你是他们之敌吗?”

陆豪文赶紧掠至她身边,附耳低声道:“放心,我已得机非真传?”

“真的?”

“快将门关起来吧!”

萧玉珊关怀的道:“一切留神!”

然后关起了房门。

陆豪文一个飞掠到了廊口,那里有几个紫衣蒙面人,一见陆豪文,实在被刚才他杀得寒心了,一声骇叫,赶紧逃命。

陆豪文冷冷一笑,也未追过去。

他顺着一条甬道而行,悄没声息的猛地窜出两人扑向了他,陆豪文一声狂喝,象牙剑一旋。

哇!惨叫声中,蓬!蓬!倒下了两人。

陆豪文看也不看一眼,寒着脸继续前行。

一声阴阴的冷笑发自十步之外。

陆豪文看见一个高高的人形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陆豪文知道那是谁,他也站定脚步,沉声道:“阁下是本宫新任宫主么?”

“你既然知道还不纳命!”

“相反的纳命恐怕是你。”

“本宫容不得你在狂妄。”

“容不得又怎样?”

倏忽之间,新任宫主奇快无比的已欺近他身前五步之内,一扬掌一股阴寒带腥的掌风,盖头罩到。

陆豪文沉吼一声,道:“毒煞阴掌!”

他那阴魂玄功已运起了九成,这样狭狭的甬道之中,避无可避,只有硬封硬接,一掌已经封了过去!

两人的掌风一接,同时微哼半声,退了两步。

“哼,你果然比紫殿冥君要强了一半!”

新任宫主冷声道:“但凭你这功力还杀不了阴尸九娘!”

这是实话,要凭功力而言,陆豪文虽得大门羽士的输功,要将阴尸九娘置之死地,却还不能,但他哪里知道陆豪文已得机非真传,这夺天地武学之造化的三掌三剑,一经施展,阴尸九娘的功力再高些,也无能施其技。

陆豪文冷笑,道:“如你再不知趣的话,哼,在下照样叫你伏尸当场。”

“嘿!嘿!老夫倒要试试!”

陆豪文见他站着动也不动,紫衣蒙面人,如果再半月之前,恐怕在与他对敌的念头也不敢动。

这时他默记机非掌法中的第一招“半掌通玄”,双目盯着新任宫主。

新任宫主无比的镇定,他立掌当胸,纵容的向前迈上步,掌不发,陆豪文忽然嗅着一点腥膻之气味。

陆豪文猛感不好,大喝一声,“半掌通玄”已自发动。

新任宫主也自一声厉喝,道:“陆豪文,你的死期已到!”

猛地双掌齐出,卷起一阵沁人慾呕的腥嗅之气,连人带掌扑向陆豪文,新任宫主与陆豪文拼上了命!

谁知陆豪文掌力刚出一半,忽地撤掌,兜空一划。

人影微微一晃。

嘭!一声厉吼震得紫殿冥宫地下甬道嗡嗡响个不停。

新任宫主,身形跄踉,连声厉吼,道:“小子!小子!你这是什么掌法?”

陆豪文沉哼一声,狂怒道:“你练了那种歹毒掌法,今日我容不得你!”

脚下一点扑了过去,呼!又是一掌。

新任宫主居然未受到太过严重的伤,一侧身,避过陆豪文的掌力。

暗地一摸甬道的石壁,他所立之处,忽现一道暗门,飞闪而入。

陆豪文怒喝道:“你哪里走?”

人也跟着便窜身人那暗门之中,但突然一念急生,暗道:“此处机关重重,别中了他们之计!”

就在他微迟疑之间,暗门已关闭,接着一个女子之声一阵脆笑道:“陆豪文,你还能逞强么?”

陆豪文猛然旋身一下,不禁暗暗叫苦。

只见甬道两头不知何时已立了一根粗若儿臂的铁栅,他疯狂的卷了过去,以全身之力一掌劈上了一根铁栅。

只发出一声嗡嗡的金属之声,他哪里能够弄断?

他有如一头困兽空自咆哮一阵,却是无可奈何。

红衣少女不知何时现身在他过来的甬道上,嘴角含笑,十分的媚人,摆着柳腰步至栅边。

她的身后跟了四个紫衣蒙面人,手中拿着粗粗的铁杆。

陆豪文手中仍握着象牙剑,双目怒睁,似要喷出火来。

红衣少女到了栅边,媚眼含春柔声道:“陆豪文!只要你加入本教,我就放你出来。”

“呸!别做梦!”

“本教有什么不好!你看本乾坤特使,不是中原武林,人江南北,大漠边睡,无论到了哪里都受人敬畏三分么?”

“不希罕!”

“你要加人本教,本人这两人下,万人之上之位置让给你,如何?”

陆豪文哈哈狂笑,道:“我陆豪文岂会与你们这种妖人为伍!”

他话声一落蓦地象牙剑“唰”地刺出!“丝”“丝”剑气啸空,真是锐不可当,红衣少女娇叱一声,道:“陆豪文,你是自讨苦吃!”

晃身让开,但她身后一个紫衣蒙面人却让不开,哇!惨叫一声,胸前被那丝剑气穿了一个血洞。

红衣少女脸色一沉,一掌拍出,看她好似轻柔无用,但迫近陆豪文身前,那股掌力立化为一道铁墙般压到。

陆豪文冷哼一声,身形一沉,单掌猛穿而出。

两股掌力一触,阴寒的狂飙倒卷,陆豪文身形一晃,退了一步。

红衣少女站立不住,退了两步。

她忽又展颜而笑,道:“陆豪文,看来我们是棋逢敌手,不相上下,打下去谁也讨不了好,你就暂在此歇息吧!”

她一挥手,对那被刺的紫衣人也不望一眼,领着三个紫殿冥使转身就走,陆豪文怒吼道:“回来,你打算怎样!”

红衣少女媚目一转,道:“你已经被本宫的机关困住,就算你有一身的本事吧,可惜你也无能施其技了!”

陆豪文几乎冒出人来,狂声道:“陆豪文要脱了身,决不放过你?”

“随你便吧!本使要去请教萧姑娘了!”

陆豪文一听,心如刀搅,无疑的萧玉珊必会落在她的手里。

红衣少女说完抛了一个媚眼,道:“怎么?你心痛?”

陆豪文厉吼,道:“妖女,我会杀你!”

“凭你还没那能耐!”

柳腰一摆,掠身到了萧玉珊的石室前,立时命令三个紫衣蒙面人撞门,三人的铁杆一记一记撞在石门上,就如撞在陆豪文的心上。

他狂叫道:“妖女!萧氏父女与你何仇?”

红衣少女这时脸色又变得难看至极,回头冷冷道:“这叫做斩草除根!”

陆豪文哈哈哈一阵惨厉的狂笑,震得甬道嗡嗡呜响不绝。

砰!砰!砰!

陆豪文心如油煎,他暗想:“我决不能让萧姑娘落于她之手里,天门羽土救我性命,授我机非真传,最后还因输功于我枯竭而死,此恩虽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

他几乎不敢想下去,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全身战栗!

他在铁栅之内搓手顿脚,双目几慾冒火!

红衣少女又冷声道:“怎么?难过吗?”

“妖女!你敢动动她,我就将你碎尸万段!”

红衣少女一撇嘴道:“大话谁不会说?我看你还是加入了本教,本特使或可法外施恩!”

“休想!”

“哪我也没有办法了!萧姑娘是死定了!”

陆豪文忽在此刻静立不动,红衣少女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五湖醉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