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情刀》

第04章 华山双宿

作者:秋梦痕

  白衣少年身子一挺,旋身一闪之间,避过了两道掌力,同时间一道寒光射出,插在

三丈之外的地上。

  一把仅三寸长短的小刀。

  华山两个白眉老道望着那柄小刀,沉声问道:“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哼!牛鼻子不识威慑天下的神刀令么?”

  两白眉老道微感一怔,道:“你当真与白巩有关!那就更好,贫僧正要找他。”

  说着两人又欺身而进。

  白衣少年昂然而立,墓地张口发出一阵如同龙吟凤鸣般的长啸,啸声直人云霄,既

悦耳动听又扣人心弦。

  但他的脸色白得可怕,身形也有些摇摆不定,想是受伤的原因。

  华山白眉老道,逼近白衣少年身边,正等发掌。

  陡的,四外出现了一群人,首先两个灰衣老者飘身而至,手中的长剑打闪,朝两个

白眉老道一拱手,道:“两位想必是华山耆宿,息隐山林已经数十年的银眉道长,晚辈

点苍卫氏双猿,这次贵派遭屠门之祸,敝派不愤恶贼猖狂,特联合武当,衡山几位道友,

共襄义举,助两位前辈一臂之力。

  点苍卫氏双猿中另一人,又道:“敝派并已星夜飞书少林大善禅师,想他也将派人

赶到。”

  正在此刻,武当的三个玄衣中年道士,衡山两个三十上下年纪的劲装青年都已到场。

  他们都面带悲愤之色,逼视了白衣少年一眼,忽然旋身散开,采取包围之势,举剑

跃跃慾动。

  两个白眉老道静静的听点苍卫氏双猿说明来意之后,随即一阵苍沉的呵呵大笑,道:

“看来武林还自有公义,贫道恭领诸派盛情了!”

  卫氏双猿毅声道:“华山派罹难,那表示恶贼目空一切,毫不将我武林八派人物放

在眼里,敝派将义不容辞,必诛此獠不可!”

  谁知华山白眉老道脸色忽然慢慢的阴沉下来,目光一掠点苍卫氏双猿,武当三玄衣

道士,衡山两劲装青年,语气一变,冷声道:“盛情心领,但本门之事,本门自了,请

诸位暂行退开!”

  来人脸色一愕!

  白眉老道一指地上的神刀令,道:“你们可认识此物?”

  点苍、武当、衡山三派之人看了看,诧声道:“只是一只匕首而已!”

  白眉老道冷笑一声,道:“匕首?神刀令当匕首看,哼哼!你们回去吧,不要替你

们门派之中惹来强敌。”

  几人啊了一声,神色大变,不由自主的退出五丈之处。

  不约而同的远远瞪着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长啸过后,始终未发一言,静立当地,目光低垂,既未出声,对点苍、武

当、衡山诸人之到来,犹如未觉。

  他似在运气调光。

  白眉老道又掠了诸人一眼,道:“话已言明,如果诸位还要插手的话,贫道也无异

议,只恐诸位担当不起那后果,所以奉劝诸位还是打消那念头吧!”

  七人讷讷不知所言,面面相觑。

  他们自知招惹不起。

  白眉道长不再去管点苍武当诸人,又向白衣少年欺去道:“华山一派血气犹腥,阁

下只有一死谢罪了,现在你又遭受掌伤,贫道戒杀数十年,看来你还是自裁吧!”

  白衣少年仍然眼皮也未一动。

  白眉道长早已欺近他五步之内,但白衣少年犹如未觉的神情。

  蓦地,两道士一声沉喝,道:“既然如此,贫道只有超度你了!”

  两道士一沉身,两掌齐发,两股崩山袭地的狂飚罩向白衣少年,四外三派之人见这

武林罕见掌力,也无不骇然咋舌。

  白衣少年原是垂眉低视,这时忽国精芒暴射,罩定了一个白眉道士,双掌齐出,硬

封过去!

  白眉道长若是一对一单打,原不是白衣少年之敌。

  白衣少年居然拼受一击,全力硬接一位白眉道长。

  嘭!蓬!两声。

  其中白眉道长之一一声问哼!噔!噔!噔!连退八步,口角沁血。

  白衣少年却哇的一声,鲜血狂喷,栽倒地上。

  但他内力实在深厚无伦,厉吼一声,忽又挺身而起,口中鲜血长溢,脸如淡金,一

袭白衣之上染成了血渍斑斑,直似厉鬼。

  白眉道长之一受伤,另一道长飘身而至,戚声问道:“师兄伤势如何!”

  “尚不打紧,速毙了他再去找那个蓝相公。”

  未受伤的白眉老道转身趋向白衣少年,一言不发,呼地一记劈空掌力挥扫而出,白

衣少年身形本就摇摇慾坠。

  慾避无能,眼看着死神已至,急在眉睫。

  蓦地,凌空一道刚风倒卷而下。

  嘭!一声巨灵之下,白眉老道身形一晃,胸头一阵血气翻涌。

  “住手!”

  一声如雷的暴喝起自附近。

  老道白眉一掀,精眸一阵扫视,却不见人影。

  他低声道:“阁下何人?”

  “武林无形殿主!恕本殿要插手贵派之寻仇了!”

  声音似远又近,不知武林无形殿主隐身何处。

  白眉道长先是银眉一掀,随即呵呵道:“贫道虽息隐山林数十年,但也知武林无形

殿主为当今武林一代奇人大侠,嫉恶如仇,维护武林公义不遗余力,可是阁下可曾见华

山一派……”

  白眉老道的话声未落,武林无形殿主已沉声道:“贵派遭屠门之惨祸,本殿已知甚

详,两位道长之处境,本殿极表同情,但道长似乎找错了对象!”

  白眉老道精芒一亮,道:“阁下凭何有此一说?”

  武林无形殿主沉声道:“道长又凭何加罪于这少年人之身上?”

  “此人登华山九华观强索血芝,屠观留名而去!”

  “所留何名?”

  “白相公与蓝相公。”

  武林无形殿主暴出一阵震耳长笑,道:“屠华山一门,身犯滔天大罪,为武林所不

可容者,岂愿留名?再说蓝白相公非名非姓,从何说起?”

  随着又沉声继道:“华山白眉道长,武林长辈,本殿素敬素仰,决无纵容凶徒之意,

本殿事后也曾亲赴华山察视现场,贵派门人虽均被掌力震死,在细辨之下,却非毙于掌

力之下,两位道长可曾留意么?”

  白眉道长似感意外,骇声问道:“非死于掌下,那死于何种功力之下?”

  “每人脑后玉枕穴穿裂而死!”

  “啊!死于暗器之下。”

  “不是,乃是一种极其歹毒之指力。”

  白眉道长脸色倏变,神情间似有些激动,问道:“何种指力?”

  武林无形殿主声音一顿,随即口音略低的道:“玄阴绝户指。”

  “玄阴绝户指?属于何门之学?”

  “道长前辈异能之士,不知此功么?天门阴阳宫九阴之学。”

  白眉道长突然白眉连掀,目露精光,沉声喝道:“那是你九阳神君师门之学。”

  “不错。”

  白眉道长忽然一声悲啸,随又声音一转,低声含愤的道:“尊师天门羽士,功高造

极,胸罗万机,怎会调教出此等背叛人伦的凶徒?贫僧倒去问问他。”

  武林无形殿主忽沉喝道:“本殿正在查究此事,事实真象未明之前,尚望道长不要

诬人于罪,师尊夫人,岂会纵徒祸害武林。”

  白眉道长脸色连变,嘿嘿冷笑了几声。

  蓦地——

  一阵厉啸之声远远传来,非但四外点苍武当衡山弟子骇然而惊,华山银眉道长也动

容不已!

  随即一阵衣袂震空之声,凌空飞坠下四个双目精光奕奕的黑袍老者。

  他们一见白衣少年的惨状,抖然同声厉吼道:“是谁打伤他的?”

  目中凶芒煞光暴射,向场中一阵扫视。

  白衣少年却在此刻一指插在地上的神刀令,低喝道:“速毙杀华山两个老牛鼻子,

缴令覆命!”

  “嘱下遵令!”

  四个黑袍老者,立如四个凶神恶煞,一声暴喝:“华山牛鼻子,你们是自裁还是要

老夫们亲自动手?”

  华山白眉道长本是武林八派中身份辈份极高宿耆,白衣少年年少无知骂他牛鼻子,

尚可忍受,不以为辱,但这四人却都是五十以上之人,他们仍是口口声声牛鼻子,无沦

他是怎么的修为功深,也忍耐不住。

  他脸色一沉,道:“诸位何人?”

  四个黑袍老者狂声道:“老夫神刀教执令尊者。”

  白眉道长冷声道:“好一个神刀教执令尊者,你们意慾为何?”

  “神刀令出如山,你这老牛鼻子纳命吧!”

  话落,四个黑袍执令尊者,猛地扑向白眉道长,黑袍狂挥之下,掌风飒然,卷地生

寒,罩向了白眉道长。

  两个道士自恃辈份与功力,又经无形殿主一说,对打的白衣少年微感粗暴,伤及无

辜,不无内咎,虽愤四人无礼,但仅以七成功力接下四人的掌力。

  谁知一接之下立感有异。

  神刀教四个执令尊者竟然个个掌力浑厚无比。

  一念方转,已经不及。

  嘭!嘭!两声震空巨响,银眉道长一声惨哼,身形一连狂退出一丈之外,厉声道:

“你们好狠的手段!”

  “今日不叫你毙在当场,本尊者何以缴令?”

  四个黑袍老者脚下一点,疾逾雷掣、黑影晃了晃,又猛扑而上。

  白眉道长一咬牙,手中银拂一抖,拂须蓬张若刺,迎向黑袍老者。

  黑袍老者一声厉喝:“你找死!”

  四人同时一记劈空掌力,狂飚砸地,势如排山袭倒。

  蓬!

  又是一声巨震。

  白眉道长叭哒一声,被击出了二丈之远,栽在地上,突目瞪眼。

  四个黑袍老者仍然放不过他,飞身又上。

  四外的点苍卫氏双猿,武当三玄衣道士,衡山二英,看得过意不去,哗然呼喝,竭

力飞扑抢救。

  但他们尚未赶到,一阵疾风不知从何处卷到。

  劲风无俦,逼退了四个黑袍老者几步。

  武林无形殿主如雷之喝声又起!“神对教猖狂!咄!”

  一团紫影,有如鬼魅般扑到,旋身之间不见,连带着两个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的白

眉道长。

  黑袍执令尊者,怒吼一声,便要追踪疾扑。

  忽听白衣少年轻喝道:“住手!”

  四个黑袍老者一怔。

  白衣少年已冷哼半声,仰面发话道:“九阳老儿,你这是何意?”

  遥空传来武林无形殿主的声浪,道:“老夫岂能任你行凶!”

  说罢寂然!

  白衣少年冰寒的脸上冷笑不已!

  随即一拂手,道:“你们回去吧!将旅店中唐护法一并带回。”

  四个黑袍老者恭身,道:“是!”

  其中一个黑袍老者拔起了神刀令交给白衣少年,道:“圣姑身负重伤,可要先回去

疗治!”

  白衣少年接过神刀令,冷冷的道:“不用管我!”

  他想了想随即又道:“回去禀报总坛总管,令他派人速查血洗华山之人到底是何来

路?”

  “是!”

  “还有,着人跟踪监视那个胡诌老儿,据我看此人很不简单。”

  “是!”

  “好,你们走吧!”

  白衣少年说罢,逞向旅店中吃力的走去!

  四个黑袍老者朝转身愤然而去的点苍、武当、衡山三派弟子瞪了一眼,随着白衣少

年进了旅店,扶着神刀教唐护法疾行而去!

  白衣少年回到室外,推门而人,不禁双眉发直,陆豪文已不知去向,坐在室内的赫

然是个目光锐利,棱芒四射的硕伟黑袍人!他五十上下年纪,脸色青里透紫。

  白衣少年微微一愕,忽然怒道:“冷总管,你身负总坛管重任,到这里来干什么?”

  神刀教总坛冷总管,目蕴精光的望着白衣少年半晌,随即微一欠身,道:“属下向

圣姑请安!”

  “免了!”

  白衣少年单手微微一拂,脸上毫无表情的继道:“你来就是为这个?”

  “属下总觉得圣姑应该离开那个姓陆的小子。”

  白衣少年脸上猛然一沉,厉喝道:“住嘴,你三番二次地说这种话到底是何用心?

他现在人呢?”

  “属下不知。”

  白衣少年蓦地一声厉吼,道:“他要有个三长两短,我便拿你是问。”

  白衣少年妄动真怒,嘴角忽又沁出一口鲜血,脸色惨白得可怕。

  冷总管骇声道:“属下确未见他。”

  白衣少年迟滞的目光一扫室中,忽见室中左壁,留下一行字道:“白兄厚意心领,

在下去了!往后匆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华山双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