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情刀》

第16章 怀刀受命

作者:秋梦痕

金牛现身,陆豪文经南方叫化提醒,点中金牛三处,巨震声中金牛上升至水面之上,露出四条铁桩一般的腿,直插江底,原来金牛所以如此灵活,完全是这四根铁腿的作用。

陆豪文不禁哈哈大笑,狂声道:“得手了,金牛被制住了!”

血牙婆婆和东渡仙翁只是目瞪口呆。

谁知就在此刻,金牛升水面两尺之际,牛肚猛地张口,露出一个足可以容人进人的方洞,洞中传来一个细微的声音,道:“还不快进来!”

声音虽小,陆豪文却听得清楚。

血牙婆婆和东渡仙翁也听到了,愕然大惊。

陆豪文也几不知所措,但他尚称镇定,急朝那方洞中问道:“你是谁?”

“金牛之王。”

“什么?金牛尚有主。”

“哼,快进来!”

“我为什么要进来!”

“你与我有缘。”

“你就是无缘老人?”

“你如再加迟疑,立斩在老夫无缘刀下。”

那条牛尾就在此刻电闪般扫到,陆豪文惊叫一声,要闪避已经不及,眼见无缘刀就会将他斩为两断,但是刀架项上,忽然不动。

牛腹之中又发话道:“你进不进来?”

陆豪文不禁打了个寒噤。

东渡仙翁急叫道:“豪文,还不快进去。”

血牙婆婆猛然一声厉笑,一个纵身便朝牛腹的方洞之中抢去,但是那把无缘刀好似长了眼睛,血牙婆婆一补,刀锋一转,猛向她扫到。

她一声惊叫,双臂狂抖,人己向后疾纵,但这是在江面之上,一个不留神,叶通一声,整个掉入水中。

她仍露着一口血红的大牙板大叫道:“陆豪文,你别忘了我啊?”

陆豪文瞥了她一眼,牛腹之中传出话道:“姑念她尚有一点人性,否则她早死在老夫的无缘刀下了,进来!”

陆豪文全神一凝,暗下决心,忖道:“我就进去吧,大不了一死而已!”

他心中一决,对东渡仙翁一揖道:“凶吉由命,晚辈这就进去了!”

他一个纵身跃人了牛腹之中,只见牛腹之中机械错杂,仅有一个小小的空隙能容下他,蓦地,牛腹之门闭了,陆豪文困在里面。

随着一阵隆隆之声,金牛慢慢的降落,不久整个没入江中。

陆豪文但觉暗黑难辨五指,正在迷惘之中,话声又传来了,问道:“你叫何名字?”

陆豪文知道话音是从牛腿之中传来,因为那如铁桩般的牛腿,里面是空心的,陆豪文答道:“晚辈陆豪文!”

“你从何得来破解金牛之法!”

陆豪文心想:“我要告诉他是从宸王府地底的棺中知道金牛这秘诀的吗?我还是据实说了吧!”

于是答道:“我是从一只纯金打造的金牛身上,发现有三个小孔,偶然触动,出手一试,不料居然生效。”

“纯金打造的金牛,你是在哪里见到的!”

“宸王府地底的一口棺木之中。”

“宸王府!”

顿时传来一阵怪笑之声,金牛下降之势急急,猛然间轰隆一声大响,金牛停了下来,牛腹下的方门再次开开。

陆豪文钻了出来,眼前一亮,已经停身在一间修齐整洁的石室之中,室中三根铁柱,正中金牛的四条腿。

那头金牛却停在头顶,这时再看,哪里还是真牛,分明是黄澄澄的精铜所造,在江面上的那种雄威早已不复存在。

石室中有一个水晶窗户,窗户外接着一根透视管,从管中看了出去能将江面上的情形,看得一目了然。

陆豪文对这种神奇的装设,惊叹羡服不已!

临水晶窗下,跌坐着一个秃老人,老人双目炯炯盯着陆豪文。

陆豪文连忙恭身一揖,道:“晚辈陆豪文参见前辈!”

“别来这一套,站在一旁!”

“是!”

陆豪文应声默然立过一旁。

无缘老人冷冷的望着陆豪文,问道:“宸王府地底金牛是怎样的?”

“和普通之牛无异?一刀横在背上,背腹之间有三个小小的圆孔。”

“你就是按那三个小小圆孔的部位,破解了老夫的金牛。”

“不错。”

无缘老人脸上流过一阵异样的神色,正在此刻,石室的侧面壁间忽然一阵厉笑传出,陆豪文一怔。

无缘老人喝道:“无垢,你笑什么?”

“老夫早已说过,你那点雕虫小技还难不住老夫!”

“住嘴,老夫的金牛虽被你破去,但一刀横在牛背,你的那个想像却是太过笨拙,岂有老夫牛尾挂刀之灵巧杰作。”

厉笑再次传出道:“无缘,总之你那金牛是破在老夫之手。”

“这一点我承认。”

“那你可要履行诺言。”

“老夫言不出二。”

“快替老夫开锁!”

无缘老人哈哈大笑,道:“因为一刀之错,开锁可以,答应老夫一个条件。”

“条件?你这无耻之人,当初并未说明有何诺言。”

“你嘴里放干净些,记住你还是老夫阶下之囚。”

“我破了你的金牛,已不受约束。”

“放刀的位置不对。”

“我不接受你的条件。”

“你非接受不可?”

“开锁!”

“答应老夫的条件,否则你休想!”

陆豪文在一旁听着两人的争吵,但他看不见那叫无垢之人,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一回事。

壁间的无垢终于语气转变的道:“好,开出你的条件吧,你这无耻的老东西。”

无缘老人狂笑一声,道:“谁不知你无垢但凭兴之所及,随便的杀人。”

“你无缘有过之而无不及!”

“岂有此理。”

“事实如此!”

“老夫杀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与人无缘,与世无缘!杀!这是你的铁证。”

“天下无不可杀之人,杀!杀!杀!这是谁说的。”

“不错,这是老夫一向的惯例。”

“好,我的条件就是放你之后,唯一的条件是不可杀人。”

“什么?”

“我要求你不可杀人?”

“办不到!”

“那你就休想出去?”

壁间一阵厉叫,道:“罢了!罢了!无缘,我们再出去打过一架,看我不毁了你!”

“你已是败兵之将,何颜再奢言战,答应吧!”

陆豪文悄悄问道:“前辈,那是怎么一回事?”

无缘老人道:“壁间老夫锁住一个当今天下唯一能与老夫匹敌之人——无垢老人,当年他为宸王幕府之时造了那只金牛,便是专为破老夫之金牛而制,可惜我们苦战三日三夜,他终为老夫所擒,已囚四十年之久。”

“啊!那么前辈与他有何诺言?”

“破了金牛我就放他,他说他能破,老夫不信。”

“前辈是不信他曾制作过那只金牛?”

“不错。”

“但他不会说出破解之法。”

“老夫擒住他,他已见过金牛,虽能破也不算数,所以唯一只有假手于人,如金牛一日不破,破金牛之法非出自宸王府之蓝图,无垢便永无脱身之一日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壁间的无垢老人静默了,良久不出声,这时忽然哈哈大笑,道:“无缘,我答应你,但你仍逃不脱老夫的报复!”

“哈!哈!报复!”

“你走着瞧吧!”

无缘老人站了起来,脸上一无表情的走至壁前,一点石壁,立时张开了扇门,就在门旁坐着一个发长齐膝的枯瘦老人,老人脸上没有一丝肉,嘴角扯着一点淡淡的轻蔑的笑容。

无缘老人冷冷的道:“无垢,你若存服复之心,必死无葬身之地。”

“哼!”

“但你已无权死人!”

无垢老人一声厉笑,道:“无缘,你千算万算,还是不能奈何老夫?老夫纵然不能亲手杀人,但是……呵呵呵……”

他笑得使人莫名其妙。

笑容一敛,一指陆豪文对无缘老人,道:“天下之人,只此人与你有缘是吗?”

无缘老人冷哼道:“无垢,你是什么意思?”

无垢老人嘴角的冷笑更浓了,一字一字的道:“这唯一与你有缘之人,必将第一个死在我再度出世之后。”

“什么?”

“他将死在我的手里。”

陆豪文心里一寒,喝道:“晚辈与你无仇无恨!”

“谁叫你与他有缘?”

无缘老人顿时也狂笑,道:“无垢,你真是一个凶人!”

“老夫说到做到!”

陆豪文一股怒气冲上胸中,也冷笑一声道:“恐怕你办不到!”

“要你这rǔ臭未干的小子死,无异探囊取物!”

陆豪文怒声道:“前辈可敢接晚辈一掌!”

无缘老人斥道:“你敢是寻死吗?”

“不见得!”

无缘老人大喝道:“你再要逞强,老夫无缘刀无情。”

陆豪文轻笑,道:“前辈!我说我死不了!”

“你岂是他的对手,他的一只小指间,就能将你划为两半。”

陆豪文哈哈大笑,道:“前辈,只要你允许晚辈攻他一掌,一切的后果我自己来负。”

“不行!”

“但是他不能杀我,这是他的诺言。”

陆豪文此语一出,无缘,无垢两个老人同时一怔,忽地哈哈大笑了起来,无垢老人双手被一把石锁锁住,照说一把石锁,就是铜锁铁锁也锁不住他,但两老语出如山,言出不二,既已就擒,就是一把纸锁也能将他困锁一生。

这时无缘老人道:“你可以开锁了!”

无垢老人轻轻一抖,已将石锁震裂落地,望着陆豪文,道:“你尽管出手,只要能将老人打着,老夫饶你不死!”

“哼,我陆豪文不领受。”

“混蛋的小子……你是死定了!”

陆豪文暗吸一口真气,默运机非掌法中的“四海腾蛟’双掌一错,喝道:“接招!”

四方八面幻起了陆豪文的掌影。

无垢老人哈哈一声厉笑,道:“掌法虽好,但还奈何不了老夫!”

但见他身形急闪,在重重的掌影之中,穿来穿去,陆豪文陡地一声冷哼,重重掌影之中,忽然一掌快如闪电!

嘭!一掌印上无垢老人的胸前。

陆豪文掌势一收,气定神闭而立的道:“晚辈得罪了!”

无垢老人虽未受伤,但不禁目瞪口呆了!”

无缘老人也几不信。

半晌之后,无垢老人才发出一声厉啸,道:“罢了!罢了!”

他疯狂的一拍金牛左腿,牛腹下的方门忽开,一个窜身已经钻了进去,厉声道:“无缘送人!”

无缘老人哈哈狂笑道:“无垢!这回你栽到家了,无脸再见人吧!”

“送人!走着瞧吧!”

“好不要脸的东西。”

无缘老人脚下一蹬,大概是踩着了金牛的机关,一阵隆隆声后,金牛急据的升起,一忽不见!

无缘老人这才转头瞪着陆豪文,道:“你可知道此人得罪不得?”

“晚辈不能忍受他的骄狂。”

无缘老人问道:“你那掌法可是学自玄机子?”

陆豪文一惊,暗道:“好锐利的目光,他居然能一口道出此掌的出处。”

陆豪文点点头道:“此掌乃玄机子,于非子合成之学。”

无缘老人大笑道:“难怪无垢不能接下了!玄机子,于非子,无论任何一人之学不能在一个照面之中败了无垢,唯两人合成之学却非他能抵敌的了!”

陆豪文恭身道:“前辈一代奇杰高人,陆豪文得承垂青,何幸如之,请前辈有以教晚辈!”

无缘老人凝视着陆豪文一刻,道:“百年来,你是唯一与我有缘之人,本来老夫曾说过谁能破了金牛,老夫将应他的一切请求,你要什么?”

陆豪文摇头道:“我不知道要什么?”

忽然他从水晶壁的透视管望了出去,发现血牙婆婆,东波仙翁两人正坐在江岸的洞中。

血牙婆婆的丈夫和女儿也仍站在那口江中巨石之上,脸上现出的是痛苦绝望的神色。

陆豪文心中一动,指着水晶壁问道:“前辈,你可知道这些人的来历?”

无缘老人呵呵道:“苦命人太堪怜悯,可惜她们与老夫无缘。”

陆豪文苦笑一声,道:“前辈问晚辈要什么?现在我说我要的就是能治虺毒的葯物。”

无缘老人哈哈笑道:“你算是找对人了!天下除我之外,恐怕无人再能治虺毒。”

“血牙婆婆遭遇至惨,请前辈成全。”

“没有问题。”

陆豪文觉得无话可说了,笑笑道:“前辈如无何事,晚辈想走。”

无缘老人盯着陆豪文,目射异光的道:“陆豪文,老夫要你去办一件事,你能办得到?”

“晚辈尽力而为,请前辈说明何事?”

无缘老人默然片刻,道:“老夫一生无人能敌,只无垢这人,堪以言敌,老夫深以为金牛破解之法他无能为力,不料终被他所破。”

陆豪文望着无缘老人,不知他是何意?

无缘老人继道:“我要你杀他,你能办到吗?”

陆豪文一怔,道:“但他无取死之罪,晚辈不杀无罪之人。”

无缘老人怒道:“无垢满身皿腥,死有余辜,何谓无取死之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怀刀受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