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情刀》

第11章 大漠巡使

作者:秋梦痕

陆豪文大喝一声,象牙剑震起一蓬剑花,迎着黑影一件,哇地一声惨叫,血雨飘泻,蓬地一声,一具面孔全是创疤之丑老人,在地上扭曲着身子,滚了几滚,便自了账!

但四外刽子手的掌风也从陆豪文的身后呼啸而过。

陆豪文目射寒光,一扫这些人,冷冷道:“你们都给我跪下求命!”

他们居然狞笑以对,突然间,每人一连打出七八掌,罩向陆豪文,大有一击毙他之概。

陆豪文一声狂喝道:“你们既要死,小爷成全你们!”

一抖象牙剑,血衣飘展处,只见人影在这古宅院中接连几闪,猛然惨声大起,刽子手一个也不剩了。

陆豪文哈哈狂笑,一窜身掠入刑房大厅之中,象牙剑归鞘,抡起双掌一阵狂扫狂劈。

哗啦!哗啦!刑房中的各式各样恐怖的刑具,破裂纷碎,他打得双目发红,对着一面墙,运起了全身功力。

身子一沉,呼地双掌齐出。

惊人的掌力撞上了石墙,轰然一声巨响,有如天摇地动,古宅一阵摇晃,他一声穿云裂石的长啸,脚下一点,如离弦之箭,射出了宅外,却在这时,隆隆之声大起。

随即哗啦,如山崩地塌般古宅的大厅倒塌了。

倒塌的石宅卷起一阵强风将他逼退了几步。

蓦然间,一声厉啸传向刑房之外。

“文哥,快出来!有人来了!”

陆豪文毫不犹豫射出了刑房之外,却见武林无形殿主刚刚收功立了起来,他也听到了那厉啸之声。

双目一转,突然大声,道:“豪文,赶紧毁去周围的树木,否则我们又将被困在九阴阵之中!”

陆豪文应诺一声,一旋身,双掌不停的一阵狂扫,四周立有十几株碗。口大的树木被齐根劈断。

“好了!我们可以走了!”

“嘿嘿,你们走到哪里去呢?”

一个生得突额鼓目的狰狞老者站在十丈之处。

陆豪文大声道:“华前辈,待晚辈打发他!”

“此人目露精光,你得小心些!”

“我知道。”

陆豪文一跃而前,冷声道:“报名受死!”

“嘿嘿!小子不配!”

“你在乾坤教中受何职位?”

“大漠巡察使。”

“大漠巡察使!”

陆豪文心中一跳,暗道:“五湖醉客是‘乾坤总巡’,那此人必也是五胡醉客的属下,与南方巡察使南方叫化,北方巡察使老屠平辈。”

他双目蕴寒,冷笑道:“这样说来你也是五湖醉客的属下了!”

“放屁!老夫与五湖醉客平辈论职。”

“那你那巡察使应该改为总巡。”

狰狞老者露出两排森森白齿阴笑道:“大漠乃本教心腹重地,其重要并不下于中原武林。”

陆豪文一听便知此人粗直,非五湖醉客那种狡猾之流。

陆豪文心念一转,轻笑一声,道:“我不相信,总巡与巡察使当然有别?”

狰狞老者蓦然暴怒道:“老夫劈了你这小子。”

话落掌出,掌风凌厉得撼山栗岳,掌风未到,陆豪文已感到有些站立不隐,真有如泰山崩于前之势。

他大骇闪身,横掠出五尺,大喝道:“住手!”

狰狞老者怒目狞视着他沉喝道:“小子,你还相不相信?”

陆豪文强自镇定一下,心想:“看来此人只有智取而不能力敌!”

他想了想,又冷笑一声,道:“要我相信么?恐怕办不到!”

“小子,你再说一遍!”

陆豪文双目一瞪,勃然大怒道:“你要我相信不难,五湖醉客能接我三剑不还手而不落败,你能吗?”

狰狞老者哈哈厉笑,道:“小子,你出手吧!”

陆豪文心中知他已中计,沉声道:“先报上命来,小爷剑下不杀无名之辈!”

一句话气得狰狞老者全身直抖,狂声道:“小狗快亮剑,老夫接你三剑之后再告诉你!”

“那时你已经死了!”

“那醉鬼能接,老夫就能接,别啰嗦了!”

陆豪文转头望了武林无形殿主一眼,随即又道:“我还有一个条件,你愿接受么?”

“快说!”

“如你接不下三剑,不论死活说出你们教主是谁?”

狰狞老者一怔,突然厉笑道:“那醉鬼答应了此条件吗?”

“正是,可惜他未曾落败!”

“哈哈!你们正中了他的计,醉鬼根本不知教主是谁?”

“那么你是知道了?”

“当然,他是老夫师兄!”

“啊!”

陆豪文连退两步,他迟疑了,乾坤教主是他的师兄,那么机非三剑能不能将他制住?

狰狞老者不耐的狞声道:“小狗,你怕了?”

“怕什么?你那话恐怕不实,否则教主的师弟不当副教主只当一个小小的巡察使,实在奇怪得很!”

狰狞老者狂叫道:“小狗,快亮吧,否则老夫忍耐不住了!”

狰狞老者目光射出了恶毒的凶光。

陆豪文自知时候已至,他面色一整,变得无比的严肃,真气在体内流转一周,这才缓缓抽出象牙剑。

武林无形殿主忽然发声道:“豪文,凭你那点皮毛的剑法恐怕非人之敌,还是让我来吧!”

陆豪文闻言先是一怔,随即恍然,知道他是故意用话分散老者的心神,使他轻敌。

陆豪文肃然道:“我会全力施为!”

武林无形殿主喝道:“你全力施为又有什么用处?”

“杀他或不成问题。”

陆豪文突然一声断喝道:“接剑!”

唰!唰!两声,剑光快若惊虹,一闪已到狰狞老者的胸前,狰狞老者的目光遍视在陆豪文的两肩上,陆豪文一动,借势一恍身,连脚都未移动半步,他已闪过了那两剑。

他不禁哈哈大笑,道:“我道你有何等高深的剑法造诣,原来却是平常稀松得很。”

陆豪文前两剑有心只以普通剑法刺出。

他一声冷笑,猛然间象牙剑一抖,“万象归真”剑尖一弹,蓦地幻起了无穷的剑影,只一闪之间。

哇!一声惨叫划空而起。

陆豪文的象牙剑穿胸而过。

他未及收剑,狂喝道:“快说,你的教主是谁?”

狰狞老者全身狂颤,双目几乎完全突出来了!凶厉的脸上不住的抽动,喃喃道:“他,他……”

他的脸上渐渐的凶厉之像反而转为平静,突然大声道:“他是大漠老祖!”

喉头咯的一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陆豪文猛一抽剑,一闪飘开,一道血光射出了二丈之远,半晌之后他的身子才蓬的一声倒下去。

陆豪文深深地吐出了一口长气,道:“华前辈,我们走吧!”

萧玉珊关心的问道:“文哥,此人的功力如何?”

陆豪文肃然答道:“我的剑锋都几乎刺不进去。”

“啊,那他不是几乎到达金刚不坏之身!”

“那好象相差太远吧!此处离敌巢太近,还是赶快走吧!”

他说罢当先跃去,武林无形殿主与萧玉珊随后也急掠身形,陆豪文立时对武林无形殿主大声道:“华前辈,晚辈要找到老屠!报杀父之仇!”

“我知道。但你此刻到哪里去?”

“少林寺!”

“什么,少林寺?”

“正是,我要去找那‘蠢材’,他既已成乾坤教北坛坛主,当知老屠的凄身之处,不难找到他。”

武林无形殿主点点头,道:“也好,但要十分的小心,少林寺藏龙卧虎,可以见机行事,我自去查出乾坤教的第五号秘令,不知是何所指?然后赴邙山之约。”

陆豪文大声又道:“华前辈,晚辈尚有一个请求。”

“你说吧!”

“请老前辈带珊妹去,告诉我一个地址,我只要一办完事就去看她。”

萧玉珊一听幽幽道:“文哥放心,我不会牵累你办事的,你尽管走吧,但一定要赶快来看小妹。”

“那当然!”

陆豪文说着,恨不得三脚两步便赶到了少林寺,无形中脚步加快疾奔了起来,片刻过后,已是疾如流星般,奔驰起来了!

武林无形殿主一扶萧玉珊,立时也全力而奔!

好像两股旋风,卷起两团黄沙,在大漠上飞驰!

远远的沙漠之上,站着两个人。

陆豪文一看竟是雪山红姑娘与桐柏豪客两人。

武林无形殿主一见喝道:“你们站在此处干什么?你们不是已进关了么?”

桐柏豪客大声道:“啊,华兄,你得无恙,那真是奇迹。”

武林无形殿主哈哈狂笑道:“雕虫小技,何足道哉!”

雪山红姑诧道:“你怎么破得九阴阵?”

“你忘了九阴阵乃是本门之学?”

“不错,但你学的却是阳功,焉知九阴之学,何况那并非纯粹的九阴阵,教主另外又加了层颠倒五行阵。”

武林无形殿主心中一震,但随即道:“那也难不倒老夫!”

陆豪文却是不耐的大声道:“你两人打的是何主意?”

雪山红姑轻笑一声,道:“你的脾气倒是暴烈,告诉你,我两人专在此候驾,以断亡魂后路。”

陆豪文哈哈朗笑,道:“你们教主的师弟尚且饮血在下剑下,何况是你们。”

两人一听大惊失色,瞪视着陆豪文半晌才摇摇头道:“你惹了大祸了!还不快走!”

桐柏豪客也催促武林无形殿主,道:“华大哥,快走吧!教主之师弟耿直凶猛,但此人心智不足,教主似乎因了此点,所以一直留他在沙漠,不派往中原,就知教主爱护之意,你们杀他无异促教主早日进关,杀劫将起来了。”

武林无形殿主望望桐柏豪客,诧道:“骆兄,你,你不是乾坤教的十八金刚么?”

桐柏豪客神色一变,道:“华大哥怀疑言不由衷么?”

武林无形殿主摇头道:“我说你说此话似乎冒了极大的危险!”

桐柏豪客望了雪山红姑一眼,一声长叹道:“小弟与红姑有意离开乾坤教!不过唯一耽心的是不知能否找到隐僻的藏身之地。”

“啊,恭喜两位!”

“你们快走吧!”

蓦地,沙漠的远处,厉啸惊急,尘头大起。

桐柏豪客脸色大变,大喝道:“你们待往哪里走!”

嗓子一压,急声道:“华大哥快以你的九阳掌将我们两人打伤!”

武林无形殿主一怔。

桐柏豪客怒道:“你如不使出来,我们便只有死路一条!”

武林无形殿主一咬牙,运起掌力蓬!蓬!两声将桐柏豪客与雪山红姑打倒在地,大喝一声,道:“明年今日便是你们的忌辰!”

随即压低嗓子道:“祝两位如意顺利!告辞了!”

猛地挟起萧玉珊,喝道:“走!”

顿时如飘风般的疾驰人关!

嵩山之中,一条蓝影扑向了祟峨的少林寺!

人影在少林寺外刹住身影,现出一个蓝衫少年,俊面星目,但脸上带煞,没有一丝表情。

他在寺门外停了停,便一脚跨入寺中!

立有一个寺僧,合什问道:“施主找谁?”

蓝衫少年正是陆豪文,他双眉一耸,轻笑道:“在下陆豪文,特来拜见贵寺掌门方丈大愚禅师!”

“哦!”

寺僧双目一转问道:“请问施主何事找敝寺主持!”

陆豪文朗声道:“自然有事!”

“可否说明,容小僧禀报?”

“事关武林安危,在下见了大愚禅师再说吧!”

那个寺僧怔了怔。

立有另一个中年寺僧走了上来问道:“圆通,什么事?”

原先寺僧指了指陆豪文道:“他要见掌门师尊!”

中年寺僧一双隐含精光的目光扫了陆豪文一眼,又问道:“他是谁?”

陆豪文傲然答道:“洛阳陆豪文!”

中年寺僧吃了一惊,忽然合什道:“阿弥陀佛!施主是否两月之内,连得‘绝阴宝书’与“机非武库”之陆豪文?”

陆豪文一声朗笑道:“正是!”

他心里暗想:“我得‘绝阴宝书’与‘机非真传’并未传入江湖,他怎么会知道?此人多半是大愚禅师的心腹之徒无疑!”

立时反问一句,道:“施主可是乾坤教北坛坛主属下?”

说着冷笑不已!

中年寺僧骇然大惊,大声道:“不知施主所云。”

陆豪文一声大喝道:“你真的不知道?”

“施主别开玩笑!”

说着朝原先那寺僧一施眼色,道:“圆通,贵客登门,还不去禀知掌门师尊?”

“是!”

原先那寺僧低声合什应了一声。

“且慢!”

陆豪文叫住了他,道:“你不用禀报了,领我去就是!”

中年寺僧立时道:“外客造诣,本寺照例要先行通报!圆通快去!”

陆家文一声冷笑,蓦地身法似电一把抓住中年寺僧脉门,带着他抢了两步,另一掌疾出,按在圆通背心的命门穴上,冷冷的道:“你们乖乖的领我去,否则我一吐劲,你门便命归西天朝佛去了!”

中年寺僧目中射出了怨毒。

但圆通却不解的大喝道:“本寺之中岂容撒野!”

陆豪文暗道:“你不要大声叫嚷,我内劲一吐,你便命丧当场!”

中年寺僧厉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大漠巡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