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情刀》

第14章 阴山书生

作者:秋梦痕

陆豪文一剑“万象归真”将老屠的身首斩为两段,包括乾坤教主在内,一齐惊呼出声。

但立时转为死寂,一种无形的恐怖而紧张的气氛,弥漫在众人之间。

乾坤教主缓缓的向前跨上一步,脸上的神色连变。

陆豪文象牙剑仍紧紧的握在手中,双目不敢稍眨的盯着乾坤教主。

厅中之人紧张至极,几有窒息之感。

陆豪文心中也在怦怦而跳,他不知乾坤教主的功力到底高到什么程度,亦许他目见不如耳闻,但亦许他能够一击毁了陆豪文。

乾坤教主单手缓缓的提了起来。

陆豪文象牙剑划着圈圈,他也运起了毕生之功力,准备接乾坤教主的掌力。

紧张得透不过气来!

突然,乾坤教主又将提起的单掌放下,脸上毫无表情的赞道:“好剑法!好剑法!”

陆豪文,动也不动,也不作声。

乾坤教主继道:“但是陆豪文,我告诉你,我要毁了你仍不费吹灰之力!”

“哼!”

“陆豪文,你不信吗?”

陆豪文不答。

乾坤教主蓦地单掌向上一拂,看似轻飘飘毫未用力。

可是哗啦!一声暴响,瓦砾纷射,宸王府大厅的屋顶整个被他这轻轻一拂,掀开了一个两丈方圆的缺口。

耀眼的阳光从那缺口之处漏下。

陆豪文不禁目瞪口呆,这种功力,己人化境,轻轻一拂已掀去屋顶,若他全力一击,岂非能将整个宸王府毁了吗?

乾坤教主道:“陆豪文,你相信了吗?”

陆豪文不答,但心中却暗道:“相信又怎样?”

这时乾坤教主左面那徐娘半老的女子忽然开口道:“陆豪文,教主是有心想抬举你。”

陆豪文听那女子的声音,全身一震,忖道:“她分明就是那个屡次助他的神秘女子副教主!”

陆豪文心里想着,口中却冷哼一声,道:“你是谁?”

“本教副教主!”

“哼!我问你们两个女子,谁是离娘!”

徐娘半老副教主立时厉问道:“陆豪文,你不要不识抬举!”

乾坤教主一摆手,道:“离娘别说了!”

陆豪文忽地哈哈狂笑了起来,猛地脸孔一沉,喝道:“离娘,你就是离娘?滚出来受我一剑。”

离娘的脸上变得难看至极,道:“你……”

陆豪文指着她厉声道:“禽兽扁毛尚且知父母,唯你离娘比起禽兽还不如,天门阴阳宫主天门羽士死于断脚,你知道是谁造成的吗?”

离娘脸色惨白,全身也簌簌发抖。

陆豪文激动的大声,道:“你自己知道,你的爹爹天门羽士死于乾坤教。”

乾坤教主冷喝道:“陆豪文,不许你再说。”

“我偏要说,雷娘亲自到阴宫找她,她竟置之不理,现在居然又投身乾坤教,她还有脸见人?”

乾坤教主脸色一沉,怒道:“陆豪文,你再说下去,我可要对你不客气。”

“哼!”

他盛气凌人的道:“我陆豪文迟早也要与你一拼,但你我未一搏之前,你可愿答应我一件事?”

乾坤教主毫无表情的道:“本教主的首徒与末徒都死在你的剑下,你还有何话可说?”

“容许我与离娘一战。”

“哼,我意料到你有此一个请求。”

“你答不答应?”

“依老夫两个条件。”

“说吧。”

“第一将你所藏的‘绝阴宝书’献出。第二,拜老夫为师!”

陆豪文一震,厉笑道:“办不到!”

“两件事都办不到吗?”

“对了,一件也办不到。”

乾坤教主双目射出了骇人寒光,道:“那本教主也不准所请,同时告诉你,你的死期已至。”

陆豪文退了一步,盯着乾坤教主。

离娘忽又发话,道:“陆豪文,你不识抬举!”

陆豪文盯了她一眼,猛地,他一个欺身,快疾无伦一掌狂劈向离娘,离娘一声厉叱,道:“陆豪文,你找死!”

左手一拂,一股阴风应掌而出。

蓬!一声轻响,陆豪文血气一荡,离娘蹬!蹬!蹬!连退三步,脸色惨白,但她的脸上找不出一点狠毒之色,那是一种悲伤和忧怨。

陆豪文再要出掌之际,乾坤教主冷喝一声,道:“住手!”

人影一晃,乾坤教主已挡在离娘的身前。

陆豪文虽目击乾坤教主功力通玄,但他恨离娘太深,不克自持。

乾坤教主,毫无表情的道:“有本事尽管施出来吧!你接不下本教主一掌。”

“废话。”

乾坤教主轻叹一声,道:“看你根骨奇佳,我真不舍得毁你,但是自己不想活,谁也救不了你,你要不要想一想呢?”

“我已经想过了。”

“好!接招!”

厅中死寂,谁都知道乾坤教主一出手的后果如何。

谁知离娘忽又发话,道:“教主!你真要杀了他吗?”

乾坤教主迷惑的望望离娘,惑然道:“为什么不?”

乾坤教主右侧那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忽然道:“当然她是有用意的。”

离娘猛然大怒道:“你这是什么话?我有什么用意,纵然有用意,我也是为教主着想。”

美媚女子冷笑道:“好一个为教主作想,说得好听极了!”

乾坤教主斥道:“娇妹住口!你们又斗嘴了!”

他顿了顿随又问离娘,道:“离娘,你有什么话要说?”

离娘愤愤的道:“教主不是要得到‘绝阴宝书’?你如杀了他,‘绝阴宝书’便随他而失,教主岂非不能练成至阴金刚不坏之身吗?”

乾坤教主点点头,道:“话是不错,但这小子性极刚强纵然逼死他,恐怕他也不会交出绝阴宝书,与其如此,还不如杀了他,以绝后患!”

离娘哑口无言,低声道:“教主,你看我是不是别有用意?”

美媚女子横她一眼,冷哼一声,道:“假惺惺!”

气得离娘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但是却默然退开一旁。

乾坤教主转头盯着陆豪文。

陆豪文忽见他一只手掌心立变紫黑之色,不觉抽了口冷气,运起了毕生之功力,聚于双掌之上。

乾坤教主冷冷又道:“陆豪文,你当真无话可说了?”

“纵然有话,我也不会对你说。”

“很好,接招!”

他一只紫黑之手掌一扬,陆豪文一沉身双掌齐出。

哇,一声恐怖惨叫,陆豪文的身子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跌出两丈之外,裁地不起,口血不住喷出。

但是突然他又身子挺了挺,居然又挣扎着站了起来。

“陆豪文,你没有死?”

乾坤教主几乎不信的继道:“本教主自料中原武林无人能接得‘阴魔掌’而不死者,你居然不死!”

陆豪文胸前一片血渍,脸带无穷杀机的道:“你杀不了我,你就会死在我的手里。”

乾坤教主淡淡一笑,道:“想来你是无能为力的了!”

他手掌一拂,第二掌拍向陆豪文。

陆豪文受伤太重,自知无法再接下这一掌,他只有踉跄向侧闪身,但乾坤教主的掌力罩住三丈之内,他何能闪开。

离娘见了,忽然将脸摆开!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蓦听一声苍喝道:“易原,住手!”

乾坤教主一怔,硬生生将拍出去的掌力收了回来。

转头望去,一个黑衣中年文士打扮之人已立在厅中,这个黑衣中年文士,丰颐广颊态度儒雅,似非作恶之徒。

乾坤教主问道:“师兄为何找到了此处?”

陆豪文心中一跳,忖道:“这人竟是乾坤教主的师兄。”

黑衣中年文士哼了一声,道:“找人。”

“师兄要找谁?”

黑衣中年文士一指陆豪文道:“他!”

陆豪文也是一怔,不知这乾坤教主之师兄为什么会找起他来。

乾坤教主似乎已知道怎么一回事,啊了一声,道:“师弟几乎忘记了!”

黑衣中年文士望了陆豪文一眼,突然目光一亮,一只寒光奕奕的眼睛在陆豪文全身转了转。

随即对乾坤教主,道:“易原!我要将他带走。”

乾坤教主一愕,道:“师兄,他是本教的主要仇敌。”

“易原!你不答应?”

众人一惊,除离娘之外,一齐怒视着黑衣中年文士。

乾坤教主似乎十分的为难,道:“师兄既要此人,师弟岂敢不从?但此子杀我大弟子四弟子。”

那个如花的美媚女子也突然大声道:“还有,他断了我女儿的一条手臂,落得终生残废。”

黑衣中年文士沉吟一下,道:“曼琼,曼琳为他所带走,老夫势必要他不可!”

陆豪文一听,才知这黑衣中年文士便是李曼琼,李曼琳两姐妹的爷爷,不禁多看了他一眼。

乾坤教主想了想,道:“曼琼曼琳背叛师兄,死不足惜!”

黑衣中年文士脸色一沉,道:“那是我的事。”

美媚女子也脸色一变,道:“但这小子,却与本教有关,非你一个人之事。”

谁知美媚女子话声一落,蓦觉黑影一晃,啪!啪!她娇美的脸颊之上已传出两声脆响。

但黑衣中年文士好似动也未动一般。

陆豪文看见他那种身手,不禁一凛。暗道:“好俊的身法!”

美媚女子一声惊呼,道:“你,你打我?”

黑衣中年文士肃然道:“易原!我替你教训了她,以后你得告诉她不可如此放肆!陆豪文我要将他带走了!”

所有之人的目光都集射在乾坤教主的身上,他是一教之主,自己身边的女子被人打了,无疑那是十分有损他身份与颜面的。

乾坤教主好似对黑衣中年文士之话,弃耳不闻,兀自低首沉吟不语。

就在此刻,陆豪文忽听离娘传音道:“陆豪文,此刻不走,你真要死吗?”

陆豪文诧然望着离娘。

离娘此刻也正望着她。

两人目光一触,陆豪文只见离娘双目似乎泫然慾泪,那种悲怨之情,陆豪文看了一震。心想:“难道我是冤枉了她吗?”

但他随又想到:“离娘是出卖她爹爹啊!此刻她身任乾坤教副教主之职,就是铁证,她是一个禽兽不如的女子!”

他不禁将目光转开,冷冷一哼!

乾坤教主一味低首沉吟。

黑衣中年文士又沉声,道:“易原!你听到没有?”

乾坤教主仍未理会。

陆豪文忽又听离娘传话道:“陆豪文,你不齿我这苦命女子,我并不怪你,以后也许你能了解这些事。但此刻你非走不可,中原武林就靠你挽狂澜于万一之中了,何况你知道那黑衣人是谁吗?”

陆豪文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告诉你,陆家文!黑衣人有一个外号叫阴手书生,此人看似儒雅,实际上却是吃人不吐骨的恶魔,教主也要惧他三分。”

陆豪文打了一个寒噤?

正在此刻,乾坤教主忽然杰杰的厉笑了起来!

阴手书生喝道:“易原,你笑什么?”

乾坤教主更加大笑,道:“师兄,你真是要带人吗?”

“不错!”

乾坤教主突一敛笑容,冷冷道:“师兄,我易原自问没有什么地方对你不住。”

阴手书生也怒形于色,道:“你是什么意思?”

“自师父西归之后,你我虽是同门师兄弟,但各不相亲,各不相扰,你凭什么动手就打人?”

“你心痛吗?”

乾坤教主又复一笑,道:“心痛的恐怕是你。”

“废话。”

乾坤教主忽然转头朗声,道:“凡是本教之人,准备撤走!”

阴手书生,陆豪文,与离娘等所有在场之人莫不迷惑不解,但是乾坤教之人,无不紧张起来。

阴手书生双目连转,好像在猜测乾坤教主之意向。

谁知就在此刻,乾坤教主一挥手道:“走,你们先走一步。”

乾坤教徒如奉圣旨,哪敢停留,所有之人掠身厅外,只有离娘忧怨的瞥了陆豪文一眼,身形慢慢的移动,好似双脚有千斤之重。

她刚刚移了十几步,乾坤教主冷笑一声,道:“师兄,我要对你不起了!”

阴手书生也阴声道:“有本事尽管施为吧!易原,别人怕你,你想想我会怕你吗?”

“你不想后悔!”

“后悔的不是我。”

乾坤教主冲着阴手书生一笑,陡然间,人影一晃已欺向陆豪文一掌狂罩而至,陆豪文骇然大叫,道:“你!”

阴手书生一声,厉喝道:“易原你好狡猾!”

黑影一闪,一只其黑如漆的手瓜已抓向乾坤教主。

同是当代一流阴狠毒辣之高手,出手更是像电闪一般,眼看着乾坤教主之掌力将印到陆豪文的身上。

但阴手书生的阴手也已到乾坤教主的背后,乾坤教主如击伤陆豪文,势必也难逃阴手书生的一抓!

乾坤教主嘿然一声,道:“师兄,真有你的。”

他身形一闪,离开了阴手书生。

可是阴手书生却未因此停手,他原式不变的仍抓向前,一下子便扣住了陆豪文的手腕。

陆豪文身受重伤,否则岂会被他轻而易举的抓住。

乾坤教主一声长笑。

身形更疾似星火,旋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阴山书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