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情刀》

第03章 显刀献艺

作者:秋梦痕

  他满脸惶恐之色,单掌一立,哑然念声:“少侠留步!”

  白衣少年一声不响,单手一指,一股掌风逼向华山掌门人。

  华山掌门人骇然而惊,但却不闪不避,也毫不抵御。

  两侧华山道士及华山九剑陡地暴喝道:“掌门留意!”

  蓬!白衣少年一掌震得华山掌门人倒退三步,脸色灰白!

  华山掌门人早已狂吼一声,数十个人愤恨震怒之声,响澈霄汉,一齐不顾一切的振

剑狂扑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神情间毫不在意,缓缓的转头,两道冷寒至极的目光向他们扫视一周,鼻

子里发出一声冷哼!

  华山掌门人身虽中掌,但却迫不及待的连连摇手,大声道:“退回去!不可妄动!”

  尚有一些性子稍为暴烈的华山弟子怒喝:“小子狂妄……”

  但他们声未落,华山掌门人已长发竖立,厉声狂喝道:“住嘴!有谁再不听本掌门

人之话,立以叛师论罪!”

  华山众弟子诧然而退,既奇怪华山掌门人不可理解的措施,又愤恨白衣少年的冷厉!

目慾喷火的瞪视着白衣少年与陆豪文。

  白衣少年转视华山掌门人冷冷的道:“你既不愿借用血芝,难道还要留人么?”

  华山掌门人低声下气的道:“贫道冒犯!”

  白衣少年冷哼半声,转脸他视。

  华山掌门人的手里尚拿着白衣少年射插在殿脊的那只小刀,正是因为那柄小刀华山

掌门人才改变了态度的。

  陆豪文心里电闪一念,暗道:“武林无形殿主要查白衣少年的身份来历,以华山一

派掌门人之尊,见刀变色,从这柄小刀上,亦许直接可以知道白衣少年的身份?”

  他想着便向华山掌门人欺上一步,正要伸手去取小刀时,白衣少年忽然背后长着眼

睛一般,冷喝道:“陆豪文!你别多事!”

  陆豪文也冷冷答道:“你在九华观杀人折剑,凶厉暴烈,难道华山掌门人真是怕了

你?我倒要看看你的小刀到底是一口怎样的不可一世的神物!”

  陆豪文口中说着“神物”两字,蓦地心中一震,一探手便抓向华山掌门人手中的小

刀。

  白衣少年冷厉的喝道:“陆豪文,你这蠢材!”

  白影一晃,白衣少年不知以何种身法,早已将华山掌门人手中的小刀取回,利剑般

的目光同时逼视华山掌门人,沉声道:“至少你还知道利害,血芝借不借了呢?”

  华山掌门人低声应道:“贫道即着人取来!”

  他转身对华山九剑的第二剑詹靖,道:“詹师侄!你去取那本血芝来吧!”

  华山九剑第一剑谷沧洲沉重的道:“此事有关本派数百年之威名,如真将血芝奉人,

无异自苦受辱,尚请师叔三思而行!”

  华山掌门人突然目光精芒逼射九剑,道:“我意已决!詹靖快去取来,本派弟子一

齐退回观内。”

  华山众弟子个个敢怒不敢言,愤愤的退回观内。

  但是华山九剑中的第一剑,蓦地一个飘身到了掌门人之前,稽首道:“师叔!看你

如此的惧怕那白衣少年人,到底为何?”

  “沧洲!你不必多问。”

  华山第一剑惨笑一声,道:“师侄有个不情之请求,不知师叔答应么?”

  华山掌门人疑惑的望了望第一剑谷沧洲道:“你不是反对血芝借人吧?”

  谷沧洲摇了摇头。

  “请求何事,你说吧!”

  第一剑谷沧洲目光中射出两道怨愤的冷芒,道:“师侄要斗斗这位少年。”

  华山掌门人闻言怒喝道:“沧洲!我不答应!”

  华山第一剑陡地发出一阵悲厉的狂笑,道:“师叔!我明知你不会答应,你没有那

个胆于,我觉得华山派尊你为掌门人,屈辱可耻!”

  他这几句话有如一把利刃般刺中了华山掌门人的要害,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全身簌

簌而颤,道:“你,沧洲;你竟说出这种话来,你不知道这位少侠现了何物?”

  陆豪文神情紧张了起来,他知道掌门人就要说出那小刀的秘密,从这把小刀上必然

清楚白衣少年的身份。

  陆豪文所以紧张,是他暗料小刀与神刀教有关,如果所料不差,这白衣少年是谁就

比较容易知道了。

  华山九剑第一剑谷沧洲闻言微感一怔,随即道:“师叔你是说那柄小刀?”

  华山掌门人一声轻笑,沉声道:“沧洲!你回观内去吧!你身为本派高手,却孤陋

寡闻若此,还想与人动手,别笑掉了人家大牙!”

  华山第一剑谷沧洲脸色一沉,难看至极的问道:“师叔,那是何物?”

  华山掌门人陡地狂笑了起来!

  谁知白衣少年却在此刻冷冷道:“你笑什么?有何可笑?”

  华山掌门人一敛大笑。

  白衣少年一双冷寒的目光便扫了华山第一剑谷沧洲一眼,随即命令的道:“亮剑

吧!”

  谷沧洲全身一惊,退了一步。

  华山掌门人抖然大声道:“少侠!贫道师侄无知,少侠原谅他吧!”

  谷沧洲一阵错愕,忽然狂笑道:“师叔,谷沧洲不是畏缩之徒,纵然今日便惹来杀

身之祸,沧洲也不愿屈膝求全!”

  唰!华山一剑已抽剑在手,面对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嘴角浮起一丝少有的笑意,道:“凭你这几句话,还像一个有血性之人,

你走开吧!”

  谷沧洲勃然怒道:“你这是什么话?”

  “放你不死!”

  “我们还没动手!”

  “哼!一动手你就一命归阴!”

  白衣少年一沉脸,冷喝道:“谷沧洲,本人上华山取得血芝就走,并不想多伤人,

你们掌门人并没有做错,不愧是一派之尊。我话到此为止,如你一定要斗,哼!我先告

诉你,华山九剑,立会减为八剑。”

  华山第一剑剑已出鞘,就在此刻,忽见华山第二剑詹靖已取到血芝走来。他一声狂

啸,道:“生为华山门徒,死为华山鬼魂,华山派岂能任你欺辱,小子接剑!”

  猛地,谷沧洲一振剑身,抖出碗口大小一蓬寒光,朝白衣少年分心便刺!

  华山掌门人暴喝道:“沧洲!”

  陆豪文也向白衣少年喝道:“你再杀人,你虽为我,我也将对你不齿!”

  白衣少年站着动也不动,冷声道:“陆豪文,我知你此刻对我十分的愤恨!”

  “不错!”

  华山第一剑的剑尖已迅疾的分心刺到,白衣少年身形一摆,出手如电,脚下未动分

毫,中食两指已将华山第一剑的剑身挟住。

  华山第一剑谷沧洲猛抽长剑,有如蜻蜓撼石柱,丝毫不动。

  白衣少年冷寒至极的道:“哼,你本应一死,但是看你帅叔的面上……”

  谷沧洲未等他说完,狂声道:“我不领那个情!”

  白衣少年一声厉喝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么?”

  手臂一并,谷沧洲狂叫一声,虎口尽裂,长剑已在白衣少年手中。

  谷沧洲脸如死色,但怒目突睁,狂喝道:“小子,说出你到底是何人!”

  白衣少年不理他所问,寒声道:“像你这种对师门不敬之徒,留着徒惹人笑柄,现

在我告诉你,你的师叔委曲求全,为的是华山派全体之性命,与他自己有什么好处?而

你,不明大体,冒犯尊长,死有余辜!”

  白衣少年挟在指间的长剑,猛然一弹,长剑忽化白虹,激射向谷沧洲。陆豪文怒吼

一声,道:“你……”

  哇!一声惨叫,犀利的长剑插在谷沧洲的胸上,对穿而过。

  “你是……你是一个恶魔!”

  陆豪文狂叫一声,全身战栗!

  华山掌门人全身也战栗不已,目中射着悲愤怨毒的厉光,但是一现而敛。

  他转身迎向第二剑詹靖,接过血芝走至白衣少年之前,道:“少侠拿去吧!”

  白衣少年将血红菌状的灵芝接在手中问道:“你不高兴吗?”

  “贫道岂敢!”

  “哼!谅你也不敢。”

  华山掌门人退了几步,突然目射精芒,道:“华山一派从今日起,封山十年。”

  白衣少年微哼半声,喃喃道:“十年封山又有何用?充其量树几根木材,岂能造就

出人才!”

  转身对陆豪文以命令的口吻,道:“陆豪文,走!”

  陆豪文对白衣少年的暴戾,早已忍无可忍,冷冷的答道:“你要为我治伤,好意心

领了!但是像你这种乖戾残暴之人,你就是取来天上的琼浆玉液,吃了能够登仙,我陆

豪文也将不受,你要走尽管走吧!我不愿再与你同路。”

  白衣少年冷笑道:“你不想活了么?”

  “我的死活不干你的事。”

  “当然与我有关,否则我何必救你?”

  陆豪文愕然怔住了,他不知白衣少年与他有何关连。

  白衣少年朝陆豪文欺上一步,沉声道:“陆豪文,你不走也得走,此刻由不得你!”

  “你想用强。”

  “用强就用强,待将丐帮的五王胆取到,你恢复功力之后,那时再说吧!”

  陆豪文惨笑道:“你想我真会用你的血芝和五王胆么7老实告诉你,不用血芝和五

王胆我照样能治伤!”

  “哼!哼!你真是说得容易!你到底走不走!”

  “不走又怎样?”

  白衣少年一声厉喝道:“陆豪文,你别惹我发怒,走!”

  陆豪文盯着白衣少年动也不动。

  啪!啪!快似电闪,白衣少年两掌飞上了陆豪文的脸颊!

  “你这不识抬举的东西,走!”

  陆豪文抖地狂声,道:“你真是一个毫无人性的恶魔,他日我会你叫你噬脐莫及。”

  白衣少年猛地一指点出,陆豪文哪里能够闪开,轻哼一声,穴道被制,身子一软,

便要仆倒在地。

  白衣少年一个箭步掠至,单臂一伸,挟住了他,飞掠下峰!

  当夜宿店,白衣少年始解了他的穴道,冰寒的道:“陆豪文,不管你怎样,我既答

应了为你治伤,你不接受也不行了,乖乖的在这店中等我回来,那些臭叫化非比华山,

他们弟子遍天下,五王胆在哪里还不知道,三天之内我必回,但你再三心二意,可别怪

我心狠手辣。”

  他一抖袖,走了!

  陆豪文待他一走,从心底重重的哼出声来,怒不可遏。

  但转念一想,立时紧闭房门,坐在床上紧练起“绝阴宝书”中的功力了。

  不知过了多久,内伤渐轻,真气微退。

  他又练了几刻,看看已是夜间三更了,他心里想:“我陆豪文是什么人!岂是任人

摆布的么?他不许我离店,我偏要走,看他又能怎样?”

  店中寂静,他立时又想起在洛神楼丐帮帮主慨赐紫竹令符之事,暗暗忖道:“白衣

少年功力不可测!这次他向丐帮取五王胆,必生事端,吃亏的准是丐帮,我又怎能坐

视?”

  他心里微感焦燥,打定主意,暗想:“我纵是因要探出白衣少年之身份,没有离去,

也必须设法通知丐帮一声才是。”

  这样一想,他将窗子打开,便想要越窗而出。

  谁知方一开窗,立见两个黑衣人远远的站在一隅。陆豪文虽未看出黑衣人的面貌,

但从衣着上,他便断定那是神刀教徒。

  陆豪文全身一惊,又将窗子关了。疑问来了!

  神刀教徒是在监视他吗?

  白衣少年被人称圣……而又自称下属,他追问神刀教九香主何人所毙,他在华山亮

一柄小刀,而华山掌门人畏惧万分……

  白衣少年是神刀教之人吗?

  那柄小刀代表神刀教的权威吗?

  陆豪文越想越觉得白衣少年必与神刀教有深厚的关系,他非要弄清楚,否则他被一

个神刀教徒所控制尚不自知岂不可耻!

  一股无名之气袭上心头,他毅然又将窗户打开,跨越而出。

  寂静的夜里传来一声沉喝,道:“姓陆的你想到哪里去?”

  陆豪文内伤已愈大半,迅疾的跳出,贴墙而立,冷冷的道:“什么人?”

  黑衣人早已闪人黑暗之中,话声从暗影中传来:“我是什么人不用问,但你不可离

开店。”

  “哼!我要离开,谁能管得着?”

  “你要是不听就试试看。”

  陆豪文立朝发话人隐身之处走去。

  “姓陆的,回去!”

  陆豪文毫不理睬,他心想:“我要看你到底是何人物?而且我也非离开不可。”

  他一步步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显刀献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