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情刀》

第13章 龙虎双丐

作者:秋梦痕

陆豪文在宸王府中,遇着乾坤教首座护法黎仁劫持丐帮长老龙虎双丐,陆豪文遇着神秘女于催促追敌,他弹上屋遇伏。

两股掌力劈面袭到,不禁骇然大惊。

正避无可避之际,突然另一股阴风从旁一封一挡。

两个暗伏之人惊呼一声,道:“副教主!”

陆豪文知那个暗中女人助了他一臂之力。

机不可失,他大喝一声,已经出鞘的象牙剑,猛地狂罩而上,“春雷惊蛰”“片云流光”两招连施。

哇!哇!两声惨叫,血光一迸,蓬!蓬!两个暗伏在天井上之人已栽人宸王府邸的深宅之中。

陆豪文低声道:“谢相助之德!”

“东南面,快追!”

陆豪文目光一掠东南面,果见一条黑影越房而奔,他猛吸一口真气,脚下加劲,流星般便追厂过去!

乾坤教首座护法的脚程,十分的快疾,非比等闲,顿饭光景,陆豪文仍相距他有二十丈远近。

不过首座护法黎仁两臂下挟着龙虎双丐,走起来终是比起陆豪文来慢了一筹。

眼看着首座护法已快越出南昌城外。

立又听那女子传音道:“陆豪文,不可让他出城,城外便有本教弟于接应了?”

陆豪文心里一急,脚下一紧,猛窜十几丈,沉声喝道:“站住!”

黎仁不加理会,仍朝前狂奔!

陆豪文一气,用出了全力,猛跃而上,谁知就他跃了起来之际,乾坤教首座护法黎仁,忽然停身,杰杰阴笑一声。

陆豪文却因用力过猛,居然衣履带风,呼地越顶而过。

黎仁冷笑,道:“姓陆的小子,你的一条命,算是卖掉了!”

他挟着的龙虎双丐同时迅快的放下,身形微沉,等陆豪文越过了他的头顶,猛然窜身而起。五指如钩,抓向了陆豪文的背心。

陆豪文未防着他尚有这一着,一惊之下,阴冷的抓风已到了他的背后。

他与黎仁的功力相当,以一般闪避这背后追击之惯法是急打千斤坠,避他一抓之势,但这乾坤教首座护法黎仁,表面看是粗壮,勇而不智,实际上他并非是一个粗人,身子急降,恐仍逃不出他这一抓。

心念陡转之下,他凌猛运一口真气,非但不朝下降,反而一点脚面,身子陡升五尺!

嗖!黎仁险而又险的从他脚下一窜而过,同时沉吼,道:“好小子,真有你的。”

陆豪文凌空身子一盘旋,手中的象牙剑锋直指黎仁。

口中发一声清啸,道:“黎仁,现在是你的性命卖在我的手中了!”

一招剑,锋芒打闪,如满天星芒狂罩而f凛厉至极!

乾坤教首座护法黎仁,一声骇然惊叫。

剑锋已紧逼而下,嗤!

陆豪文的剑尖已刺上了黎仁的胸日,眼看着他将丧命剑下。

一条鬼魅的影子一飘而至,一股阴风随地拂至陆豪文的面门,陆豪文急不及待的撤剑而退,便见一个黑衣女子一带黎仁,道:“黎仁,走!”

一掠已在十几丈外。

陆豪文已可看清那是一个女子的身形。

黎仁惊魂未定,看清来人时,顿时微怒道:“副教主!副教主!”

“黎仁,你已经受伤了!”

“副教主!你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呀!”

“你为何不助属下?教主之命未达,属下何以交差!”

“小子的剑法厉害,不可造次,反正时间有得是,丐帮龙虎双丐决逃不脱本教之手。”

黎仁微颤的声音,道:“副教主!我有一句话想冲口而出,已不能忍耐了!”

“你说吧!”

“教主已对你生疑,属下是不相信的,但是,但是……”

“但是怎样?”

那女子之声音也带颤抖。

陆豪文听得清清楚楚,他站在龙虎双丐之前,凝神倾听黎仁与那女子的对答。

蓦地,那女子的传声又在他的耳中响起道:“陆豪文,你听清了没有?他要说出于我不利之话,便过来吧?”

陆豪文暗忖道:“你既然有心要杀他,为何又在我的剑下救他?”

这时黎仁忽然大声,道:“副教主,属下觉得教主之怀疑是对的。”

“黎仁,你敢!”

那女子一声厉叱,陆豪文不假思索,身形一晃又掠了过去,道:“你还不走吗?”

象牙剑一挽,振出几朵剑花,又罩向乾坤教首座护法黎仁。

黎仁却大声对那女子,叫道:“你真是敢以叛教吗?”

“你这样觉得吗?”

“觉得?事实已很明显。”

陆豪文的剑光又绕到他的头顶。

黎仁脚下一滑,似乎站立不稳,踉跄斜抢两步,但却从陆豪文的剑光之下逸出,厉声道:“我要不死,我会告诉教主取你的性命!”

陆豪文一紧手中象牙剑,“春雷惊蛰”又告出手。

“黎仁,你没有机会了?”

谁知这时那女子忽然一声厉啸,啸声划空,数里可闻。

陆豪文的剑锋电闪般又划到了黎仁的身前。

南昌城外厉啸之声陡起,城外之人显是闻声呼应。

陆豪文暗暗纳罕,不知那女子为何有此一着?

城头上忽现人影,一条二条三条,陆续现身不下十几人之多。

黎仁闷声道:“副教主,你难道不是有心叛教?”

但他话声方落,那女子一声冷笑,道:“你错了!”

素手轻挥,同时轻叱道:“陆豪文还不杀他?”

一股阴柔的掌力罩向了黎仁,黎仁狂叫道:“副教主……”

一声凄然惨叫划空而起,陆豪文象牙剑已对黎仁穿心而过,那女子厉声叱道:“陆小子,你杀了本教的首座护法,我不与你干休!”

她双掌连挥,但却没有丝毫的掌力发出,同时她又低声道:“快,快刺我一剑,带着龙虎双丐走吧?”

陆豪文先是一怔,随即会过意来,哈哈狂笑,道:“堂堂乾坤教副教主,你也不过如此!”

十几条黑影狂扑而来!

陆豪文故意将象牙剑一旋撒出一片剑芒,狂喝一声:“着!”

啊呀!一声脆声惨叫,那女子一个跄踉,捧肩而退!

陆豪文又哈哈狂笑,道:“且饶你一条性命2”

他纵身掠退,挟起龙虎双丐,大笑而去!

当他掠出了数十丈外,城外十几人方到了那女子的身前,只见她脸色惨白低幽幽的道:“你们不用迫他了,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副教主,你伤得厉害!”

“无甚大碍?走!”

她领着十几人越城而去!

陆豪文挟着龙虎双丐一路飞奔回宸王府中,路上心想:“那乾坤教副教主到底是谁?她的意向到底是怎样的?分明她是副教主,可是她的行为显然是叛教!乾坤教首座护法已说明她是离娘,但她自己又否认,同时说离娘已经死了!她只承认是苦命的女子。”

陆豪文一路想着,不久回到了宸王府中,会见了南方叫化,他的脚步声早被南方叫化听见了,低问道:“是师弟吗?”

“是的。”

“你追上他了吗?”

“他死在我的剑下。”

“龙虎双丐?”

陆豪文拍开双丐的穴道,龙虎双丐立了起来,瞪视着陆豪文。

陆豪文谦声问道:“两位前辈为何到了这宸王府中?”

龙虎双丐默不作答,看着陆豪文又互相怒视一眼。

陆豪文方自纳罕,虎丐猛地一掌劈向了龙丐,掌风呼啸,雄劲异常,龙丐一声沉哼,也硬接一掌。

蓬!两人掌力一接,同时身子一晃,均力悉敌,两人沉哼半声,作势慾扑。

陆豪文惊声道:“两位前辈堂堂丐帮长老,为何相打了起来?”

虎丐狂声道:“不关你的事!谁要你多管闲事?”

龙丐也沉声道:“知趣的就走开一些。”

“咦!这倒是十分迷离古怪,丐帮龙虎双丐,誉满天下,竟然自相打了起来,莫非你们闲得手痒吗?照这样看来,你们到这宸王府中就是为了一场拼斗了!”

“让开!告诉你别管闲事。”

陆豪文哈哈长笑,道:“如果我偏要管呢?”

“那你要接得住我两人联手的攻击。”

陆豪文更加哈哈长笑,道:“你两人的性命都是在下救下的,否则此刻你两人早是人家阶下之囚了?”

龙丐愤然道:“我们不领这个情!”

陆豪文逼视着两人,想从两人的神色之间多少看出一点蛛丝马迹,但是龙虎双丐威猛刚正,一看就是非那种姦猾狡狯之人可同日而语,难道他们会为了争夺一帮之主而搏战?

虎丐怒道:“不管是不是,你无权过问。”

陆豪文突然想起紫竹令符,轻笑一声,道:“在下今日过问定了!”

“那么小子,接下老夫的掌力!”

龙虎双丐同时一个欺身,双掌威猛无伦的劈向陆豪文。

“住手!”

一声暴喝传来,宸王府的荒院中立着一条黑影缓缓的向宅中走来,借着蒙蒙的星光,陆豪文目光一瞥,呼道:“胡诌老儿!啊不!华前辈不期而来!”

龙虎双丐劈出的掌硬生生的收回,转身一望,大怒道:“胡老儿!胡老儿!你来做什么?”

陆豪文沉声道:“你们只知他是胡诌老儿?”

“你以为他是谁?”

“武林无形殿主九阳神君华少俊。”

龙虎双丐似乎吃了一惊,随即狂笑,道:“是他?”

陆豪文愤声道:“有什么可笑的?”

突然他从怀中取出了紫竹令符一扬,紫影一闪龙虎双丐猛退两步,脸上的神色一变再变,随即垂首:“请问有何吩咐?”

武林无形殿主已经步进宅中,道:“豪文!收起令符。”

陆豪文一笑,道:“龙虎双丐互相争斗,他们不愿说出原因。”

武林无形殿主肃容,道:“想必是争夺帮主之权。”

龙虎双丐摇头,道:“你们错了!龙虎双丐尚知自爱,我两人义同生死,岂会争夺帮主施令之权?”

“那你们为何打得难分难解?”

“丐帮南北两舵由两人分掌,诸多不便,因此由我两人中选任一人兼任帮主。”

“所以你们打了起来。”

“但非争权,而是推职。”

“什么?”

“我两人胜者从旁协取,败者摄帮主之权。”

陆豪文哈哈大笑,道:“两位倒是礼让之贤者。”

但陆豪文蓦地又面色一沉道:“龙虎双丐一代高人,眼看乾坤教羽毛已丰,强敌压境,正应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岂可互相推卸,其理安在?”

龙虎双丐目光一亮,垂首无语。

武林无形殿主忽道:“豪文!老夫特来告诉你,乾坤教主已入中原,他们以你与东渡仙翁为必除之敌,你要小心了!”

“谢谢前辈!晚辈也正有一事不得其解。”

“是不是离娘之事?”

“前辈已经知道了?”

“你杀乾坤教首座护法黎仁,我也在一旁。”

“啊!那么那副教主的女子你是见过了。”

“哼,她一点也不错,正是离娘。”

“那不是令人费解吗?”

“她的事日后自见,此刻暂别管她。”

这时南方叫化忽然,道:“师弟!我有一句话想问问龙虎双丐。”

龙虎双丐望着这个瞎叫化,道:“你是不是本帮之人?”

南方叫化不语。

“那你是……”

南方叫化蓦地呵呵大笑了起来!笑声良久不竭。

陆豪文诧道:“师兄,你为何发笑?”

“师弟,你过来我对你说。”

陆豪文走了过去,南方叫化就着他的耳朵说了一番话,听得陆豪文神情一变再变,突然大叫道:“师兄!这事是真?”

“假不了!”

“那你为什么一直游荡闲散?”

南方叫化不答。

陆豪文忽然取出紫竹令符交给南方叫化,道:“那么师兄收下吧!”

南方叫化毫不客气的接过紫竹令符,高举过顶。

陆豪文猛喝道:“龙虎双丐,还不参见你们新任帮主!”

龙虎双丐脸色大变,迟疑不决,四道精光奕奕的目光只逼视着南方叫化。

南方叫化正了正坐在地上的身于,面容一肃,随即吟道:

“苟全性命于乱世

不求闻达于诸侯”

这是诸葛武候出师表中的两句,南方叫化一经吟出,龙虎双丐突然神情大变,两人同时肃然恭身,道:“阁下是本帮第十三任帮主的什么人?”

“传人!”

“啊!本帮十三任帮主于十三公,无故失踪,不知下落!当时他在任时,好像并无传人!”

“不错。”

“那阁下是于十三公失踪之后所收弟子。”

南方叫化点了点头。

但南方叫化随即道:“恩师因参研空高剑学,需时三年以上,不愿因此而荒误帮务,故自动离职,择地隐修,学成之后,改名‘于非子’。”

龙虎双丐闻言全身一震,大声道:“武林一代剑学宗师于非子就是于十三公?”

“不错?”

至此龙虎双丐正容一躬到地,道:“龙丐周遭,虎丐秦泉参见帮主!”

南方叫化微微一抬手,轻笑一声,道:“不必多礼!老夫双目已失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龙虎双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