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情刀》

第12章 怒刀仙翁

作者:秋梦痕

陆豪文拼力赶赴邙山,邙山之上,人影翻腾,喝叱连声,等他到达山腰,这才看清武林无形殿主,昆仑黄衫客,峨嵋上人正在与袁清,由英和披蓑怪人浴血苦战。

武林无形殿主全身是血,已是危险万分。

陆豪文抖地一声厉啸,暴喝道:“住手!”

嘭!山顶之人非但没有住手,武林无形殿主又着了披蓑怪人一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形摇摇慾倒。

白英厉叱一声,手中寒光闪烁,显然利刃将出。

陆豪文怒吼道:“住手,住手!”

无人听他的话,他唰地抖出了象牙剑。

白英一震臂,寒光一闪,激射向武林无形殿主,同时厉声道:“九阳老匹夫,你纳命吧!”

这真是到了危在眉睫之际,黄衫客狂吼一声:“看掌!”

一股如诗的掌力罩向白英,袁清从旁一掌挥出。

蓬!两掌一触!

蹬!蹬!蹬!黄衫客连退三步。

自英所发寒光已到,武林无形殿主面门。

这几人的出手都在电光石火,一刹那间的事,峨嵋上人厉叫道:“华兄留神!”

但武林无形殿主已心有余而力不足,双目一闭,听凭神刀穿胸就戳,正在此刻,一道经天白虹,从峰下射到!

叮当两声轻响,将白英所发神刀打落。

同时,一声凌厉的狂喝,道:“住手,谁要再动,我立刻取他的性命!”

邙山峰顶惨烈战斗之人终于被来人阻止住,峰顶多了一个蓝衣青年,他的脸上一片肃杀肃穆的表情。

似乎因为激动过甚,全身尚在微微的颤抖。

双目煞芒渐渐收敛,低声得几乎微弱的道:“九阳、昆仑、峨嵋三位前辈请站过一旁。”

蓦地,他双目盯住技蓑怪人,道:“你,你该满足了吧!”

白英冰冷的脸上一寒,怒叱道:“陆豪文,你真要插手这件事吗?”

“哼,我是管定了!”

“那你要付出代价?”

“代价?你要什么?”

“你替我滚下峰去!这里没有你陆豪文的事。”

陆豪文不理白英,转头对披蓑怪人道:“你这样作为?真要不以武林为念?”

披蓑怪人猛地厉声道:“陆豪文!我已事先警告过你!”

“是的,你与东渡仙翁都在算计我!”

“我是为你着想!”

“白巩,放你的狗臭屁!从前我陆豪文以为你负屈,东渡仙翁可放,但是现在一切改观!你再动一动,就休怪我陆豪文心狠手辣!”

陆豪文一亮出技蓑怪人的名号,袁清、白英、武林无形殿主等人同时惊啊了一声,尤其白英与袁清转身盯着披蓑怪人!

“你……你……”

她“你”了两句,底下竞接不上去,因为她尚不能确定他真是神刀白巩。

陆豪文冷冷道:“他是你的爹爹,神刀白巩。你什么?”

袁清双目盯住技蓑怪人。

披蓑怪人全身微颤,蓦然一声厉叫道:“陆豪文!至少九阳老匹夫人要断一臂谢罪,否则老夫不甘心!”

“哼!目下武林血劫将起,乾坤教正节节肆虐中原,臼巩!华前辈乃正义之人,肝胆照人!老实告诉你办不到!”

忽地,袁清一声大叫道:“主人……”

他底下的话未再说出口,已经泪如雨下!

白英也狂叫一声道:“啊,爹……”

她扑向披蓑怪人。

白巩退了一步,喝道:“且慢,这样婆婆妈妈的,是的,东渡仙翁救了老夫,这都是九阳老匹夫所赐!”

陆豪文傲然答道:“笑话!你错了,这是你早年的一个仇家寻仇!”

“住嘴!陆豪文你再插嘴我可不饶你!”

“哼!难道东渡仙翁没有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

“你知道乾坤教主大漠老祖是谁?”

“谁?”

“你还记得数十年前在京城捉住的那个独脚大盗?他就是今日的大漠老祖,他为了报当年被擒之仇,毁了你神刀教!天门羽士当年暗中助你一臂之力,他也挑厂大门阴阳宫,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啊!啊!”

披蓑怪人连退数步。

蓦地一声呵呵大笑之声发自峰侧,东渡仙翁飘身而到,身法奇快无比,陆豪文一见他猛地一声怒吼道:“接剑!”

象牙剑撤出一片白光,罩向了东渡仙翁。

披蓑怪人一声厉喝,道“陆豪文,你敢?”

叭地劈出一掌!

象牙剑演“春雷惊蛰”凌厉无匹,这夺天地造化的剑招,使东渡仙翁惊噫一声,身形一旋,玄奇的身法居然避过一剑。

陆豪文一恍身,闪过白巩一掌,一振剑第一二招“片云流光”又告出手,这剑法真是使人目光撩乱。

东渡仙翁厉声,道:“陆豪文,你!”

脚下一点,平飘起二十丈,险之又险的又避过一剑。

陆豪文又忽地一声朗啸,象牙剑一阵急旋。

“万象归真”幻起了漫天剑气。

他一声狂喝道:“着!”

一声轻哼!凌空洒下了点点鲜血。

剑光一敛,陆豪文已肃然而立,一字一字的冷声,道:“东渡老儿,你说你该不该杀?”东渡仙翁的肩部被划了一剑,他抱着肩,但仍然神情开朗的呵呵道:“该杀该杀!”

“你知道我为何划你一剑吗?”

“因为我老人家绊住了你。”

“哼!你说你自有安排,但要非我及时赶到,华前辈岂有命在,你的安排在哪里?分明你也想置华前辈于死地,其心可诛?”

东渡仙翁猛地也面容一肃,道:“真的?”

“否则,我陆豪文斗胆也不敢犯上。”

东渡仙翁蓦地也一个欺身到了神刀白巩之前,劈手便是一掌打出,白英、袁清同时大惊,厉喝道:“住手!”

蓬!

哼!神刀白巩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喝道:“英儿、袁清,住手!”

他身子一抖,脱卸了蓑衣,摘下了头上的斗蓬,扑在东渡仙翁的脚下,道:“仙翁!白巩知罪了!”

东渡仙翁白眉连耸,道:“你当初是怎样答应我的?”

“想起当年的悲惨,我不能自持?”

“使你当年悲惨的元凶并非华少俊,他也是受人利用!”

这时陆豪文一纵到了武林无形殿主的身边,低声道:“华前辈!晚辈一步到迟,致使前辈受到如此严重之伤?”

武林无形殿主惨笑了笑,并未答话。

昆仑黄衫客早已开口问道:“白巩,你打算如何了呢?”

东渡仙翁接口道:“昔年只是一场误会,现在没事了,你们择地调息疗伤吧!”

正在此刻,蓦见峰下两条白影飞奔而来,东渡仙翁一看哼了一声,沉声对众人道:“你们看来的是何人?”

“青城二老!”

白英脱口而出。

陆豪文也哼了一声。

他这种冷冷的哼声,使袁清、白英不得其解。

峨嵋上人已经发话。道:“这两个老东西,这时候才来,前些日子找他们竟是鸿飞冥冥不见踪影,他们到哪里去了?”

陆豪文冷冷道:“去了哪里,上人何不问问他们?”

陆豪文的语气不善,峨嵋上人问道:“这样说来,你是知道他两人的去向了。”

“亦许!”

“何不说出来听听?”

陆豪文又冷笑一声,道:“当今武林八大门派,除昆仑与峨嵋外,尽皆归入乾坤教,青城二老到哪里去了,前辈总该知道了!”

“有这等事?”

“哼!哼!这还是假的不成。”

“你是从何处听来的?”

陆豪文蓦然转向武林无形殿主,道:“华前辈,你还记得桐柏豪客吗?”

“当然!”

“这就是他透露的。”

“他人呢!”

陆豪文想了想,道:“死了!”

“死了,怎么好好的会死呢?”

“他死在七星罡气的反震之力上。”

武林无形殿主黯然道:“他人本是豪烈之士,可惜误投匪人,难以自拔。”

这时青城二老已奔玉峰顶的侧边,人未到已高声道:“青城老人赴三月前之约定。”

白巩冷冷道:“你们怎的此刻才来?”

青城二老一看白巩,猛然一惊,道:“真的是你?”

“是我又怎么样?纳命来吧!”

青城二老目光一掠全场,看武林无形殿主,昆仑黄衫客,峨嵋上人全身浴血,不禁又惊声道:“三位老兄已经动手了?”

三人理也不理。

他两人目光又一掠陆豪文,第二老人道:“你,你居然又来了!”

陆豪文冷冷哼了一声,也未答话。

两人看看峰顶之人全无人理会,自顾一笑,随即道:“白巩,那桩事怎样了?”

白巩冷笑道:“你们所为何来?”

白巩说着便朝两人一步步欺身而上。

青城二老蓦然对武林无形殿主三人大声道:“难道你们已经解决了?”

白巩冷喝道:“你们管自己吧!接招!”

白巩双掌一错已自攻出一掌。

“且慢。”

青城二老闪身避开了白巩的掌势,转头对武林无形殿主问道:“三位老兄已先自结束了那事吗?”

三人傲然仰视,来个不理不睬。

青城二老怒喝道:“你们算哪回事?怎么不理人?”

峰下蓦地现出了数十人之多,划空传来一声厉啸!

东渡仙翁见了朝青城二老一瞥,道:“我老人家说句话好吗?”

青城二老转头而望,诧道:“你是谁?”

“我老人家东渡已久,难怪两位掌门人不认识了!”

青城二老同时退了一步,啊声道:“东渡仙翁?”

“正是我老人家。”

青城二老两人一丢眼色,又对白巩大声道:“既有东渡仙翁出面,想来这里的事已经结束了,那么少陪了!”

白巩忽然一个欺身,立在青城二老身前五步之处,脸上忽罩杀气,寒声道:“青城掌门人,恐怕两位已经走不脱了!”

陆豪文却在止匕时,忽然发话,道:“让晚辈问问他们!”

白英也接口,道:“三月之前,我就看出这两个老东西卑鄙无耻!”

青城二老已看出情形不对,两人的目光闪了闪,蓦地勃然大怒,道:“你们这些人……”

话尚未说完,陆豪文冷笑一声,道:“你们这两个老东西,乾坤教主持待你们不错吧!”

两人面上神色一变,厉声道:“老夫不懂你这毛头小子说什么!”

“不懂吗?你们不是被乾坤教收买了吗?”

青城二老再次扫视了众人一眼,陡地狂喝一声。

同时两人双掌齐出,两道如怒涛般的掌力罩向陆豪文。

陆豪文冷哼一声,挫退了半步,猛然间单掌一圈一划,极尽变化之奇,呼地一掌“半掌通玄”已然施出。

“机非掌法”夺天地造化。

青城二老方感不好,陆豪文的掌力又到。

蓬!一掌击个正着。

哇!青城老二鲜血喷出五尺,人也跄踉狂退。

青城老大厉吼,道:“小子,你好狂妄,老夫与你拼了!”

他身子一短,双掌齐出,显然他已用出了毕生之真力。

陆豪文冷哼一声,道:“想不到你们两人活了这大把年纪尚且为虎作伥,你们丢尽了中原武林的脸,照打!”

陆豪文不避不闪,阴魄玄功也运起了九成,双掌一封。

嘭!陆豪文身子一晃。

青城老大却一声惨叫,一个身被击出了两丈开外,直朝峰下泻去,青城老二带伤的身子一阵战栗,疯狂的朝青城老大跃去,猛伸手想抓住老大的身子,但是一把持空,他一个跄踉,也几乎栽下峰去。

眼看着青城老大接着一声惨叫声,飞泻下峰,就在他快要撞在峰腰的石壁之际,两个锦衣人,其疾似电的射到,双掌一接,居然将青城老大接住,轻轻放在地上,轻喝一声道:“金殿弟子带回去治伤!”

随即有几个铜衫人从峰下跃上,挟着青城老大下峰去了。

两个锦衣人脚下一点,发一声啸,已窜上峰来。

凭两人接住凌空下坠的青城老大身体的那份内力已达惊人的地步,峰顶之上包括东渡仙翁,陆豪文无不惊讶莫名。

同时间峰下数十个金袍人,铜衫人,紫衣人一齐涌上峰来。

青城老二悄悄的退走了。

陆豪文顿时想起了乾坤教的第五号秘令。

乾坤教想在邙山之上一举歼灭中原武林的精萃。

陆豪文立时大声道:“乾坤教人早有准备围攻今日参与邙山事件之人,请诸位留神?”

两个锦袍人一双阴凄凄的目光罩定陆豪文和东渡仙翁两人,其余之人连正眼也不看一眼。

陆豪文正想发话,数十个金、铜、紫衣人由青衣飘飘的老屠领着,早也到了峰顶,四散而立,将东渡仙翁,陆豪文等人围在核心。

一见老屠这杀父仇人,不禁怒火狂炽,双目发红,哈哈狂笑,道:“老屠,你也来了?”

老屠阴沉的脸上抹过一丝姦笑,阴阴答道:“不错,今日特来为你送终!”

“好,只要你有那个本事,这两位锦衣人大概来头不小吧!不在你北方巡使之下吧!”

“呵呵!陆豪文小于!看你今日往哪里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怒刀仙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